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昆監製的《笑神窮不怕》票房只6千元冤嗎?誰能堅持看完,我服


四年前,由姜昆、李金斗監製,姜昆題寫片名,王文林客串,劉俊傑等一眾主流相聲名家傾力打造的電影《笑神窮不怕》隆重上映,這是主流相聲界的一樁盛事,官宣說該片集喜劇、愛情、動作、傳統文化於一身,再現相聲這一門傳統藝術的起源,告訴我們相聲該怎麼去說。

影片選在2019年元旦前上映,萬物眾生都明白這是一部寓教於樂的樣板之作,帶給您快樂的同時,還不忘教育教育您。

影片製作歷時四年,可謂四年磨一劍,為觀眾操碎了心,但票房卻十分尷尬,上映首日票房不足2000元,觀影人數最多的是廣州,賣了23張票,中國人口密度最大的上海只賣出6張票,曲藝之鄉蘇州最不給力,只賣出兩張票。主流的自尊碎了一地。

我花了一整天,遏制住不時有的關機衝動,終於看完了這部國產電影史上票房最低之作。影片大意是窮不怕朱紹文在天橋撂地說相聲,王爺的妹妹,也就是格格喜歡窮不怕的玩意,也因此愛上了朱紹文。這是影片矛盾的由來,王爺因此大怒,三次要害朱紹文,最後窮不怕朱紹文遠走他鄉。

認出王爺是誰演的嗎?

延伸閱讀  白鹿新劇長月燼明將播出,挑戰一人飾多角,搭檔85後古裝男神

看完這部處處硬傷、傷痕累累的電影,我的感覺是喜劇不可笑、愛情太虛假、動作獨一處、文化很低級。

編劇是劉俊傑,在央視春晚說過兩次相聲。劉俊傑說他花了5年的時間撰寫這個本子,看完影片後我真想問,您用了四年零十一個月的時間去掃盲了嗎?

窮不怕的飾演者是武賓。老耿和和武賓見過兩次,台下的武賓憨態可掬,樂呵呵的一張喜劇臉,不知道怎地上了銀幕變得拘謹起來,80%的鏡頭臉都是本著。

武賓和李偉健是一對好搭檔,他們在台下比台上可樂得多。

第一次見武賓,李偉健說武賓當天結婚,不知道是不是開玩笑,第一次見也不好去問。第二次見是同坐一輛大巴車,我問李偉健:“李老師,您那天說武賓那天結婚,真的假的啊?”李偉健仰起臉,眯縫著小眼,一臉坏笑:“你說的是哪次啊?他經常結婚。”一車哄堂大笑。

延伸閱讀  《與君初相中》的鮫人形象,顯得有些不如人意,也讓觀眾產生了齣戲的感覺

銀幕上的武賓胖了很多,像個土財主,跟想像中乾癟的撂地藝人窮不怕形象完全不吻合,應該讓瘦小的李偉健演。武賓的氣質太現代,身上沒有舊時老藝人的底蘊。

王文林飾演的瞎子李還是不錯的,如果說自帶喜氣,王文林是片中唯一一個。他那一口京腔,很能把人帶回一百多年前的天橋。

影片莫名其妙來了個仙俠片中的飛身上牆,只此一處動作,就說是集動作戲於一身。所謂的傳統文化,就是劇中對了一次對子,監製、編劇、導演,那個對子平仄不對啊,您們怎敢上升到傳統文化。

拍相聲鼻祖窮不怕的傳記,又是新年檔,拍成輕喜劇是必然選擇,可不知怎地,影片導演處處要突出悲情色彩,幾次煽情,想把觀眾眼淚逼出來,尤其是影片結尾,還來了個割腕,堂堂的王府格格,聽了窮不怕的幾個段子,就愛得死去活來,就會殉情自殺,南光導演你信嗎?關鍵是你和劉俊傑抄來的這幾個段子它並不好笑,王府格格怎麼就愛上了窮不怕?

影片的發布會上,影片監製姜昆和李金斗說,朱紹文先生從來都不說低俗的活,相聲應該講品位,重藝德。影片監製不是說說的,責任大於導演和編劇,影片拍成“四不像”,處處尿點,全國票房不到6千,窮不怕老先生會氣地坐起來的。

延伸閱讀  郭德綱說為啥86版《西遊記》無法超越?原因簡單,聽後覺得有道理

不過影片結尾卻實實在在搞笑了一次,老耿實實在在地笑了,區區6000元票房,導演卻將此片謹獻給老岳父大人,我第一次見把作品獻給岳父的,現在想著還可樂。哈哈哈……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