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新劇《底線》用全新視角重現典型案件,解讀對判決的最終意義


簡述

《底線》是一部以法治為題材的正劇,其實這樣的主題,很容易高開低走,原因如下:1:內容上過多的科普會導致整體偏枯燥乏味。 2:以男女主感情戲為主又會被罵掛羊頭賣狗肉,不務正業。 3:不像以往的律師題材,為了辯護在庭上的唇槍舌戰,各種證據反轉讓人大呼過癮。也沒有懸疑命案真假難辨的真相讓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這部題材上不佔優勢的新劇,在開播前很多人對它也並不是很看好,都認為想成為爆款的機率極低,能不被吐槽罵得體無完膚就算成功!

隨著《底線》的開播,發現這部不怎麼被期待的新劇,是穩紮穩打,每一集都具有非常吸引人的看點,每一個案件既經典又都具有警示的意義。劇中的案件都是現實中發生過的典型,從另一個角度去解讀每個案件的所想表達的含義,更是高度上的提升。劇情中以老一代為代表的方遠及以新一代為代表的葉芯兩人之間的不停切磋,讓一個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案件,用全新的視覺去解讀,在科普法律法規的同時,也讓我們更理解了每個案件最終的判決依據是什麼?

“辱母案”針對源頭的控制

“辱母案”中,一二審的判法大相徑庭,雷星宇從無期變成五年,可能很多人是不能接受這結果的,就如主審官宋羽霏所堅持的:1暴力催收不對,但催收者的遇害,導致他整個家都崩塌了,他有錯,但罪不致死,他的遇害法律也需要給他家人一個交待,這是一個公民該有的權利。 2雷家說沒錢賠償受害人家屬,卻有錢請高級律師為自己辯護,這樣的行為看起來更像是一種拒不認罪的態度!這就是宋羽霏堅持判雷星宇無期的主要觀點。

延伸閱讀  看完《底線》第17集,其中兩件事讓我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從無期改成5年,爭議也是非常大的,一個犯了命案的人只判5年,這或多或少給人覺得太輕了。而改5年的主要原因比較明確:不支持暴力催收現象的存在,暴力催收逼得很多人家破人亡,這些年這樣的案例也是多如牛毛,從兩者的惡劣性質上看,更應該打壓暴力催收的猖狂。俗話說有因才有果,很多命案發生的前期更多的是被逼到失去理智。這個案件不能說100%的公平公正,凡事也很難做到絕對的公平公正,事後對被害人家屬申請的法律救助也算另一種方式的補償,這個案件,更多的是強調減少悲劇發生的治根方案。

理想與現實的差異化

《底線》更多的是通過這些沒有絕對公平的棘手案件,讓旁觀者們更理智地思考,也讓網民感受到了自己的重要性,有時候隨意的一個跟貼評價,都會害慘了當事人的一生。一件悲劇的發生,對錯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更重要的是幫當事人解決眼下最迫切的問題!當葉芯對奶茶店案件的耿耿於懷時,方遠耐心地用豐富的經驗舉例給葉芯聽,李芳凝被騷擾事件最終的成功,是建立在葉芯與李芳凝兩人的需求目標一致:討個說法,讓社會更多人用法律維護自己權利,清楚明白在日常生活上吃的很多暗虧,是不需要讓自己憋屈的不了了之的。

在奶茶事件上,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葉芯的出發點還是為了正義公平公正,用自己的執著讓當事人冒著極大的風險,去完成葉芯心中所謂的正義。但當事人更加迫切的是解決當下生計問題,根本沒必要在這個勝率非常低的糾紛上浪費時間浪費金錢。奶茶事件上看起來是黑心商家笑到最後,卻也把事情分析得清楚明白,每個人在需要簽約時,合同上內容的坑,是有必要審核仔細。商家的套路永遠是有利用自己的套路,凡事不要被理想的美好蒙蔽了雙眼,理性考慮風險問題,能更好地保護自己,也能為社會減少不必要的糾紛。

理性對待偏見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對事物的理解與看法,因為成長經歷環境的不同,也會有各自的執著與偏見,往往這個偏見也會讓自己在對一些事情的判斷上有失偏頗,在醉酒命案上,方遠對張鵬是沒有好感的,僅僅因為張鵬是個嗜酒如命的酒鬼,而方遠小時候最敬重的父親,也正是因為嗜酒發生了意外,從此他對酒有點恨烏及烏的意思,直到與張鵬的相處後,才讓方遠改變了這一棒子打死一群人的看法,方遠發現,嗜酒如命跟人品的好壞,是兩碼事。

延伸閱讀  ​《底線》口碑下滑!觀眾齊喊棄劇,有2個問題不容忽視

醉酒命案這個事件也有意無意指出了一個問題,按常理來說,對於孟偉的意外,張鵬多少肯定要做出一些賠償,這算是近些年酒桌上的一個明文規定,但也同時提醒了大家,在酒桌上,能不喝就盡量不喝,如果避免不了非得喝的情況,不但自己要量力而喝,還要提醒同桌的酒友,別多喝!因為,那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事,一旦出了問題,是有連帶責任的!出門在外,保護好自己的同時也要保護好別人,做到:自己的安全自己管,別人的安全我有責,實現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的和諧社會。

結語

由靳東、成毅、蔡文靜領銜主演,王秀竹、曾夢雪、張志堅、王勁松、劉敏濤、曹駿、王梓權、王一楠、趙子琪、王莎莎、吳恙等眾多實力演員出演的《底線》是一部非常用心的法律科普劇,這部劇成為法治劇中的爆款是毫無疑問的,它用現實中很多經典的案例剝絲抽繭,對它呈現出更為深層的解讀,讓人回味無窮,也讓人感嘆悲劇的無情。就如方遠師父張偉民所說的:天下不可能有無訟的一天,世界也不可能有完美的一天,無法完美,就一定會有是非,而法官存在的終極意義,就是尋找意義。很多的糾紛的存在,都是因為被慾望的控制。而我們每個人存在的意義,更多的是要學會知足常樂。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平安無事。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