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妃臨死前知道了歡宜香的秘密,如果她重生回來復仇會怎樣?


我茫茫然回到春禧殿,宮女歡喜地告訴我皇上來了。

來便來罷,有什麼好值得高興的?

今日是我,明兒是她,他的心從不在一人身上。

我實在懶得應付他,懨懨地行了個禮,自顧自地坐下。

他穿了一身明黃色的常服,見我這般也不惱,反而眼角帶笑地問我:「你今兒個是怎麼了?誰給你氣受了?」

「沒有人給我氣受。」我淡淡地答道。

他今日耐心好得出奇,繼續問道:「若是悶了,多往禦花園裡去逛逛。等朕得空了,便帶你去圓明園。」

「皇上忙於朝政,不必為我憂心。」

外頭蟬鳴得厲害,天氣十分悶熱,不管是作為華妃還是葉瀾依,我一到了夏天就格外煩躁。

團絨這幾日犯懶,趴在地上睡著,聽見我和皇上說話,睜開眼睛,歪頭看了我一眼,趴下去又繼續睡了。

我倒有幾分羨慕這小傢伙,不必應付任何人和事,餓了就吃,累了就睡,就是對我這個主人也時常甩臉子。

「寧貴人,雖然朕寵你,但你也莫要恃寵而驕。」皇上見我對這貓的興趣比對他都大,正了正臉色,對我的敷衍有些不耐煩。

以前見著他來,不管是幾更天,我都要梳洗打扮,準備好他愛吃的東西,愛喝的茶。如今他來了,我見著他心裡厭煩更多些。

但正如他所說,我是他的寧貴人,吃著他的俸祿,住著他的紫禁城,還是得盡一盡嬪妃的本分。

「皇上恕罪,我只是有些想念百駿園。」我想念那種可以騎在馬上、自由馳騁的感覺,而不是坐在這裡,當一隻任人觀賞的金絲雀。

從前為了他,我可以忍耐,如今是為了自己和頌芝,暫且忍一忍罷了。

皇上頓了頓,看了我兩眼,靜默了一會方悠悠說道:「左右朕也有些無趣,便帶你去騎馬可好?」

「我不想旁人議論。」

「是朕要帶你去騎馬,關他們何事?」也許他本來是一句玩笑話,但聽到我這樣說,反而覺著非要帶我去不可。

「多謝皇上,只是我近日身上有些不舒服,怕是不太方便。」我的月信並不是這幾天,但我就是不想和他去騎馬,反正他也不會留心這些小事。

「如此,便罷了。」他將目光移開,看了看我的寢殿。

「宮中嬪妃素愛用香,你的殿中為何從不用香?」他隨便問了一句,卻在我的心裡激起驚濤駭浪。

從前歡宜香用得還不夠嗎?

他又在懷疑什麼?

延伸閱讀  網傳陳曉演S級大劇,路遙著作改編,高顏值陣容堪稱“顏粉春天”

我看了他一眼,和他的目光交匯,他的眼神中只有微微的疑惑,並沒有試探和疑心。

若不是他太會演戲,那便只是隨口一問吧。

「我是個俗人,不懂用香,也不喜歡那些香料的味道,熏人得很。」

「你沒聞過什麼好香,自然不懂香料的妙處。容兒宮中的鵝梨帳中香,清香淡雅,聞著十分舒心。」

「是。」

「但這鵝梨帳中香,還只是小巧而已,朕從前也親手調製過香料,叫歡宜香,華妃最愛用。」

我放在桌下的拳頭瞬間捏緊了,差點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把桌上的茶水都潑在他臉上。

無論他知不知道我是華妃,也不該用這種骯髒的東西來羞辱我!

我看著他又陷入懷念的臉,覺得十分好笑。有什麼好生氣的呢?他從頭至尾都是這樣,一個只愛自己的人,永遠不懂得珍惜身邊人。

我鬆開捏著的拳頭,淡淡道:「華妃娘娘用過的,我無福消受。」

他看了我一會道:「你如今只是個貴人,確實用不得這般名貴的香料。」他的語氣並沒有輕視,反而透著有些許安慰。

「朕還有折子要批。」皇上起身離開。

「恭送皇上。」

黑雲壓城,天邊一片烏壓壓的,我實在覺得胸口悶得慌,邊往外走了走,不自覺地就走到凝暉堂的合歡樹下。

樹下落滿了合歡花,原本紅色嬌嫩的花瓣,落了地,沾了泥土,便開始泛黃枯萎,就像這紫禁城的女人一樣,從前我枯萎在冷宮裡,如今的寧貴人,也會如此嗎?

從前芳嬪小產,人人都以為是我年世蘭做的,可是也不屑解釋,芳嬪小產後,便被關進冷宮,我聽人說她瘋了。

我竟不知自己何時開始變得多愁善感起來,這不像我的風格,我開始想念那個殺伐果斷的自己。

縱然有那麼多人怕我恨我,但那又怎樣呢?那畢竟是我一生中最自由的時光……

身上落了幾滴水,我抬頭望去,突然刷刷刷地下起雨來。

地上的合歡花,被雨水無情地鞭打著,從前我並不是一個惜花之人,可是如今我想做一回護花者。

「沒想到突然下了這麼大的雨,娘娘快進去避避……」身後傳來一陣吵鬧聲,我懶得理會,只管專心撿我的花。

「門口是誰?這麼大的雨,進來躲躲吧。」

聽著聲音有點熟悉,我轉頭一看,竟是好久不見的甄嬛。

沒想到再次見她,我竟是這般狼狽的情景。

延伸閱讀  重播211次、超越《甄嬛傳》:這部國劇讓我看到了這7個人生真相

從前因為她,我知道皇上對年家、對我所做之事,心灰意冷,觸牆而亡。我哥哥的事,我的死,她都有參與。

她對著重生為葉瀾依的我大發善心……

一時之間,我心裡五味陳雜。

「槿汐,你吩咐人拿塊布鋪在樹下。」

我反應過來,她是要拿布接著樹上掉下的合歡花。

從前我只以為甄嬛矯情,甚至一度還認為她狠毒,沒想到她竟有這般溫柔的一面。

「快進來吧,再淋雨可就要著風寒了。」冷風吹來,我打了個噴嚏。

迎著水汽,我朝著亭子下走去,槿汐手裡拿著一件披風,為我披上。

甄嬛離宮數年,容貌一如往昔,只是比從前更添了幾分沉穩。

「咳咳。」槿汐咳嗽兩聲,示意我行禮。

「見過熹貴妃。」我行了個常禮。

「妹妹是寧貴人吧,夜宴上匆匆一見,也沒有與你好好說上幾句話。」

「我不喜見生人,娘娘也無需在意。」記著從前的事,我對著甄嬛並沒有幾分好臉。

「你……」槿汐見我如此無禮,想要訓斥一二,卻被甄嬛攔下了。

「是我冒昧了。」甄嬛溫柔可親地笑著。

「我身子不爽,不能陪娘娘說話了。」我行禮告退。

「妹妹請等一等,我知道你的春禧殿就在附近,可否進去討杯熱茶?也好暖暖身子。」

幾年不見,甄嬛的臉皮倒是越來越厚了,但她這樣說了,我也只是個貴人也不好拒絕,便應了她。

回到殿中,我脫下披風,團絨朝我懷裡撲來。

甄嬛看見貓,往後退了兩步,槿汐急忙扶住她。

「怎麼,娘娘怕貓?」從前見著我撞死都不怕,如今倒怕這些小貓小狗的。

「怎會?只是見著貴人的貓養得好,有些吃驚罷了。」甄嬛面色慌張,但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嬪妾在做馴馬女之前,是馴獸女出身,還怕馴服不了它嗎?」

這也值得大驚小怪的?

延伸閱讀  《甄嬛傳》中蠢萌的人,人送外號齊二哈的齊妃,真是可愛又可笑

「是我孤陋寡聞了,聽說皇上很寵妹妹,如今一見,果真如此。」甄嬛說道。

如今的我,只是個以色侍人的玩物而已,有再多寵愛,終有一日還是會失去。

「皇上再寵,我也只是個卑賤之人,哪裡比得上娘娘尊貴呢?」我忍不住自嘲道。

「旁人輕賤是旁人的事,若自輕自賤便不好了。」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甄嬛有一日也會開解我:「多謝娘娘開導。」

「娘娘,喝安胎藥的時辰到了。」槿汐在一旁提醒道。

「本宮要去喝安胎藥了,告辭。」甄嬛挺著大肚子,轉身欲離開,走了兩步,又回頭看我,說道:「貴人淋了雨,需得喝完熱熱的薑湯去去寒才好。」

我又是一愣,微微笑著點頭。

甄嬛離開後,我還有些沒反應過來,我以為和他再見,必然是你死我活的爭鬥,沒想到竟如平常的朋友一般,互相關心問候。

今天我所看到的甄嬛,與我從前看到的甄嬛都不一樣,她更懂得照顧人了。

若非她本性善良,對於我這樣一個小小的貴人,何至於要如此謙和?

總不至於回宮之後,對每個人都是一副溫柔美麗的面容吧?

我自然不會因為她給的這些小恩小惠就不再恨她,可到底更理智了一些。

從前的事,若不是皇上有心害我年家,甄嬛一個小小的妃子又如何攪動風雲呢?

真正作惡的,從一開始就是皇上,其他人只是幫兇。

風雨漸漸停了,而后宮的風雨,從未真正停過。

未完待續……

關注@白姐宮鬥,看合集【華妃重生為葉瀾依】,有更多精彩小說~

更多宮鬥、宅鬥、權謀劇解讀分享,關注@白姐宮鬥,給你不一樣的深度視角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