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TikTok劇情反轉關閉與出售外浮現第三種結局- BBC News 中文


TikTok在美國的業務面臨封禁或出售(Credit: Getty Images)圖片版權
蓋蒂圖片社

圍繞TikTok的這場大戲,離9月20日大限僅六天時,劇情突然出現反轉。

首先發聲的是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本週一對美國媒體透露,週末時接到提案,甲骨文作為TikTok“值得信賴的技術合作夥伴”,代表解決美國國家安全問題。 而如果交易最終敲定,姆努欽稱將會誕生’TikTok Global’,把美國作為總部,為美國創造2萬個工作崗位。

緊接著,甲骨文跟進確認姆努欽的說法,稱甲骨文將在該提案中成為值得信賴的技術提供商。 TikTok的回應則做實了雙方的合作,“可以確認,已向財政部上交了一份提案,相信可以解決美國政府的安全顧慮”。

在特朗普政府的禁令下,擺在TikTok面前的路原本只有兩條:要么整體出售美國業務,要么關閉。

對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而言,選擇任何一條路,對其國際化戰略都是沉重打擊。 不僅如此,出售會被中國輿論詬病“跪低”,直接關閉則要承受商業利益上的巨額損失。

但甲骨文的出現,突然為TikTok帶來更理想的結局。 路透社消息稱,甲骨文作為合作夥伴,意味著該公司將掌握TikTok的用戶數據,但字節跳動將保留算法所有權,不至被全盤出售。

圖片版權
蓋蒂圖片社

新方案剛露端倪,就招致反對聲音。 密蘇里州共和黨參議員(Josh Hawley)在姆努欽發聲的當天就致信他,要求阻止甲骨文和TikTok的合作提案,“除非使TikTok完全擺脫中共的潛在控制,目前任何合作夥伴關係都不可接受,而且與特朗普總統8月6日簽發的行政令也完全不一致。”

這個對TikTok而言的理想結局,還未板上釘釘。 提案具體細節並未披露,美國政府也沒有最終同意。 姆努欽稱,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針對TikTok的審查,以及基於總統行政令的國家安全審查還在進行。 最終解決方案將在9月20日出爐。

特朗普日前對兩家公司的合作表態,“我聽說他們非常接近達成協議,我們也會很快作出決定”。

TikTok兩難困局

TikTok在8月6日這天突然陷入兩難境地。 這天特朗普簽署行政令將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國個人或實體與TikTok及其母公司字節跳動進行任何交易。 8天后又一份行政令,要求字節跳動在90天內剝離TikTok在美國運營的所有權益。

一位處理過類似案件的法律專家此前向BBC分析,對字節跳動而言,有四種可能性:關閉、出售給美資、快速IPO(首次公開募股),以及起訴特朗普政府,拖到大選變天,等禁令撤銷。

這位法律專家認為,後兩個可行性比較小。 時間太短,IPO障礙太多,而撤銷禁令的可能性基本沒有,因為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是美國九個部門組成的機構,他們作出決定並提交給總統。 如果該禁令再撤銷,傳達的信號,要么是國家安全是可以討價還價的,要么是該委員會承認自己做錯了。

圖片版權
環保局

圖片說明

字節跳動在2018年收購了Musical.ly平台,將它關停,進而開始了TikTok的全球擴展。

據此推斷,將把TikTok賣給美國資本成了更理性、可能性最大的選擇。

8月6日之後,潛在買家也不斷浮現——從微軟、Twitter、沃爾瑪等等。 其中微軟一度成為最熱門的選項,這家公司不僅與中國關係良好,而且體量龐大資金充沛,借助TikTok可以一舉攻入社交領域。 這筆交易推進迅速,甚至300億美元的加碼也被媒體反复報導。

劇情反轉:第三條路浮現

不過,8月28日,劇情出現巨大反轉。

這一天,中國商務部更新《中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把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術、基於數據分析的個性化推送技術等添加到“限制出口部分”目錄下。

TikTok的競爭優勢就在於“基於數據分析的個性化推送技術”,這一算法通過機器學習,基於用戶行為,推薦他們更感興趣的內容,避免讓他們看到可能會厭煩的內容。 這種技術是TikTok在社交領域快速取得勝利的關鍵。

由於中國政府更新的內容和時間都表明是在針對TikTok交易,也在中文互聯網戲稱為“史上最快法案”。

隔天,字節跳動就回應,公司將嚴格遵守條例處理關於技術出口相關業務。

圖片版權
蓋蒂圖片社

分析人士認為,對算法的出口限制對TikTok打破“不出售就關門”的困境,起到關鍵作用。 因為在美國的極限施壓下,TikTok很難在出售協議中排出算法,但失去算法所有權,對母公司的核心競爭力是種傷害。 有了中國法規的“硬限制”,TikTok也可以在談判中明確提出不出售核心算法的要求。

不難想像,當這一政策突然擺在微軟和TikTok的談判桌上,帶來最直接的問題是——拿掉核心算法的TikTok還值得買嗎?

半路殺出個甲骨文

出售的選項下,字節跳動壓力巨大。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表示,中國政府反對被迫出售TikTok,字節跳動的主要投資者紅杉資本和泛大西洋投資集團(General Atlantic)等機構也擔心,以低於價值的價格出售TikTok美國業務,會影響公司財務狀況。

再加上中國最新出口限制條例,讓出售的選項,變得越發不易。

TikTok劇情反轉關閉與出售外浮現第三種結局-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特朗普打擊抖音TikTok,維護國家安全有效性受質疑

此時,甲骨文突然加入戰局,為開闢一條新路帶來可能。

首先,甲骨文公司身份特殊。 其董事長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是矽谷極少數公開支持特朗普的人之一。 他曾幫助特朗普競選籌措資金。 甲骨文首席執行官薩夫拉·卡茲甚至在2016年時任職於特朗普政府的過渡團隊。

甲骨文表示對TikTok業務感興趣後,特朗普在公開場合稱,“我認為甲骨文是一家很棒的公司,我認為它的老闆是一個了不起的人。我認為甲骨文肯定能處理好這事。”

埃里森與特朗普的密切關係,以及後者直接表態支持,把甲骨文推向前排位置。

直至雙方提交合作提案,微軟只好發表聲明,黯然出局。

不過本週二,特朗普的女婿、白宮顧問庫什納,被媒體詢問甲骨文入局是否因為特朗普的影響。 庫什納否認,並表示最終是由公司來選擇他們想達成交易的對象。

圖片版權
蓋蒂圖片社

圖片說明

特朗普近期對中國的立場趨於強硬。

數據安全合規下的“雲上貴州”與“雲上加州”

最終讓甲骨文和TikTok牽手的原因則是兩者的合作模式。

從已披露的細節觀察,字節跳動可能會向甲骨文出售TikTok美國業務的部分股份,TikTok美國用戶的數據轉移到甲骨文的服務器中儲存。 考慮到甲骨文與美國國家安全機構長期合作的履歷,該公司可能會負責滿足政府對數據安全的要求。

對字節跳動而言,通過重組,而非全盤剝離,該公司可以保留美國業務,保留算法,繼續推進其全球化戰略。

對於甲骨文而言,擁有1億用戶的TikTok以視頻為主,對雲計算要求高,運營這部分業務,可以助推甲骨文從傳統數據庫業務,轉型到更具增長性的雲計算領域。 新冠疫情后,同樣因中國背景飽受詬病的視頻會議應用Zoom也投向甲骨文,成為其云計算業務的大客戶。

這種合作模式並不新鮮,一個類似的案例也發生在中美兩國之間,只是角色恰好翻轉。

2017年,蘋果旗下的iCloud業務面臨中國數據合規的要求。 彼時,蘋果在中國用戶數超過2億,用戶在iCloud數據應中國政府要求,必須存儲在中國而非美國。

經過兩年的談判,蘋果在中國貴州省投資10億美元建立數據中心,與“雲上貴州”公司達成協議,後者成為蘋果數據合規夥伴,一如甲骨文之於TikTok。

如果提案敲定,總部位於加利福尼亞州雷德伍德城的甲骨文,將重現“雲上貴州”模式,此舉也被戲稱為“雲上加州”。 觀察人士認為,這種模式或許將成為各國數據合規的模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