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綿翡冷翠


纏綿翡冷翠

2021-02-08 顧顧看天下

義大利是一個古老、美麗、熱情的國家,國土像一隻靴子,我去了又去,從最北的靴口跑到最南的靴頭,意猶未盡,好幾座古城,拜訪了兩三次,流連忘返,其中就有佛羅倫斯。

徐志摩有一首名詩,叫《翡冷翠的一夜》,寫的是一個女子與愛人的別離,依戀、哀怨、感激、幸福、痛苦,心緒百轉千回,情感百感交集。寫這首詩時,徐志摩在義大利的佛羅倫斯。

去了佛羅倫斯之後,我體會到,這座婉約、精緻和纏綿的古城,還真是寫這類詩的適合地方。

「翡冷翠」是徐志摩對佛羅倫斯的中文翻譯,比佛羅倫斯更有詩意,也符合古城的氣質,只是缺乏「全球性」,也只能在小範圍內孤芳自賞。

「佛羅倫斯」在義大利語中爲「鮮花之城」,也挺不錯的。  

佛羅倫斯是義大利中部的一個城市,在15至16世紀時,佛羅倫斯是歐洲最著名的藝術中心,1865-1871年,還曾爲義大利統一後的臨時首都。

佛羅倫斯是歐洲文藝復興運動的發祥地。

我們沿著石頭路,在小城繞了一圈,就有了感覺。滿目都是中世紀的精美建築、雕塑和盛開的鮮花,不大的城中有40多家博物館和美術館,60多所宮殿及教堂。

 

文藝復興時期的佛羅倫斯最輝煌。統治佛羅倫斯的美第奇家族酷愛藝術,也懂藝術,思想也較開放寬容,在其有力保護和資助下,許多藝術和思想大家聚中在佛羅倫斯,例如,達·文西、但丁、伽利略、米開朗基羅等,他們在此創造了大量閃耀著文藝復興時代光芒的建築、雕塑、繪畫和理論作品,這種盛況一直延續到1737年美第奇家族的最後一個統治者去世。

因佛羅倫斯收藏著大量的優秀藝術品和珍貴文物,因而又有「西方雅典」之稱,當今,它是世界上最豐富的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品保存地之一,使遊人大飽眼福。

我們參觀了烏菲茲美術館,這是一座義大利文藝復興的藝術殿堂,珍藏米開朗基羅等多位大師的傑作。

重要的作品有:波提切利的《維納斯的誕生》和《春》;拉斐爾的《金翅雀的聖母》和米開朗基羅的《聖家族》等名作。

“春天”

《維納斯的誕生》

《金翅雀的聖母》

《聖家族》

《維納斯的誕生》表現裸體的女神維納斯從愛琴海中浮水而出,風神、花神迎送於左右的情景。此畫中的維納斯形象,雖然仿效希臘古典雕像,但風格全屬創新,強調了秀美與清純,同時也具有含蓄之美。據希臘神話描寫,維納斯出生即是成人。她沒有經歷過嬰兒之身,沒有經過非美的過程,生來就完美無缺。作者表現的正是這樣一個完美無缺的形象。但《維納斯的誕生》中的維納斯臉上掛著淡淡的哀愁,因此,誕生似乎並不帶來歡樂,反而有點悲劇味道。這個被認爲是美術史上最優雅的裸體,不同於許多女性裸體畫中的酮體的豐艷和誘惑,《維納斯的誕生》中的維納斯有一種無邪的稚氣和清純。

  

烏菲茲美術館不遠處就是米開朗基羅廣場,廣場中央有米開朗基羅的雕塑《大衛》的複製品,前人在塑造大衛時,常採用他取勝時的情景。米開朗基羅獨具匠心,塑造了一個怒目而視,準備戰鬥的全裸青年大衛,表現出大衛渴望投入戰鬥的緊張情緒和堅強意志。

《大衛》的全身肌肉暴起,手臂上血脈賁張,形同真人。後來,全世界對《大衛》的解讀,早已脫出了宗教故事的範圍,成爲人們從黑暗思想桎梏中掙扎和解脫的象徵,是人類思想解放訴求的藝術表達。

  

佛羅倫斯如此美麗,又曾經聚集過這麼多性格各異而有才華橫溢的大師,就必定是一個故事之地。

我們對「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這句詩耳熟能詳,也由此知道了義大利詩人但丁。

 

但丁故居

有一座據說與但丁有關的古橋,值得一看。貫穿佛羅倫斯全城的阿爾諾河上,有多座優美的古橋,最爲知名的就是「舊橋」,也叫維琪奧橋,它像一條空中走廊,把烏菲茲美術館和比蒂宮連成一體。

維琪奧橋

「古橋與但丁」是一個悽美的愛情故事:一個春光明媚的上午,陽光灑在「舊橋」上,少年但丁與一位叫貝特麗絲的少女在橋上相遇,少女的美麗使但丁目不轉睛,驚喜而悵然,而手持鮮花的少女卻直視前方,徑直從但丁身邊走過,仿佛沒有看見他。她臉上泛起的潮紅卻透露出少女的情動。

著名畫家亨利·豪里達在他的油畫《但丁與貝特麗絲邂逅》中所描繪的情景。可我怎麼看,但丁也不是少年,貝特麗絲也不是少女,好奇怪。

貝特麗絲最終嫁給了一位伯爵,25歲就夭折了。但丁對她的思念,全寫在他的愛情詩—《新生》之中。他在《神曲》中,又把貝特麗絲描繪成集真善美於一身,並引導他進天堂的女神。

圖片來自網絡,致謝。

歡迎閱讀《顧顧看天下》近期精選文章

過關那些事

「海豹日」里憶海豹

對自然、帝國和人生「吹哨」的畫家

「我所不需要的東西竟然有這麼多啊」

郵票上的恐龍

對背影情有獨鐘的大師

今天,我們再看看打不到的弗里達

再看《天堂》和《春》

走進「換心」的德國國會大廈

愛看澳網小動作

瞧瞧與我們千年「胞波」的緬甸人

科學家之外的居里夫人

假如西方沒有決鬥……

我見過的那些國外工業旅遊

在馬克思故鄉遇到的馬克思

蹲著看德國的疤

看拉斐爾的聖母子畫,您會想起誰?

探訪不戀權的「漢薩女王」—呂貝克

走過波羅的海三都

34歲芬蘭女總理咋在中國刷了屏

難忘大衛和他的畫

在采琪蓮宮聽講波茨坦會議

赫爾辛基機場的椅子

芬蘭聖誕老人產業爲何經久不衰

教堂里的管風琴

在柏林博物館島看畫

華沙遇蕭邦

寫出《歡樂頌》的人沒有歡樂?

博物館裡看盔甲

感受紐西蘭的田園鄉村之美

危難面前的以色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