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倫柏林》S4E1:跨年夜之亂


【本文由 “崑崙德語字幕組” 和 “有愛評論區” 聯合首發】

女士們先生們!時隔2年半之後,當紅德劇《巴比倫柏林》終於回歸了!第四季的劇評,我將會繼續和“崑崙德語字幕組”同步推進,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我知道,許多觀眾已經快把前面的劇情忘光了——其實我也一樣,不過沒關係,我會盡量幫大家一起慢慢回想起來的。

首集開幕,依然是哥哥施密特調教弟弟格里安的場面。

鑑於前幾季的表現,我們可以認為施密特已經完全控制了格里安,看著實驗室裡有些“穿越感”的佈置,以及格里安幻真幻滅的幻覺,我覺得弟弟都快被他玩壞了……就不曉得這條隱藏支線在本季會不會有新的解釋了。

正片的第一場戲,是可愛的夏洛特在唱片店選購,憑藉記憶,她終於找到了心中的舞曲:埃米爾•安格斯的《這一天價值連城》。

這是近期流行的熱門歌曲,也是夏洛特和格里安很喜歡的曲子,今晚他們打算聽著這首歌共度良宵。

離開唱片店後,伴隨著夏洛特在柏林街頭的舞步,我們也得知時間來到了1930年12月31日。

此時距離第三季結尾的1929年10月已經過去了一年多的時間,劇中人的生活與魏瑪共和國的歷史都進入了新篇章。

歲末的晴空萬里,蓋不住現實世界的陰霾:伴隨著世界經濟大蕭條席捲全球,德國是美國之外經濟衰退最嚴重的國家,僅在劇中過去的這段時間裡,整個魏瑪共和國的失業人數就增長了近200萬。

經濟衰退,民不聊生,在衰頹的環境中也孕育著巨大的變革……本季《巴比倫柏林》的故事,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

紛至沓來

夏洛特來到警局遇到了格里安,兩人又核對起了一起過跨年夜的安排,夏洛特把唱片交給了格里安,她今晚要值夜班到凌晨,格里安要回來得更晚……看樣子,他們的慶祝,將會持續至天明。

兩人在上一季捅破窗戶紙後,已經處理好了彼此間的關係,既是好伴侶也是好同事,擁有對方,但不完全佔有對方。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夏洛特顯然不知道格里安的一個秘密——下樓之後,格里安立刻換了張臉,他今晚將要參與納粹黨衝鋒隊的街頭暴動。

與警局同僚通氣後,格里安得知衝鋒隊最多可以有半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今晚的跨年活動一定會很熱鬧。

在一片祥和的“兇殺組”辦公室裡,格雷夫教會了夏洛特使用照相機,雖說是為工作以備不時之需,但這不妨礙她給同事們先拍張照練練手。

跨年夜將至,佛陀警長也要回去休息,整個辦公室只留下了夏洛特和博姆兩人值班,大家都希望能安穩度過。

入夜時,格里安一邊聽歌起舞,一邊換上了褐色制服和“卐”字袖標,如今他已是一名衝鋒隊員了。

延伸閱讀  從御用女一號到各種跑龍套,客串熱巴新劇,網友對其評價卻非常扎心

隨著經濟危機影響範圍的日益擴大,納粹黨在地方上的凱旋趨勢和在社會各階層中的號召力越來越明顯,格里安這樣容易隨波逐流的男人加入其中似乎並不奇怪(就不知道哥哥有沒有起作用了)。

等格里安來到營地時,這支衝鋒隊的領導層正進行著一場爭吵——斯坦尼斯不顧慕尼黑指揮部“緊急叫停”的指示,堅持要在跨年夜搞街頭突襲行動。

在納粹黨發展早期,衝鋒隊是擴張最猛的一支隊伍,立下過汗馬功勞,但由於人員急劇增加、地方隊伍繁多等原因,衝鋒隊與納粹中央的矛盾也日益凸顯,斯坦尼斯不聽調遣就是這種矛盾的一個縮影。

傳令官很無奈,納粹黨想走上正軌,現在就要減少參與街頭鬥爭這種“跌份”還容易吃處罰的事,衝鋒隊的積極變成了幫倒忙。

說白了,街頭暴動對納粹高層來說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可在許多衝鋒隊員眼裡,暴動既是手段,也是目的。

斯坦尼斯心意已決,傳令官多說無益,哪怕搬出衝鋒隊頭目羅姆的名字來都不好使,希特勒又算老幾?

看斯坦尼斯那一副不懼代價的“我們才能代表納粹前進方向”的樣子,難怪衝鋒隊會在若干年後遭到清洗了……

格里安此時有些忐忑,因為他之前一直隱藏著自己加入衝鋒隊的事實,今晚是他第一次公開亮明這層身份的時候。

格里安是興奮?是緊張?還是害怕?也許都有吧。

與此同時,另一場高級跨年晚宴正在尼森集團的莊園裡舉行,晚宴的東道主正在做亮相前的最後準備:阿爾弗雷德為黑爾嘉戴上了一件稀世珍寶——藍色羅斯柴爾德寶石。

如此場合,如此重禮,即便黑爾嘉已經接受了自己“女主人”的身份,這樣的示愛還是讓她受寵若驚。

在一年多前的股災中,阿爾弗雷德靠著孤注一擲的極限豪賭賺得盆滿缽滿,如今他是真正富可敵國的大人物,柏林乃至德國所有權貴名流都想與他攀交情,這場跨年宴會自然是熱鬧非凡。

黑爾嘉很清楚阿爾弗雷德的志向高遠,一年多來,他們倆在意誌上也達成統一了,她應該是位相當稱職的賢內助。

時任德國總理布呂寧同樣是尼森家的座上賓,他入場時還與“老掌門人”安娜瑪麗簡單討論了時局。

在1930年時,布呂寧解散了國會,推行了激進的經濟改革措施,促使德國進入了一種“又破又立”的狀態,不少上層人士還頗為喜歡這種“詭異寧靜”的狀態。

當看到黑爾嘉脖子上的項鍊後,安娜瑪麗氣壞了,兩人立刻互不相讓地毒舌起來,看來過去一年裡她們沒少鬥嘴。

安娜瑪麗看不起出身普通的“野女人”很正常,黑爾嘉毫不退縮的姿態也無愧阿爾弗雷德對她的喜愛。

這會兒街道上已經熱鬧起來了:斯坦尼斯正向衝鋒隊員們發表動員講話,莫里茨等幾位“希特勒青年團”的大孩子登上了蒂茨百貨大廈的樓頂放大幕布,而躲在大廈商場裡的小偷情侶托妮和本尼也冒出來開始了“零元購”,接著無聲警報又引來了值班警察。

聽警察們的話,托妮他們已經是慣犯了,早就上了警方的黑名單。

溫特議員正在聽阿爾弗雷德吹噓尼森集團研製的火箭,還沒說幾句,就被安娜瑪麗“趕走”——老太太總算逮到機會來教訓兒子了:你腦子發昏了嗎?為什麼要把那顆藍寶石拿出來給那個野女人戴?

事後看來,安娜瑪麗如此生氣和在意,不光是因為覺得黑爾嘉不配,還因為這顆藍寶石“來路不正”,有可能帶來風險,只是早已得意忘形的阿爾弗雷德沒當回事。

此外,身著男裝、一頭短髮的瑪麗•澤格斯也來到了晚宴現場,她與溫特的針鋒相對延續到了現在,讓人眼前一亮。

一個“資本主義走狗”和一個“社會主義進步青年”,在柏林最高規格的跨年晚宴上不斷擦出著火花。

延伸閱讀  油頭粉面就別演軍人了!這10位男星告訴你,什麼叫做鐵骨錚錚

觥籌交錯

9點到了,衝鋒隊的大暴走正式開始。

與衝鋒隊在街頭打砸搶燒的熱鬧截然相反的是,警察部隊對此完全保持了沉默,就看著他們鬧騰,雙方已達成了某種默契。

這可不是一句“警局有納粹”就能解釋的,事實是,警察隊伍對於如今的現狀同樣有怨氣(待遇降低、工作量增長),他們此刻有限度的消極對應,不僅是與衝鋒隊的一次協議,也是一次依靠“不作為”實現的發洩。

此時,另一批警察衝進了不遠處的蒂茨百貨大廈抓賊。

為了逃避抓捕,本尼拉著托妮鋌而走險翻外立面,如此不要命的做法,也刺激了警察們的心臟。

警員庫什克一回到商廈,就發現瑙曼隊長正在趁火打劫,對方還非常理所當然地與同事們一起分贓,換誰都很難拒絕。

兄弟啊,這年頭大家日子都不好過,活多錢少累死累活,咱們那點死工資夠干點啥的,反正東西都是小毛賊們偷的,這點金器就當是我們出警的加班補貼吧。

跑上屋頂的兩個小偷,與青年團的三人偶遇了,結果就是心懷鬼胎的5個人一起被警察當賊抓……

出於慌亂之中的一次掩護,“格里安的侄子”莫里茨和“夏洛特的便宜妹妹”托妮就這樣結識了……這個世界可真小。

最後,只有本尼被抓住,然而警察庫什克盯上了本尼身上一袋價值不菲的寶貝,貪欲促使他實施了一次謀財害命。

放不下本尼的托妮目擊了這起兇殺,庫什納沒追上她,這也讓他“死無對證”的如意算盤留下了風險。

接著,值班的夏洛特叫上了博姆一起出警(上季結尾炒股票虧到傾家蕩產後的博姆看上去恢復了許多,可見日子還得過啊~),案發現場與衝鋒隊暴動地址很近,給兇殺組辦案增添了不少麻煩。

瑙曼隊長和庫什克簡單交代了預先準備好的說辭,正好此時警方准備開始收拾衝鋒隊了,他們也樂得藉此理由結束與兇案組的對話。

夏洛特在拍照時見到了前來圍觀的托妮,看著一臉悲戚的妹妹穿著扎眼的漂亮衣服,再結合剛聽到的線索,夏洛特瞬間明白了托妮就是小偷女孩,很可能還是重要的目擊者。

於公,夏洛特必須找托妮問個明白,於私,夏洛特也想知道妹妹現在過得如何,所以她需要和托妮說上話;可對托妮來說,她早已不認夏洛特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姐姐,再加上對方還是警察,所以她選擇轉身跑進了衝鋒隊的人流裡。

然後,夏洛特追丟了托妮,又被狼狽逃竄的格里安撞到了。

一年多沒見的妹妹成了賊,心上人又成了街頭暴徒,夏洛特一時間有點消化不了這些突如其來的信息,這個跨年夜注定要睡不著了。

溫特之前雖然沒有當上警察局長,但作為有實權的人物,他依然負有一定的管轄權,於是他提前從宴會退場來到了街頭。衝鋒隊這一晚鬧得有些蹊蹺,除了懷疑反對社工黨外,警察部隊反應緩慢也顯得古怪,所幸事態現已平息。

看著沉醉於街頭鬧事的斯坦尼斯,溫特沒有多說什麼,兩人本來就不是一個層次上的人,今後就更不可能了,倒是格里安也成了被捕的衝鋒隊成員,讓他多留意了一眼。

視線再轉回晚宴,阿爾弗雷德當眾宣稱自己和黑爾嘉結婚了,引來了陣陣掌聲與祝福,七竅生煙的安娜瑪麗囑咐韋格納,他們要採取緊急措施了。

儘管阿爾弗雷德現在是炙手可熱的紅人,但鑑於老太太之前有過“架空貶謫”兒子的經歷,說不定她還有其他拿捏阿爾弗雷德的手段。

午夜臨近前,得意忘形的阿爾弗雷德把氣氛推向了高潮,他穿著“太空服”發表了一番豪言壯語,說要讓麾下團隊研發的德國火箭率先登月,自己還將成為第一個登月宇航員。

延伸閱讀  盤點沈騰即將要播出的3部電影,每一部都非常精彩,你期待嗎?

風頭無兩的有錢人說什麼都是對的,無論吹什麼牛也都有人信,甭管阿爾弗雷德畫了多大的餅,至少宴會的氣氛效果滿格了——不過考慮到歷史上德國火箭獨步天下的黑科技水平,阿爾弗雷德的無限樂觀,也不完全是空穴來風。

新年伊始

零點倒計時過後,伴隨著阿爾弗雷德在柏林上空刷了一個大火(煙)箭(花),眾人開始了1931年的新生活。

瓦爾特與一群黑幫頭目先後來向一位大人物“上貢”拜年,一片其樂融融,看來現在黑幫的生意蒸蒸日上啊。

想想也是,越是形勢不佳的困難時期,黑道的生意就越好做。

酒吧中、宴會上、監獄裡,幾乎所有地方的人都在載歌載舞、舉杯慶祝,只是有兩個人有些心不在焉:謊稱已有安排但明白自己會被放鴿子的夏洛特,還有與同僚們慶祝後陷入沉默的格里安。

工作、親情與時代之潮又一次將他們倆裹挾進了風暴之中,他們的感情關係與性命安危,能夠再次倖免下來嗎?

意料之外的是,瑪麗和溫特居然早搞在了一起,不過仔細一想,這又是情理之中的結果:溫特久居上位思維卻不僵化,他總在觀察周圍的環境,並願意從年輕人身上汲取靈氣(所以會被安娜瑪麗批評“不正經、沒正形”),瑪麗思想進步還是個行動派,她有條件比其他空有一腔熱血的同齡人接觸到更多上層資源,自然不會放過聊得來的有用男人。

溫特和瑪麗都是明白道理的聰明人,而且都知道自己和對方想要什麼,這種心有靈犀的默契,會燃燒起不可估量的慾望。

而在尼森莊園的宴會上,一位名叫雅各布的拉比認出了藍寶石的來歷,他偷偷打了個越洋電話,通知了遠在美國的沙俄王族後裔亞伯拉魯姆:你家的寶石找到了。

難怪安娜瑪麗對藍寶石面世那麼緊張,原來有這番來頭,就不知道是之前阿爾弗雷德和索羅金娜在一起時得到的,還是尼森家族通過其他灰色渠道搞到的了……

目前來看,《巴比倫柏林》第四季將會有多條故事線同步發展,除了與主角直接相關的“罪案線”和“時政線”外,“黑幫線”和“寶石線”等也會有不少篇幅,許多新老角色都會參與其中(前兩季裡的索羅金娜和卡達克夫會不會再次登場呢?),這齣好戲太值得期待了!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