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視直逼第一名,九位實力派演員坐陣,張國強這部刑偵劇,已露出爆款潛質


在國內,最難拍的電視劇題材是什麼?

皮哥認為是刑偵劇。

細細想想,近30年最優秀的刑偵劇,幾乎扎堆一般,出現在2000年左右。

一部《12·1槍殺大案》讓王雙寶聞名國內,隨後《中國刑偵1號案》,丁永岱的白寶山更是被冠上了“悍匪”名頭。

當然,80後和90後觀眾熟悉的《重案六組》《梅花檔案》,也出現在那個年代。

再往後看,能與這幾部刑偵劇掰一掰手腕的,就剩下2017年的《白夜追兇》了。

刑偵劇為什麼難拍?從這幾部“神劇”中,不難看出端倪。

首先,刑偵劇最主要的,就是真實。

只有足夠真實,觀眾才會有代入感。

無論是《12·1槍殺大案》還是《中國刑偵1號案》,基本都有真實的原型作為拍攝基礎。

尤其是拍攝過程中用到的紀實手法,給觀眾的觀感,就像在看紀錄片,讓人印象深刻。

其次,80、90年代,因為天眼尚未普及,偵查的技術手段還不夠先進,所以大量的刑偵劇被拍攝出來,也有警示教育普通民眾,震懾犯罪分子的目的。

而如今,隨著教育的普及,用影視手段來普法的這層需求,明顯變弱了。

最後,刑偵劇都涉及到“尺度”問題,這些優秀的刑偵劇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敢拍”。

各種真實的犯罪鏡頭,被毫不掩飾地展示出來,故事本身也邏輯完整,人物生動,沒有邏輯Bug,更不會有懸浮的問題。

這些放在當下,也會面臨一些調整。

不過,好的刑偵劇也並未因此絕跡。

這不,8月剛剛開始,就有一部優秀的刑偵劇提槍上馬——《分界線》。

海報上的兩個演員,就兜住了這部刑偵劇的底。

何冰+張國強,既不是雙雄戲碼,又不是強強對話,而是暗地裡較勁的對手。

導演潘軍,曾執導《五號特工組》《驚天陰謀》等高分懸疑劇,在刑偵懸疑領域,稱得上硬核。

更誘人的,是《分界線》不僅僅關乎刑偵,關乎懸疑,還用案中案的形式,融入了掃黑除惡,反貪反腐。

格局,瞬間就上了一個層次,尺度,也在無形中被拉大。

皮哥一口氣刷了四集,可以清楚明確地感覺到,這部《分界線》,與之前所有的刑偵劇都不一樣。

它的主題,它的敘事風格,它的誠意,都讓人忍不住往下追。

那麼,《分界線》會不會像《白夜追兇》那樣,再創一個刑偵劇里程碑?又能不能以全新的形式,為中國的刑偵劇再定調?

不急,我們慢慢看——

1、罪案與生活現實合二為一,刑偵、懸疑、反黑,層層嵌套,開場就期待值拉滿

沿海,鬧市,金鑫典當行。

總經理上一秒還在若無其事地接電話,下一秒,槍就抵在了腦門上。

持槍的是一個蒙面人,他頭戴摩托車頭盔,手上戴著皮手套,腳上穿著鞋套。

一套裝備,留不下任何犯罪痕跡,一看就是經過精心策劃的。

槍手讓經理打開保險櫃,經理推脫:不知道密碼。

槍手淡定解開外套鈕扣,一排響著聲音的雷管漏了出來。

經理瞬間嚇得兩腿發軟,一旁的女祕書更是站都站不起來。

這個節骨眼,經理還想耍小聰明,可桌下的報警器早就被劫匪發現。

“信不信我現在就打死你!”

沒辦法,保險櫃打開,裡面的三十七萬人民幣被劫匪一捲而空。

搶劫完畢,劫匪嫻熟地收拾好現金和編織袋,揚長而去。

整個過程用了不到5分鐘而已。

什麼人敢在光天化日的城市中心地帶,持槍搶劫?

從作案手法看,此人應該是慣犯,他會不會還在其他地方,做下同樣不為人知的案件?

事情,遠沒有我們看到的那麼簡單。

延伸閱讀  約翰尼·德普主演的七部電影,票房與口碑雙豐收,值得一看

這個蒙面劫匪,名叫馬冬生(張國強飾),是個下崗工人,以送水為生。

馬冬生命苦,年輕的時候,妻子跟別的男人跑了,留下他和女兒馬瑾相依為命。

父女的生活雖然清貧,但也快樂。

不過,三個意外,接二連三地降臨到這個小家庭頭上。

首先,離家八年的妻子突然回來,不僅帶給女兒兩萬塊生活費,還一定要看她一眼。

八年沒有踪跡,面對母親的突然回家,馬瑾的心態波動不小。

這個小家,也因為這位“不速之客”的到訪,蒙上了一層陰影。

其次,16歲的馬瑾處在高考的關鍵階段,卻在一天讀課文時意外暈倒。

進了醫院,做完全面的身體檢查,查出了肝部腫瘤。

住院,檢查身體,外加腫瘤治療,病能不能治好兩說,光治病就是一大筆費用。

巨額的醫藥費,對送水為生的馬冬生來說,是承擔不起的。

最後,馬冬生並不是沒有積蓄,他曾有過10萬元的資產,放在徒弟那裡做投資理財。

結果用錢的時候,發現電話打不通了。

找到家裡,房主早已換人,房子都被賣了,鄰居說,他被拘走了。

很明顯,馬冬生上當了,他只能悻悻地說一句:太渾蛋了。

至此,馬冬生被徹底逼上了絕路。

能想的辦法他都想了,可依舊籌不到錢。醫院天天催繳費,女兒命在旦夕。

於是,走投無路的馬冬生想起自己曾送水時看到保險櫃的大筆現金,這才動了搶劫的念頭。

馬冬生生活的慘淡,與他犯罪的行為形成鮮明對比。

這樣一個老實的人,硬是讓一個大病逼上了犯罪道路,也讓人唏噓。

不過,《分界線》的絕,還不止於此。刑偵罪案,僅僅是故事的第一步。

第二步掃黑反腐,才剛露出端倪。

典當行的經理,並不是什麼好鳥,兩年前,他將馬冬生的女徒弟迷昏並實施了性侵,誰知道判了4年,關了2年就出來了。

所以選他作為搶劫的目標,馬冬生也是想給徒弟出口惡氣。

可馬冬生也沒想到,自己搶錢的時候,秘書一時手誤,把保險櫃裡的一本黑色的筆記本,也裝了進去。

這個筆記本,是典當行經理賄賂地方官員,參與製毒販毒的關鍵證據。

拿到筆記本的馬冬生,注定陷入兩難,可背後的保護傘,早就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刑偵和反腐的線索,就這樣以一個老實人搶劫的案件勾連了出來。

作為專案組組長,眼裡揉不進沙子的刑警隊長於超(何冰飾),負責牽出《分界線》的第三步:推理懸疑。

“沒有破不了的案子”,這是於超的信條。

可面對這個案子,於超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從預告看,老友主動投案,大魚還沒有浮出水面,層層嵌套的案件關係網下,黑手蠢蠢欲動,暗流一股一股襲來。

馬冬生女兒的生命遭到威脅,關鍵證人也被盯上。

幕後的大手,似乎要控制一切。

案件中嵌套案件,超快的故事節奏,高潮迭起的劇情內容以及意想不到的反轉,都是《分界線》最大的優點。

怎麼樣,是不是很久沒看到這樣的刑偵爽劇了?

2、九大實力派演員坐陣,表演精湛,情感細膩,沉浸感十足

發現沒,《分界線》與其他刑偵劇最大的區別,在於兩個字——

頓感。

它沒有一上來就放出驚天大案,也沒有無頭無尾的案發現場呈現和不知兇手的犯罪過程寫實。

如果只看前兩集,你甚至會感覺走錯了門檻:這不是一部生活倫理劇嗎?

可這個設計,恰恰就是《分界線》的優點。

它的節奏雖然很快,但給足了觀眾接受劇情的時間。尤其一堆好演員聚在一起,經過前兩集的鋪墊,後面一旦飆上戲,觀眾就很難自拔了。

延伸閱讀  《鄉村好聲音》第三季 廣元朝天斬獲三金一銅

從幕後看,《分界線》不賴,但從台前看,它更有爆款潛質。因為這部劇的選角,全是戲紅人不紅的實力派演員。

第一位,何冰。

何冰,中戲畢業,國家一級演員,白玉蘭最佳男主,兩屆中國戲劇梅花獎,一次中國話劇金獅獎,還有一次飛天獎。

電視劇裡能拿的獎,何冰都拿了。

從藝三十年,何冰的經典熒幕形象,可太多了。

他是《白鹿原》中的鹿子霖,是《情滿四合院》中的傻柱,是《大宋提刑官》中的宋慈。

2020年,一次《後浪》的演講,更讓何冰成了全網年輕受眾的頂流。

演小人物,何冰身上有天然的市井煙火氣,演提刑官,他又隨即改變氣質,一身正氣生人勿進。

這次演刑警隊長,一出場就立住了角色。

穿著警服的何冰,第一個審問的不是“犯人”,而是自己動手打架的親兒子。

那一吐字一皺眉,活脫脫的職業病。

面對領導的詰問,他也不卑不亢,碰到不對的就懟,遇到不順心的就罵。

一個自帶鋒芒,不畏強權的“糙”刑警,就這樣出來了。

注意,正是因為這樣的“糙”,他以後才能成為反腐反貪、掃黑除惡的急先鋒。

哪怕黑社會的保護傘,很可能是他的頂頭上司。

第二位,張國強。

張國強1990年出道,因軍旅劇爆紅,從《士兵突擊》到《我的團長我的團》,從《我的兄弟叫順溜》到《我們的隊伍向太陽》,張國強的軍人形象深入人心。

演軍人演得好,是張國強最大的優點。

但這不代表他的其他戲弱。

《分界線》中,張國強就用兩場表演,把皮哥整破防了。

第一場,他在醫院和醫生討論病情,得知女兒要去腫瘤病房,一時間接受不了。

他眼含熱淚,聲音顫抖,將一個父親的崩潰,呈現得細膩動人。

尤其背影那個抓褲腿的動作,真實,接地氣,一看就是底層勞動人民的習慣性動作。

這段對話被旁邊的女兒偷偷聽到,轉頭看到女兒的一瞬間,他噴湧而來的情感一下子繃住了。

女兒轉身走後,他隨即情感爆發。

兩個字,絕了!

第二場,是他搶完錢後,盯著一袋子搶來的錢,盯著女兒的救命錢,犯罪感從內心湧起。

眼神裡,透著老實人的恐懼,也透著不相信現實的複雜。

注意這個雙手掩面的顫抖,人物這一刻內心的矛盾,全在這個微動作上了。

張國強表演真實感人,為這部刑偵劇注入了真實的力量,他和何冰飆戲的場景,已經呼之欲出了。

第三位,霍青。

沒錯,就是你,魯肅。

這兩年,霍青的反派角色,漸漸多了起來,與忠厚老實的魯肅相比,一個比一個壞。

諜戰劇《前行者》中,他是無惡不作的裴如海;

剛剛播出的《庭外》,他是終極BOSS曠北平;

到了這部《分界線》,他又成了惡勢力保護傘譚局長。

霍青演反派很有一套,尤其他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和不露聲色的暗示,總能讓觀眾覺得,這個角色,不簡單。

《分界線》中,譚局長就處處和於超唱反調。

從預告中老譚的表現來看,這個反派,絕不僅僅是一個“保護傘”那麼簡單。

“我不會丟警察的臉。”

他難道是還有更為複雜的身份?

在霍青生動的表演下,這個懸念,只有等大家自己去揭曉了。

第四位,梁緣。

延伸閱讀  《突圍》裡的“牛魔王”,與靳東閆妮飆戲不輸氣場,戲外背景很深厚

說到這個名字大家可能有點陌生,但她的熒幕形象,觀眾應該記憶猶新。

最早被觀眾熟知,是在高希希導演的革命歷史劇《毛澤東》中,隨後在懸疑劇《白夜追兇》裡,她飾演了實習生周舒桐,因此開始走紅。

目前,《分界線》中,梁緣的角色還未出現,但劇照中,她雙眼通紅,眼神狠厲,扮演一個關鍵證人的角色。

已經在刑偵劇中有過表演經驗的她,或許會帶給我們驚喜。

除了這幾位觀眾熟知的實力派演員,還有劉亦菲和江一燕的同班同學馬敬涵,《胭脂雪》中尖酸刻薄的大奶奶張彤,《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中憑藉大雨走紅的趙倩,《親愛的小孩》中演董帆父親的佟凡,以及《傳奇皇帝朱元璋》中有上佳表現的張興哲……

別看他們沒有流量演員紅,可演戲都是一把好手。

這也是《分界線》十足優秀的基底。

3、聚焦社會現實,描摹眾生相,首播收視破1,又是一部刑偵劇“王炸”

《分界線》顯然不是一部懸浮的劇,並且它意圖展現的內核,也並非僅僅是探案的刺激和推理的快感。

我們常說,麻繩總從細處斷,厄運專挑苦命人。

馬冬生這個老實人,其實就是個苦命人。

每天奔波於市井,就為供女兒上大學。

錢被騙走,徒弟被欺負,身無分文,如果不偷不搶,他就要眼睜睜看著女兒丟掉生命。

從這個“搶劫犯”的生活中,我們明顯可以讀出,劇集主創對底層民眾生活的關懷,以及對人情和犯罪問題的思辨。

犯下強姦罪的老闆,通過各種打通關節疏通關係,2年時間就出獄了,這對受害者,到底是不是一種不公?

再看馬冬生。

被生活逼上絕路而搶劫,搶的還是涉黑涉惡涉毒的強姦犯,這貌似是一件值得拍手稱快的好事。

但,因為對方是壞人,就能隨意下手嗎?

在法律和人情之間,道德會促使我們有所偏向。

可我們常說的,對程序正義的堅守,放在這種走投無路,面臨生死抉擇的底層民眾身上,到底還有沒有意義?

快節奏的劇情背後,足以引發觀眾思考的東西,還有很多。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分界線》上線首日,收視就破1,直逼第一名《少年派2》,排在第二位。

在全網熱度方面,上線三天,《分界線》的熱度高達4900,也排在第二。

刑偵劇本身就比較小眾,但這不代表刑偵劇就出不了爆款和精品。

何冰與張國強的對戲才剛剛開始,罪案和反黑的大幕也正徐徐拉開。

面對搶到的罪證,馬冬生將作何選擇?在法律和人情之間,於超會做出讓步和妥協嗎?

一切的一切,大家就去《分界線》中尋找答案吧!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蜉蝣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未經授權請勿進行任何形式的轉載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