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難怪允禮至死都不肯接受浣碧,原來他看透了浣碧的真面目


有句古話說:“莫怨枝無葉,只怨太陽偏。個中全是命,半點不由人”。

人生的很多東西,冥冥之中就已註定,個人再怎麼爭取,都是愛而不得。正如《甄嬛傳》裡的浣碧,一生機關算盡,終是一無所獲。她的一生即有可恨之處,也有可悲之苦。

小姐出生丫鬟命

浣碧是甄遠道的女兒,甄嬛同父異母的妹妹,但兩人的身份卻天差地別。甄嬛的母親是滿族的貴族小姐,甄嬛一出生就是府裡的小姐,身份尊貴。

浣碧則是庶出的女兒,她的母親是罪臣之女,甄遠道不敢公開她的身份,只好將她帶到府裡,作了甄嬛的貼身丫鬟。雖然在吃穿用度上與小姐無異,但身份的貴賤之別卻無法掩蓋,這也成了扎在浣碧心中的一根刺。

浣碧作為甄嬛的貼身丫鬟,兩人每天同吃同住。甄嬛聰慧好學,精通琴棋書畫,擅長吟詩作賦。深得父親的讚賞和眾多富家公子的愛慕。

浣碧雖然一直待在甄嬛的身邊,卻總是被人們忽視。

同為甄遠道的女兒,浣碧只能以丫鬟的身份出現在眾人面前,看著甄嬛同貴族公子們談笑風生,卻插不上一句話。

甄嬛對浣碧的全面碾壓,讓浣碧感到忿忿不平。所以對於任何事情,她都要習慣性的與甄嬛比較,並想法設法超過甄嬛,甚至戀愛都是如此。

甄嬛選秀進宮以後,浣碧作為貼身丫鬟一同前往。進宮初期,甄嬛並不得寵,也無意爭寵。因為她喜歡上了果郡王,兩人情投意合,甚至冒著殺頭之罪在宮裡私會。

作為甄嬛的身邊人,浣碧與果郡王也有接觸,她發現果郡王溫潤有禮,很快就愛上了他。但甄嬛與果郡王的感情她心理清楚,也只能在一旁默默的暗戀。

但她不是一個甘於暗戀的人,喜歡的人或東西,她會千方百計去得到。

為了引起果郡王的注意,她開始模仿甄嬛的穿衣打扮、言行舉止,不放過任何一個和果郡王見面的機會,但一切都是徒勞。

延伸閱讀  甄嬛傳中,如果甄嬛沒有進宮,結果會是如何?

因為她只能模仿甄嬛的穿衣打扮、言談舉止,而甄嬛的氣質、格局與才華都是她望塵莫及的。

機關算盡嫁情郎

儘管果郡王對浣碧視而不見,但她對果郡王的心卻始終如一。

看著甄嬛與果郡王在宮裡私會,浣碧既失望又嫉妒,從而心生邪念。她在皇帝面前設計圈套,逼迫果郡王娶了自己。

作為甄嬛的貼身丫鬟,她對甄嬛與果郡王之間的事情瞭如指掌。她清楚的知道甄嬛將裝有小像的香囊當做信物送給了果郡王,而果郡王則將這個小玩意兒視若珍寶,一直貼身攜帶。

一日宮裡聚餐,皇上與果郡王都在場,浣碧設計讓果郡王裝有甄嬛小像的香囊在席間掉了出來,又正好被皇帝看見。

皇帝臉色明顯暗了下來,眾目睽睽之下,若不能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甄嬛與果郡王將難逃殺頭之罪。

就在這個危機光頭,浣碧挺身而出,說小像是自己送給果郡王的,二人此時正是戀愛關係。

為了堵住悠悠眾口,也為了保住自己與甄嬛,果郡王不得不承認浣碧的話。而為了將這個謊言繼續圓下去,果郡王被迫娶了浣碧,做了自己的側福晉。

一切心機都枉費

浣碧如願以償的嫁給了果郡王,但與果郡王的距離卻越來越遠。在甄嬛身邊的時候,浣碧是甄嬛的貼身丫鬟,與甄嬛情同姐妹。果郡王出於愛屋及烏的心態,偶爾也會同她說上幾句話,她被宮里人嘲諷的時候,果郡王也會上前安慰。

但逼婚的計謀讓果郡王看清了浣碧的真實面目,開始對她深惡痛絕。二人雖生活在同一屋簷下,關係卻形同陌路。

面對丈夫的冷落,浣碧又開始了算計。一次,她趁著二人共進晚餐的時機,故意給果郡王灌酒,希望他酒後亂性,坐實兩人的夫妻之實。

延伸閱讀  《幸福到萬家》兩台收視均破0.9,劇情精彩,獲得劇集市佔率冠軍

但她的如意算盤很快就落空了,果郡王醉酒之後和衣而睡,即使人已神誌不清,對浣碧的拒絕卻表現的明明白白。

這讓浣碧感到心灰意冷,而更大的打擊也接踵而至。她聽說果郡王的另一位側福晉孟靜嫻懷孕了。

果郡王對甄嬛一片冰心,娶孟靜嫻也是家里安排的聯姻。他不喜歡孟靜嫻,外人面前相敬如賓,私下卻很生疏,這些浣碧都知道。

但看到靜嫻能用灌酒的方式和果郡王發生關係,並懷上孩子,才讓浣碧看清了自己在果郡王心中的位置。也明白,以果郡王對她的厭惡,她是不可能懷上孩子的。但靜嫻有了子嗣,母憑子貴,在王府的地位也會隨之提高,與果郡王的關係也會緩和。

想到這些,浣碧嫉妒之餘,又生邪念。

她在靜嫻臨產的前期,對靜嫻屋裡的茶水動了手腳,讓靜嫻誤食鶴頂紅中毒而亡,孩子早產。自此,浣碧就順理成章的成了果郡王府的女主人,靜嫻的孩子也由她來撫養。

靜嫻的離開,讓果郡王對浣碧失望透頂,因為浣碧謀害靜嫻的陰謀,他早就看出了端倪,他沒有揭穿,僅僅是顧及甄嬛與浣碧的感情。

浣碧費盡心機,得到了婚姻、地位與子嗣,但卻與愛人越走越遠。果郡王到死,都沒有接受她,對她感情也只有厭惡。

結語

善惡到頭終有報,老天對浣碧的懲罰就是讓她愛而不得。她為愛情算計了一生,卻沒有得到任何回報。

就算浣碧最終在果郡王的棺木之前一頭撞死,以死示愛,也不能改變果郡王至死恨她的事實。

浣碧可恨也可憐,但如果她是堂堂正正的甄府小姐,她的一生是否會有所不同?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