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雯麗,顧長衛,張靜初的狗血大戲,就起源於這部神作


前言

說來慚愧,知道這部電影還是因為傳說張靜初和當時已婚的導演顧長衛因戲生情,牽手逛街,正宮蔣雯麗衝到劇組扇了張靜初一巴掌的八卦……

八卦真假難辨,但是電影可以說是絕對的佳作,在我的心裡要比顧長衛的另一部高分電影《立春》更能打動人。

不得不讚歎女主張靜初不愧是文藝女神,將這個不單純、倔強、有野心的小城女孩演得充滿魅力。

《孔雀》是一部由顧長衛執導,張靜初、呂聿來、馮瓅主演的劇情片,於2005年2月18日上映。

故事

上世紀七十年代,一個小城裡住著一家五口,父母,大兒子高衛國,女兒高衛紅和小兒子高衛強。

飯桌上,母親說自己到處托關係求人,幫衛紅找了一個托兒所的工作,但是衛紅並不高興。

她不想要什麼穩定的工作,而是一心想要逃離這個固步自封的小城,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儘管心裡一萬個不願意,她還是乖乖來到托兒所上班了。結果,在哄一個哭鬧的孩子時,她一個沒抱穩,把孩子摔在了地上,丟了工作。

回家後,衛紅看到不遠處的飛機上有傘兵在降落。她十分羨慕這份能夠在天空自由翱翔的工作,興奮地追了出去。

她騎著車來到傘兵們降落的麥田旁,正好有一個降落傘蓋在了她身上。她解開降落傘,看到了一個帥氣的傘兵,頓時心動不已。

轉天,衛紅就來到城裡的徵兵處報名,又遇見了那位帥氣的傘兵。他還熱情地領著衛紅填表,讓衛紅十分欣喜,覺得自己有了希望。

她看到傘兵在院子裡打兵乓球,便主動要求和他打一把,三局兩勝。打到一半,衛紅說,如果她贏了,就要幫她當上兵。傘兵慌忙以公事公辦為由拒絕了。

衛紅從家裡偷了錢,買了兩瓶酒和兩條煙,準備繼續求傘兵幫自己。

結果,她卻看見傘兵在和另一個想要入伍的女生打兵乓球,兩個人很是高興。沮喪的她灰溜溜地走掉了,還把酒扔進了河裡。

幾天后,徵兵結果出來了,街上擠滿了歡送新兵入伍的人。落選的衛紅站在人群中,看到那天和傘兵一起打兵乓球的女生風風光光地成為了一名新兵,心裡很不是滋味。

這次落選對衛紅打擊巨大,她絕食、閉門不出,也不和家里人說話。一心只想飛上天的她用床單縫了一個降落傘,把它綁在自行車後座。

騎上車,床單逆風鼓起,像一個真正的降落傘一樣,引人注目。這一刻,衛紅笑得像一個孩子,彷彿自己是一個真正的傘兵在空中翱翔。

正好在街上買菜的母親看到了她,母親覺得她瘋瘋癲癲的樣子很是丟臉,把她從車子上拽下,拉回了家。母親認為衛紅瘋了,甚至強行給她打了鎮定劑。

轉天,衛紅去了廠子裡上班,工作是刷玻璃瓶。廠裡的一個年輕人果子找到他,說自己撿到了衛紅的降落傘,如果想要回來,就到小樹林來找他。

衛紅真的去了小樹林。果子本來想逗逗她,結果衛紅竟然主動脫下褲子,不惜以貞操為代價換回降落傘。這讓果子大驚失措,無所適從。

一天,消極的衛紅聽到了一陣手風琴聲。這個樂聲出自一位文工團的老師傅。

老師傅說,大家都覺得他拉得難聽,衛紅是第一個肯聽他拉琴的人。衛紅聽後,知道自己找到了一個同樣孤獨知音。

為了讓老師傅信任自己,她把自己的胳膊上撓得傷痕累累,謊稱這是自己家里人打的,好博得老師傅同情。她把老師傅認作乾爹,和老師傅一起拉琴、跳舞,找到了快樂。

她還帶老師傅和弟弟一起看電影,吃湯圓,讓弟弟也體會一下被人關愛的滋味。

但是,沒過兩天,老師傅的家人找到了衛紅工作的廠子,暴打了衛紅一頓,還罵她是狐狸精。

延伸閱讀  2022第一季陸劇演員熱度榜TOP10!檀健次咖位升級,白敬亭人氣飆升,迪麗熱巴竟非冠軍

原來,衛紅和老師傅越走越近,引來了不少流言蜚語。老師傅無法忍受,便選擇了自殺。

不久後,衛紅告訴父母,自己要結婚了,把父母氣得夠嗆。她的結婚對像是剛認識不久的一個給領導當司機的男人。她結婚的唯一條件就是幫自己換一份好點的工作。

就這樣,衛紅坐在自行車的後座,拿著嫁妝,離開了家。

高家的大兒子衛國得過腦病,智力不高,身材高大肥胖,到哪裡都受人欺負。在家裡,父母最偏愛的就是他,過年的糖果要給他最多,蚊帳只給他不給女兒和小兒子。

儘管在工廠處處受欺負,但衛國不僅不生氣,還百般討好同事,想要廣交朋友。

一次,同事為了整他,在煙裡塞了爆竹,崩得他口吐白沫。

衛紅知道後找果子(之前在小樹林的那個)打了那個同事。但是衛國不僅不怨恨他,還買了燒雞給他賠罪。

結果,同事竟然吃著燒雞,罵妹妹衛紅是破鞋。他忍無可忍,換了工作。

他的新工作是在肉聯廠當搬運工。一次疏忽,他把同事鎖在了冷庫裡差點沒了命,因此被開除了。

衛國在棉紡廠的門口看到了一個女工,一見鍾情,想讓母親給自己說親。

母親和女工說了,女工一口拒絕了。為了讓自己兒子不失望,母親塞給了女工不少錢,讓她假裝到家裡吃頓飯,然後再以兩人不合適為由拒絕衛國。

第二天,母親做了一大桌子菜等待她的到來,但等來的卻是美玲的同事。同事當著一家人的面兒把錢還給了母親,告訴她美玲有事來不了了,眼裡盡是憐憫與嘲笑。

但是,衛國沒有放棄,他摘了一朵巨大的向日葵,在紡織廠門口等待她。

然而,迎接他的卻是美玲和他的男朋友——曾經整蠱過他的同事一起遠走的的身影。

一個下雨天,丟了工作又沒了愛情的衛國在家十分頹廢,衛紅讓他去學校給弟弟衛強送傘。

到了學校,腦子不好的衛國在上課時推門而入要找衛強,被全班嘲笑。衛強覺得丟人,就說他不是自己哥哥。衛國把傘放下,就默默離開了。

他聽到一陣美妙的歌聲從女廁所里傳來,便在門口駐足,卻被女學生當成流氓。學校裡的男生一擁而上,對他拳打腳踢。

有人喊,這是高衛強的哥哥,讓衛強十分難堪。為了證明自己和他不是親兄弟,衛強衝進人群瘋狂暴打了衛國,用傘狠狠地戳他的身體。

第二天,衛國找果子假扮成警察,來教室給自己送傘,說是自己的親哥哥。這引來全班同學的羨慕,讓衛國覺得十分有面子。他也因此對果子產生了不一樣的感情。

可是,轉天來到學校,他的抽屜被塞滿了墩布、臭鞋、爛襪子。同學們已經知道了他的謊言,都在嘲笑他。

深夜,衛強將買好的滅鼠藥倒在了哥哥的水杯裡,要毒死他。衛紅從房間裡出來看到了這一幕,她猶豫了一下,把水倒在了地上。

誰知,這一幕也被爸爸看見了。轉天,母親在飯桌上一言不發,她拿出了一袋滅鼠藥,像衛強一樣倒在了水杯裡,然後讓衛國的寵物鵝喝下。鵝喝完後沒多久就一命嗚呼了。

衛強和衛紅請哥哥吃了包子,還買了新的小鵝給他賠禮道歉。

過了一陣子,家裡幫衛國介紹了一個叫金枝的農村姑娘。她之所以能看上衛國,是因為她是個跛子,有身體缺陷,還想嫁到城裡。智力低下的衛國是一個好選擇。

金枝嫁進高家只有一個要求,就是給她一筆本錢,做個小買賣。婚後,兩人擺了一個做砂鍋的小攤,生意興隆。

小兒子衛強在家中最沒有存在感,父母也不太關心他。

一天晚上,父親突然要檢查他的作業,結果發現了他偷偷畫的裸女圖,要將他這個“流氓”趕出家門。

延伸閱讀  萬萬沒想到,《西遊記》裡的這場戲,竟將“豬八戒”的感冒治好了

這之後,衛強去影院看了場喜劇電影,然後就離家出走了,也再也沒有去過學校。

果子偶然發現了他在一家養老院打雜,告訴了姐姐衛紅。衛紅爬到牆頭看著弟弟,心裡五味雜陳,卻什麼也沒有說。

衛強知道姐姐來看過他,第二天就扒火車去了外地。

過了幾年,衛紅離婚了,回了家。一天晚上,失踪多年的衛強也回來了,還帶著一個女朋友張麗娜和她的兒子(不是他親生的)。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大家發現衛強少了一根手指,但都心照不宣地沒有提。

張麗娜是在街頭賣唱的歌女,平時她負責工作,衛強看孩子。往後的日子,衛強沒再找過工作,全指望張麗娜養活。

一天,他和衛紅走在街上,衛紅突然停下了腳步。她看到了自己唯一愛過的男人,當年那個傘兵。如今,他已不再風光,狼狽地吃著包子,旁邊坐著他的孩子。

衛紅上前打招呼,說:“我剛才跟我弟弟說,你會永遠愛著我。”傘兵不明所以,問她貴姓。衛紅沒有回答,便離開了。

過一會兒,傘兵的妻子買東西回來了。她竟然就是當年和傘兵打兵乓球的女生的姐姐。

衛紅和衛強一起去買西紅柿,衛紅不禁哭出了聲。

又過了幾年,三個孩子都帶著家人來動物園看孔雀。衛紅又嫁給了一個雲南男人,有了一個女兒。

他們都想讓籠子裡的孔雀開屏,但孔雀始終不為所動。等他們走後,孔雀抖動起了尾巴,開了屏。

感想

之前看《立春》還沒有如此深刻地感受到導演顧長衛在畫面和構圖上的厲害之處。這部影片的許多場景都兼具深意和美感,很值得拿出來拉片。

電影最初有三個小時長,在上映時刪減成瞭如今我們看到的136分鐘。

導演在採訪時說,刪減最多的就是弟弟的部分,像弟弟有暴力傾向、是同性戀等情節基本都被刪去。

所以,在電影中弟弟的形象會略顯薄弱,整部電影的力度也被削減了一些。

但是,影片還是在兩個小時內立體、完整地呈現出了一個典型的中國式家庭中,三個各懷理想的孩子的故事,呈現出了一個理想建構、解構再重構的殘酷過程。

先來說說高家。影片中總是出現一家人在屋外走廊吃飯的場景,雖然這些場景大多靜默無聲,但每個人都各懷心事,暗示著這個家庭缺乏溝通、交流與理解。

各種細節都顯示出父母愛著每一個孩子,但是還是有所偏向。

他們對哥哥衛國的愛是一種溺愛,對衛紅的愛帶有一種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對衛強的愛則少之又少,只是寄予了讀書成才的厚望,並沒有過多的關注他的內心世界。

所以,衛紅和衛強說是要逃離小縣城,其實最想要逃離的就是這個原生家庭。他們的悲劇與原生家庭密不可分。

毫無疑問,這部電影最濃墨重彩的就是姐姐衛紅。

衛紅是一個天真爛漫,有野心,有抱負,內心清高、倔強的女生。

她從來都不認頭做家里為自己謀的好差事,她的理想就是跳脫封閉的小縣城,風風光光、自由自在地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直到她看到從天而降的一個個降落傘,她終於找到自己想要的了,還因此邂逅了自己一生最愛的男人。

但是,她太強的目標性和巨大的野心最終起到了反作用,讓她與理想擦肩而過。

延伸閱讀  積壓6年,《從愛情到幸福》終於開播,李沁太清純,姚笛女神範足

可她心裡的火花仍然沒有被熄滅,她騎著車,帶著自己做的降落傘在人群中馳騁的樣子,是追夢人殘存的一身傲骨,是理想破滅後最美的泡影。

即便如此,她依然不認命,不惜以和不喜歡的人結婚為代價逃離原生家庭,尋找熱愛的工作。

許多年後,她經歷了離婚、再婚、生子。她會為了曾經的遺憾而不甘,但終究還是接納了自己的平凡,實現了安安穩穩過普通日子的理想。

哥哥衛國從小患病,其貌不揚,但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他是三個孩子中最世俗、最功利、最平庸的一個。

哪怕受了欺負,他也要討好霸凌者,為的是廣交朋友。遇見了喜歡的女生,他試圖追求卻受挫。但是和衛紅、衛強不同的是,他很快就接受了現實,與自己並不喜歡的農村殘疾姑娘結婚了。

兩人婚後做了小買賣,生意紅火,他竟成為了三個孩子中生活得最好的人。

弟弟衛強一直是家裡最沒有存在感的孩子,少言寡語,唯命是從。他敏感脆弱,自尊心強,渴望被關注,被關愛。

因為有個低智哥哥在學校被嘲笑,喜歡同性就只能成為羞恥的秘密,青春期的躁動被父親說成耍流氓……一個個打擊逼迫他離家出走,獨自闖蕩。

但遠走卻沒能高飛,多年後回家的他早已沒有了年少時的意氣風發,變成了一個靠歌女養活的頹廢軟飯男,提前過上了退休的生活。

就像電影結尾的籠中孔雀,無論人們怎麼鼓動它們都沒有開屏。等到周圍沉寂,華麗的羽毛才終於綻放,可這時卻無人知曉。

衛紅和衛強都是一隻孔雀,在追求理想的過程中驕傲地“開屏”。

但他們都沒趕上最好的時機,都與理想失之交臂,再美的羽毛也只是曇花一現,無人欣賞,留下屏風後的尾巴在狼狽地抖動。

他們都是時代的囚牢中的一隻小鳥,絢麗理想的破滅換來的是與平庸的和解,是過平凡日子的新願望。

對於普通人來說,這樣的生活不會更美,但或許會更好,這就是現實。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