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屆年輕人怎麼突然喜歡起現實題材電影了?


在日漸多元的影視文化生態之下,現實題材電影正受到越來越多青年觀眾的關注。

從《我的姐姐》《奇蹟·笨小孩》《送你一朵小紅花》到《人生大事》……近兩年,一大批現實主義題材電影聚焦經濟社會高速發展背景下的家庭親情、生老病死、城鎮化等現實話題,走向銀幕,並引發青年觀眾的觀影熱潮。

與此同時,現實題材電影鏈路里的青年人,也在被聚光燈照亮。

剛剛落幕的北京國際電影節·第29屆大學生電影節,正在為中國電影產業作出青春註解。

在以青春為名的電影討論中,我們發現,不論在影院裡觀影的年輕人,還是在電影工業製作中的青年電影從業者,抑或是關注青年電影文化研究者,都在探索現實題材與青年電影的新風向。

01 新觀眾:在現實題材中找到“參與感”

電影《送你一朵小紅花》

觀眾為什麼會偏愛現實主義題材?此前一份《Z世代觀影偏好調查報告》顯示,儘管喜劇、懸疑類型片仍受到Z世代歡迎,但真正吸引他們的卻不僅僅是“幽默搞笑”“燒腦反轉”的影片創作風格。

據調查,這群年輕觀眾更看重的是影片的故事內容層面:劇情足夠豐富、內容有思想深度、能激起情感共鳴這3個因素在受訪者的偏好選擇裡,全都超過了半數比例。

1998年出生的女生薩拉,目前是新聞學專業研究生在讀。在她近期的觀影中,現實題材佔了多數。在她看來,“現實題材意味著很多社會議題能夠以電影媒介的形式進入大家的關注圈,讓討論觸達成百萬、上千萬的觀眾。”

貼近現實、敘事語境相對真實,讓現實題材電影更易於引起大眾對社會話題的熱議,同時,藝術精神與現實力量的結合更有效喚起了觀眾的共情。

電影《人生大事》

“通過電影這種寫實而富有感染力和傳播力的手段,能夠讓不同群體的聲音和故事以更為生動、形象、深刻的方式被大家知道。”00後男生小黃說。

《中國電影報》社長、《當代電影》雜誌社長兼主編皇甫宜川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專訪時表示,新一代青年觀眾的感知能力、審美水平以及知性程度普遍提高,他們除了關注自己,也渴望了解其他人的生活狀態和價值觀。因此,以社會生活為創作源泉的現實主義題材電影對大眾來說是充滿吸引力的。

“在面對很多社會事件時,觀眾的表達欲很強,他們也越來越願意參與到這類電影的討論和交流當中,做出自己的評判與表達。”

02 新工作法:面對現實題材青年導演進入“新田野”

青年導演文牧野

青年導演以年輕的新視角進入面向生活的現實題材創作。他們在拍攝前,會花更多的時間躬身田野調查。在本屆大學生電影節青年電影人論壇及“新生·新聲”主題對談中,很多嶄露頭角的青年導演發表了自己的聲音。

曾執導《我不是藥神》《奇蹟·笨小孩》的青年導演文牧野,很重視電影開拍前的功課,這是他從大學時代拍短片就開始養成的習慣。

“大學時代,我拍攝過兩個老奶奶的故事,當時去養老院住了兩週,觀察奶奶們的生活。”導演文牧野告訴北青報記者,《我不是藥神》創作前,他用了近4個月走訪,拍攝《奇蹟·笨小孩》前,他也走訪了各行各業勞動者,包括去人才市場、電子廠做調查。

文牧野導演作品《奇蹟·笨小孩》

蒐集了大量一手資料後,導演要做的便是化繁為簡,“把每個角色相對有代表性的精華提取出來。在電影裡找到平衡這些素材的空間,相對有度地去控制量,讓一手素材服務於故事的同時,也有一定人物質感的流露,讓這些細節既服務於電影,又服務於情節和氣質。”

延伸閱讀  《非遺煥新夜》陣容官宣,郭德綱再登央視,與方錦龍李玉剛等同臺

青年編劇餘曦曾參與多部現實題材電影創作,此前,他加入電影《1921》編輯工作中。如何進入真實歷史現場,餘曦也談到了田野調查的重要性:“和當代題材不同,100年前的田野調查是在文獻和史料、訪談、回憶錄這樣的核心文獻中尋找。”對重大題材而言,文獻的準確性是非常重要的。

“看文獻的過程很像是寫論文做文獻綜述。我們要確保文獻來源準確。”在餘曦看來,在歷史細節中按圖索驥,復原整個歷史場景,在文獻中找到適合電影創作的線索,是這一題材的創作路徑。

電影《我們的新生活》

社會生活和網絡平台也成為青年創作者的廣闊田野。青年導演姚婷婷參與《我們的新生活》,並負責《雲上音樂會》單元的創作。 “很多年前,我因為工作接觸了留守兒童,當我問他們的夢想是什麼,其中有一個小男孩特別喜歡唱歌,但是他轉而又講自己沒有機會唱歌。”這次《我們的新生活》的拍攝,讓她又想起了那個孩子。

“如果那個小男孩生活在今天的時代環境裡,手機新媒體平台可以讓很多人都得到了展示自己的機會,所以,我希望把這個故事放到現代的環境裡去講,希望那個男孩能追求到自己的夢想。”姚婷婷覺得,社交網絡和短視頻平台也深刻影響著她的拍攝過程。

在選角環節,她希望找到一些會樂器的小演員,最終幫她實現這個想法的是短視頻平台,“因為想找一些大山里的孩子,有一天在短視頻平台看到一個特別會敲碗的男孩,就聯繫他來試戲。雖然小朋友沒有演戲經驗,但非常有天賦。這個選角的過程也非常符合我們影片的主旨——今天發達的網絡平台,讓所有人都有展現自我的機會。”

03 新表演:青年演員如何快速融入角色?

青年演員文淇

現實題材影片不僅需要故事的真實性,同時也需要演員的真實表演帶來張力。對於青年演員來說,這股張力就是要不斷精進自我。

近期熱映的電影《媽媽! 》聚焦社會關注的問題——如何面對阿爾茨海默病。老戲骨吳彥姝、奚美娟、朱時茂實力擔當,青年演員文淇的加入,讓這部現實題材電影有了更豐富的年齡跨度。

在本屆大學生電影節上,作為青年演員代表的文淇也受邀擔任大學生電影節“青春同路人”。談及自己的表演之路,文淇說,她不斷讓自己“走出去”,觀察生活、感悟世界多樣性,用自己最真實的感受和體驗去面對角色。

文淇說,自己平時有空的時候,喜歡出去走走,看看周圍發生的事、身邊路過的人,感受世界的多樣性,“這種觀察家式的生活,影響是潛移默化的。”

電影《媽媽! 》

談到如何把生活上的感受回饋到表演中去,文淇認為,她始終是在用真實的感受去面對角色,“比如需要我難過的時候,可以拉開我心裡的一個小抽屜,把難過的情緒拿出來。”文淇表示,“雖然可能我的力量有限,但是我會盡我所能。用之前張國立老師對我說的一句話:’流水不爭先,爭的是滔滔不絕。’我覺得這也適用於每一個現在覺得自己沒有嶄露頭角、前途未卜的年輕人。”

對青年演員來說,在流量即認可的時代更需要練內功。青年演員張予曦,以模特身份出道,有很高的人氣,出道以來,從古裝仙俠、武打動作,到青春校園、都市愛情均有涉獵,以多變的風格、靈動的演技及出色的角色塑造能力為觀眾所熟識。

張予曦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希望自己通過不斷挑戰全新的題材、迥異的人物角色,不斷積累經驗、常學常新。比起關注自己的“流量”,她更願意把時間花在磨練演技上,“只要平穩地、一步一個台階地往前走,不斷地拍戲,就會收穫一些喜歡你的人”。

04 新宣發:面向青年的短視頻電影宣發

本屆大學生電影節上,青年電影人合影

一部電影能從構思拍攝走到最終排片公映實屬不易,而讓電影走向觀眾消費並收穫高票房,卻離不開持續而有效的宣發。

近年來,電影宣發已經不簡單是影片的主創們巡迴式路演,在時效、內容、載體與形式上也迎來了多方面的革新。特別是對於現實題材電影而言,電影點映、直播帶票、互聯網媒體,尤其是短視頻平台,已成為電影與青年觀眾間的重要橋樑。

“短視頻平台正成為現實題材電影宣發的主戰場。”大象點映宣傳副總監肖副球告訴北青報記者,“以往,很多電影的前期宣傳物料會集中在電影花絮、製作特輯、宣傳曲這些電影周邊信息,大家會默認不涉及核心劇情。”

延伸閱讀  中國元素的“小黃人”,首映票房就過億

他和團隊最近觀察到現實題材電影宣發的一些變化:“在影片登陸流媒體平台後,短視頻平台博主,特別是二創傳播博主,進行完全劇透式的短視頻二次傳播之後,讓電影得以在觀眾群體破圈,也讓更多年輕觀眾進入影院,二次反哺票房。”

在宣發行業從業者看來,這是一種新興的、大膽的形式,和現實題材的影片也有一定的適配性。 “劇透式宣發完全打破了原有的電影宣發套路,但這對於短視頻平台青年受眾來說或許有別樣的效果。”肖副球說。

05 新學術觀察:新主流電影與現實題材

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影視傳媒系主任、副教授陳剛

“更自覺的類型意識、更多樣化的題材、更強的工業意識,是近年來中國青年影人為中國電影工業提供展現的三重新意。”在本屆大學生電影節上,很多討論圍繞青年影人進入現實題材帶來的新意展開。

在青年電影人論壇上,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影視傳媒系主任、副教授陳剛談道,“一方面,青年導演用類型的框架去表達個人對於生活、對於現實的感受,這對於整個產業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另一方面,青年導演的多元化創作跟他們更多元的學習經歷和學歷背景有關。”

陳剛特別談到電影工業和科技技術的加持,“電影的發展不僅僅是技術跟藝術的發達,更多是靠工業技術支撐。特別是現代數字技術的發展,動作和表演捕捉技術的廣泛應用,在這些方面,青年導演走在了前面,為中國電影的工業化流程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在彰顯青年影人新聲的討論中,“新主流電影”成為被頻繁提及的關鍵詞。

從《我不是藥神》到《奇蹟·笨小孩》《我在時間盡頭等你》《我們的新生活》,新主流電影得到觀眾的熱愛,也為現實題材提供了新風向。

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副院長、教授楊乘虎

“新主流電影表達、關注與書寫了當下真切能感受到的中國,聚焦生活中的美好與變化,並且在這其中用成熟的、不斷往前發展的電影藝術化的語言表達出來。”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副院長、教授楊乘虎說。

“在傳統意義上,觀眾對主流電影有一種固有的認知——針對特定領域創作的謳歌式的、禮讚式的電影。”楊乘虎表示,“新時代的主流電影意味著我們對於新主流電影類型化和藝術方式的新探索,從傳統的禮讚與謳歌方式,擴展到關註生活。”

談到新主流電影受眾中的青年力量,楊乘虎表示,“這個時代裡最有貢獻的、對於生活最有期望的這群年輕人是受眾中最重要的群體之一。今天的年輕觀眾,尤其是年輕的電影人對於時代的觀察、思考與理解的能力足以應對電影的發展,他們的審美也足以接納並且激勵電影人在新主流的內涵裡不斷探索。”

Q&A:找到中國電影與青年連接的通道

肖向榮教授

為更宏觀地梳理國內現實題材電影、新主流電影的新風向,探討電影與青年觀眾間的互動關係,北京青年報記者與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院長、北京國際電影節·第29屆大學生電影節執行副主任委員肖向榮教授做了對話。

北青報:在您看來,近年來國產現實題材電影在哪些方面有新突破?

肖向榮:這幾年國內現實題材電影突破了很多表達方式和講述方法,像《守島人》《我的父親焦裕祿》《愛情神話》《奇蹟·笨小孩》,這一系列現實主義題材電影都用了一種更貼近老百姓心聲的方式去講述一個小人物的故事——以小切口的方式敘述宏大的背景,勾連出觀眾對生活的想像。

通過主人公的眼睛,像碰彈珠一樣,不斷地形成連鎖反應,一個個引爆大家心中對生活的想像,這種方式就是現在影視試聽的一種新表達。

第二個突破就是視覺奇觀。如果沒有三維動畫、AR等電影工業技術的進步,有時,即使故事講得再好,電影拍攝出來也很平凡。技術加持既滿足了通過樸實的小視角講普通人的故事這一表達形式,又為觀眾創造了無限的想像空間。像《外太空的莫扎特》,內核都是普通人的故事,通過電影特效、奇觀,能讓觀眾在視覺和心靈上得到同樣的享受。

北青報:這次大學生電影節上,“新主流電影”成為關鍵詞。新一代青年影人在“新主流”和青年表達之間呈現出哪些新意?

肖向榮:新時代以來,隨著中國崛起和世界整體的變局,中國電影也正面臨電影表現和技術方法的變革。核心的是表達方式的變革——我們能不能在原有講故事的特徵和整體風格上有所突破。

延伸閱讀  影院倒閉、電影撤檔,曾經不斷革新的中國電影還有未來嗎?

站在人類共同體的視角來看中國電影的發展,青年是推動中國電影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

北青報:面對更年輕的觀眾,更新的觀影方式,電影是否也需要更新與年輕觀眾的溝通方式?

肖向榮:是的。 Z世代新族群出現之後,我們不能迴避和忽略的是,他們已經有了一整套屬於自己的視覺系統、交友方式和溝通方式。因此,我們不能強硬地要求他們要接受已有的觀影方式,而是需要找到和Z時代溝通的新方式。

現在是一個快節奏和急劇變化的時代,如何找到一條通道,能夠和最有衝擊力、最有生命力的青年群體對話,跟他們一起為中國電影助力,是很重要的事。

北青報:大學生電影節堅持“大學生辦、大學生看、大學生評、大學生拍”,是不是也是面對Z時代的青年電影愛好者的一種開放的表態?

肖向榮:對的,我們期待更多開放式平台的出現,也希望大學生電影節能夠成為這樣的平台。這次電影節中,我們也有很多嘗試,“新生·新聲”就是一個從零開始,完全開放式的電影平台——我們希望聚焦青年電影人和青年觀眾之間的直接對話,讓彼此能夠通用“字典”完成對話。

不同角度呈現多元的精彩和美,這樣才能對內打通中國電影和中國青年連接的通道,最終形成能突破中國電影國際表達的新路徑。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王婧懿張知依 實習生牛秀敏李芊筱

攝/北京青年報記者郝羿 部分圖片為受訪者供圖

統籌/林艷張彬

【版權聲明】本文著作權歸北京青年報獨家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