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婧儀,長著一張青春疼痛文學的臉


內娛現偶終於也有一眼萬年的初雪夜了(我封的)。

《點燃我,溫暖你》(原名《打火機與公主裙》)裡,李峋不遠萬里悄咪咪來到朱韻的城市給她打電話。

到了深夜,朱韻偷偷溜出家門去見他。畫面的心動感一點不亞於《當你沉睡時》和《鬼怪》裡的浪漫雪夜~

突如其來的驚喜讓朱韻忍不住內心瘋狂的悸動,她在漫天大雪中跑過一個又一個路口,彷彿有用不完的力氣。這種噴薄洶湧的情緒是畫面和演員共同釋放的,看著她奔跑,有種自己被堅定選擇的感覺。

1.

都說內娛越發黯淡寂寥沒有活力,其實這兩年冒出頭的一批95花怎麼又不算是為這片空間增添了一份新鮮的生命力呢。

光是欣賞美貌,就足已令人眼花繚亂。

同期免不了被比較,審美各異,就我個人而言,還蠻吃張婧儀這款的。

她的美貌其實經歷過一些爭議,出道作《風犬少年的天空》播出時,長相被吐槽又土味又笨重,前兩年也沒少被嘲諷東南亞味兒略重。

外界最愛將她和周也放在一塊作比較,不熟悉的人,容易搞混淆,熟悉的人,又覺得周比張更有靈氣。

在我看來,兩個都是可冷可甜的美女,只是一個優在皮相,一個勝在骨相吧。

張婧儀屬於骨相美人,三庭比例標準,顳部與太陽穴連接順暢,整體臉部輪廓富有鈍感,這種闊面型長相,溫潤大氣,特別符合中式傳統的審美類型。

總有人說她長得不夠精緻,我覺得恰恰相反。張婧儀立體的眉骨、凹陷的眼窩,帶有一點英氣;眼睛走向平直,既不上挑,也不下垂,眼神平靜,不露鋒芒,暈染開來盡是動人柔色;她的鼻子不是小巧玲瓏型,但寬寬的鼻翼屹立於視覺中心凸顯出整張臉的高貴與大氣;稍厚的嘴唇同樣給人一種沉穩感,這張臉一笑,撲面而來的是少女的嬌憨。

相較於內娛大勢的“甜妹系”臉蛋,張婧儀沒那麼靈氣逼人,也沒那麼香甜可口,但正因為這份“不夠洋氣”,讓她身上有種憨憨的乖乖女範兒,她的眼神裡透著一股又擰又倔的少年氣,配合乾淨的皮膚、清透的妝容,站在那兒,文藝氣息特別濃厚。

說白了,這張稍顯鈍感的臉,乍一看不覺得驚為天人,但當她出現在大熒幕時,一顰一笑都蘊藏著倔強感和故事感,讓人想一窺究竟。

這款溫潤氣質不是當下審美所流行的,卻是稀有的。

張婧儀是“山下學堂”的第一批學員,沒多久就被簽約進了“東申未來”,一向佛系的陳坤對她“視若己出”,形容她“安靜裡帶著倔強,清冷裡帶著熱情。”周迅也蠻欣賞這個小女孩,帶她上《嚮往的生活》,張婧儀叫周迅“姑姑”。

許多人看了節目才知道張婧儀性格內向,也不來事兒,坐在一旁文靜又乖巧,十分有東申人的那股子佛係與低調。

延伸閱讀  經典影片《公主日記》將拍第三部安妮·海瑟薇有望回歸主演

有人可能覺得是登月級碰瓷,但私以為張婧儀能得周迅偏愛,多少源於她們在氣質上的共通性,比如兩人都長了一張能講故事的電影臉,清秀乖巧之下,藏著蠢蠢欲動的反叛之心,一旦遇上愛情,她們一定不管不顧,像飛蛾撲火般奉獻全部,無所畏懼。

2.

張婧儀的美,並不凌厲,甚至有一些溫吞,加上她本人就是文靜內斂款,簡直適配一切表面乖巧、內心叛逆的大家閨秀。

比起天然的元氣,她展示出的是精心呵護後的純良,她根本不用做什麼,輕易就能喚起許多男孩子心中青春時代最喜歡的女生長相。

有網友說,張婧儀讓校園文裡的女主角都有了臉。

‍只是駕馭清純型,不足以釋放張婧儀氣質裡的張力,這張乾淨清透的臉,最適合放進狼狽的、嘈雜的、落魄的環境中,使其遍體鱗傷,就像她現在身上最大的標籤,青春傷痛文學女主的絕佳人選,全網最適合救贖浪子的新生代小花。

張婧儀在《點燃我,溫暖你》中飾演的朱韻,就有那麼點內味兒。

朱韻的人設是個典型的富家千金,從小品學兼優,懂事聽話,在脫離父母視線前,從未違抗過他們替她做的一切決定。實際上她像只籠中鳥,渴望自由,對一切新鮮的,有個性的事物充滿好奇,而天才智商、狂妄無邊、身世淒慘的李峋恰恰就是她最感興趣的那類人。

一個一塵不染,一個渾身帶傷,男女主看似套路的對眼兒,背後其實暗藏著一絲宿命感。

在兩人不認識的時候,李峋就去過朱韻家,他祈求朱母能在作弊案上網開一面被無情拒絕,落魄離開時,朱韻突然衝出來給了他一把傘,這把傘,瞬間成為李峋黑暗世界裡的唯一一點光亮。

大家管朱韻這樣的人設叫救贖型女主,因為善良純真、對人世間的一切懷有悲憫之心,同時又期盼了解更多認知之外的事物,她們很容易與一些身份差距巨大的人產生情感上的羈絆。而張婧儀身上純淨、平靜、卻暗流湧動的氣息總能把那層“救贖感”呈現得很有說服力。

不信瞧著那雙含情桃花眼,溫柔又有穿透力,你能很自然從這雙眼裡感受到她對男主全身心的、坦坦蕩蕩的、毫無保留的愛。

看到一個有趣的說法,周也和張婧儀最根本的區別是,周也長了一張很難愛人的臉(無貶義),張婧儀長了一張很會愛人的臉。

而且一旦愛起來就奮不顧身,好像無論對方是誰,認定了就不離不棄,明明自己也很脆弱,但仍甘願不計後果守護心愛之人。

《風犬少年的天空》裡,張婧儀飾演的李安然對周遊飾演的劉聞欽便是如此。小姑娘自己還涉世未深呢,看見劉聞欽被一群混混追打,她一秒都沒猶豫衝上去擋在劉聞欽面前,張開雙臂、緊閉雙眼,一臉赴死的決絕樣。

你罵她蠢呢,沒什麼問題,但她為愛衝鋒陷陣的勇氣又著實能感染到觀眾。

而且你發現沒,男孩越痞越混,和張婧儀身上那種乖巧堅韌、拯救蒼生的菩薩氣質越適配,她演出來總讓人相信她真的可以拯救這個窮困潦倒的男人,還不想送她去挖野菜。

陳飛宇和周遊在形像上都還不夠“痞”、不夠“壞”,不夠“浪子”,張婧儀的搭檔裡誰最有,非屈楚蕭莫屬。

延伸閱讀  近期熱播的5部爛劇,你若一部都沒看過,恭喜你幸運避坑

《我要我們在一起》裡的呂欽揚倒也不是真浪子,最多窮了點,但屈楚蕭那型兒是真·壞得一筆,跟張婧儀搭配,CP感、戲劇張力都是一等一的頂。

他們兩個抱團取暖有非常強烈的相依為命感,即使呂欽揚被全世界拋棄,即使呂欽揚一無所有,落魄至極,凌一堯也會一輩子相依相隨,她於他,像是荒漠裡的唯一一片綠洲。

說來也是很神奇,張婧儀年紀並不大,1999年的,今年23歲,但她的氣質有一種超出同齡人的沉著與太平,彷彿做什麼都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樣,淡定而溫和,莫名散發著一種東方女性獨有的溫柔卻強大的母性光輝。

東方女性向來擅長以柔克剛,張婧儀也彷彿能永遠救人於水火之中,繼而對對方好、保護對方,包容對方。

她擁有可以淨化一切、堅不可摧的力量,而男人往往也很容易被她的至死不渝所感化,她能觸動他的心,會讓男人心疼,會讓男人甘願為她生,為她死。

男主和別的女的睡一覺可能只是露水情緣,可切換到張婧儀,就覺得不對她的一輩子負責簡直不是人。

即使知道這部電影裡的情感本質還是很具男性凝視,但很少有人能拒絕得了溫柔的強大。就,我是女的,我也很想被這樣一個人呵護,感覺自己無論如何發瘋,她都會輕輕走過來一邊流淚一邊抱住你。

3.

張婧儀的美是透明的,第一眼看上去甚至是易碎的,但眼神裡卻透出堅韌和不屈,又生出一種在沼澤中掙紮成長卻出淤泥而不染的純淨感。

她的美,屬於越看越獨特,越看越有味,那種嬌憨的美也給她帶來了高辨識度,讓她區別於內娛一眾流量小花,至少在大熒幕上,張婧儀具有先天優勢。

想了想,內娛現今還真找不到跟張婧儀撞標籤的女演員,最多是文藝範兒十足,但無法讓男人死心塌地愛一輩子。

這款女演員台娛倒是不少,年輕一點的,在《一把青》裡飾演朱青的連俞涵。

朱青起初只是因為好奇,便提著行李箱隻身來南京找編號為513的飛行員郭軫,結果見面後,不知不覺為玩世不恭的郭軫所心動,郭軫最開始也沒打算招惹朱青,但對方過於人畜無害的純淨心性不斷吸引著他的靠近。

朱青對郭軫來說不止是愛人,更是他的導航塔。當流浪者有了歸處,當等待者有了盼頭,救贖文學內味兒就來了。連俞涵其實算不上貌美如花型女演員,她獨特在擁有詩一般的氣質,讓人感到舒適且寧靜,愛人在她這兒能找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台偶鼎盛時期的安以軒可是救贖型女主的代表人物。 《鬥魚》裡,於皓在街上被人圍堵毆打,恰好裴語燕經過叫了警察,救了他一命,從此,一個混混,一個乖乖女,一個孤兒,一個千金小姐,他們的人生髮生了交集。

那時的安以軒眼眸清澈又水靈,一張臉刻著溫情脈脈卻不卑不亢的韌勁兒,她後來在《下一站幸福》裡飾演的梁慕橙也走這個路線,這一型在當年的台偶女主裡可謂一股清流。

印象最深的適配救贖型人設的女演員,是年輕時的吳倩蓮。當年還在讀大二的她,第一部戲就是和劉德華合作的《天若有情》,她還憑藉此片提名了當年金像獎新人獎。這部電影主要是呈現了一出街頭浪子和富家女的愛情悲劇。

延伸閱讀  好萊塢十大巨星的兄弟姐妹3,你認識哪些,第一位我願稱之為神!

華仔是舞女的私生子,母親為情跳樓自殺,他自幼與黑社會混在一起,JOJO本是他無意中挾持的人質,怎麼也沒想到會互生情愫,兩人在一起的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無憂的時光。

這個飛車去教堂的鏡頭,會記一輩子吧。

吳倩蓮真是叫人羨慕哭了,她還拯救過黎明。兩人合作的《都市情緣》講的是小混混愛上老大的女人的故事。黎明飾演的小武如一頭蠻橫的野獸,整天混跡於賭場,生活暗無天日,直到遇到JOJO,進而改變了人生的方向。

該說不說,這部作品讓黎明的浪子形象登峰造極,也讓吳倩蓮的清冷文藝女神範兒更加深入人心。

救贖型女主的共性是她們同時擁有脆弱感與倔強感,可惜的是,現在這種類型的女主很少見,在演員身上,也成為了一種稀有特質。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