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別離》中每一個角色的性格和特徵,都會在電影中呈現


身為一個現代男人,也就听說過夫妻倆平時的一些事情,而這都是一些小事。再往深了說,就是關於自己的人生目標和孩子們的教育問題了,從小就看著父母為這件事爭執不休。事實上,一個陷入困境的家族,或多或少都可以說是一個小群體。因此,這部電影看似是一部關於一對夫婦的故事,但是如果要反映出電影的實質問題,那就是許多的社會衝突。而電影的名字,更像是一場離異。

這部電影以一種自相矛盾的方式開場。西敏身為妻子,想要和女兒一起移居國外,但丈夫不能丟下年邁但身患阿爾茨海默氏病的父親和他的妻子一起移民。因此,她向法院申請了離婚,雖然沒有得到法院的許可,但實際上,他們兩個人就像陌生人一樣。值得注意的是,這部電影並沒有明確說明西敏為什麼要移居國外,不過,她的老爸卻像是一種隱喻。意思是說,這個國家實際上是病得很重,快要死了。有的人選擇了離去,有的人則是因為自己的愛情而不能離去。接下來的故事,就是從平凡的日常開始的。

因為他的太太走了,所以納德只好請其他人來照料他。這就導致了一系列的不開心,妻子的離開,還有對自己的爸爸的擔憂,甚至是對自己的女兒的教導,這讓納德的心情變得煩躁起來。這也導致了電影中最大的矛盾,就是傭人的孩子。和納德、西敏不一樣,她們都是社會的最底層,沒有任何競爭的能力,面對納德時,她們只能認命。最貧窮的人的信念也更加堅定,難怪保姆在幫著老人洗澡的時候,還要打個電話諮詢一下,這也是情有可原的。由此可見,這對小夫妻,都是好人。但是在現實和信仰的雙重壓迫下,他們的日子過的很艱難,但事實和信仰並不會因他們的仁慈而給予他們實際的好處。

不幸的一幕,終究還是出現了。從電影最後可以看出,整個事件完全是一場鬧劇。這說明這只是一個巧合。從法律上來說,從整體上來說,沒有一個人有罪,但從道德上來說,好像並不只是一個人在做壞事。從納德與女僕夫妻在薄公堂上的那一幕來看,現實的逼迫,讓他們的怒火達到了頂點,再加上他們本來就是一片好心,也讓他們偶爾會有一些悔改和原諒的舉動。比如,保姆的丈夫,就是為了一個正義的目標,但是,這種正義,卻因為他的怨念,被放大了,所以,他認為,他應該將納德,繩之以法,以洩他心中的怒火。

而虔誠的侍女,在經歷了自己的墮胎之後,既是懊惱,也是怨恨,再加上她為了掩飾真相而說謊的痛苦,角色之間的矛盾就在她的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在這種情況下,西敏做出了一個非常實際的決定,她是一個上流社會的人,三言兩語就把事情給搞定了。而最納德,卻是一個恪盡職守的人,從來不會為了安寧而妥協。每一個角色的性格和特徵,都會在電影中呈現。

延伸閱讀  寫滿了“慾望”,這部日本電影,耐心看完後,才發現確實是部神作

除了角色和觀眾的衝突,這部電影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主題,那就是這種無法調和的衝突。因為大家的立場和看法都不一樣,最終會出現一些問題,有些人會做出一些妥協。實際上,在這部電影裡,是一對夫妻作出了妥協,但他們並不願意接受這種方式,即使是在實際情況下,這種方式也違背了他們的信念和倫理。而這兩個角色,才是這部電影最讓人頭疼的地方。至於納德和西敏,我覺得西敏已經妥協了,不過她也不敢說什麼,在這次的婚姻中,她的情緒有些低落,對於納德的各種表現,她都感到了背叛。雖然納德在電影裡不是什麼好人,但兩人之間的關係,卻牽扯到了兩個人的生活方式。最根本的問題:是否要以家庭的福利來堅守自己的信仰,或妥協以獲得家庭的安全。

這讓很多人都陷入了進退維谷之中。在這個男性至上的世界,男性為了徹底掌握自己的權力而做出一幅不在乎的模樣,但最終也沒辦法解決問題,只能找別人幫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對於力量和財富的渴望都是一個人的天性,雖然這和電影的題材沒有任何關係,但只要你站在一個特定的位置上,你就會擁有更多的話語權和處理問題的能力。

這部電影的名稱是“別離”。接著又講了一個關於這個世界上各種矛盾的例子。我很想知道,他們會怎麼對待自己的生活,他們會不會做出什麼變化?他們的孩子,會怎樣去迎接接下來的成年人的生活。

本文版權歸大魚號平台作者古牙牙古所有,已獨家發布大魚號平台,在全網任何平台均沒有發布,只在大魚號平台發布,禁止抄襲、搬運及轉載!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