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敢在暑期檔押注仙俠劇?


@新熵 原創

作者丨李哩哩

編輯丨月見

對於楊紫而言,《沉香如屑》怎麼看都算不上給事業加成的“好餅”。

楊紫確定出演女主顏淡一角後,知乎就開了問題帖:《沉香如屑》為什麼成了爛攤子?先是楊紫拒演、隨後景甜罷演,萬般無奈下,將要和老東家歡瑞解約的楊紫還是接下了這個“爛攤子”,搭檔歡瑞力捧的小生成毅,一位靠著在《琉璃》中吐了77次血成為“破碎感”滿滿的古偶鮮肉。

雖然優酷上半年的推介會,一直以“劇王”的名頭為《沉香如屑》抬轎子,但在空降定檔的當天,衝上熱搜高位的詞條是#難看#。

開篇楊紫身著白衣跳橋的一幕,讓人夢迴五年前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原著中的男二成了男主,男主成了頭頂鐵劉海的工具人;反派女三搞雌競,女主姐姐也搞雌競,為愛黑化的情節屢試不爽……合理懷疑隔壁鵝廠的《星漢燦爛》能低開高走有同行襯託的因素在裡面。

仙俠劇向來是暑期檔的標配,楊紫從“國民閨女”躋身“頂流小花”,《香蜜沉沉燼如霜》功不可沒。 85後小花人手一部仙俠劇代表作,並且出走半生,歸來還是一手扛劇帶新人,一手招商拉廣告的金字招牌。前腳《狐妖小紅娘》官宣了楊冪和龔俊,後腳《與鳳行》裡趙麗穎二搭林更新,楊紫也無縫銜接進了《長相思》劇組。

本以為平台大喊降本增效,劇集市場該換上新氣象,沒想到舊瓶裝舊酒,氣數已盡的仙俠劇還能死而不僵。雖然仙俠成了仙偶,主角團先談戀愛再救蒼生,但烈日炎炎的暑期檔,搭配仙氣飄飄的天庭愛情故事,依然播得熱鬧。

01 一部《沉香如屑》,看完仙俠所有套路

在現代劇越來越不接地氣的時候,國產仙俠劇竟然走起了現實主義的風格。

《沉香如屑》的開頭幾集,西瓜、雞腿、蛋炒飯輪番上陣,天庭四大帝君之首的男主應淵(成毅飾演)避客藉口是“風邪入體”,也就是感冒,女主的偉大夢想是寫話本,比現實中的996打工人還勤勉上進。

仙俠劇中的三界矛盾也和凡間沒什麼關係了,動輒就是上古遺留問題,常用解決方法就是讓男女主下凡歷劫,副本刷完歸來就能力挽狂瀾。

理想中的商戰,攻防兼備、運籌帷幄,現實中的商戰,公章掛褲襠和劃破坐墊的友商。理想中的仙俠劇,神仙不食人間煙火,凡人祈禱上天庇佑;而在《沉香如屑》中,在天庭生活的女主顏淡(楊紫飾演),把“上天有好生之德”掛在嘴邊,仙魔大戰之際想靠“祈福”渡過難關,開導男主的說辭是“鬼神之說只是無稽之談”……

延伸閱讀  站內評分數超越《甄嬛傳》,《琉璃》熱度強,網友:就是爆劇!

除了分不清天上還是人間的台詞,《沉香如屑》的劇情也套路滿滿。二十年前,武俠劇裡的主角靠跳崖獲得轉機,二十年後,仙俠劇靠女主縱身一躍實現主旨昇華。二十年前的天庭玉帝還能忙些鎮壓潑猴的正事,二十年後的天庭神仙們只剩談戀愛一個念想。

編劇一欄赫然寫著七個名字,彷彿變著花樣提醒觀眾:節奏稀碎、劇情離譜的鍋不能讓一個人背,得七個人均攤。

國產影視劇靠哭戲評判演技高低的風也吹到了仙俠劇裡。楊紫從《天乩之白蛇傳說》哭到《香蜜》再哭到《沉香如屑》的無橋;成毅在《琉璃》里紅眼框+特寫+一步三吐血,到了《沉香如屑》一鍵複製一鍵粘貼,營銷的還是破碎感。時無耽改,卻不妨礙流量小生老路新走。

古偶在告別韓式大平眉後又全員喜迎喪葬風,滿屏白衣飄飄。楊紫在央視鏡頭下一顰一笑宛若唐宮大美人,輾轉仙俠劇組這些年,服裝從粉紅到桃紅,再難有新意。以至於《沉香如屑》的大婚場面,怎麼看都想從《香蜜》劇組打包回來重複利用的妝造。

每部都號稱投資幾百萬的特效畫面,也越來越像一次建模終身免費的影樓置景。放在五年前,《沉香如屑》的畫面可能還會有點火花,但在一年十幾部仙俠劇輪番轟炸之後,普通觀眾很難再有波動。

更多的橋段,比如男主面癱高冷+女主古靈精怪的人設、N生N世的恩怨糾纏、神秘離奇的身世秘密……仙俠劇有過的一切,《沉香如屑》一個不差。至於開拍前的換角風波、開拍後製片人高新傑的出軌黑料,以及反派女三的扮演者徐愷嚀截胡原定演員等傳言不一而足,更是讓《沉香如屑》劇裡劇外都爭議不斷話題滿滿。

02 仙俠劇憑什麼長盛不衰?

“仙俠劇”一詞濫觴於2005年播出的《仙劍奇俠傳》,這部改編自遊戲IP的劇集,承襲了一部分中國古典神話的文化基因,融合了武俠、言情、修真、玄幻等設定,配合主角團打怪升級的成長主線,成為國產古裝劇裡獨樹一幟的存在。

唐人影視也靠著《仙劍1》《仙劍3》在仙俠劇市場迅速站穩腳跟,但影視行業風雲變幻,唐人影視式微後,仙俠劇一直處於萎靡不振的狀態。

直到2014年,歡瑞集結大批明星拍攝的《古劍奇譚》重新帶起暑期仙俠的熱潮;2015年,慈文傳媒的《花千骨》在晚十點周播的模式下,還是取得了收視率破2的好成績。

《青雲志》《擇天記》《香蜜》《千古玦塵》……仙俠劇如同夏夜大排檔的小龍蝦,成了每年暑期檔的標配。這些仙俠劇無一例外採用了“大IP+大流量”的模式,而生產上簡潔高效也成為仙俠劇保持量產的重要原因。

從生產端來看,古偶賽道裡,仙俠劇是標準化程度最高的產品。穿越劇本要找真實朝代的落腳點,對編劇能力是極大的考驗。設定了朝代的古裝劇,服道化要求越來越高。 《我是劉金鳳》因為以倭代華的風波匆忙下架,《星漢燦爛》開播就因為帶有“和服結”的服裝製式陷入爭議。

而仙俠劇一半以上的場景畫面靠後期特效,髮髻服飾以唯美為先,不必以真實為重。雖然影樓風愈發濃厚,但群嘲好過非議。

延伸閱讀  溜粉數次,《沉香如屑》今晚空降開播!有望成暑期檔最大黑馬!

但凡有劇組能在喪葬風上更進一步,立馬就能收穫好感。 《長夜燼明》就是因為華美定妝照衝上熱搜,三十年前徐克導演的《蜀山傳》中,林青霞、張柏芝已經演繹了一把敦煌飛天,三十年後的古水無波的仙俠市場還是要靠老祖宗的審美力挽狂瀾。

仙俠劇的IP來源也比其他類型劇豐富得多。 《仙劍》系列來自遊戲改編,《狐妖小紅年》來自國漫。網文更是為仙俠劇留下豐富的IP遺產,誇張點說,一代人的青春凝結在裡面。九鷺非香的《蒼蘭訣》已經定檔愛奇藝,蜀客、十四郎等知名女性網絡作家的奇幻言情類作品已有多部開拍。還有來自晉江純愛區的積壓劇目《天官賜福》《皓衣行》(原著《二哈和他的白貓師尊》)。

這樣來看,就很容易理解,為什麼每次仙俠劇的立項都能引起關注,未播先熱自帶流量的體質是影視寒冬稀缺的一道保險。

03 戒不掉的仙俠依賴症

愛優騰芒每年發布的S級項目裡,仙俠劇必有一席之地。即便現實主義成為主流,懸疑題材也在逐漸佔領高地,而仙俠劇還是平台和藝人的雙向奔赴,流量小生小花最青蔥的那幾年,大都免不了去仙俠劇裡渡次劫。

其中最直接的因素就是仙俠劇的超高性價比。在成為工業流水線上標準化程度最高的產品之後,仙俠劇依然沒有丟失掉捧人造星的一流功力。

簽約在嘉興傳媒旗下的迪麗熱巴,參演的仙俠劇從《古劍奇譚》中的小師妹,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鳳九,再到《馭鮫記》裡紀云禾,大有將老闆楊冪的成名之路再走一遍的架勢。

唐嫣旗下的陳鈺琪,積累路人緣的路徑也很相似。較為知名的角色就是《香蜜》裡的魔族公主鎏英,雖然與李易峰搭檔的《鏡雙城》口碑扑街,但咖位已經從三番升到一番。

由偶像轉型演員的藝人,同樣少不了仙俠劇的加成。 《玉骨遙》選中了肖戰,《重紫》定下了楊超越,虞書欣、王鶴棣主演了《蒼蘭訣》——這已經是王鶴棣繼《將夜1》《將夜2》《遇龍》之後,第四部仙俠劇了。

有媒體統計,目前市場中待播及在拍的仙俠劇多達13部以上。包括肖戰、任敏主演的《玉骨遙》,趙麗穎林更新主演的《與鳳行》等。拓展到立項範圍裡,仙俠劇項目可以達到三十多部。

延伸閱讀  陳坤翻車被罵,一點都不冤枉

將《沉香如屑》當做劇王力推的優酷,待播片單裡還有陳星旭、李蘭迪主演的《星落凝成糖》,有著仙俠版《上錯花轎嫁對郎》之稱,以及羅云熙、白鹿主演的《長月燼明》等,定妝片段都已經在剪刀手那裡盤出了包漿。

而井噴的仙俠劇,真的還是觀眾喜聞樂見的文化產品嗎?仙俠劇的群眾基礎,很大一部分來源於中國古典神話的文化基因,更準確來說,是夸父逐日、精衛填海之類小人物改寫天地命運的敘事結構。

而如今的仙俠劇曾經仗劍走天涯的小人物不再是主角,取而代之的是天生不凡的仙界至尊。霍建華在《仙劍3》中拯救了蒼生、斬斷情絲後才走到蜀山掌門之位,在《花千骨》中開篇就是長留上仙了,到了《沉香如屑》中,男主已經是帝君之首天庭戰神了。

隨著身份設定的變遷,愛情敘事取代了英雄敘事,審美意趣向歐美神話傾斜,讓國產仙俠劇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新劇沒突破,資本開始盯上經典翻拍。 《仙劍1》官宣了主要角色的演員陣容,《仙劍4》據說已經殺青,就連《花千骨》也已經發布了電影預告,計劃不久之後登上大熒幕。

既然戒不掉仙俠依賴症,那麼仙俠劇的主創人員不妨多花點時間在突破想像力上,為已經行將就木的仙俠類型尋找新的內容增長點。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