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平行時空的新奇,《天才基本法》更是部熱血勵志劇


作者|魏妮卡

編輯|李春暉

暑期檔的古偶劇混戰中,一直穩在貓眼熱度前三的《天才基本法》可謂一股清流。

它不算傳統意義上的愛情、親情、懸疑、推理劇,但又兼容這些類型元素的故事線:雷佳音搭檔張子楓的父女線觸發了兩個時空的故事,張新成與張子楓並肩作戰展開推理。

當然,繞不開的還有其開播前就備受矚目的創新之處——《天才基本法》拓展了國產劇一種新的時空穿行題材,不是穿行回過去或是小說的老梗,而是產生交互影響的平行時空穿行。

平行時空概念常見於美劇,國產劇一直鮮有嘗試,主要原因還在於落地性問題,很容易掉入陽春白雪或是東施效顰的極端。好在《天才基本法》通過芝士世界、草莓世界的定義,讓平行時空的概念更加通俗易懂。如此降低受眾進入門檻的同時,也保住了平行時空題材的趣味性與質感。而且兩個角色一起穿行時空的“雙穿”設定,也讓觀眾通過主角之間的推理對話,更有代入感。

而除了拓展國產劇的題材和類型,更難能可貴、也是硬糖君認為該劇最終贏得觀眾的關鍵還在於,《天才基本法》是部有現實意義的成長劇,不是迎合某種情緒,不是誘發議題討論,而是帶來了久違的思考。

看完後大呼“想好好學習”的不止硬糖君一人。早在小學時代就留下的“奧數後遺症”,如今居然能看數學課看得津津有味乃至熱血沸騰,不能不說是藝術加工的神奇造化。就算惡補奧數已來不及,但該劇傳達的“強者思維”仍令人躬身自省。我輩縱非天才,日拱一卒、功不唐捐仍是世間的基本法。

回到教育的“當事人”

很多時候,國產劇呈現的“教育問題”,只是蜻蜓點水的劇情修飾。比如愛情劇裡,“教育問題”常常是男女主角原生家庭問題的救贖預設——父母從小嚴格要求子女,但男女主角偏偏要追求自己的夢想,於是背負了一些原生家庭留下的不自信、不快樂,要等未來伴侶來救贖。

亦或是家庭劇裡,“教育問題”只是家長里短的一環,呈現父母如何一步一個坎兒地解決孩子上學的麻煩,更多是宣洩成年觀眾的教育焦慮。

為什麼教育如此容易引發焦慮?因為其決策者和使用者分離,試錯成本又極高。全社會都在傳播教育焦慮,其“當事人”——受教育的孩子卻處於失語狀態。很少國產劇敢以一個孩子的角度出發,並以孩子的成長線作為主線,更不用說做深入的教育問題探討。

《天才基本法》算是做了一個嘗試。劇集雖然冠以“天才”之名,但不是講天才的故事。而是以平凡女孩的視角展開,探討最古老的學習與教育問題——對於成功來說,天才與後天努力,孰輕孰重。

延伸閱讀  被新劇《天才基本法》10後演員圈粉!為新晉兒砸女鵝們打call……

唸書的時候,我們都聽過那句愛迪生的勵志名言,“天才是1%的靈感加上99%的汗水”。後來我們又知道了,實際上它後面還有一句,“但那1%的靈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99%的汗水都要重要”。

《天才基本法》並沒有就“天才和後天努力誰離成功更近”一問下結論,但它肯定了後天努力對每個人的重要性——努力從不徒勞,努力就能帶來改變。

劇中,草莓世界的林朝夕因為看到了自己與天才裴之的差距,放棄了自己從小喜愛的數學研究,畢業後像所有平凡女孩一樣,學車、相親、找工作。但穿行到芝士世界後,林朝夕為了回到原來的草莓世界救父親,不得不苦學奧數並且要拿下最高金獎。

此時,林朝夕發現了努力的重要性。她不僅縮小了自己與天才裴之的差距,還幫助了像草莓世界林朝夕一樣自暴自棄的同學們提高成績、找回自信。

每個人的學習路上,都會遇到像劇裡張叔平一樣的打壓式教育的老師,或是像林兆生一樣的寬鬆式教育的老師。這兩種教育沒有對錯之分,因人而異。林兆生一直在草莓世界給女兒林朝夕灌輸雞湯,但林朝夕卻越發敏感於父親對天才裴之的偏愛,從而諱疾忌醫地遠離了自己喜歡的數學。到了芝士世界,對比張叔平的打壓式教育,她又體會到父親林兆生的教育好處。

“打壓”與“寬鬆”或許是教育的一體兩面,兩種教育方式在人生路上,都不可或缺。張叔平之所以製定叢林法則一樣的淘汰機制,讓學生提早接觸到成人社會的生存法則,是因為他從林兆生身上看到了不遵守規則的天才下場——成為落魄無為的社會邊緣人。

而林兆生的散漫自由教育,有利於學生真正觸發對學習興趣,從而以興趣為“老師”,受益終身。

為什麼想“好好學習”?

還記得8年前,《星際穿越》上映時,那些關於黑洞、蟲洞、五維空間、時空扭曲等特效場面震撼了不少觀眾,同時還引發了天體物理學的討論潮,物理學家基普·索恩為電影所著的同名書籍暢銷全球。硬糖君當時也為看電影惡補了不少物理知識,後悔沒在高一課堂好好學物理。

《星際穿越》讓人見識到天體物理學的魅力,《天才基本法》則是展現了數學的魅力。劇中,女主角林朝夕時空穿行後,向觀眾深入淺出地科普了《星際穿越》同款量子力學的平行時空理論。在兩個平行時空裡,人物故事線有些設定是相似的,但有些是不一樣的。

在草莓世界裡,林兆生是會計,而在芝士世界裡,林兆生是門衛。唯一不變的設定是,每一個世界的他,都很愛數學。

對數學的熱愛就像是林兆生被上帝賦予的“出廠設置”,但硬糖君這樣的文科生對數學的印象,就是枯燥難解了。 《天才基本法》可以說是顛覆了不少人對數學的刻板印象,林朝夕、裴之想辦法用數學解決了很多實際問題。比如,奧數營的第一場測試,所有的學生需要擁擠在一個賽道上把行李搬上教室才能開始考試。裴之用接力的算法省下時間,幫助所有學生有足夠時間答題。

延伸閱讀  《幸福到萬家》更新太慢鬧劇荒?別急,4部大劇將播,總有你的菜

林兆生以古人發明符號計數的典故,告訴學生們奧數是用突破性思維解決問題的方法,要伐木造橋,造一座自己的橋跨過自己的長河。林朝夕、裴之第二次穿行到芝士世界,為了知道父親即將車禍地點,便用了突破性地思維解決問題——通過數學建模來推導交通事故發生的具體位置,並成功阻止了車禍對父親的傷害。

正是這樣,《天才基本法》反復以“高能”數學知識解決現實生活難題,拉近了觀眾與數學的心理距離。

有網友表示,一直以來外界對數學家有種錯覺,總以為數學家每天都在追逐很虛的東西。但實際上,數學家都是專注於很具體的問題。劇中,林兆生窮其一生在研究P/NP的算法,面對女兒林朝夕的質問,他表示即使失敗也會堅持下去,會有其他數學家在他的基礎上,前赴後繼的解決這一問題。

林兆生正是現實中很多數學家的真實寫照。如果這個世紀性難題得到解決,可以顛覆各行各業,比如醫學界可以治療不治之症,人類甚至可以跨越時空、預知未來。數學不是一堆枯燥的數字,它和我們生活息息相關。

當《天才基本法》以卡通動態的方式在熒幕上呈現數學題,很多成年觀眾會忍不住按下暫停鍵,順手抽一張落灰的草稿紙,開始演練起來。硬糖君相信這部劇對正在學習的青少年觀眾應該啟發更大。看劇不單單是種消遣,還真能寓教於樂。

不流於“雞湯”的勵志

一提到勵志,很容易被歸入“雞湯”。別說成年人,現在小孩子都不好“騙”了。要有效地把積極人生態度傳遞給觀眾並不容易,因為很多人已經預裝了“躺平”系統。

《天才基本法》裡,穿行到芝士世界的林朝夕因為很會說話而鼓勵到同學們,調侃自己是草莓世界父親林兆生“雞湯”的搬運者。以前她在草莓世界的時候,也認為父親的話是安慰人的無用雞湯。但到了芝士世界,她才發現父親的話不僅僅是雞湯,而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因為父親的那些話,林朝夕在芝士世界改變了世界,同時也改變了自己。當她面對成績更優異的中學生挑戰、開局失利的局面時,她明白了以結果為導向,開局壞牌未必會輸,最終她以冷靜的態度熬到對方失誤而拿下棋局。這對普通人來說,比看到一個天才一路過關斬將拿下棋局,更有共鳴和啟發。

當草莓世界的林朝夕經歷過芝士世界時空穿行後,她明白了父親林兆生的話“只要你認真想做一件事,無論從什麼時候開始,都不算晚的”,並重拾了原本放棄的數學研究。數學名人王民生,高中時數學是最拖後腿的學科,考了上海工藝美術學校,從事藝術工作中卻意外悟出了科學與數學的重要性,從而因興趣開始研究數學,創造整體宇宙學定律。

而且回到草莓世界後,林朝夕更加堅定地面對那些“世俗眼光”。當她辭職準備考數學系研究生時,辦公室阿姨嚼舌根抱怨她相親挑三揀四,林朝夕痛快回擊“女孩子只有努力學習才能讓她們精神、經濟獨立,有勇氣去拒絕不喜歡的男生。”不得不說,當社會流行起“笨蛋美人”人設時,這部劇卻能逆流而上強調女生學習與註重內修的重要性。

雖然社會進入到一個經濟平穩發展期,努力換來的成就可能不如上一輩,但不努力豈不更是平白辜負了來這世上一遭?就像劇中反復出現的台詞“一以貫之的努力,不得懈怠的人生”,這也是曾文正公所說的“結硬寨,打呆仗”。挽狂瀾於既倒,靠得都並非一頓操作猛如虎。於我們的人生,每天的微小積累更是會決定最終結果。

就像在經典日劇《女王的教室》裡,學生提問為什麼要讀書,阿久津真矢老師回答讀書不是非做不可的事,而是想要去做的事。只要人活著,就有很多不懂的東西。如果有活到老學到老的想法,那就有無限的可能性。失去好奇心的那一瞬間,人就“死了”。

延伸閱讀  眾人期待,續集至今無望的電視劇

我們總以為大腦的衰老是年齡增長帶來的,但實際上是從停止學習開始的。章亮看到孔明棋以為是花里胡哨的擺設,裴之卻會為其駐足研究,這不止是天才與普通人的區別,更是有無好奇心的區別。不管觀眾對後續劇情走向滿意與否,一部劇認真看過、有所思考就算收穫,更是一種難得的正向情緒價值。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