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多部前作,不由驚嘆,難道趙露思的演技真是逐劇遞增的?


就是對古偶劇不感冒的人,恐怕在看了近期大熱的《星漢燦爛》後,也難以抵擋住可愛嫋嫋的誘惑。

聰明而不孤傲,俏皮卻不油膩,吃得了苦,擔得了責,懟得了人,報得了仇,這種人設不聖母,無後門,親切又貼近現實,似乎我們真的好久都沒見過如此機靈活潑,又清爽不做作的角色了。

如果要拿趙露思的程少商做類比,私以為可以和小燕子、李玉湖劃為同一等級。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可能很難相信這樣一個成功的角色,是由沒接受過專業表演教育,且在前年才剛剛開始走入正統影視劇領域的趙露思塑造出來的,僅在兩年前,我還在認為她只是靠著天生的那點機靈勁在演戲而已。

確實也沒有冤枉她,那時的趙露思因《傳聞中的陳芊芊》走紅,劇中她的陳芊芊也十分可愛,但表演方式就比較模式化,不過就是演員在表現活潑角色時,常用的抿嘴瞪眼扭鼻子的那一套,只因趙露思長相比較可愛,所以才沒有許多演員做這種動作時的尷尬感。

而再向前考古趙露思的其他作品呢,發現她在陳芊芊之前的表演風格還要更加粗糙一些,並且高度雷同。

僅在陳芊芊前一部的《三千鴉殺》中,她在表演暈倒的情節時,還是一副木然的表情呢,連倒下的動作都十分僵硬。

這部劇中說她被蔣依依碾壓了都不過分。

不過,當大家紛紛質疑她的形象太過固定,戲路太窄,只能接演一些低難度的活潑俏皮角色時,她參演的《長歌行》播出了。

延伸閱讀  時間真是最好的洗白利器,當年的雷劇和抄襲劇,如今都能成為經典

在《長歌行》中,趙露思做出了顛覆性的表現。

沒有了俏皮誇張的動作,豐富飽滿的面部表情,《長歌行》中的趙露思,成了一隻膽怯羸弱的小白兔。

言行舉止都規規矩矩,說話的聲音也柔柔弱弱,就連眼神中,前期也幾乎只有溫柔和驚恐不安兩類神色,這副模樣的趙露思,實在是大不一樣了。

直到此時,趙露思才讓人看到了她身為演員的更多可塑性。

再之後她又合作楊洋拍了《且試天下》,雖然模樣幼態的她略顯稚嫩,但好歹也演出了一股颯爽女俠範。

然後就是這部大成之劇《星漢燦爛》了。

程少商嚴格意義來說也是趙露思演過許多遍的活潑角色,但她在處理這個角色的神情、動作等細節問題上,就和以前的陳芊芊、覃川、春花有明顯區別了。

許多年輕演員(不論男女,包括以前的趙露思)在塑造機靈的角色時,喜歡放著演,就是盡量敞開肢體動作,放飛五官,甚至連講台詞都一定要中氣夠足,似乎是生怕觀眾會覺得沒有足夠視覺衝擊力,而認為他的角色不夠活潑外向。

但趙露思呢,這次卻是收著演的,她的聰明勁大多是通過台詞和微表情表現出來的,除了少數幾個場景,例如跟人打架時、設計敵對小女娘掉水後、醉酒趴在凌不疑身上耍酒瘋時,她演的十分張揚,其餘時候的程少商大抵看起來還是溫婉甜美的。

延伸閱讀  五一假期,有五部新劇推出,當你看到主演後,你會想看哪一部呢?

畢竟程少商雖然活潑機靈,又被認為是個沒有文化底蘊且不通禮數的女孩子,但她好歹生在官宦之家,所以並非是個舉止粗魯,整日咋咋呼呼的人。

趙露思準確把握住了角色的特色,並通過表演表現了出來。

從《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到《三千鴉殺》到《傳聞中的陳芊芊》到《長歌行》再到《星漢燦爛》,趙露思從演技到對角色的把控,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步快速提升著(真的每拍一部戲就能看出一點進步),能做到這種程度,想必天賦和努力缺一不可吧。

並且相比於那些通過一部劇就紅成頂流的演員,這種階梯式升起來的,地位會更加穩固,現在的趙露思,很可以嘍!

不知當初慧眼簽下她的幕後老闆,現在是不是正在偷著樂呢?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