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基本法》第17集:裴之人設崩塌,情聖變成腹黑男


這兩集最讓我震驚的情節是,裴之變成大孝子➕腹黑男,情聖形像開始坍塌。

裴之穿越芝士世界的最初目的,就是想要避免裴東來的死亡。他做戰棋遊戲,成立公司,讓裴東來辭職,擔任公司高管。這些事情的終極目的就是在降低裴東來出車禍的概率。

這是裴之對裴東來的愛。

在第十七集,裴東來邀請裴之看動作片,裴之欣然應允,還提出和裴東來一起喝酒。

裴東來歡呼雀躍,說他等這一天等了十七年了。

台詞強調父子情深,然而父子划拳喝酒這樣的戲終究太單薄,並不是展現父子父子情深的充分證明。

裴東來可以醉酒,但不能只有醉酒。

原因是,這是裴之第一次和父親喝酒,裴東來很開心,這是他們多年父子成兄弟的時刻。

我們可以看到,裴之在喝酒時會吃棗,這是個好細節。

因為棗子有解酒功效。原理很簡單,人體分解酒精時,需要大量糖分,棗子有豐富的糖分,可以為身體補充糖分。此外,前面的劇情也提到此次穿越的時間是9月份,正是吃棗子的季節。

因此,裴之家有棗子,林朝夕家也是如此。

裴之不停吃棗子,就是想要讓父親喝得盡興,這是他對父親的愛。

延伸閱讀  ​影評《溫暖的抱抱》:人設不太成立,男女主角磕不住

然而,裴東來卻缺少父愛的表達。

其實,用一部表現父愛的動作片就可以,哪怕你用個《鐵拳男人》呢(劇中給了一個很像《殺破狼》的打斗場景)。甚至,裴之喝酒時,裴東來提醒一句“你還小,少喝點”這話也行啊。

本劇用楊宗緯的《心安的屋簷》做情感烘托,更像是掩藏敘事的虛弱,避免觀眾覺察到裴之和裴東來的父子情感是失衡的。

《天才基本法》始終沒有鋪好裴東來和裴之的父子情深感情線。裴之對他的愛,源自於他知道裴東來英年早逝。驅動力是一種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

裴之對裴東來的愛是成立的,然而裴東來對裴之的父愛,卻始終缺少細膩的表達。

這就造成一個問題,裴之留在芝士世界,不如林朝夕要返回草莓世界更具有道德正義。

高級的劇作應該讓觀眾感受到,兩個人的選擇都是正義的。

然而,我看完第十八集,我更傾向於林朝夕的選擇(僅代表個人觀感)。有這種感覺,主要有以下兩個原因。

先說第一個原因,裴之是穿越芝士世界的第一人。

林朝夕和花卷第一次穿越到芝士世界,是因為她們在草莓世界中得到一張只有在芝士世界才存在的合影。

而這張合影就出自於裴之。

這也意味著,在林朝夕和花卷穿越之前,裴之已經到過芝士世界了。沒有裴之與合影的存在,林朝夕就不存在要不要回去的困境。

延伸閱讀  第一部完美華人主角,全程不能呼吸,這個冬季最完美的電影

換而言之,林朝夕和裴之因為時空選擇帶來的困境是裴之帶來的。

草莓世界才是裴之和林朝夕最初生活的時空。然而,裴之為了裴東來,他破解了時空穿越的密碼,利用作弊的方式,改變了他人的人生。

林朝夕無法接受這種利用作弊方式改變別人人生的做法。

裴之卻用穿越小說的火爆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但這並不合理。

因為林朝夕始終保留著草莓世界的記憶,如果她和裴之生活在一起,她會背負著極大的道德負擔。

再說第二個原因,林朝夕和林兆生的父女線更動人。

無論在任何時空,林兆生是林朝夕的好父親。他甚至為了林朝夕,還會收養和他毫無血緣關係的花卷。

在第二次穿越後,林朝夕知道草莓世界中的林兆生患有阿爾茲海默症,加上花卷在芝士世界的不如意,她很難接受為了裴之留在芝士世界。

畢竟,同樣是留在芝士世界,林朝夕背負著更重的道德包袱,而裴之卻成為最大受益者。

就按照目前的劇情看,林朝夕想要卸下這個道德包袱,就是犧牲自己的愛情(接受和裴之分手),完成自己對林兆生和花卷的報恩。

就目前的情節看,裴之多少有腹黑男的形象。

我不知道,接下來的劇情會不會反轉。

延伸閱讀  《山河月明》開播5集就刪減兩個重要劇情,網友抱不平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