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科技大學的柱式建築


太原科技大學的柱式建築

2021-01-15 太原科技大學

西羅馬帝國滅亡(476)後,歐洲大多數地區柱式建築不再流行。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的建築師重新使用羅馬柱式。16世紀下半葉產生了兩種潮流:一種是刻意求奇,不惜破壞柱式的結構邏輯來創造新的建築形像﹐如螺旋式柱身﹑斷折的額枋﹑不均勻的開間﹑成組的柱子等,這種潮流被17世紀的巴洛克建築繼承,也被稱爲浪漫主義建築,流行於義大利等國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地區;另一種是刻意求同﹐給五種柱式訂立嚴格規範,消除古羅馬時期普遍存在的變體,作出苛細的量的規定,這種教條化的潮流被17世紀的古典主義建築繼承,流行於法國和北美等地。

在19世紀,由於交通、考古、出版、攝影等技術的發展,建築師對希臘、羅馬、埃及、波斯等各個地區和各個時代的建築遺產的了解越來越多,這爲博取衆家之長提供了可能,直接導致了建築史上的折中主義風格,意即試圖在各式建築之間尋找一種平衡。

折中主義沒有自己獨立設計風格,他們任意模仿歷史上的各種建築風格,自由組合各種形式。折衷主義建築最著名的代表是巴黎歌劇院,在科大的柱式建築中也多少可以看到折中主義的影子。如科大圖書館一層廊柱以及實驗樓一層外牆方形柱式裝飾和巴黎歌劇院的方形柱形裝飾5對比,圖書館和學生宿舍三角拱門與巴黎歌劇院三角形拱門6,學生宿舍圓形拱門與巴黎歌劇院圓形拱門7等。

巴黎歌劇院

學生宿舍樓

科大圖書館

遊走於太原科技大學校園,十分享受這些柱式建築,感受希臘、羅馬的柱式建築的輝煌,神交於那些折中主義的建築大師。儘管折中主義通常給人的印象是保守、立場不鮮明,和稀泥。但折中主義何嘗不是一種勇於向一切優秀文化學習的典範,她體現了一種不排外、勇於接受異見的開放心態!

記得在微信圈看過一篇「歷劫不死的中華文明」的文章,在講到北魏孝文帝時,說孝文帝拓跋宏是鮮卑族,這個孝文帝覺得自己沒有文化,那就拜漢族文化爲老師,印度文化做老師。佛教裡面有亞歷山大東征的時候留下的希臘文明的遺留,他又拜希臘文化做老師,印度文化和波斯文化很近,他又拜波斯文化做老師,拜巴比倫文化做老師。全世界重要的文化都被請進來當了中華文明的老師。

他做了三件大事:第一,廢除鮮卑語,所有的官員都學漢族。第二,不准再穿鮮卑服裝,必須穿漢服。第三,遷都,從他們原來的首都,現在山西大同遷到河南洛陽,遷到農耕文明的中心地,然後實行《均田法》等農耕文明的法律。孝文帝的這些舉措,不僅讓中華文明免於被滅亡的命運,同時給中華文明注入了強大的活力,隨後迎來了中華盛世唐朝。

孝文帝是不是折中主義者,我們可以猜測,但這種不帶有任何偏見、虛心向一切優秀文化學習的胸懷正是當下我們必須具有的。之所以把學習看作一種胸懷,是相比於明清兩代的夜郎自大,自認天朝上國的自我陶醉。作爲大學裡的老師和同學,天職就是學習,因此,大學更應該傳承這樣的胸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