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天死亡的真相是什麼?解密刑天之死


刑天死亡的真相是什麼?解密刑天之死

2020-12-21 貝殼磨粉

家與天

我是一個普通的樵夫,斗轉星移之時,我從未思考過生命的真諦是什麼,也不曾深究過生活的意義是爲何,但是當我從父親的手中接過斧子的那一刻,我隱約讀懂了,老父親眼神里殷切的期盼——扛起這個家,當我拿不動斧頭的時候有人能接過斧頭繼續扛起這個家!

我也叫不上我生活的地方的名字,也沒有去過多遠的地方。但是我知道我們這裡的天在哪裡,我們的天不是頭頂掛著白雲、日月、星星的天,我們的天是城裡寶座上的王。

有了王的祈禱我們風調雨順,有了王的帶領我們免遭兵患,王的言語是我們律法,王的行爲是我們的道德,我們的王就是我們的天。

時間流轉,日升日落,我有了我的妻;花開花謝,雲捲雲舒,我可愛的女兒誕生了;四季流轉,繁枯變換,我的女兒長大了。而我還是一個普通的樵夫,用自己的雙手養活一家人,用肩膀扛起整個家,雖然很辛苦,但是看到妻女幸福的笑臉,就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

初生的太陽和煦的驅散了清晨的霧氣,又是一個好天氣,感謝王上,感謝我們的天。我照常吃過妻子做的早飯,接過女兒遞來的斧頭,在妻女的囑託聲中,走進了山里,去砍柴。

尋找與死亡

傍晚我照常拎著一角酒,兩樣小菜回家,沒有看到一如往昔擺在桌子上的飯菜,沒有看到每天等我回家的妻女。

我等了一日、兩日、三日……,她們仍然沒有回來,我問鄰居她們去哪裡了,鄰居眼神躲閃著說不知,我發了瘋一樣,逢人便問有沒有看到我的妻女,街上的每一個人都嫌棄的推開了蓬頭垢面的我,而我仍然焦灼的、努力的、笨拙的去尋找我的妻女,我的家。

我的事情被王知道了,王說我擾亂秩序,影響別人的工作,有損城市的安定和諧,砍了我的頭。

我的臉上殘存著血淚,我的軀體裡滿滿的都是不甘心,我只想找到我的妻女,爲什麼這麼難,爲什麼我連我的家都撐不起來?倒下的一瞬間我的魂魄上窮碧落下黃泉,希望找到我的親人,我的家。我問了天上的閃爍的星星,飄蕩的雲朵,炙熱的太陽,清冽的月亮,它們都只是閉著眼,說不知道。我搜遍的地下的老鼠洞,蟑螂穴,蚯蚓道,豺狼家,虎豹窩,都沒能看到我的妻女,我的家。

我的靈魂在風中嘶吼,聲音傳遍圜宇,蜜蜂蝴蝶爲我傳音,帶著花香的風爲我嘆息。沾著血的綠草告訴我,她們已經死了,化成天邊的煙,天邊的塵,天邊的雨,天邊的霧。初生的太陽蒸發了霧和雨,和煦的微風驅散了煙和塵……

我的信仰坍塌了,我的世界毀滅了,我的家沒了。沸騰的靈魂蒸乾了我的淚,我的妻子,我的女兒,你們在哪裡,是誰殺死了你們???

真相與刑天

我的哀嚎感動了九幽的鉤蟲,它扭曲著身體告訴我事情的原委:

那一日王驅車遊行,看到了你的女兒,被你女兒的容貌所驚,就想帶到王城,但是你的妻女知道王有後,不想去王城,拉扯之下,殺了你的妻,而女兒被擄到城裡。王后善妒,聽說王攜女歸,逼著王殺了你的女兒……

真相讓我凝固的血,再次沸騰,我的靈魂只剩下一個信念——報仇。魂和恨驅使我沒有頭的軀體再次站起來,恐怖的景象嚇壞了圍觀的羣衆、行刑的劊子手和高高在上的、讓我家破人亡的我們的天。

我無頭的軀殼擎著父親傳給我的、支撐著整個家斧頭,拿著侍衛嚇掉在地上盾牌,一步一步的走到王的面前,我想質問王爲什麼殺了我的妻女,毀了的家,但是我的頭沒有。

仇恨扭曲了我的軀體,讓我的雙乳變成了眼,我的肚臍變成了嘴巴,我質問著我們的天,我們的王,但是他顫顫巍巍的嘴巴只是嗚嗚嗚,王座下流了一灘水漬。

我怒號著砍下王的頭,但是我的妻女沒有復生,我的家已經不在了……

自那以後,我們的天不在了,而所有的百姓生活和有天的時候沒什麼兩樣。但是他們知道我殺了天,給我取了新的名字——刑天。

我不想捅破著天,也不想當什麼刑天,我只想要我的妻女,我的家,我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