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道士下山


在荒涼的大山里即使走上幾日也見不到一個人影,此時小道上一個背著包袱的青年正一步步下山而來,初升的朝霞照在他身上拉出長長的影子,從正面看去好似他的頭上有一輪金日一般。

青年名叫無垣,是一個小道士,此次下山是為歷練而來。

遠端一處山坳裡一股股濃煙飄起,小道士很高興,這還是他出來歷練第一次遇到有人的踪跡,拿起掛在腰間的水袋咕嚕嚕喝了幾口,興沖沖地跑下山去。

所謂望山跑死馬,在山上看不過二里來路,可真正走起來卻走了半日,到山腳下已是正午時分,火紅的驕陽和知了的鳴叫讓人又渴又燥。

終於到了村子裡無垣卻沒見到半個人影,疑惑間就瞅見不遠處煙霧繚繞,想來人都去了那裡,遂向前走去。

此一去無垣驚詫不已,只見前方不遠處圍滿了男女老幼少說有百多人,其中的一些男人還舉著火把。

在中間的一處空地上架滿了柴火,柴火上正有一普通少年雙手雙腳皆被綁住,看樣子竟像是要燒死那少年。

“倒火油!”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從人群中走出幾個中年人,每個人都拎著一小桶火油,正一步步走上前,把那滿滿的火油都倒在了柴火上。

而那少年竟沒有絲毫恐懼,雙眼緊閉像是在迎接死亡一般。

“點火!”隨著聲音喊出,幾個男子拿著火把就往那柴火上點去,頃刻之間熊熊大火便燃燒了起來,一股熱浪頓時噴湧而來。

“怎可如此!”無垣大喝一聲,甩手扔出一張符籙,雙手掐訣爆喝道:“天地無極,乾坤借法!風雨雷電,聽我號令,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令”字一出口那符籙飛速向天空飛去,原本艷陽高照的天空霎時間陰雲密布,電閃雷鳴,如瓢潑一般的大雨傾瀉而下,原本宛如火龍一般的大火被滅了個乾乾淨淨。

待火滅後天空又恢復了晴朗,圍成一圈的眾人都被這神奇的手段驚到了,一個個回頭張望,這才看到遠處施法的道士無垣。

此時無垣只覺頭昏眼花,他學道不過兩載,道行尚不夠,強行催動引雷符耗乾了他的法力,還沒來得及心疼引雷符就一頭栽倒在地。

延伸閱讀  《玫瑰之戰》:美麗而有神秘,她的難言之隱,也恰恰是這部劇的看點所在

待無垣再次醒來已是黃昏時分,看著這陌生的小屋,又想到渾身無力的自己,無垣只覺得既心疼又高興。

心疼的是師父送的用來保命的引雷符就這樣被自己給用掉了,而且還是用來滅火,若是讓師父知道了恐怕會氣得七竅生煙。

高興的是他救了那少年,修道之人怎能見死不救,若是不救還何談修道。

“你醒了”一個老漢走了進來,還端了一碗粥過來。

無垣沒有去接那碗粥,他認出了這老者,正是中午下令點火的人。

“為何?”無垣問道。

“為何要燒死一個懵懂少年?”無垣再次問道。

老漢見他質問自己,並沒有生氣,嘆了口氣說道:“你以為我願意嗎?虎娃是我看著長大的,這村子裡沒有人比我更疼愛他了,可我是村長,有些時候我也是被逼無奈。”

無垣對他所說並不相信,他知道這事兒並不簡單,也不搭話,等著老漢繼續說。

老漢知道無垣不相信他,就繼續說道:“咱這村子一直都很寧靜,虎娃的爹娘原來並不是村子裡的人,後來聽說是躲避什麼東西就來到了這裡,在這里安家。”

“起初也沒什麼事情,後來虎娃就出生了,虎娃出生的時候電閃雷鳴,狂風大作,村子裡的人都嚇壞了。

待風過之後村民到虎娃家裡一看,虎娃的父母和產婆全都死在了家裡,只有虎娃一個人光著身子在床上哇哇大哭,村民們雖然很害怕,但都於心不忍,哪能任由虎娃自生自滅,於是就抱著孩子找到了我,讓我來決定。 ”

“我自然是喜歡虎娃的,我光棍了一輩子,忽然有了個孫子那能不喜歡嘛,可村里有人說虎娃一出生就克死父母,是個不詳的孩子,絕對不能留。”

“也有村民於心不忍,說一個孩子能有什麼,純屬無稽之談。最後還是我下了決定,孩子要留下來,由我親自撫養。”

延伸閱讀  刑偵劇《人民警察》將播,萬茜陸毅強強聯手,配角都是實力派

“一直過了幾年吧,具體幾年我也記不清了,有一次虎娃和村里幾個孩子出去玩耍,結果兩個孩子掉河裡淹死了。從那以後村里的人都不讓自家小孩跟虎娃玩耍,虎娃一個人很無聊,我就給他弄了兩隻小奶狗陪著他玩,可後來兩隻小狗也都不明不白的死了,虎娃聽村里人說自己是災星,誰親克誰,久而久之性格開始有些孤僻起來。”

“我是不信那什麼災星的,若是克人我不是好好地,再說我已這把年紀了,就是真死了也沒什麼可怕的。”

“我本以為這事就這樣了,可後來竟越來越離奇,虎娃這孩子只要碰到誰誰就死,說上兩句話對方都要大病一場,除了我以外,竟誰都不能倖免。”

“恐懼最終還是讓他們瘋狂了,他們說虎娃是妖怪,打暈了虎娃,把他綁了起來,還找到我讓我主持公道,讓我不要再袒護虎娃,否則全村人都要遭殃。”

無垣聽完村長的話,只覺得有些悲涼,虎娃小小年紀,竟經歷了這麼多人世間的悲歡離合人情冷暖,若是沒有村長,他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不過村長現在竟然也不再護著他了。

“身為村長就更應該護著虎娃了,若是虎娃真的在你面前被燒死,那你這村長當的還有什麼意思,百年之後如何面對虎娃和他父母的亡靈?”

村長聽完已是泣不成聲,一把年紀哭得像個孩子。

無垣看村長哭得傷心,覺得自己以晚輩身份呵斥長輩實數無禮,於是向村長表達了歉意,並說道:“我修道雖只有兩年但還從未聽聞有什麼災星一說,依我看這虎娃八成是中了什麼邪術,村長可否帶我去瞧一瞧。”

村長聽完才想起無垣是個道士,想到他午間呼風喚雨的神奇手段,應該也是個有本事的人,若是能讓虎娃恢復正常,那可就太好了。

村長帶著無垣來到關著虎娃的房子,門前竟還有村民把守,村長說明來意又以村長身份擔保,這才見到了虎娃。

無垣見到虎娃的第一眼就感覺這少年不太對勁,在他的脖子上竟有一團濃濃的黑氣,黑氣正順著內部經脈向眉心匯去,等到了眉心虎娃必死無疑。

真讓他說著了,虎娃真是被人下了邪術,而且很可能還未出生就被種下的。

這是一種極其惡毒的法術,中術者會克死最親的人,然後再克與之關係密切的人,最後就是自己,至於村長為什麼沒事,無垣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可有破解之法?”村長聽無垣說真的是中了邪術,而且還知道的詳細,忙問他有沒有什麼辦法。

無垣搖了搖頭說道:“一般有兩種方法,一是知道下術人所下是何法術,而且知道解術之法,我如今所學尚淺,根本不會解術之法。第二種就是找個道術遠超下術人的道家高人,以道術強行破除,以我目前的情況也是無法做到。”

延伸閱讀  Netflix真人劇集《生化危機》將於7月14日播出新海報公佈

“若是我師父,或可以救他,但如今師父不在,虎娃怕是也堅持不到我趕回去,此法也行不通了。”

村長聽完只能連連嘆息,難道虎娃真的就沒救了嗎?

“或許還有一法”無垣忽然說道,村長又燃起希望來……

第二日在村長態度堅決地要求下,虎娃被帶到了山頂上,無垣早已等在此處,村民也都跟了過來,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待村長將虎娃放到山頂,一張五雷化煞符飛出,無垣雙手掐訣爆喝道:“五雷五雷、步步相隨,吾身披金甲,頭戴紫金盔,五雷一道,五雷相威,逢天天開,逢地地裂,順我者生,逆我者亡,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咒語念完天空中光芒萬丈,一道接一道天雷滾滾而下,向虎娃劈去。

虎娃身上一股股黑色氣體衝出,與從天而降的閃電撞在一處,天空時而黑暗時而光亮,無垣身體發顫,他知道是那給虎娃下了邪術的人在與他鬥法。

“噗”地一聲無垣終究不敵,張口吐出一大灘鮮血,原本盤坐的身體直直向後倒去,天空剎那間恢復了正常。

村長見狀趕忙去扶無垣,無垣淡然一笑,無妨,我成功了,一切都是值得了,說罷便閉上了眼睛魂歸冥冥。

此後虎娃真的恢復了正常,不再是那個讓人恐懼的災星,村長也為他感到高興,只有虎娃自己明白,這一切都是那個名叫無垣的道士用命換來的。

無垣死後虎娃帶著他的屍體離開了村子,他把無垣帶回了道觀,無垣的師父和師兄得知無垣為救人而死都失聲痛哭,而虎娃也留在了觀中,他想學習道術,想向他的恩人無垣一樣,除魔衛道,降妖伏魔。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