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中掌上明珠,劇外’有毒’爹媽? !珍尼佛安妮斯頓劇外人生,抓馬到讓人心疼!


在《老友記》裡,她是父親的掌上明珠,在溺愛中長大。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父親在她10歲時婚內出軌,不辭而別。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媽媽也跟她接近反目。

直到母親去世後,她才跟父親真正重歸於好…

她是詹妮弗·安妮斯頓,是老友記裡的瑞秋….

最近, 她的父親,資深演員約翰·安妮斯頓去世,享年89歲。

她在IG上深情悼念。

在兩人的童年合照下面,她寫道:“親愛的爸爸……你是我認識最善良的人。”

動人文字,無比溫馨…

然而現實中,安妮斯頓和父母關係,卻沒有劇中那麼好。

她的父母在她10歲的時離婚,父親甚至不告而別,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很長一段時間。

為此,長大之後的安妮斯頓甚至要看心理醫生,解決父親“拋棄”自己造成的傷痛。兩人的確也曾多年不來往。

而她和母親的關係,比和父親之間的關係還要更糟糕。兩人後來曾經15年沒有聯繫,母親還曾經未和女兒溝通,出版一本自傳大爆料,導致兩人決裂。

直到母親去世,也許是因為感嘆人生無常,安妮斯頓才真正和父親關係熟絡起來,才有了這番深情告別。

如今,安妮斯頓是好萊塢口碑最好的人之一,她雖然同樣在婚姻中受過背叛,卻大膽放手,對前任大度祝福。

她對朋友雪中送炭,兩肋插刀,也是出了名的。最近,飾演錢德勒的馬修·佩里在新書中提到,當自己遭遇酗酒問題的時候,好朋友安妮斯頓是第一個關懷自己的。粉絲驚呼:果然是瑞瑞!

安妮斯頓擺脫了家庭的影響,最終能做到和自己的過去和解、對傷害自己的人和解,成為更好的自己。

她是怎麼做到的呢?也許她的故事,和對於我們有一些啟示…

中年逆襲,他曾是女兒心中的偶像

詹妮弗·安妮斯頓的父親,是約翰·安妮斯頓。

他也是個演員,還是當年的肥皂劇之王,而老約翰的這一生,堪稱移民在美國奮鬥成功的範本。

老約翰出生在希臘,10歲的時候隨著父親移民到美國。為了融入美國,他們一家把姓氏從拗口的Papasifakis改為了Aniston。

說起來,老約翰曾經從軍,退役後才開始在一些電視劇裡跑龍套,那時候他已經是大齡青年了。甚至到了結婚、有了女兒安妮斯頓之後,老約翰還一度失業,連經紀人都要放棄他。

他不得不一家一戶上門推銷商品。

老約翰一度打算認命,舉家搬回希臘住了一年。

就在那裡,他接到了經紀人的電話:《我們的日子》打算邀請他出演一個希臘裔毒梟的角色。

就此,老約翰的人生迎來轉機,他就這樣一路出演這部劇。從1970年一路演到2022最近播出的最新一季。他一直演了3700多集。

在演藝生涯中,他還在《星際迷航》、《白宮群英》和《吉爾莫女孩》這些作品中客串。

去年,老約翰拿下日間艾美獎終身成就獎。

從推銷員到突然一下子家喻戶曉,難怪小時候的安妮斯頓對父親非常崇拜。

延伸閱讀  看了國產懸疑劇,對比美劇懸疑類,給大家推薦這幾部燒腦且懸疑的美劇,每一部都很經典

她後來曾談到,小時候覺得父親身材高大,對待朋友幽默風趣,自己之所以想要當演員,也是受到父親的影響。

她還回憶起自己10歲前的日子,表示那是她童年最快樂的時光,一切彷彿帶著玫瑰色的柔光濾鏡。

“我記得每次我的父母在一起,他們總是那麼開心快樂。”早前雖然家庭生活不富裕,但三口之家很知足,家裡充滿著歌聲與歡笑。

隨著父親演員生涯迎來轉機,他們一起搬到紐約曼哈頓,一切看上去都步入正軌。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父母的婚姻卻亮起紅燈。

為了挽留父親,她不惜扮演“小丑”取悅他

全家人搬到紐約之後,安妮斯頓開始隱隱感覺到父母之間關係開始有些不對勁。

父親剛剛在演藝圈重新起步,所以常常不在家。即便他在家,和母親之間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我告訴自己,也許我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讓父母重新開心起來”,和很多父母出現爭吵的孩子一樣,安妮斯頓將一切歸咎於自己,因此她總是做一些搞笑的事情吸引父母注意力,哪怕徒勞無功。

在安妮斯頓10歲生日前幾天,她從朋友家的派對回來,發現父親不在家,他所有的東西都不在了。父親就這樣離開了,沒有解釋,沒有留下任何口信。

“我記得我坐在那兒,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不知道為什麼他就這樣走了。”

之後幾天她感覺人生處於黑暗之中。

後來,過了好幾個月,安妮斯頓才從母親口中得知,老約翰婚內出軌同劇的女演員。

自此兩母女相依為命,母親後來也沒有改嫁。

父親重新出現在她人生當中已經是一年之後,期間沒有電話,沒有寫信。儘管沒有真的被拋棄,但日後安妮斯頓在採訪中多次提到一個詞,“被拋棄感”,顯然她無法釋懷。

她形容這是她人生最糟糕的一段日子。

作為老派的大男子主義者,老約翰不知道如何就這件事和女兒溝通,沒有去了解孩子的脆弱心理。

後來,和很多離婚家庭的孩子一樣,父親還是會在周末接她出去。然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安妮斯頓都沒有從這種被“拋棄”的感覺中走出來。

她曾經表示,“為了讓父親不再次拋下”她,她想盡辦法“取悅”父親,無論做什麼事情。

當然,除了缺乏父親角色之外,她甚至莫名的成了父母吵架的導火線,這或許也是很多離婚家庭孩子不得不面對的。

這也難怪,安妮斯頓後來將自己的家庭形容為“不穩定”和“有害的”。

當然,那些日子裡,她和父親之間有溫情的時刻。

比如,安妮斯頓會想起父親第一次帶她去片場。那是她13歲的時候,她形容就是坐到化妝間都感到很興奮。導演還讓她客串了一個角色,雖然只是一個路邊的小孩。

這次“觸電”經歷讓她內心燃起小火苗:也許她可以成為演員。後來,安妮斯頓上了一所曼哈頓的高中,這所中學以音樂和表演藝術為特色,她也在那裡接受了基本的戲劇訓練。

就這樣,有一天,安妮斯頓將自己希望演戲的想法告訴父親,顯然她覺得演員出身的父親會支持她。

沒想到,父親卻激烈反對她。 “我的父親甚至’哀求’我不要入行。他說;’我不想你一遍遍心碎。被拒絕的感覺是很殘酷的。我求求你以後不要當演員。去當律師多好!”

這段經歷彷彿就是《老友記》第一集重的一幕。

“爸爸,就好像一輩子有人告訴我,’你是一隻鞋。’萬一我不想成為一隻鞋呢?”

但安妮斯頓顯然沒有聽從父親的建議。 “這是我人生最大的一次耍叛逆”,安妮斯頓偏要證明自己能成,而且不需要父親的資源或關係介紹。

延伸閱讀  漢默的適能體學會了復仇者所有的本事,卻沒有學到美隊的精髓

當安妮斯頓開始在一些情景劇中客串角色的時候,她的父母還是不看好她,告訴她“停止吧,你賺不了多少錢的。”

直到安妮斯頓接到《老友記》的機會,後來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

在安妮斯頓入行沒多久的時候,兩人曾一起接受《人物》周刊訪問,這個時候父親面對鏡頭稱讚女兒很有天賦。

在一旁的安妮斯頓表面波瀾不驚,她內心在想什麼呢?除了終於向父親證明自己之外,會不會覺得父親“勢利眼”呢——畢竟,當初他對自己不看好,更沒有稱讚過她的“天賦”。

不過,其實老約翰當初反對女兒演戲,更有可能是因為他在這行跌跌撞撞,作為移民二代,他希望女兒未來安穩一點。但有些話沒有說出口,久而久之就成了兩人之間又一個心結。

因此,到了上世紀90年代,安妮斯頓事業因為《老友記》而如日中天的時候,她不得不去看心理醫生,解決和父親之間的心結。

而這段心結,不僅僅是父親造成的,也是安妮斯頓的母親帶來的。

父親留下的爛攤子,成為母女相互傷害的修羅場

父親離開之後,很長時間安妮斯頓都和母親南希相依為命。

安妮斯頓表示,小時候自己的母親溫柔但一直是大家長的角色。

不過,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兩人相處沒有問題。

但顯然,丈夫的離開對母親影響很大。她母親年輕時是漂亮的模特,在很多電影和電視劇有過客串,發展潛力恐怕要超過丈夫。但由於是一個很傳統的人,她結婚之後就放棄了演戲。

後來在母親南希出版的自傳《從母女到老友》中,她承認自己犧牲奉獻的潛台詞是希望丈夫有成就。我們前面提到,在接拍《我們的日子》之前,老約翰失業,讓她“不得不”出來重操舊業,做模特賺錢。

當年不比現在,對於傳統優渥的中產家庭,家庭主婦復出顯然是有心理障礙,證明自己“選錯了男人”。就這樣,一些有害的情緒就這樣積累下來。

到了老約翰事業終於有起色,本來南希心中的好日子就要來了,結果這對夫妻可以共患難,無法共富貴,丈夫的出軌對她打擊不小。

但好強的她在女兒面前卻不願意透露脆弱一面,甚至過了好幾個月才敢跟女兒說出離婚事實。對她來說,承認離婚,等於承認失敗。

就這樣,女兒成了她的希望,她對女儿期待很高,也非常挑剔。顯然,和前夫之間的不良情緒影響到了她和女兒的相處。

安妮斯頓形容,母親經常批評她的長相,因為母親自己是模特,對身材和打扮有很高要求。在女兒心中,母親比她要漂亮多了,身材又好,身邊總是很多愛慕者。

在母親的百般挑剔之下,很長一段時間安妮斯頓都缺乏自信。 “我只是一個希望得到母親疼愛的小女孩,但她總是糾我的小辮子,一些一點都不重要的細節”。

“她不輕易原諒人,她和其他人鬧矛盾永遠不主動解開,埋藏在心裡”,安妮斯頓還表示。隨著年紀增長,母親的脾氣還越來越暴躁。

在18歲的時候,安妮斯頓已經迫不及待離開家裡,覺得那不是一個給她任何開心回憶的地方。

而根據母親的說法,在那段安妮斯頓接受心理治療的過程中,她把父親造成的傷害“全部歸咎”到她頭上。但在安妮斯頓看來,畢竟她和母親朝夕相處,是母親有害情緒傾斜的對象,她只是陳述事實罷了。

到了1999年,兩人已經到了多年不說話的地步。

或許是要為自己的辯護,或許真的是喪失所有溝通管道,那一年南希決定出版一本自己的自傳,把對女兒的心裡話和盤托出。

她談到離婚後,作為單親母親的不容易,以及不應該把一切問題怪罪到她頭上,畢竟老約翰才是那個缺位的父親,而她已經傾盡所有照料女兒。

然而,將家裡的事情公諸於世,又沒有和安妮斯頓商量,安妮斯頓感到了背叛,公開表示母親這麼做是錯誤的,頭腦不清醒。

因此,在2000年安妮斯頓和布拉德·皮特結婚的時候,安妮斯頓沒有邀請母親。

多年後,安妮斯頓其實表達過後悔。 “你能想像自己的母親沒有出現在自己的婚禮上嗎?”但她又表示,在那幾年,她無法忍受和母親共處一室,她是不得已而選擇和母親切割,否則自己隨時要崩潰。

就這樣,安妮斯頓和母親的關係在自己30歲的時候進入冰點。

延伸閱讀  影視劇著名10大“摳圖”名場面盤點,給一眾網友直接整懵

然而之後有意思的是,母女二人的關係因婚禮進入最低點,卻因離婚出現轉機。 2005年安妮斯頓和第一任丈夫皮特的離婚,成為兩人多年之後首次開始溝通的契機。

2006年的時候,安妮斯頓承認,“大門是打開著的,我們慢慢嘗試和解”。

後來兩人冰封的關係已經大大鬆動,然而,這一切來得太晚。 2016年,母親去世,安妮斯頓也失去了和母親徹底修復關係的機會。

失去母親後,她終於和父親重歸於好

也許是因為失去母親,安妮斯頓近幾年和父親的互動越來越頻繁。也許,她內心還是對和母親沒有徹底重修舊好感到遺憾,希望自己不要缺席老父親的生活。

幾年前,當老約翰在好萊塢星光大道留下自己的專屬星星的時候,安妮斯頓陪在他身旁。

在安妮斯頓有一次參加艾倫秀的時候,父親突然出現,讓她非常驚喜。

2019年,安妮斯頓發了一條Instagram,表示自己和父親一起共度聖誕節,還展示了一張小時候和父親在一起共度聖誕節的照片。在照片中,我們看到小安妮斯頓依偎在父親身旁,不肯撒手。這張照片喚起了安妮斯頓對童年的美好回憶嗎?

2019年,在老約翰接受日間艾美獎終身成就獎的頒獎典禮中,儘管由於疫情關係,老約翰和女兒安妮斯頓都沒有出席,但女兒錄製一段影片致敬自己的父親,讓人驚喜。

安妮斯頓還打趣道:“這位日間電視的標杆,這位受人尊敬的演員,恰好是我的父親。”神色之間充滿對父親的驕傲之情,我們彷彿看到了那個小時候跟在爸爸屁股後面在片場轉悠的小女孩。

2020年的時候,有報導指出安妮斯頓每天都會和父親打電話,顯然疫情讓她對生死有了更深的感悟。

身邊人向媒體表示:“詹妮弗早就原諒父親,但這些年來他們的關係高低起伏,不過自從疫情爆發,她希望和約翰之間的關係盡量好起來。而約翰對於女兒遞出橄欖枝感到非常興奮。”

安妮斯頓也很關切父親的健康。疫情初期,《我們的日子》劇組堅持實景拍攝,但安妮斯頓反對80多歲的老父親冒險,她動用自己的關係,讓劇組在父親的家完成父親戲份的拍攝。

就這樣,在50多歲的時候,安妮斯頓完成了和原生家庭和解的過程。

在父親的最後時刻給了對方足夠多的關愛,也讓自己不再被往事所纏繞。

碰巧的是,就在父親去世不久前,她接受另一個採訪的時候談到過這個話題,可以概括她從和父母之間的關係中得到的人生感悟:

“我和父親和好了,我是個成年人。我不能一輩子怪自己的父母。我原諒了我的母親,我原諒了我的父親。我原諒了我的家庭。這很重要,總是懷有怨恨是有害的……我選擇不再被黑暗的念頭佔據,而是找到感恩的點,感謝他們給我的一切。”

這次和父親的告別沒有遺憾,她已經成功和自己和解。祝福永遠的甜心在知天命之年可以繼續活出自己的人生,為我們帶來更多好的作品。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