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賬劇第六年,怎麼還沒卷出頭部玩家?


2022年8月7日刊|總第2956期

繼1月份IPO申請失效後,耐看娛樂於7月18日向港交所第二次補交招股書。

盈收降速、文娛股遇冷,均未降低這家公司的上市熱情。上市是好消息,但這也多少反映出這家以分賬內容製作為主營業務的影視公司,於寒冬期的融資焦慮。

在行業資金水位降低的當下,姿態、體量靈活的分賬劇,是不少製作公司瞄準的第二發展曲線。這個賽道如今究竟玩家幾多?勢力範圍如何?

影視獨舌總覽瞭如今具有代表性的分帳劇廠牌。它們有的和耐看娛樂一樣,憑藉與視頻平台的緊密聯繫保持盈利,有的則在推出爆款作品後銷聲匿跡。如今,只剩下為數不多的小公司,還在行業低潮期堅持著自己的“小而美”。

頭部空缺,平台共創

網劇市場有多分散?根據耐看娛樂招股書,2021年網劇行業前五的總市場份額僅佔6.4%。

同樣採用分賬模式的網絡電影,第二年就卷出了淘夢、奇樹有魚等產能穩定的頭部玩家。分賬網劇每年不缺刷新票房的爆款,可其背後的主控公司卻基本不重疊。

頭部缺位,腰尾部發展慢,主要和分賬劇精品化導致投資體量水漲船高有關。如今分賬劇成本逼近A級定制劇,上半年《一閃一閃亮星星》投資甚至達到6500萬,投資高了生產週期長了,分賬票房卻基本見頂。利薄量少的模式很難支撐公司擴大規模。

像耐看娛樂這種產能比較穩定的,分賬劇年產量最高也不超過4部,而且還有部分參投。

耐看娛樂近三年產生收益的9部分賬劇裡,由其主投主控的只有《我叫趙甲第》和《親愛的檸檬精先生》。去年播出的《撲通撲通喜歡你》(4500萬+),《公子,我娶定你了》《水墨人生》等小爆款,都是耐看娛樂作為聯合出資,與品像文化、譯心傳媒、超能影業等分賬劇團隊共同製作的作品。

分賬網劇廠牌的好成績往往需要平台扶持。耐看娛樂上半年來自優酷的收益,便高達57%。

作為上半年唯一一部產生收益的作品,《我叫趙甲第》挑戰了都市男頻賽道,難得地觸達了男性觀眾群體。但成片確實存在配音對不上口型、時間線混亂的硬傷。 《我叫趙甲第》最終能收穫7000萬+的票房,離不開優酷長線宣推資源的運營和扶持。

優酷網劇負責人胡雯在採訪中透露,“這部劇的宣推貢獻佔比遠超過往的分賬劇”,包括根據“趙甲第”搜索量調整排播,線上線下多渠道曝光,微博熱搜和泛生活場所,都能見到劇集的頻繁投放。

分賬劇片方確實依賴平台扶持,但不可忽視的是,分賬劇本身也是平台(主要是愛奇藝和優酷)握住下沉用戶的主營業務。有不少片方在談到合作體驗時,都將製作團隊與平台形容為盟友關係。

優酷從2019年開始扶持新生代影視公司,在耐看娛樂、新片場等分賬製作公司都有10%以上的持股,去年就為片方推出製宣運營一站式服務,從劇本到演員到開機到宣發,滲透進上下游全部環節。

延伸閱讀  這屆00後,也為港劇“上頭”

獅子魚文化近兩年《我的鄰居睡不著》《我的鄰居長不大》系列分賬分別突破3000萬和5000萬;小鐵匠影視出品《我的刺猬女孩》分賬5000萬+,而這幾部作品都離不開平台在題材校準、劇集數據支持以及宣運策略等多方面的支持。

平台與片方共創已是大勢所趨,做分賬劇的公司也都會承接平台定制。耐看娛樂去年定制劇收益佔比超60%,甜寵領域深耕的華晨美創(《奈何boss要娶我》)一直都以平台定制為主。

資深廠牌的轉型與深耕

當然,也有些製作能力優秀的小公司沒能抱住平台的大腿。過往6年分賬票房冠軍背後的出品方,有的徹底消失,有的搞起副業,更多則是在降本增效寒潮中陷入難產。

2016年開啟分賬劇先河的《妖出長安》出品方是樓氏影視和森林影畫,前者已經在2019年影視公司關停潮中註銷。樓氏影視背靠的樓氏文化是國內最早的MCN機構,目前主攻短視頻電商和全媒體營銷。

森林影畫2017年也開啟了短視頻副業,其旗下設立奇光MCN,目前全網近300個KOL粉絲超過2億。

影視方面,森林影畫參投了上星播出的《啟航》(2019)《風起隴西》(2022),今年預計還有一部《北京以南》上星預定,重心明顯在電視劇業務上。

有人離開就有人留下來。然而選擇堅守分賬賽道的玩家,有不少都遭遇了“上新難”。

2019年分賬劇冠軍《絕世千金》的主控出品方是酷影文化,爆款之後就鮮少有新劇動態,去年其主控出品的《絕世千金完結篇》,在耐看娛樂招股書中被列為虧損項目。

2020年分賬過4000萬的《約定期間愛上你》,背後第一出品方是億奇娛樂。在涉水分賬之前,億奇娛樂曾打造過《拜見宮主大人》《仙劍客棧》等多部影遊聯動的圈層爆款。

但《約定期間愛上你》之後,億奇娛樂目前只上新了一部《全世界都不如你》。同樣是對標台偶,後者的熱度和反響都遠不及前者。

另外常見的參投方品像文化、超能影業和譯心傳媒,如今也只是偶爾在腰尾部項目中的聯合承製方一欄看見他們的身影。

像耐看娛樂這樣入局4年,幾乎每年都有代表作的老玩家其實是少數。

老玩家裡保持和耐看娛樂產出水準相當的公司,還有麥田映畫和年輪映畫。

2018年曾與耐看娛樂做出分賬劇王(《等到煙雨暖收》3500萬+)的麥田映畫,與耐看繼續合作了《春來枕星河》《水墨人生》。

去年和前年麥田映畫分別參與製作《我的女主別太萌》《傾世錦鱗穀雨來》,其中《我的女主別太萌》是2021年暑期騰訊視頻S級分賬作品,抖快播放數據突破10億。

麥田導演作為公司的“靈魂人物”,深入參與創編,爆款作品基本都出自他之手。豆瓣顯示,他也執導其他公司主控的網劇,今年有3部網劇待播。

延伸閱讀  Netflix宣布將籌備《生化奇兵》電影,經典遊戲改編成電影,原創作者未涉及開發

年輪映畫入局分賬劇相對較晚。最早年輪映畫只參與網絡電影,掛牌新三板之後,2018年參與愛奇藝“雲騰計劃”,出品的《時光教會我愛你》跟播期就收回成本。

去年和前年年輪映畫又主控出品了《報告王爺,王妃是隻貓》《時光與你別來無恙》,前者曾獲愛奇藝年度IP改編獎。

除此之外,年輪映畫還和愛奇藝文學、耐看娛樂、賽特影業分別合作出品了《公子我娶定你了2》《親愛的檸檬精先生》《傾世錦鱗穀雨來》《我的奇怪朋友》。

背後大體量公司撐起口碑

分賬內容口碑一直是硬傷。這六年裡靠口碑出圈的分賬劇,其背後的出品方往往有有大型影視公司背景。

上半年口碑熱度雙收的《一閃一閃亮星星》(豆瓣評分6.8),製作團隊來自導演路陽間接持股的酷鯨影視。

擁有豐富院線、網劇製作經驗的酷鯨影視,完整操盤的第一部分賬劇《少主且慢行》票房高達7700萬,該系列兩部作品豆瓣評分均為6.7。這三部作品都屬於業內低成本賽道中,懸疑+言情的微創新標杆。

在酷鯨影視的待播片單中,還有懸疑劇《墮落之徒》、田園農偶劇《我的田園女友》等新作續上。

和酷鯨影視一樣有大公司輸血的還有新聖堂影業。

新聖堂影業前身為田羽生導演的編劇工作室,華誼兄弟持股58%。分賬劇賽道兩座票房里程碑《花間提壺方大廚》《人間煙火花小廚》,均出自這家成立8年的創業公司,同時也是新聖堂唯二的兩部作品。

創始人朱先慶曾表示公司沒有業績壓力,因此能潛下心來慢慢磨質量。 《人間煙火花小廚》光劇本就改了5稿,這部投資近6000萬的劇最終獲得1.2億+分賬票房。雖然能保證部部爆款,但這三年磨一劍的產出頻率恐怕其他小公司難以效仿。

繼《花小廚》之後,新聖堂的第三部作品《燕山派與百花門》預計今年下半年上線,從劇情簡介來看是武俠喜劇。

對於新聖堂而言,當下最值得擔憂的不是《燕山派與百花門》能否複製《花小廚》的票房奇蹟,而是當靠山陷入財務危機時,創編團隊是否還能擁有幾年只打磨一部劇本的自由?

除了華誼,分賬劇聯合出品方裡實力較雄厚的公司還包括中廣天擇,以及映美傳媒、奇樹有魚等網大頭部公司。

中廣天擇背靠長沙廣電,是內容製作上有硬實力的媒體運營商,其旗下的天擇影業兩年前開始參投網絡電影,去年參投的分賬劇《這丫環我用不起》《住在我對面的小哥哥》《親愛的檸檬精先生》,以及今年上半年的《一閃一閃亮星星》都在愛奇藝分賬榜前列。

網絡電影老牌製作方映美傳媒、奇樹有魚和淘夢都曾在分賬劇賽道加碼,其中表現最優秀的是奇樹有魚,去年主控出品《住在我對面的小哥哥》,騰訊視頻累計播放量超1.14億。

延伸閱讀  劇集大淘篩:公司只能活十分之一、演員大洗牌

2020年,奇樹有魚踩中懸疑風口的《兇案現場》,分賬票房曾突破3800萬,豆瓣評分穩定在6.0。作為一個深耕懸疑驚悚類型的網大廠牌,這個成績也算“意料之中”。奇樹有魚負責人田雪透露,女性視角版的第二季已在籌備當中。

隨著微短劇入侵、項目過會難等問題的出現,這條本就不寬闊的賽道面臨越來越多的挑戰。

但不可改變的是,分賬內容始終是視頻平台不可或缺的版塊,而堅持做口碑的製作團隊,能利用平台利好政策持續挖掘分賬收益,哪怕規模不大,也一定能成為最後在賽道上留下來的玩家。

【文/葵涌】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