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呼籲,市場歡迎,“原班人馬”為什麼會成為“收視密碼”?


內娛影視市場,單部作品固然可以在短期內形成強大的爆發力,但要想謀求長效的商業價值,必然需要IP的系列化開發。而有關“劇N代”的成功方法論,永遠離不開一個詞,那就是“原班人馬”。

從以黑馬之資斬獲高口碑的《大宋少年志》,到掀起全圈層追看熱潮的《慶餘年》,再到堪稱男頻改編範本的《贅婿》,都有網友在各大社交平台上“跪求原班人馬續集”,足可見觀眾對這件事有著多麼強大的執念,可以說,這些年來因為主角變動導致口碑“滑鐵盧”的作品,一隻手都難以數的過來。

《法醫秦明》中,由張若昀、李現、焦俊艷組成的“鐵三角”組合演技精湛,秦明的腹黑高冷、林濤的陽光爽朗、大寶的機靈可愛,都給觀眾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以至於《法醫秦明2》換上了新面孔劉冬沁、劉暢、於莎莎後,大家都表示不能接受,口碑一落千丈。

《瑯琊榜2之風起長林》中,劇粉心心念念的胡歌、劉濤、王凱都不再出現,故事與人物的全部大換血,讓這個“續集”始終有些空有其名,即便黃曉明、劉昊然等主演都拿出了接近自己“巔峰”的演技,《瑯琊榜2》還是沒有再現第一部的盛世。

《將夜2》中,王鶴棣接棒陳飛宇飾演“寧缺”,也沒有得到前作粉的好評,網友們普遍認為,該劇和第一部相比有著熟悉的製作與場景,相差無幾的劇情風格,唯有男主和幾個換人出演的配角是不小的遺憾。

還有《旋風少女2》,第一部中,楊洋和胡冰卿的形像已經深入人心,換成池昌旭和安悅溪後,網友紛紛表示女主缺乏前作那種特有的韌勁,男主也沒有楊洋那種高冷隱忍的氣質。

當然,這些年來,因為原班人馬的出演沉澱出了強大的受眾粘性,口碑一直穩定的作品也有不少。例如《愛情公寓》和《鄉村愛情》這兩個著名的喜劇系列。

《愛情公寓》作為群像劇,從第一季到第五季,雖然保證不了一直全員到齊,但每一季基本上都有4個以上的主角在,在此基礎上加入新角色,更容易讓觀眾接受。

《鄉村愛情》則是不管“象牙山”的故事如何發展,劉能、趙四、謝廣坤等個性鮮明的角色始終陪伴著粉絲們,一直帶給大家一種“還是老味道”的感覺。

還有《奈何Boss要娶我2》和《雙世寵妃2、3》,能夠憑藉“套路化”的甜寵劇情,在圈層內部延續一定的影響力,男女主維持不變,cp感一如往昔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延伸閱讀  播放破千萬,接連拿下多個第一,這部“翻拍作”憑什麼這麼火?

先入為主,“情懷殺”拉滿

在盤點了這麼多案例後,我們不僅要追問,為什麼能夠湊齊原班人馬會對系列IP這麼重要?

首先,對於能拍攝續集的作品來說,無論是劇集本身的質量還是主創演員的選擇,大部分都是令觀眾十分滿意的,並且,通過先入為主的“首因效應”,他們與劇中的角色已經形成了堅固的鏈接,一旦更換面孔,勢必會帶來一種“掛羊頭賣狗肉”的割裂感,造成受眾強烈的不適應。

而作為接替“舊人”的新演員,更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他們必須要有足夠出彩的演技才能彌補觀眾的心理落差,還要在個人風格與前作的延續感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哪怕有一定實力也可能會落入吃力不討好的境地。

就拿張若昀來說,就算他如今“欠債累累”,分身乏術,觀眾也很難適應另一個演員來出演“小範大人”。

第二,同一批演員身上經過時間流逝產生的微妙變化,很容易給觀眾帶來沉浸式的“陪伴感”,達成一種“我看的不只是劇,而是懷念自己的青春”的微妙感受。以《少年派1、2》為例,第一部中,林妙妙還是歡脫可愛的“國名閨女”,為了高考焦頭爛額,到了第二部,她已經摘下眼鏡,出落的清麗可人,不僅與錢三一談起了“救贖之戀”,還要經歷一系列成年人都要面對的煩惱。

三年的時間,觀眾們見證了“精英四子”的成長,又對照著反觀劇外自身的種種變化,這種“情懷殺”帶來的人與劇之間的“親密感”,是其它非原班人馬參演的作品所不能有的。

第三,經歷過前作的考驗,原班人馬出演第二部不需要再重新磨合默契,演員能夠更加迅速的入戲齣戲,對手戲互動也會更加的真實自然,這樣一來,整個作品的起始點必然會在一個相對較高的水准上。

還有非常重要的,就是男女主之間的CP感,眾所周知,在觀眾無比“嗜糖”的今天,一部劇如果能有一對甜到了網友熱門的CP,就已經成功了一半。原班人馬意味著男女主之間的化學反應已經經過了驗證,無論是外形、演技還是氣質都十分搭調,之前積累的CP粉也會再度“復活”,成為劇集的“自來水”。

觀眾期待“老面孔”,更期待“好作品”

延伸閱讀  經典刺激驚險的盜墓系列電視劇,部部驚心,你看過哪一部呢?

目前來看,影響國產劇維持“原班人馬”的,主要是工業化還不夠成熟的開發模式。

不同於大多數美劇從立項就開始籌謀系列化開發,提前與演員簽訂多季合約,國產劇的續集一般是在第一部火了之後才開始籌備,甚至一籌備就是幾年的時間,這期間演員的檔期不可能沒有變數。陳飛宇就是因為檔期問題,無法在《將夜2》中繼續出演風評不錯的寧缺一角。

其次,劇集的成功意味著演員的咖位會升級,甚至之後還有可能通過其它作品再度“飛升”,當第二部戲開始製作時,同一批演員未必還是同樣的身價,就算藝人念及情分,選擇不“漲價”,人氣大漲後片約變多,也會讓它們分身乏術。

讓不少粉絲反复催促的《大宋少年志2》至今遲遲不能開拍,跟“七齋六子”中的張新成、周雨彤在演藝事業上正“如日中天”,作品一部接一部不無關係。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種“臨時抱佛腳”的開發模式,經常會對人物塑造造成一定影響,如果創作者沒有在第一部中留出可填補、可延展的“空白”,把人物弧光呈現的足夠完滿,第二部中角色要如何成長就成了大問題,有的編劇為了保持戲劇張力,創造出新的矛盾點,讓角色性格大變,這時候即便仍舊是同一個演員出演,觀眾也會激烈的抗議,認為“人設崩了”。

所以,“原班人馬”對創作者來說固然是一种红利,但想要最大化的發揮效用,不僅僅是找回那幾個熟悉的面孔就行的。既要有對系列IP前置且清晰的頂層規劃,又要結合社會語境的遷移,給角色以合理的變化;既不能完全推翻人設讓觀眾覺得陌生,也不能沒有一點新東西導致觀眾審美疲勞。

總而言之,只有有了優質內容做基礎,“情懷殺”這張牌才能打得順手。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