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擁抱》6集過後,忍痛棄劇,雞肋明顯,半懸浮劇,更可怕


8月3日,電視劇《第二次擁抱》在浙江衛視播出第5集和第6集劇情。經過6集追劇,老編目前的心理狀態是:忍痛棄劇。我個人的看法是,這部電視劇略顯雞肋,和一般的懸浮劇不同,它其實是一種半懸浮的狀態。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最讓觀眾煎熬。也讓劇評人覺得頭疼。

我先說說忍痛棄劇的個人緣由。我在該劇的前兩集劇情播出之後,寫了個人看法的劇評文章,認為這部電視劇作為女性劇,還是有一些刺痛感的,這種女性敘事,有積極可取之處,因此,值得繼續追一下。該劇播出第二日,我寫個人觀感,認為這部電視劇在角色的職業選取上,過分偏向藝術門類,造成部分觀眾無法共情。

看完了6集劇情之後,我決定棄劇,主要原因是,這部電視劇並未提供給老編想要的原創的情感內核。我對尹麗川編劇導演的這部電視劇的期待是,希望尹麗川通過女性的視角,提出真正有價值的女性看法、女性態度出來。但是,經過6集劇情之後,我感覺,尹麗川編劇提供的,都是拾人牙慧的內容。

比如,第5集的劇情當中,幾位媽媽湊在一起,抱怨自己生完孩子之後,男人們如何對自己愛答不理,如何讓自己十分痛苦,如何造成自己精神上的一些問題等等。這個倆天本身沒有什麼問題,老編也承認,現實生活當中,確實有很多男性做的不到位,造成了妻子的諸多精神問題。這都是值得反省的。但是,這些內容,都是老生常談了。尹麗川把這些老內容翻出來,重新復述,讓我觀看之後覺得劇作本身的原創態度不夠。

看尹麗川,我想看到女編劇、女導演自己的女性創作者的態度,而不是拾人牙慧的訴苦態度。可是,經過6集劇情,我感覺,尹麗川編劇並未出現令人驚喜的個人敘事態度。如果一部電視劇非常普通,和以往的女性劇沒有區別的話,那老編追劇的動力就不大了。這也是我忍痛棄劇的主要原因。

基於目前的6集劇情,《第二次擁抱》給人一種雞肋感,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比如說,男女主角家庭從富裕階層一下子跌落到了貧困邊緣上的家庭,這個設定,還是較為有趣的,且有價值。但是,在具體的敘事當中,我看不到編劇的誠意,尤其是原創上的誠意。女主角去當促銷員給孩子賺課外班的學費。男主角對藝術依舊抱有幻想,而不是想要賺錢等等。這些,都過分套路了。

延伸閱讀  前半年出乎意料的四部電視劇,剛開始覺得平平無奇,後面越看越好看

包括女主在職場當中的這些遭遇,目前來講,基本上每一次的遭遇,都能在類似的作品當中找到影子橋段。換言之,這部電視劇的拼湊感太重了。這種拼湊感的問題,不僅僅出現在男女主角家庭當中。馬蘇和李乃文呈現的家庭組合,婆婆這種忙裡忙外,幫著操持買房子的橋段,也給人一種廉價的婆媳劇的感覺。

周放飾演的角色家庭,彷彿是編劇故意設計的懸念——讓觀眾一直不知道夫妻倆到底經歷了什麼。但是,這位女主的母親一出場,又是出國,又是大房子的,免不得讓觀眾覺得,又是不缺錢的主兒了。這麼一來,本來較為界地氣的角色,突然被搞得又懸浮起來了,不像真實的、站在地面上的角色了。

至此,《第二次擁抱》便麵對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了,它到底是不是懸浮劇。說它是吧,它又呈現了中產及其靠上家庭落魄之後的樣子,又不過分懸浮,還是有著站在地面的心思的。可是,說它不懸浮吧,劇作當中,大量的角色和故事,又並非是人間煙火氣息當中,都是編劇拿來主義的。

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造成了這部電視劇的半懸浮。尹麗川在創作電視劇的時候,應該是有意識找一些地面感的。但是,我感覺,這位編劇的生活儲備太少,尤其是現實的、地面上的生活儲備太少,最終創作的時候,只能憑藉編劇技法取勝,從以往的大量的都市劇當中找素材,找故事衝突。最終,造成這部電視劇當中大把的橋段都是拾人牙慧的,缺乏了原創的態度。

末了一句話,編劇還是應該深入生活,去生活當中發現真正的原創劇情才是。 (文/馬慶雲)

延伸閱讀  民族敗類變英雄?朱亞文待播劇惹爭議,遭網友吐槽和唾棄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