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由裁判主演的荒誕劇!


上世紀兩次大戰期間,西方的思想與文化變革空前絕後,荒誕主義則為其中翹楚為後人熟知。其主旨在於通過故事中接連發生常理所不相容、頗有悖論之感的現象與情節,引發人們對現實世界中光怪陸離而又真切的事物的思考。

小妖才疏學淺,此前一直認為文化與藝術加工方才能構成巧合但獨樹一幟的荒誕劇,但在今夜,我著實是開了眼,見識到了足球中的惡所能企及的黑暗與醜陋程度,其效果與文學作品相比,可謂有過之無不及。

兩支主隊的對陣本是小妖迄今為止最為重視的比賽,已在藍橋有過百感交集的體驗,此番戰場轉移至圣西羅,幻化回紅黑之心的小妖則希望嘗試以偏袒和感性的紅黑角度做些分析。為此,賽前查詢了各項數據,做足了功課。

首發公佈,小妖認定本場相較於第一回合的交鋒,只會更為精彩:此番面對雙奧的雙重出擊,成長趨勢呈火箭躥升的詹姆斯能否頂住各方的壓力;而發布會上得到波特點名表揚的普利希奇與加拉格爾作為後手面對米蘭的殘陣,又可以貢獻出何等表現;米蘭聯賽的凱旋以及賽程所提供的以逸待勞,能否產生扭轉乾坤的可能……

比賽前段也的確讓我窺見些許破局的希望,然而眼看節奏正要步入拳拳到肉的高潮,隨著裁判突兀且不合時宜的紅點套餐,驟然進入了垃圾時間。

刨去私人情感,我也並不會將這次災難歸咎於切爾西——因為這次判罰的主角只是裁判希伯特。在小妖實時跟隨賽況記下的筆記中就早已提到,“此場比賽裁判尺度緊到令人詫異,彷彿只要是身體相互碰撞,便是構成了一次犯規”。切爾西獲利的點球更堪稱讓人啼笑皆非的莫須有。

小妖身處不列顛,還算稱得上熟悉英格蘭的足球土壤,假如此次對抗理應讓托莫里被罰下,那麼小妖就可以無比榮耀的宣布,如果自己參加的比賽是歐冠,小妖孱弱的身體,反倒成了可以讓擁有昂格魯-撒克遜血統的防守隊員慘遭皆數罰下的攻堅利器。

賽后不乏所謂的理中客和稀泥,認定在新規條件下所有能夠判罰直接任意球的犯規,如果破壞了進球抑或明顯機會都將得到紅牌。小妖一時語塞,不知如何回應。回看片段,托莫里三次的推搡力度甚至不如孩童時代兄弟間相互打鬧的程度激烈,何談衝撞、嚴重推搡,乃至自由搏擊?果真是如此,以二人的身形差距,芒特早該應聲倒地,屆時的點球才叫無可厚非。更何況芒特射門瞬間,托莫里高舉雙手作勢並未犯規,已然是因為木已成舟做好避免被處以極刑的準備。法令中更有提到,即便要打出紅牌,也應當考慮發生地點,比賽發展走向,控球可能性,防守位置與人數。芒特最後的坦然捅射已然證明進攻方控球的游刃有餘,比賽走向更是你來我往,剛剛度過試探階段,哪怕點球在最新規則下看來無法規避,紅牌的處理也讓全世界對本場主裁的執法水平有了一個全方位的了解。

延伸閱讀  2002年十大最賣座影片:《蜘蛛俠》不敵《指環王2》,僅排第三名

值得一提的是,此君還將作為重點栽培的對象,執法代表著足壇最高水平賽事的世界杯,想必彼時各位又能享受層出不窮的發卡好戲。當然,我們也理應佩服他的果敢,在VAR這類先進科技的加持下,仍然將場內外的非議置若罔聞,堅持自己的判罰。我只能感嘆,希伯特生不逢時,倘若早生半世紀,馬拉多納與巴斯滕將得到更好的保護,圓回那殘缺之美。

而當小妖好不容易穩定心神,重新將渙散的注意力投入到比賽時,奧巴梅揚的反越位得手,不僅讓藍軍在歐洲賽事的進球數突破了200大關,也幫助自己達成主客場雙弒舊主的成就。這次破門好似重重敲擊在米蘭球迷耳畔的喪鐘,讓比賽再無懸念。即便此前的判罰激怒了小伙子們,使他們迸發出打雞血般的積極性,無奈礙於人數上客觀存在的劣勢,幾次帶著憤怒的集體出擊,都被對方化解,無疾而終。

隨後比賽的走勢仍是屬於裁判的舞台,正如小妖預料,不斷遷就此前犯下的錯誤而變更的尺度只會讓比賽的失控愈演愈烈,造成惡性循環。至此小妖也無力、無心再做什麼分析,因為比賽場上的現像小妖根本無法分辨:是由於球員被怒氣沖昏了頭,是因對方的控場,體力急劇下滑導致的乏力與動作變形,還是本身實力與狀態使然。

也許球員們也絲毫沒能察覺自己的本能決策在何種程度上遭受了影響,1紅9黃,10張卡牌的處罰讓圣西羅渾然成了一片修羅場。

老妖與小妖在比賽中途有過一番溝通,除去純粹的情緒輸出,老妖也指出了米蘭與切爾西兩戰的弊端,即在歐戰中面對高水平的對手時,是否要改變在聯賽中冒險激進的策略,畢竟這兩戰米蘭中衛身後的空間被對手屢屢利用。小妖不敢苟同,但實在沒能力提出破解之策。

我們更擔心的,是本場賽果所產生的負面影響,興許比在倫敦的落敗更為深遠。

老妖初略算了一下,除去門將位置二人(好在邁尼昂在最後兩戰應該可以出戰了),歐冠下一場比賽傷停和紅牌停賽的球員已達四人(薩勒馬克斯、卡拉布里亞、克亞爾、托莫里),可用只人僅有17人,這還不包括後續可能的意外減員。后防捉襟見肘,而客戰薩格勒布或許將決定米蘭本賽季歐冠前程。

在意甲賽場,皮奧利本就一貫秉承著意式名帥固有的謹慎,是否會啟用鮮有機會的阿德利、佳夫、弗蘭克斯等人,讓主力得到足夠輪換也猶未可知。好在世界杯前的賽程對球隊來說並不苛刻,恰如比賽失控前的場面,機會與風險並存,這也是小妖對目前球隊的評價。

延伸閱讀  漫威宇宙的摩根.勒菲

穩紮穩打在剩餘的歐冠賽程中全取六分,聯賽里將悲觀的情緒拋之腦後,緊緊咬住第一集團以此減緩明年的賽程壓力。這樣的目標誠然極具挑戰,但也絕非不可能的任務,也許歐冠賽場上有所失意,是這幫年輕人在敞開懷抱投入更為廣闊的世界前,所必須要上交的學費。

主裁判希伯特邁著堅定的小碎步跑向中圈吹響哨聲時,溢出屏幕的漫天噓聲讓我不禁憶起文學大師阿爾貝•加繆在其代表作《局外人》中的結尾:為了把一切都做得完善,為了使我感到不那麼孤獨,我還希望處決我的那一天有很多人來觀看,希望他們對我報以仇恨的吶喊聲。也許,希伯特也該與主人公一樣在歷經千帆後,選擇豁達地與自己和解,原諒這個荒謬的世界。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