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西部世界》第四季第六集解析


《西部世界》來到第六集,這一季的劇情已過大半,然而彷彿為了吊觀眾胃口一般,幾條線索依舊彼此並行,未能衝撞出足夠的火花,在黑爾的一手遮天之下,反叛軍只能做著微弱且無謂的反抗,但反叛軍所等待的希望也將馬上到來,一場甦醒與一場涅槃,二十三年前的別離,終將迎來一場穿越時間的重逢。

這一集依然沒有德洛麗絲,sad。

那我們就從黑爾和她的大世界園區說起吧。

這一集向我們透露了弗蘭琪小時候就已經潛入其它的城市園區幫助離群者逃脫了,而這個過去的弗蘭琪看起來年齡和凱勒離開她時並沒有差多少(也許只是不想找一個少女弗蘭琪的演員),如此推測,23年前黑爾迅速地將人類控制儀投入實戰,並已經在一些城市開始進行試點,但達到如今的規模可能還是花了一番時間。

20多年前雖然也是在城市中控制人類,但顯然也有一些不成熟的地方,那個時候雖然控制儀也能靜止人類的動作,但無法像現在一樣讓人類直接作為棋子攻擊入侵者,彼時還得靠host挨個檢查,而且檢查準確性也實在不高。

但二十多年間的改變也就大抵如此了,黑爾不過是把腦控技術整得好了一點,控制的範圍大了一點,但對於弗蘭琪時不時潛入城市撈人的反抗軍,黑爾剿了二十年也沒能剿乾淨,幾次滲透也都以失敗告終,弗蘭琪更是毛都沒抓到,只能乖乖被凱勒諷刺,黑爾這波實在有些太拉了。

前兩集我還以為黑爾經過不懈努力,終於突破了關鍵技術,可以將人的意識完整注入host腦中並且host不會發瘋了,我心說有這般突破,也算完成了威廉岳父詹姆斯德洛斯的遺願。

結果這集一看,呸,一點兒科學技術進步都沒有,估摸著是黑爾看到離群者越來越多甚至開始感染host了,這才想起來凱勒當年是不是說了點什麼,她自己研究半天也搞不清楚感染的原因,只好抓住凱勒這根救命稻草拼命薅,復活一個凱勒只能活個幾天,也不想著怎麼把命續長一點,就一個接一個地複制,還趕鴨子得佈置陷阱,就想從人家嘴裡套出點話。

結果大失所望,黑爾也奇了怪了,凱勒到底有哪點特殊了呢?為什麼德洛麗絲和梅芙都那麼中意他,其實我也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能說這就是主角光環。

希望最後別搞一個“因為我對女兒的愛,戰勝了你的控制”,我看西部世界可是不希望裡面充滿了唯心主義的“愛能戰勝一切”。

延伸閱讀  奧斯卡入圍名單將公佈「蜘蛛俠」、「暮光女」拚了

當然,如黑爾所說,凱勒確實是第一個開始反抗腦控的人類,或許他真的有什麼特殊之處,希望後面的劇情能給一個不狗血的解釋。

接下來我們來看看伯納德,至少伯納德的計劃不那麼直來直去,除了復活梅芙這個大殺器之外,伯納德半是承認了自己其實另有所謀,他掃描了弗蘭琪的信息,這顯然也是他“連鎖反應”的一環,只不過伯納德過於謎語人了,他的“大計劃”還是讓他自己揭曉吧。

我原來以為伯納德已經選擇出了一條幾乎必勝的道路,但從伯納德無法辨認出內鬼來看,他所謂的跑過多少遍模擬,依舊沒有遍歷所有的可能性,而只是基於概率在前進,當然也有可能人類本身就不是那麼容易預測的,第三季的雷荷博強大的算力也會發現無法被計算的人,覺醒的host同樣也是不穩定的變量。

說到底,伯納德還是在賭,他的這個掛看著厲害,但也有不小的偶然性。

至於那個秒天秒地的真掛王梅芙,也在伯納德和弗蘭琪的幫助下甦醒了,有了這個大殺器,伯納德之後的計劃應該就沒什麼阻礙,本來黑爾想抓來弗蘭琪逼凱勒就範(假jay有很多次機會殺弗蘭琪,但都沒有下手,顯然是黑爾要活捉),但現在看來,大概率是梅芙和弗蘭琪殺來時,黑爾只能拿凱勒當肉盾。

最後說說咱弱小無助倒霉的阿祖吧,可可怜怜看著霸氣外漏的角色,出場還沒幾個鏡頭就被黑爾找人暗算替換成了host,替換成host又沒過一會兒就被人發現最後被梅芙一擊ko,阿祖你行不行啊,這樣搞怕不是比弗蘭琪的女朋友還要龍套呢。

說起來,有一點比較奇怪的就是這個host的jay如果是黑爾派出的話,那麼他阻止威廉殺掉那個離群者就只是湊巧了,假如威廉不心慈手軟直接擊斃離群者的話,這個host的jay就只能空手而歸了。

而且,這個替換的jay主動提出他們之中有內鬼才導致行程被暴露,而且黑爾也確實知道他們將會潛入,但這都是在jay被替換之前,那麼會不會反叛軍中,還有其它的內鬼呢?

最後再說一點零七雜八的線索。

西部世界中攫取人類信息的帽子變成了鏡子,這本來可能是一個好點子,但放在黑爾用來做一個臨時試驗的場地裡卻有些無用,畢竟美國黃金時代的園區就是為了感染人類的,而且目測也很快就被廢棄了,用鏡子去掃描人類信息效率低不說(畢竟帽子大家都戴,鏡子可不是所有人都會去照),也和黑爾控制人類的計劃不吻合。

延伸閱讀  春節宅在家不知道看點什麼好? 6部冷門大尺度美劇來陪你過節

個人感覺這個設定放在這裡實在是不太合適。

梅芙復活用到了另一個host的控制核心,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就是低配版的hector的,雖然梅芙與hector有過一段旖旎,但是山寨版的hector,梅芙想來是看不上的。

最新製造出來的那一版凱勒,造型非常有雕像的氣質(當然大概率只是他記憶中捂著傷口的姿態),經歷了之前數百次被黑爾玩弄於手掌之中後,不知道這個新的凱勒能不能突出重圍。

人生於泥土,葬於烈火,在生命的輪迴流轉之中,有的人只是循規蹈矩走完一生,有的人卻選擇不斷碰壁,試圖撞出一條新路,對他們而言,死亡並不是終點,而是一種經歷,是他們為了能最終奔向自由而不得不承受的苦痛。

梅芙在一次次死亡中變得寵辱不驚,最終開啟了神掛。

死過278次的凱勒,經歷過一遍遍火焰的洗禮,不知道能否在第279次的迭代中,浴火涅槃,獲得新生。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