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渤:我沒有惹你們任何一個人


前段時間的《外太空的莫扎特》產生的感悟《人生大事》,22天13.2億。 《神探大戰》,8天2.8億。氣氛烘托到這。暑期檔真正的“大玩家”,也該上場了——外太空的莫扎特

從裡到外,幾乎一部為暑期量身定做的國產大片。暑期要什麼?要玩,要耍,還必須撒開了耍。疫情讓觀眾壓抑了許久,也讓影院的大片們保守了許多。直到Sir看見這一幕:黃昏,北京,鬧市CBD。一艘飛船點著彩燈,劃過城市知名地標。在艷羨驚奇的目光注視下,最終降落于巍峨的長城烽燧上。

這還不算什麼。根據幕後花絮,此情此景不是電腦特效,不是數字CG。劇組真的造了一架大大的積木船!光天化日吊到天上,把北京城變成了遊樂場。

船有了,還缺幾個船員。參與這次大冒險的,都是國內各個年齡段有頭有臉的人物。主演,黃渤、榮梓杉。配角,范偉、姚晨、梅婷、黃覺、賈冰、許君聰、於洋……這場面甚至“驚動”了另一位重磅玩家周星馳。你真的拍出來啦!

視頻中星爺還是略微拘謹。看完成片後,大概能理解這種鼓勵式的驚嘆。用星爺語氣說應該是——小陳,你這次玩很大啊!

01很多影迷包括星爺都感覺到了:題材非常規。即使對陳思誠這位頂尖的商業片操盤手,《莫扎特》也是個風險不小的項目。一句話總結:主打青少年、家庭教育題材的真人、奇幻電影。我印象裡,國內暫無特別成功的案例。除合拍片《寶葫蘆的秘密》,就是星爺的《長江七號》。 (知道為什麼星爺出現了吧)前者是藉迪士尼的東風,後者,從上映到現在爭議就沒停過。

主要的難度,除了特效。 (現在基本上已經解決了)最大的一個問題——如何做出童趣,又不至於低幼。稍微偏離一點,就會滑到其他類型,或趕走小孩,或觸怒家長,或平淡無奇。因此,《莫扎特》開場就在“童趣”上花足工夫。重點不是“童”。是“趣”——盡量拓寬想像力。主角任小天(榮梓杉飾),初二小屁孩,喜歡天文學,喜歡幻想宇宙和外星人。於是在他眼裡:雲朵,是飛船;房間,裝著星辰大海……個屁!嗯,阻擋他做夢的,是他單親家庭的老爸任大望(黃渤飾),一個望子成“郎”的傳統父親——想把兒子培養成大鋼琴家。

初中二年級,果然中二病。整部電影,就從這反复切換於外星人/老爸的鬼畜視角出發。重新觀察這個奇奇怪怪的世界,形形色色的人。他們有:成天板著臉,偶爾春心蕩漾的老師(賈冰飾);跟自己一樣天馬行空的基友;凶神惡煞的校霸;高年級的心機學長;以及一個越看越好看的插班女同學……看出來了嗎?妥妥一個中國版“野比大雄”嘛。只不過增添不少本土色彩——任小天和每個中國孩子一樣,必須穿著運動款校服,在老師僵硬的說教,父親“為你好”的嘮叨,以及陌生的情感覺醒之間皺著眉頭,懵懂成長。

延伸閱讀  國內知名老戲骨,曾飾演過闖關東,對錶演極其熱衷

當然,他又跟大多數中國孩子不一樣。外星人來“救”他了。還是一個長得像熊貓,毛茸茸沒什麼壞心眼,跟他差不多中二的外星人。連“哆啦A夢”都到位了,齊人開耍?要知道,中二孩子不僅會幻想英雄,還必須幻想“壞人”。只見姚晨化著濃妝操著川普出現……哦對了,這壞人最好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還要比自己更“中二”。

呃。 Sir看預告時也擔心,這麼飛的故事讓觀眾怎麼代入?於是電影做的第二層努力,是讓想像力落地。細節,落在中國孩子的回憶。莫扎特讓書籍飛上天,變成橋讓孩子們在空中行走。仔細看——這些書不是教科書,而是幾代中國孩子們耳熟能詳的《科幻世界》,作為天文發燒友的任小天,家裡積了一堆。

場景,扎在真實土壤。任小天帶外星人晃悠的街區,老北京一眼看出是德勝門附近;還有開頭提到,於當代藝術中心水池裡升起的樂高船,帶著幾個小伙伴們,從東直門,到國貿,飛過央視大樓,中信大廈……最後落在長城上,國人都認得出。這次,陳思誠並沒有迴避自己的“私心”。他沒有再像《唐探》那樣帶你穿越五大洲四大洋。而是將他心目中最美的北京城,搬到你眼前。

02但你要說,《莫扎特》就是一個拍給孩子看的作品嗎?野心顯然不止於此。我注意到,採訪裡幾乎所有主創都在大談家事。

在被問到讓黃渤印象最深的台詞的時候,他是這樣說:一個是“我是你爸爸”(莫名有點星戰梗)。一個則是“我是為了你好呀”。

這兩句注定會讓不少觀眾PTSD的話,都指向《莫扎特》的第二個看點:教育。什麼叫中國式家庭?電影的呈現幾乎可以用“露骨”形容。任小天喜歡天文,任大望卻想讓他學鋼琴,成為鋼琴家。

為什麼呢?幾個因素疊加:一,任大望早年玩搖滾失敗,子承父業,實際是為自己的夢想爭取第二次機會;二,任大望看到郎朗成功的案例,很受啟發,就把郎朗塑造成父子生活裡“別人家的孩子”。

所以,他用所有積蓄買鋼琴,花大價錢請鋼琴教師,甚至與妻子鬧翻,離婚,不惜棍棒教育……是有多想孩子成功嗎?不,他只是想拼命逃離失敗。失敗的夢想,失敗的婚姻,失敗的爸爸……他用最固執的方式為孩子規劃一條他想像中最美好的道路,完全不考慮後果。但孩子的反應是——

不過,這個“父親”也不完全負面。電影適時地留下線索:任大望如今的工作是賣保險,這是一個上限很高,下限很低的工作,經常可以看到他在電話裡給客戶低聲下氣。他是為“夢想”付出過真實代價的人。所以不希望兒子像自己,沒有一技傍身,工作不穩定,過苦日子,住回遷房……

電影中,任大望總是一個人喝酒,看電視機看到睡著,在家又當爹又當媽拉扯兒子長大,上邊還有一個患有阿爾茲海默症的老父親(范偉飾)。他的偏執和賭徒心態,來自過往的教訓,也來自生活的重壓。更別說這個細節。莫扎特用任小天家裡的天文雜誌,搭成了橋樑,讓他逃離房間。可以想像:任大望對於任小天自己的愛好,從沒吝嗇過。

延伸閱讀  2022年下半年,有望上映的10部懸疑片,你最期待哪部?

那時刻緊繃的習慣從哪裡來?電影結局的驚醒,不是來自旁觀者,不是來自外星人,而是來自另一個爸。爸爸罵兒子。和當初爺爺罵爸爸,語氣用詞幾乎一模一樣。這也點出某種刺耳的真相——中國式家庭的矛盾,並不只關於“家庭”,更是時代集體的隱疾。

電影中兩個“兒子”都追問過同一句話:活著有什麼意義?兩個“爸爸”,當時都選擇忽略了這個問題。不是他們不想回答。而是他們自己也沒想過——恐懼失敗。是因為那個時代對所有人灌輸著,不成功,便是“失敗”。固然電影只是輕輕觸碰了這根敏感的神經。然而。碰了,顯然比無視它、繞過它,更有勇氣。

03最後,有一說一。 《莫扎特》注定是個很難滿足所有觀眾的電影。不是我在唱衰。而是我們的市場屢次證明,如此題材不受歡迎。當下什麼片子最紅火?大概數數:喜劇,主旋律,以及各種姿勢的青春疼痛。 《莫扎特》只能勉強搭上“喜劇”。陳思誠不知道嗎?不可能。曾經有過一個暴論:前作《唐探3》,試圖探索中國商業電影在某條道路上的上限。

結果口碑上徹底“失敗”。但不是完全沒有價值——《唐探3》的大手筆,加上喜劇類型,人氣演員,跨國拍攝,堆砌中外明星,累加各類元素,還做到了本體故事的不掉線,甚至還蹭了一回情懷加成。即使碰上疫情,擱置一整年,最終仍收穫45億票房。別誤會,我絕不支持“唯票房論”。只是放眼當下國產電影,目前幾乎只有《唐探》系列敢如此大手筆地投入純娛樂電影。小成本喜劇、民族情懷主旋律、現實主義、文藝片……這些固然能帶來一定票房收益,也能產出高質量作品。但娛樂,才是絕大部分普通觀眾剛需。 《唐探》的意義更多不在眼前。無論成敗,它通過三部“巨制”,事實上為後來的創作者,在電影工業和商業運作上鋪平了一條道路。 《莫扎特》同理。作為真人奇幻類電影,它免不了與國外作品對比。比如《愛麗絲夢遊仙境》《沉睡魔咒》《灰姑娘》《查理與巧克力工廠》《綠野仙踪》……

不論特效水準,故事深度,還是敘事邊界上,或許仍有差距。於創作者,如何面對這種差距?於我們電影市場,如何縮小這種差距?我想起前幾日賈樟柯導演刷屏的那篇專訪。不少業內人士感嘆他的勇氣。其實標題並不能完整概括專訪內容。賈樟柯在這次專訪裡,指出了許多被忽略的行業弊病,以及不太好的趨勢。有兩個關鍵詞我覺得有必要提煉出來:單一。不確定。成功的類型過於單一……太過於依賴檔期,電影作為一種便宜的、常態化的娛樂消費……變成只有春節或者熱門檔期才會去看,這是不正常的。我們原來其實是挺活潑的一個多元化投資格局,現在可能就變成了,那大家就都投主旋律唄,它安全,它有確定性啊。所以我們不能把中國電影只做成主旋律的專賣場。因為不確定,所以單一,也因為單一,市場趨向擁抱更大的“確定”。如果按照我的理解。賈導的話並沒有貶低某一類型,而是,反對輕視任何一種類型。回到主題。不必為《莫扎特》戴上什麼高帽子。這是一部獻給孩子的電影。讓他們在這個夏天,在久違的影院裡,真正做一回“主人”。我更期待。

未來還有第二個,第三個“莫扎特”,帶上他們各種離奇中二的夢想,踏上國產電影這艘大船。開啟歷險。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