火山口的兩人


火山口的兩人

2021-02-25 333屁

我從影像里,他的眼睛裡看我自己,我的狀況,小腿修長肌肉線條,分明的肋骨,肩胛骨隆起,確實好美。

我從沒這樣審視過自己。

我們大約聊了四個多小時,焦慮緊張的時候,我就開始像機關槍一樣用說出的話掃射對方,很急切,想要順暢的對話。

聊了些感情的狀況,掉進關係的漩渦里了。

「得告訴你一件事,我現在是有女朋友的」

這好像是一個申明,單方面的通知,羣衆該如何反饋。

「我想用下一次心動去替換」

「這是十分不公正的對任何人包括自己」

約莫聊了四個小時,感情的漩渦大致了解清楚了,我想和他做愛的念頭消失的同時又好像毛毛躁躁的在思考,我給他讀了些文章,我寫的字,放著音樂。電流。

「我想和你做愛」

「我也想」

我和他說過不痛不癢的戀愛里要麼就找一個純粹性關聯的關係作爲缺口,不要建立感情聯繫。

我不想惹麻煩。

快五點見到面,有點侷促緊張。講話咬字很清楚適合做播音員,不過成爲了導演(笑

身體要修長得多比我想像的,稀稀疏疏地在續著鬍子,我忍不住開始漫遊,要是鬍子也有女生那樣類似髮際線粉之類的玩意,狀況估計會好很多。

在牀第密閉房間裡,忍不住多情體貼溫柔了起來,我。他在誇我,說喜歡我,我難以投入一句都不知道該如何回饋。在這樣的狀況下一切都是應該是泡沫。真假都爲假。

牀上的話都是p話。

「少說p話了」

「多擁抱」我補充了一句。

我們幾乎就睡了兩三個小時其餘時候一直在膩歪,撫摸,擁抱,沉淪。

我原本想像的是,那要麼我就作爲那個純粹些的性關係好了,明天就再見,再也不見。

事情有些混亂,他手機震動的聲音讓我腦袋嗡嗡作響,我沒有占有欲,也沒有需求,同時也不想影響任何人的判斷,但確實有些厭煩。

這情形是我見他前料想過的,他愧疚的轉過頭親吻我。

我想這不是一個缺口,人自私又懦弱,是愛還是害怕?

我是個局外人,我能明哲保身嗎?總歸沒有愧疚感這事確實不公正,但是我討厭被攪上太多情感的元素,那我就掉到沼澤里了。

藝術用來包裝生活的狼狽不堪有些悲哀。

我說下回你再請我吃飯吧。做個缺口的存在權在我手裡。

我沒有心動,這個按鈕在見面前已經被關閉了。

另外我該相信這樣的真誠嗎?我是誰?

今天也去海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