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過去,它仍是中國最優秀的戰爭劇


《我的團長我的團》是部很神奇的劇。

它從未經歷真正意義上的大火,十一年前,在萬眾期待下首播,收視率一路走低,終結時由鑼鼓喧天變成了悄無聲息。

後來因為各種原因再也沒有上星播出過,可它卻經歷瞭如《大話西遊》般的奇幻轉折,十一年間,評分從8.3分一路上漲到如今的9.4分。

時間留下了最值得的東西,流沙掩蓋不了閃光的靈魂。

《我的團長我的團》講述的是一股不成人形的砲灰在雲南騰沖生活、戰鬥與死磕的故事。

曾有人這樣評價過:“《團長》拍攝如電影,表演似話劇,以遠征軍歷史為背景,探討魯迅式的國民性以及哈姆萊特式的生存命題。”

劇中的他們是一幫潰兵,裡面有爛腿的、乞討的、偷竊的、賣黑貨的,底層的所有毛病他們都沾點,但他們是有情義和道義的。

最重要的是,他們惜命,他們想抗日,也想活著。

他們雖然不是戰爭中被歌功頌德的大英雄,但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民族勝利牆上的一塊磚,缺了誰,這面牆都會倒。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

中國遠征軍組建於1942年,3年3個月,出軍40萬,死了近一半,還有許多回不了家,從此再未踏上國土。

他們以犧牲打通了西南國際交通線,把日軍趕出了中國西南大門,支援了國內的正面作戰,減輕了盟軍的壓力。

而這部劇主要講的是歷史上存在的松山戰役,最終的勝利雖然屬於中國,但中日傷亡比卻是7:1。

十四年抗戰,中國陸軍陣亡300多萬,空軍幾乎打光,如果算上被屠殺、間接傷害的平民,受害者多達3500萬,而日軍陣亡,僅五十萬上下。

無意以數據來評價誰該死,誰不該死,只是不願意看到今後只有看書、看劇、看電影、看紀錄片才能記起每一個為國捐軀的英雄。

延伸閱讀  22年前的古裝劇,男主愛上失憶的女主,女主恢復記憶後離開了他

人性如草芥,可以隨意踐踏。

孟煩啦被張立憲言語侮辱;阿譯被炮灰團嘲笑諷刺;豆餅被所有人隨意遺忘;李烏拉被迷龍責備毆打;龍文章被虞嘯卿擺局捨棄;不辣被幻滅不斷打擊……

儘管如此,煩啦依舊會赴死,阿譯依舊會無畏,豆餅依舊會善良,迷龍依舊會不捨,龍文章依舊會熱血,不辣依舊會唱起“胡大姐,我的妻……”。

這絕望的世道,他們在拼了命的掙扎。

一群背井離鄉的“爛”人,聽天由命的活著,互相比著誰更爛,在國家生死存亡之際,有人給了他們一道光,他們開始舍生忘死。

在看似漫不經心的背後,有著敢為人先的氣概,為了贖回曾經並肩過的步槍,可以用樹枝猛戳鼻孔。

雖然現實總是不爭不幸,哀怒皆無果,但他和他的袍澤兄弟們,“豈曰無衣,與子同袍;修我戈矛,興於王師。”

青山處處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屍還。

他們曾經怕死,可經過戰爭的洗禮後,他們變得不怕死,只怕死的沒有價值。

他們思念家鄉,可他們更願意顧全大家,暫時忘卻心底的懦弱膽怯,以破衣爛衫與破銅爛鐵的形象,和敵人殊死搏鬥。

他們來自五湖四海,有湖南的、河南的、上海的、北平的、東北的、四川的……,每一個地名都是數十萬的犧牲和潰散,也是一段不折不撓的血淚史。

這些小人物的悲鳴,在大時代的背景下,渺小的像一粒塵埃,但他們不該成為千里外的孤墳,無處話淒涼。

“祖國的大好河山,我去過不少地方。

北平的爆肚、涮肉皇城根,南京的干絲燒麥,還有銷金的秦淮風月,上海的潤餅、蚵仔煎,看得我直瞪眼的花花世界。

天津的麻花狗不理,廣州的艇仔粥和腸粉,旅順口的鹹魚餅子和砲台,東北地三鮮、酸菜白肉燉粉條,火宮殿的鴨血湯、臭豆腐,還有被打成粉了的長沙城。

延伸閱讀  電影《隱入塵煙》被各大平台下架說明了什麼?網友:咱能說個啥?

沒了,都沒了,我沒涵養,沒涵養不用親眼看見半個中國都沒了才開始心痛和發急,沒涵養不用等到中國人都死光了才開始發急、心痛。 ”

這是龍文章在劇中的一段台詞,以通俗的語言講出了國破山河,烽火連城的悲涼與失望。

他的哀與屈源自他人的不作為和自己的沒能力,可他只不過是萬千將士中不起眼的一員,是一方水土中不待見的異類。

然而他所代表的群體卻在抗日曆史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中國遠征軍。

在信仰崩塌的那一刻,是他們用信念始終堅守著陣地的完整;在被當作炮灰丟棄的那一瞬,是他們擦乾難以落葉歸根的淚水,選擇繼續戰鬥。

他們中的很多人至今還散落在東南亞的某處,也許他們有過後悔,有過不知為誰而戰的惆悵。

但是他們肯定不會失憶和遺忘,不會忘記倒在身邊的戰友,不會忘記慘死在屠刀下的同胞,不會忘記國尚為成國,仍需前赴後繼。

他們需要的不是淚眼汪汪的同情和憐憫,也不是動輒成千上萬的善款和物品,更不是每逢節假日才想起的紀念。

他們需要的是記住,記住幾代人的血淚才換來瞭如今的盛世和挺直的腰桿子,記住歷史的教訓,從來不能被輕易抹去。

《我的團長我的團》和其他抗日劇相比,似乎顯得有些晦澀,更像一出文藝片。

它沒有那麼多慷慨激昂的情緒口號,沒有那麼多噴湧而出的愛恨情仇,也沒有那麼多浩然正氣的家國情懷。

有的只是掙脫束縛的血肉之軀,有的只是不甘迷茫的行屍走肉,有的只是滄海一笑的極致浪漫。

他們是漠然世道裡的糟粕敝履,他們是政治軍事中的烏合之眾,他們是炮火連天間的平凡英雄。

這種少了廟堂,多了個人的家國憂思,讓《我的團長我的團》以小見大,藐視一切繁文縟節。

延伸閱讀  一部被電視台遺忘的劇神:《我的團長我的團》

同時,也讓“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居安思危變得具象化,安逸成了懶惰,犧牲成了進步。

讓我們舉起一杯酒,上敬戰死的英靈,下敬冤死的亡靈,中間敬人世間的良心,一起與快被遺忘的他們喝至不醉不休。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