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百億票房”,有什麼好吹的?


第36屆大眾電影百花獎結果已出,可謂是有人歡喜有人愁。

同樣是入圍最佳男主角,張譯憑藉《懸崖之上》再次獲獎,晉升為“金雞百花雙料影帝”。而一票未得的沈騰,則因“0票”衝上熱搜,話題閱讀量達11.8億。話題下,眾多網友為沈騰鳴不平,對投票方式表示質疑。

在網友們憐愛沈騰的同時,他和馬麗主演的新片票房繼續走高,很快突破10億大關,給他“百億票房男主”的榮譽招牌又鍍了一層光。

沈騰的路人緣和票房號召力,由此可見一斑。

但同樣是“百億票房”男星,有幾位的戰績卻實在“水”得很。

杜江:134.85億票房

參演《鑽石王老五的艱難愛情》進入演藝圈的杜江,出道多年始終不溫不火。直到遇上“爸哪兒”,才終於摸到了幸運的門。

從2018年開始,杜江接連出演了多部主旋律影片。而他的百億票房成績,也正是由這幾部影片撐起。

只是從戲份來說,其中一半有“蹭”的嫌疑。比如,票房加起來超過46億的《我和我的祖國》和《我的我的父輩》。

這兩部影片都是單元模式敘事,每個單元時長約30分鐘。前者中,杜江在《回歸》一單元飾演升旗手朱濤;後者中,於《詩》中出演生父。

《回歸》本就是群像戲,就算是主要角色,出場時間也多數只有幾分鐘而已。而《詩》裡面,他更是只有“深夜送孩子到施家”一場戲。

另外29億的《中國機長》中,杜江的角色也只是男三號。戲份本就不重,人設也不出彩,總體表現只能算平平無奇。

韓東君:135.16億票房

延伸閱讀  又一部甜寵劇將至,梁潔、曾舜晞再度合作,看清CP照:太甜了

杜江的票房成績單雖然有點水,但畢竟還可以用《紅海行動》和《烈火英雄》撐場。無論是爆破手徐宏還是中隊長馬衛國,在影片所講述的故事裡都是存在感十足的角色。

而韓東君135億的票房成績裡,僅“平河”一角就佔了98億。

從角色設定來說,平河雖然是虛擬人物,但人物有性格張力,有過渡成長,甚至還有可供觀眾挖掘的細節。比如有網友就根據《水門橋》中平河對伍萬里的態度,推斷他之所以心懷內疚,不僅是因為伍百里因掩護他而犧牲,很可能是他誤傷了伍百里。

從表演來說,韓東君對於角色的駕馭可圈可點。外在的隱忍堅毅、內心的愧疚掙扎,都被他展現了出來。但相對於整部影片來說,平河的戲份佔比並不多,近百億的票房成績算韓東君頭上就太勉強。

而在票房31億的《我和我的祖國》中,韓東君所飾演的角色不僅連名字都沒有,戲份更是少到能用“人形道具”來形容,加上去簡直是強行綁定。

朱亞文:135.74億票房

有“行走的荷爾蒙”之稱的朱亞文,是內娛現如今不多見的硬漢型男星,俊朗帥氣、身姿挺拔,還曾被合作夥伴贊既勤奮又有靈性。

出道至今,朱亞文塑造過多個讓觀眾印象深刻的角色,演技毋庸置疑。他在《長津湖》和《水門橋》中飾演的指導員梅生,既有勇有謀,又有一腔慈父深情。結局時雙目失明,駕駛裝滿手榴彈的汽車沖向敵陣的一幕,看得觀眾熱血奔湧又淚盈眼眶。

但與韓東君一樣,雖然片中表現不差,但據此核算票房成績,水分還是大了點。

尤其不該算進來的是《中國機長》,朱亞文只有一場戲、一句台詞。當張涵予飾演的劉長健臨危不亂,駕駛飛機成功落地後,朱亞文飾演的四川監管局領導登場,查看了飛機狀況後,對著劉長健說了一句“怎麼這麼牛啊”。

這樣的一場戲,談演技如何已經牽強,再算成業績就過分了。

歐豪:147.05億票房

幾個人中票房成績最高的歐豪也是如此,“成績單”乍看很漂亮,卻經不住細看。

延伸閱讀  票房破2億,拿下6項冠軍,《獨行月球》一出手,就是國產喜劇王炸

《長津湖》中,歐豪飾演的角色不但戲份少,而且因為跟前面劇情關聯性不強,被網友吐槽“簡直是斷崖”、“沒必要存在”。

票房佔比次之的《我和我的祖國》中,歐豪飾演的梁昌壽只是《前夜》這一單元中的配角。論演技,比不上單元主角黃渤;論戲份,尚不如耿樂重。

而《我和我的父輩》中,他的小馬只露了兩次臉;《八佰》中的端午,出場雖早,戲份卻少,相較於老鐵、羊拐這樣血肉豐滿、個性鮮明的角色來說,存在感也不夠強。

客串出演《金剛川》,歐豪只有6句台詞;《1921》中飾演李啟漢,也被網友吐槽出場時太油膩。

但這幾部影片的票房加起來,卻高達62億多。加上《長津湖》的57億,合計成了歐豪的120億票房成績。

除了前文提到的4位男星外,票房成績高達178億的李晨也存在相同情況。以純配角身份出演的《長津湖》等幾部影片的票房,至少佔去了他總票房成績的三分之二。

相比之下,同為百億票房影人的馬麗,成績說服力就大很多。票房加起來共43億的《我和我的家鄉》與《我和我的父輩》中,她都是以單元女主的身份出鏡。

如果說有哪部不該算進來,或許該是8億票房的《溫暖的抱抱》。因為馬麗在片中飾演的麗姐,戲份全部相加也就十來分鐘左右。

另一位百億票房女星周冬雨,雖然演技早憑拿到手的獎項得到了證實,但105億的票房成績還是有點虛。因為這其中不僅有戲份極少的《我和我的祖國》和《心花路放》,還算上了她配音的《千與千尋》。

事實上,將主演、配角、龍套甚至配音作品都算進去的計算模式,被應用在每個藝人身上。白百何曾經在採訪中吐槽,稱不太懂為什麼要搞這些沒有意義的事,直言“很無聊”。

所以,不管是藝人團隊還是粉絲,最好還是不要拿這個當噱頭宣傳安利。任何時候,作品才是演員最雄厚的固粉資本和美顏濾鏡。

像沈騰的路人緣,不就來自於他的銀幕形象嗎?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