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火》:節奏太快看不懂?深度解讀燒腦的前5集


《冰雨火》上線兩天,廣大觀眾直呼劇情精彩、節奏緊湊,讓我們看到了刑偵劇天花板的可能。

但作為一個全程高能、尿點全無的優秀電視作品,過於密集的要素讓我們目不暇接,很多燒腦的情節讓我感覺腦細胞不夠用。

看劇五分鐘、思考兩小時。在我蝸牛般的播放速度下,終於把前5集的所有情節串聯起來,人物關係複雜、故事千頭萬緒,讓我瞬間對編劇肅然起敬。

梳理了時間線之後,一切變得清晰明朗起來。

我們把視線回到三年前的五一廣場。

一心想查明父親被殺真相的吳振峰無意間得知了殺父仇人的線索,貿然闖入了警方布控的毒品交易現場。莽撞的吳振峰不僅沒能為父親報仇,反而連累自己好基友陳宇犯錯,被發配到了基層派出所工作。

這件事情過後,吳振峰獨自一人境外,繼續追查父親被害一事。得知消息的陳宇趕到國外,希望將吳振峰帶回中國。在海外,吳振峰被毒販集團追殺,最終被當地的地方武裝勐卡集團頭目——綽號二兩哥的黑幫大佬救下。

毒品生意每況愈下的二兩哥,決定打開雲河縣當地的毒品市場。於是,在漂泊勐卡三年後,吳振峰迴到了國內,聯絡當地毒品市場的老大——東哥。

帶著使命回國的吳振峰,發現這個任務有些棘手。由於之前雙方的合作不愉快,東哥對勐卡的好感全無。

吳振峰費盡心機找到了東哥的馬仔——磊哥,希望對方能夠引薦。磊哥人如其名,很是光明磊落,一口就回絕了吳振峰的要求,順便把吳振峰吊打了一頓。

任務沒完成,自己還破了相。吳振峰差點就成吳真瘋了。但是,既然是主角,含著淚也得把戲演完。吳振峰眼看開門見山不行,於是就想到了曲線救國。

原來,在雲河當地,東哥是地頭蛇一般的存在,交易、出貨、運輸一條龍服務。

有人吃肉,就有人喝湯。在雲河當地,這個做著喝湯夢的人叫黃大仙。黃大仙是外來戶,剛剛到雲河一年的時間,他看上了毒品這塊肥肉。

一個好漢三個幫。無論做什么生意,總得有幾個幫手。黃大仙找來了雲河當地的光明製藥廠廠長李正強入夥,同時從東哥手下挖來絕命毒師胡慶山。

強哥在光明藥廠提供原料、老胡在味享餐廳後廚制毒、仙哥在雲河構建銷售網絡,於是三人的新型毒品——大黃膠囊橫空出世,成了雲河當地毒品領域的暢銷品。

延伸閱讀  終於來了!王一博首次演警察的《冰雨火》,將於第二季度開播

吳振峰想直接和東哥對話,無奈咖位不夠、兩家有仇,回到雲河半個世紀了,連東哥的背影都沒看到。

於是,他就想摸清大黃膠囊背後的BOSS,然後為東哥納上一份投名狀。興許有了這份見面禮,東哥就會與勐卡重新建立互信、再度攜手販毒。

計劃很完美,但是第一步就出了問題。

這一天是8月9日,大家記得劃重點,將來要考的。吳振峰先是找到毒師胡慶山,想通過老胡的牽線搭橋結識東哥。誰料老胡這人的嘴比吳振峰的拳頭都硬,兩人表演了一段中國武術之後,吳振峰除了一臉的傷,連個P都沒有打聽到。

從老胡那裡空手而歸,吳振峰自然心有不甘。當天晚上9點多,在一家小餐館前,他找到了正在喝酒、擼串、聊大天的黃大仙。吳振峰想從黃大仙手裡買貨,黃大仙不賣,交談之中吳振峰說出了東哥的名字,於是就換來了一陣毒打。

第二天上午,味享餐廳的老闆發現了死於非命的胡慶山,於是陳宇等一眾警員現場勘察,在現場發現了一枚指紋、幾根頭髮還有一個玉墜殘塊。

這玉墜別人不認識,但陳宇看起來卻很眼熟,因為這是一對——陳宇自己有一個,吳振峰也有一個。他把這個玉墜的情況匯報給公安局的林局長。誰料局長大人說這和哥德巴赫一樣——都是猜想,不能叫證據,一通臭罵讓陳宇很是鬱悶。

這天下午,吳振峰來到一家名為雲惠大藥房的店鋪。藥店老闆江湖人稱老八,是黃大仙的下線,藉著藥店的名,乾著販毒的事。

吳振峰找到老八,要買大黃膠囊。出於職業敏感,老八對於陌生人保持著特有的警惕。於是他就和吳振峰打太極。

敬酒不吃吃罰酒。吳振峰把老八暴打了一頓,搶了一板大黃就揚長而去。他出門後隨手就把藥店舉報了。誰料老八是警方的線人,林局直接給老八透了口風,藥店逃過一劫。

黃大仙聽老八說,峰哥又到藥店搗亂,於是決定借刀殺人,利用交易毒品的名義把他約到了一處化工廠,然後向警方舉報吳振峰殺害胡慶山。

當天晚上,峰哥和老八剛剛接上頭,就被陳宇一人包圍了。

原來,作為全劇的另一主角,陳宇早就開通了上帝視角,他跟踪峰哥到了現場,然後就打電話給緝毒大隊的領導。

狗急跳牆的八哥想把毒品燒毀並駕車逃離現場,誰料秋名山上行人稀,老八不是老司機。分分鐘來了個車毀人亡的震撼場面,吳振峰倒是趁亂成功跑路。

警方復原了老八遺留在現場的手機,發現其中有個名為賣奶粉、實際賣白粉的毒品販賣群,就是群主黃大仙。這一日,群友老張推薦了一個叫“狼”的新客戶,雙方約定在城南公交站交易。

延伸閱讀  電影《紅石殺手》中的殺戮

警方立刻組織人員現場布控,但吳振峰又雙叒叕出現在了現場。他認出了其中交易的一方正是磊哥,他告知磊哥現場有警察,幫助磊哥逃脫現場,但自己卻被陳宇盯上了。

一陣跑酷大比拼之後,峰哥還是從陳宇的眼皮底下逃走了。陳宇回到局裡自然被領導批評。但警方也沒閒著,DNA鑑定和指紋比對結果都出來了,果然是那個男人,警方發出協查通報,抓捕吳振峰。

走投無路的峰哥最後只能到派出所自首,劉隊、陳宇輪番上陣,對吳振峰開展突審。

作為貓鼠遊戲的另一方,這時候,黃大仙他們也沒有閒著。黃大仙公交站交易差點被警方包餃子,回去之後他們就找到了老張。原來,在藥店被查後,老張向黃大仙請求接手老八的銷售,然而黃大仙不但看不上他,還不斷地催債。

為了報復黃大仙,老張悄悄投靠了磊哥,並通過毒品販賣群釣魚黃大仙。本來一切都要成功了,誰料被吳振峰攪了局。知道上當的黃大仙直接找老張算賬,炸掉了他的一條胳膊。

吳振峰自首後說自己找胡慶山、黃大仙、八哥都是為了買大黃膠囊,同時否認自己殺害胡慶山。為了自證清白,吳振峰說出了黃大仙藏身的一處酒吧。

此時的黃大仙正在酒吧內與一名香港的毒販阿燦談交易。黃大仙眼見警察盯上了自己,為了盡快逃離雲河,他想將貨低價拋售給阿燦。兩人談妥了兩百萬元的價格,阿燦提出讓黃大仙安排交易地點。

阿燦走後,陳宇、楊熠、藍安然三個年輕人深入酒吧與黃大仙當面談交易,最終在劉隊的幫助下,將黃大仙抓捕到案。黃大仙到案後交代,殺害胡慶山的是李正強。強哥殺人後,將提前提取的吳振峰的毛髮、指紋帶入了現場。

吳振峰殺人的嫌疑基本排除。警方火速出警抓捕李正強。此時的強哥,正在光明製藥廠的廢棄倉庫裡等待阿燦。結果等來的卻是雲河地下販毒頂級大佬——人稱東哥的郝東。

出賣強哥的不是別人,正是交易對象、港商阿燦。

至此,前5集的劇情基本講述完畢,黃大仙不過是雲河販毒團伙中的小弟,真正的大反派是東哥。吳振峰雖然殺人的嫌疑排除,但是他吸食毒品,而且主動自首是為了進戒毒所結識一名小混混。

除此之外,劇中還有很多疑問待解。好的編劇從來不會讓人一眼看穿,觀眾在看劇的過程中總會發出全員惡人的疑問,畢竟好人、壞人的標籤從來都不是貼在臉上的。

誰才是警局內部的蛀蟲?

目前來看,林局的嫌疑基本排除;劉隊看似無辜,但是有個不省心的毒販外甥,後續或許會黑化?東哥背後是傳說中K集團,吳振峰父親的案件應該與此相關;那個被磊哥拳打腳踢卻還道歉的苟勝是不是就是吳振峰所說的小混混?

三年前,吳振峰究竟經歷了什麼?他投入勐卡的麾下的目的是不是就是為了調查K集團?勐卡與K集團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延伸閱讀  上線18天,《冰雨火》登榜暑期檔懸疑劇第一,領跑同類影片

一切的一切,都需要時間來給我們答案。而此時此刻,我只說想說,冰雨火未來可期,天花板肉眼可見。

聲明:未經允許,嚴禁轉載,一經發現,必追究侵權責任!

注:明日起開更劇情詳細分析,請持續關注。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