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歲客串幾分鐘,連續20年收到20萬美元分紅:好萊塢“躺賺”有多爽?


不一樣的製度設計。

正解局出品

前段時間,有人爆料說,樂視還有400名員工,無996不內捲,不拖欠工資和社保,過的是沒有老闆的神仙日子。

樂視官方微博號不僅沒有否認,還很大方地說:“情況基本屬實,再做幾點補充。”

甚至還“補刀”說,如果有一天樂視合法率先推行四天半,36小時工作制,大家也不要覺得奇怪。

樂視的老闆不是“下週回國”的賈躍亭麼?啥時候變得這麼逍遙了呢?

最終,還是吃瓜群眾羨慕地點出:樂視畢竟是有《甄嬛傳》版權的公司。

人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背後是有持續火爆的電視劇《甄嬛傳》啊,那懂了。

2011年,《甄嬛傳》在地方台首播,後由樂視視頻獲得網絡獨家播映權,隨之便火成現象級劇集,熱度持續十多年都沒減退。

花兒影視的創始人敦勇曾在採訪中說,每年《甄嬛傳》播出至少還能給花兒影視帶來1000萬的收益。

花兒影視是《甄嬛傳》的出品方,2013年被樂視網全資收購,《甄嬛傳》版權隨即歸樂視所有,樂視這才得以憑藉一部電視劇“躺贏”。

樂視的官博還曾“嘚瑟”稱:如果當年沒有把《甄嬛傳》的版權分銷給優酷,現在樂視視頻可以安心養老。

這話聽著令人“酸爽”,但論“躺賺”最舒服的,得算完結了18年的《老友記》。

國內但凡對美劇稍有了解的,很少有不知道《老友記》的。

這部首播於1994年的情景喜劇,講述了六位性格迥異的年輕人的合租生活,笑料百出的同時,也展現了彼此真摯的友情。

《老友記》的演員現在每人每年依然可以收到2000萬美元的分紅

《老友記》一口氣拍攝了十季,於2004年才宣告完結。但這部已經在熒屏終結的美劇,在過去近20年的時間裡,依然是最火爆的美劇之一。

每年僅靠出售版權,《老友記》就能為華納淨賺10億美元,其主演每人每年靠著2%的版權分紅還能“躺賺”2000萬美元。

是的,劇組都解散了,主演們也早就各奔東西了,可每年依然能憑藉這部劇的版權分到2000萬美元的分紅。

別說主演了,一個美國網友曾自曝,他十多歲時只在該片客串了幾分鐘,而現在依然每年可分紅,近20年已收到了20萬美元。

聽著是不是很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別急,好萊塢還有憑藉版稅分紅制度賺得更多的人。

比如《哈利波特》系列的作者JK羅琳,僅靠售賣作品版權,20年來就賺了近12億美元。

連電影版《哈利波特》主題曲《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都成為了歌星瑪麗亞·凱莉最賺錢的單曲。

畢竟《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不只在全球銷量破1400萬張,還是20世紀最暢銷的單曲之一。

一曲《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成為了瑪麗亞·凱莉的“養老保險”

延伸閱讀  影視中懟人的高手不多,《甄嬛傳》中卻出現了不少,難怪這麼經典

其風靡程度使得如今許多歐美商場在聖誕節時,都不會放《Jingle Bells》《The First Noel》等老歌,改放這首。

每年僅靠這首黃金單曲,瑪麗亞·凱莉就能賺進50萬美元的巨額版稅收入。

可要比起好萊塢著名影星,這點錢又是小巫見大巫。

當年《靈異第六感》劇組為了讓布魯斯·威利斯出演該片,便開出了天價分紅合同。

此片大火後,布魯斯·威利斯一個人便拿走了1.2億美元的分紅,成為好萊塢史上單片收入最高的明星。

可這還不算最多的。

《碟中諜6》全球票房高達7.91億美元,阿湯哥片酬只是分紅1200萬-1400萬美元,可由於他自己是製片人,加上旗下的天空之舞製片公司也參與投資,他個人便拿走2億多美元分紅。

最新的一部《壯志凌雲2》,全球票房超過11億美元,阿湯哥片酬加上分紅再次達到1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影星基努里維斯,他在《黑客帝國》系列中總共分到了1.14億美元,但是他拿出其中8000萬美元,分給了後期製作人員,以此感謝他們的辛苦。

同時,他還因妹妹身患白血病,在救助妹妹的同時,將大部分的片酬捐助給了世界抗癌基金和病童基金。

同樣是《黑客帝國》,中國演員鄒兆龍在其中扮演了一個角色,雖說只有三分鐘的鏡頭,但他依舊可以憑藉該片每年獲得數百萬美元的分紅。

鄒兆龍出演《黑客帝國》多年依然可以拿到巨額的分紅

甚至,鄒兆龍接受采訪時坦言,哪怕自己過世,他的後代依然可以繼續領《黑客帝國》的分紅。

作為好萊塢最著名的科幻片《黑客帝國》每年都有點擊費、廣告費等進賬,可以說只要該片一直在各種渠道上映,鄒兆龍連子孫後代的錢都賺足了。

那麼,好萊塢的版權分紅制度到底如何“躺賺”?一部作品又是如何成為數代人的“養老保險”呢?

我們經常說好萊塢是電影工業成熟,如果與中國相比,最大的區別就是其版稅分紅制。

中國目前的電影幾乎都是以票房收益為主,但並不是賣多少票,片方和演員就能拿多少錢。

所有票房收入中,5%要上交給國家作為電影專項資金(電影基金),3.3%用來繳稅,院線得拿走48.7%,其餘43%才歸製片方。

製片方的錢不僅要抵扣拍攝成本(包含演員片酬、拍攝費用等),還得支付相應的宣發(電影宣傳)等費用,這筆費用一般占到投資成本15%~30%;發行代理費,一般是分賬票房的15%。

也就是說,一般情況下,投資一部電影,票房至少要達到電影成本的3倍才能回本。

所以投資一部電影,票房要達到電影成本3倍以上才能回本,如果宣發費高,可能需要3.5倍到4倍才能回本,這是一個粗略的算法,具體還是要以合同上的說明為準。

問題是,按照這種票房分成模式,投資人的錢一旦投出去,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至於什麼網絡分成,或者DVD版權、遊戲改編等收入,電影如果不賣座,這些想都別想。

與中國電影不同,好萊塢實際將電影公司規劃成了一、二、三線,每個層級都有對應的經紀、製片和院線做後盾,充分保障各方的利益。

同時,這些電影除了票房之外,還有售賣電視版權、網絡版權、遊戲版權、音樂版權等等五花八門的版權分紅協議。

當然,影片越火,後續多渠道播映的機會才越多;電影放映的時間越久,片方和演員拿的版稅和分紅才會越多。

製片方選導演和演員,不管你資歷多老,只關注你近兩年的票房成績。

賣座就是王道,片酬就可以談,覺得錢少的好演員,片方還可以拋出高額的版稅分紅這張“王牌”。

這裡得說明下,好萊塢的版稅制度規定,只要是簽署了版權分紅的電影,無論是導演、主角還是配角,或只是個群演,一視同仁按比例享受分紅。

等導演和演員都確定了,製片方會開始進行預售。

延伸閱讀  沒蹭到春節檔熱度,耗資12億《黑客帝國4》中國下映,日票房4.5萬

與中國不同的是,好萊塢拍電影前期沒那麼多外行投資者的事,基本都有專業的發行方和金融機構介入。

預售一般是影片總預算的30%,這個數字基本就鎖死了全部影片的預算。

製片方能拿到預售款,就可以直接去相關金融機構貸款,還能根據拍攝地的優惠政策申請退稅。

到這時,其實電影沒拍就已經有了一半的啟動款,再物色個合適的投資方就可以拍了。

至於拍攝時候的資金管理,也不是國內那種製片人掌管財政大權。

錢是由專門的保險公司管理,類似支付寶那樣的第三方機構,審查非常嚴格。

就拿演員來說,當他拿到劇本的那一刻開始,如果同意簽合同,那麼預付款很快就從保險公司打到演員賬戶上;即使不同意,沒關係,還會單獨支付演員一筆不菲的看劇本“勞務費”。

整個拍攝預算都掌握在保險公司手裡,超支了,保險公司就會賠付,一點都不含糊。

正因如此,在美國拍過戲的中國導演都會感慨,哪怕小小的一個群演,相關合同文書都是厚厚的幾大本。

不嚴格不行,分分鐘都是錢啊。

在保險公司監督下,再大的場面費用也一定會錙銖必較

電影拍好了要上映了,與院線怎麼分,事先早就談好了。

通常情況下,分為議定保底價和分成。

議定保底價是院線向製片方支付商量好的一筆費用,這是一項固定收入,與票房無關。

不過,好萊塢製片方與院線分成最常見的分成比是9:1,主要還是為了保證製片方的利益,鼓勵製片方多拍好片。

可如果製片方實在對自己拍的電影沒興趣,也可以與院線商量個“一口價”,最大可能保證自己不虧本就行。

總而言之,好萊塢這套版稅分紅制度與整個產業緊密相關,演員想額外多拿點分紅,那就得努力拍戲,畢竟“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說來說去,好像好萊塢的電影公司都像慈善機構似的,變著法子塞錢給演員。

當然不是。

好萊塢的背後都是資本,資本考慮的肯定是利益最大化。

能給演員分紅,肯定是這個演員有票房號召力,對影片有貢獻。

至於影片裡的其他演員,由於好萊塢的工會很厲害,動不動就罷工,不得不讓人家雨露均霑。

好萊塢工會影響力很大,右邊旗幟上的2個圖案是好萊塢兩個最大的工會標誌

實際上,分紅的概念對演員來說就是,老子拍片就這點錢,你看看能不能湊合下,影片要賣座,你也多分點。

當然,影片賣座了,幕後的片方自然也賺得多了,皆大歡喜。

賺多賺少不要緊,關鍵是要有賺,這樣大家面子都好看。片方也好找演員,演員也才有資格坐地起價。

只是這幾年好萊塢十分沉迷於上億元的大製作,感覺視覺衝擊力強的大片更好賺錢。

如此一來,電影成本嗖地上去了,那錢包就癟了。

既然地主家的餘糧都不多了,只好從演員身上想辦法。

比如曾經紅得發紫的男演員尼古拉斯·凱奇,前幾年是挺火,可最近幾年拍啥啥扑街。

這傢伙又因不善理財欠下巨額債務,拍戲時想簽票房和版權分紅,片方死活不答應。

這還算明著講道理,得怪演員自己不爭氣。

好萊塢既然是在資本控制之下,旗下自然有各種專業的會計師。

這套極為複雜的做賬模式俗稱好萊塢式會計法(Hollywood accounting),又稱好萊塢式記賬法(Hollywood bookkeeping)。

這麼專業的詞彙,可見好萊塢大廠玩這套模式是有多嫻熟。

延伸閱讀  全球公認的九部神級電影,你可能連一半都沒看過

說白了,就是電影公司誇大支出以減少淨利潤的一種電影行業財務方法。目的自然是為降低公司需要支付的稅款、特許權使用費和分紅協議。

華爾街那些會計師用一堆專業術語加模型核算後,硬是能把一部賣座影片算到虧本。

1988年,美國有部喜劇片《來到美國》(Coming to America),成本大概4000萬美元,上映後奪得了近3億美元票房,成為當年第三部賣座電影。

製片方就是採用了這種齷齪的會計手段,使得該片編劇亞特‧布什瓦並沒能收到應有的分紅。

最後他還是通過打官司,才讓片方從主演艾迪‧墨菲的片酬裡擠出1.9%分給了他。

還有國內觀眾都熟悉的“黑武士”達斯維德的扮演者大衛·普勞斯,因為三部《星球大戰》達斯維德的聲音是配音,片方二十世紀福克斯電影公司拿此說事,不僅沒有給他和其他演員同等的片酬,還藉此剋扣了大衛·普勞斯相應的分紅。

老爺子後來等到死,也沒拿到這筆分紅

演員就不提了,哪怕是好萊塢的導演和超級IP電影演員都時常被好萊塢的電影公司坑。

2021年,《瘋狂的麥克斯4》的導演喬治·米勒把華納兄弟公司告上法庭。

雖說這部電影在全球收穫了3.75億美元的票房,可華納兄弟以拍攝超支為由,拒絕支付其700萬美元的導演費。

還有炙手可熱的《哈利波特》,每部都大賣,可華納兄弟劈裡啪啦一通算賬後,開始“哭窮”,說自己發行、廣告等方面算上利息得有2億多美元的虧損。

目的嘛,自然就是想方設法不給演員們應有的分紅。

大導演、大IP都被扣錢,也難怪好萊塢明星紛紛跨界當起製片人。

看看這些年來,大明星喬治·克魯尼、馮迪索、阿湯哥只要參演電影,無一不是演員兼製片人。

當製片人的好處就是離錢近,還有諸多的拍攝話語權,等票房分紅又能從中獲得可觀的收益。

掛名《玩命關頭》製片的馮迪索,平時片酬一般是2000萬美元,可當製片人後,僅靠此片就賺了5000萬美元。

馮迪索當了製片人,僅一部片就拿到5000萬美元片酬

前文說的阿湯哥能從《碟中諜》中狂捲數億美元,玩命是不假,但身兼製片和演員的雙重身份才是真金白銀的重要保證。

好萊塢最新片酬榜,湯姆·克魯斯憑藉《壯志凌雲2》的1億美元登頂

應該說,好萊塢這套靈活的版稅分紅制度確實很誘人,也最大程度保證了投資人和相關演員的利益。

而且有版稅分紅制度托底,只要影片上映的時間長,製片方和演員就可以有更多的收益。

不過,這一切的前提是整個電影產業製度十分成熟。分紅也不是誰想分就分的,得有賣座的電影“背書”。

至於普通的好萊塢演員,就期盼參演一部“賣相”不錯的電影,這樣起碼未來的房租可以解決了。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