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片新《雪山飛狐》上映,本以為是部爛片,沒想到是個“王炸”


燃!

好久沒見這麼燃的打戲了。

蘆葦蕩,烈日下,雪地裡。

兩大絕世高手:苗人鳳,胡一刀,正做生死之搏。演員,是兩張港片老面孔:吳毅將,鄭浩南。

高手對決,刀劍相撞,激起層層白雪。

天地間僅有黑白兩色,如水墨般飄逸靈動。

下一秒胡一刀猝然出招,正是名揚天下的胡家刀法,疾風般快準狠,起刀處,飛雪四濺,兩相反差,連雪粒都有了千鈞之重。

而苗人鳳劍鋒如雪,出劍神鬼莫測,刀劍相撞時,尖銳到刺耳的聲響攻擊著耳膜,還有星星點點的火花閃爍。

刀劍無眼,只要一招不慎,這刀劍,分分鐘收人性命。

烈日斜陽的影子這時落了下來,這場頂級武林對決,更顯得肅穆又蕭瑟。

忽然,胡一刀停下刀說:苗大俠,何必苦苦相逼?

苗人鳳:我不但要殺你,還要屠盡胡家村。胡一刀:既然話已至此,不必再做解釋了。

下一秒,兩人各自蓄力,衝刺,出絕招,一刀,一劍,天地為之變色。

劍鋒過處,一滴鮮血,忽如同花瓣在雪地綻放開來。

兩大絕世高手,已經兩敗俱傷。

這場動作戲,確實精彩,無論是場景,動作設計,還是鏡頭語言,都非常細膩、流暢、行雲流水。

看似是在對打,但其實卻讓角色之間,埋下了情節伏筆,今日的因,明日的果,這筆賬,總有人會償。

打鬥的最後,八大惡人出場:“苗人鳳,今天你的死期到了。”

原來,兩大高手對決背後,一切都是八惡人設下的殺局,目的,是引出大俠苗人鳳與胡一刀決戰。他們好坐收漁人之利,搶奪闖王留下的神秘寶藏。至此,兩位大俠命喪蘆葦蕩。

故事就這樣,為《雪山飛狐》寫下另一個慘烈結局。

而影片真正的故事,就從這裡開始。

沉寂了好幾個月,國產武俠片也該支棱起來了。

金庸經典武俠,誰說沒人拍——《雪山飛狐之塞北寶藏》。

沒有錯,國產武俠這些年,早已青黃不接,沒人拍,少人看,即使推出,也贏者寥寥。更不用說那沒完沒了毫無意義的慢動作,已經摧垮了無數武俠迷的信心。

憑什麼,還有人敢硬闖這片肅殺之地?

說一個名字:本片監製,路陽。

當“國產武俠”這個類型就像前幾年的青春片一樣,漸漸讓院線片避之不及。

這位國產古裝片的闖將,卻在網絡電影世界裡,為國產武俠找到了新的戰場。並且一上來,就直接啃硬骨頭:金庸經典武俠改編。

效果如何?播出三小時,拿下飆升榜第一。

打開豆瓣,四星五星評論竟然不少,還有人直接嘆息,“不上院線,可惜了。”

看起來,新《雪山飛狐》已經在網大的製作規格內,打造出了一個足夠有氣息的武林。原本擔心是爛片,現在看,影片還是保持了路陽的一貫風格和水準。

也讓日漸荼蘼的國產經典武俠改編走上一條向死而生之路,直接擊爆爽點。用夠精彩的打戲掙回了面子,再用《八惡人》似的懸疑佈局充盈了裡子。

看完我心生感嘆,終於有一部像樣的武俠片了。這一刀,國產武俠,贏了。

1、 刀鋒:動作寫意視覺凌厲,把影片和其他武俠片放在一起看,差別出來了

電影給人的整體觀感,就是三個字:繡春刀。

不得不說,路陽監製,《繡春刀》團隊打造下,影片裡《繡春刀》的痕跡,太強烈了,但電影很路陽,也未必不好。

因為徹底顛覆改編後的故事,就很路陽。

10年前在八惡人設計下,苗人鳳和胡一刀慘死,藏寶圖卻不知去向。 10年後,藏寶圖重現,眾惡⼈再度聚首爭奪寶藏,一同向流傳著“雪山飛狐專殺惡人”的飛狐山出發,也在雪山尋寶的路上展開了一場狼人殺。

延伸閱讀  經典電影《活著》:男主角戛納稱帝,鞏俐演活女一號

這樣的故事,顯然是兼具路陽奇幻大片《刺殺小說家》和兩部《繡春刀》的殘酷冷冽,或者說,是那個亦真亦幻的武俠世界中的“繡春刀美學”。

看完全片,影片至少具有三個特點:

第一,是其對武俠光影氛圍的渲染,手法專業,效果拔群。

在《繡春刀》團隊打造下,看電影的時候,會有跟看一部院線片一樣的觀影享受,從服化道,到全片場景、燈光的選擇都非常有感覺,也擺脫了常見網絡電影視覺上的極度“艷麗”。

相比之下,影片更著力打造的,是殘酷武俠的肅殺。

甚至可以說,影片整個畫風、節奏、光影營造都和《繡春刀》系列一脈相承,而且也都是以懸疑的手法來講故事,所以從第一個奔馬破雪而出的場景開始,畫面就充滿素雪冷刀、殺機四伏的氛圍感

八惡人再度聚首的那場戲,內景,夜色暗沉,暗影燭光,映射惡人。唯有偽裝成惡人手下的男主出場,鏡頭才帶出一點光亮。

到了第一場客棧殺局。

男主忽然對第一個惡人——自己的師兄出手,利刃與黑夜、白衣形成明暗對比,鏡頭旋轉,利刃入體,帶起血花四濺。

師兄身體漸漸倒下,眼睛仍然直勾勾地盯著男主。

開篇這段無聲的對峙,雖然沒有什麼激烈的打鬥,但那種驚悚的肅殺氛圍,已經慢慢擊穿觀眾的心理防線。

第二,鏡頭語言的秘密。

影片找來了《繡春⼑》與《流浪地球》 的後期特效團隊,不僅呈現千山雪海的曠世美景,還塑造出“迷霧森林” 、“狼谷”、“懸崖冰湖”等多個視效奇觀場景。

而這一切視覺場景,其實還是為了創造一種巨大的懸疑感。

傳說中的“飛狐山”本身就是個神秘的地方,那種未知,對觀眾來說既有恐懼心理,又有獵奇心態。

而一旦進入這些奇景,打鬥隨即開始。

男主與《繡春刀》老面孔楊軼飾演的一位惡人的打鬥,就是在迷霧森林中。趁著迷霧將眾人分隔開,男主忽然出手。

雪地迷霧中的打鬥,兵刃碰撞聲混合疏密相間的打擊樂,再雜上點琴的弦聲,隱隱響在周圍,把緊張感逼到極致。

男主正面對決難敵對手,卻在迷霧中利用地勢出擊。在迷霧中如入無人之境。

然而對手卻使用了秘術,化雪成刀。

觀眾還來不及看清,就見他將無盡飛雪化作武器,攻向男主。

雖然說,這段打鬥並非繡春刀式的一對一實戰,但特效、影像配合之下,依然營造出一種簡約、凌厲、少言的動作風格。

迷霧製造的隱秘空間,層層疊疊的飛雪把原本就封閉的場所圍得更加狹小,又天然把敵對兩邊隔絕到飛雪中,令勝負變得撲朔迷離。

這種鏡頭語言造成的一種突然的壓迫感,帶出的是另一種武俠打鬥風格。

第三,凌厲精妙的武打設計。

路陽的武俠片,向來凌厲。

就說呂良偉飾演的八惡人首領和一位惡人窩裡鬥的對決,一招退檔,一招折腕,一招錯骨, 殺氣畢現,一招制敵。

但,如果是女性對決,又如何?

論銀絲的妙用。

陳紫函飾演的惡人鄭三娘與女主對決。

使的並非什麼刀劍,而是運用自如的銀絲。

密林對決中,鄭三娘以銀絲布陣,很快將女主纏繞於自己的銀絲陣中。這一段,從寫意的環境烘托,到清晰利落的近身搏鬥,虛實之間,張力拉滿,感官刺激到位。

讓人眼前一亮的運鏡與調度之間,陳紫函竟然打得入戲, “老娘也想嚐嚐你的味道”,直接給了女主一記親吻。

緊張奪命的氛圍之間,導演就這樣蕩開一筆,直接讓我大呼一聲:啥?

還有大結局男女主聯手與剩下的最後一個惡人——淳于珊珊飾演的寶樹的,冰上對決。

論功力、經驗,兩人似乎佔盡劣勢,如何破局?

延伸閱讀  央視專訪問60歲的周星馳,談未來香港電影藍圖,喊話永遠是中國人

答案就在男主手上的那把刀——胡家刀。

一刀破冰,再一刀奪命。

哪怕是頂級高手,也難逃這場為他準備的殺局。

讓人佩服的是,男女主力克八惡人,所有人物的打戲都會根據對手不同、場景不同做出合理的調整。

不能說沒有使用慢鏡,但打得實,質感好,觀眾照樣看著爽。

那在光影、特效加持下光怪陸離的打斗場面則提醒著觀眾,這一切都只發生在現實之外的武俠世界。

2、 殺局:經典武俠故事變懸疑,細節鋪陳頗多,故事完整有嚼勁

不只是打戲的爽,《雪山飛狐》更有故事的創新和表達欲。

故事從爭奪寶藏開始,一開場就設下懸念:究竟寶藏落入誰手?雪山飛狐又是誰?

由於一開始就基本跳出了金庸老先生原著小說的故事,把故事轉向“雪山飛狐”的複仇,所以傳統的武俠故事,也變成了一出懸念叢生的懸疑故事。

故事的關鍵,是男主歸彧。

他的另一個身份,就是胡一刀的兒子胡斐。

而他破敵的關鍵,不是武功,而是打入八惡人的內部,利用八惡人內部的勢力分佈和對寶藏的嚮往,製造一場“狼人殺”,最終讓八惡人作繭自縛。

雪山八惡人的設定,確實讓人想起好萊塢的《八惡人》。影片結構則令人想起《低俗小說》式環形結構敘事。

隨著故事慢慢推進,人物身份和關係漸漸明了,當最後一塊拼圖拼上,便是整部戲的高潮,所有隱藏細節才全部拋出。

整場狼人殺,也充滿反轉和刺激,因為故事進行到一半,男主的秘密刺殺行動,就已經被呂良偉飾演的大惡人發現。

但男主的計劃卻仍在進行中。

其中的關鍵,就是八惡人分裂成兩大陣營的矛盾,給了男主化險為夷的機會。

故事以連環殺引觀眾入局,然後拋出懸念, 男主同觀眾一起智取設局,將藏寶圖的地圖和鑰匙,分別給到兩大惡人陣營,使他們心生嫌隙自相殘殺,到最後,男主同觀眾一起破局。線索一點點露出,懸疑氛圍也被渲染到極致。

這就是故事的全部?

導演還埋下了一個關鍵伏筆:男主是胡一刀的後人,那麼苗人鳳有沒有後人?

可以說,這個伏筆才是影片最大的殺招和男主絕境生還的關鍵。

所以你看,《雪山飛狐》在故事上是十分嚴謹的,鋪陳很詳細,每個出場人物都有它的作用,秘密直到最後一刻才被揭開。

故事不斷反轉,宛如雪山上面的一層薄霧,你以為看清了一切,到了山腳下,卻發現山後還有山。

層巒疊嶂,遠遠看去,盡是朦朧雪景,走到近前,才見真章。

雖然全片刀光劍影不斷,但卻極有沉浸式感,彷彿這個故事就曾經發生在我們中間,讓人身臨其境。

所以,雖然是武俠片,但懸念才是本片的核心。

相比傳統武俠的俠義之氣,本片更多的是角色之間的爾虞我詐,雖然少了經典武俠蕩氣迴腸的感覺,但人性的陰暗、刻骨銘心的愛情,還是值得一看。

而到最後,影片其實做到了很多院線片都做不好的事:講好一個故事。

3、演員:呂良偉、鄭浩南、陳紫函,這部電影配角陣容太亮眼了

作為一部網大,影片主演陣容並不強大,但配角陣容卻用心良苦。

最大的亮點,當然是1985年,杜琪峰擔任編導,王天林執導的電視劇《雪山飛狐》中的男主呂良偉,這次飾演了惡人陶百歲。

滿頭白髮,妝容滄桑,表面看並不似作惡多端的惡人,倒像是世外高人。但常年作惡下,角色內心早就扭曲,陰險毒辣的背後,可見這個人物深埋於內心的懦弱。

即使聰明絕頂,依然不自覺落入命運的陷阱。

陳紫函這幾年接連出現在經典武俠改編和懸疑劇中,和本片氣質完美融合。在王晶版《倚天屠龍記》中她飾演紫衫龍王,這次她飾演惡人鄭三娘。

雖是惡人,但角色給觀眾最大的感受,一是美,二是狂,尤其是激戰中對青雯說的那句,“他老說你甜,我也想知道一下味道”,結果一片刀劈斧砍之中,貢獻了具有旖旎張力的一瞬。

這一場戲,就將人物給立住了。

相比之下,兩位男女主演技稍顯稚嫩。

延伸閱讀  10部被群嘲的劇,《東八區的先生們》遭吐槽,《雷霆戰將》下架

但飾演胡一刀後人胡斐的趙華為,還是演出了少年人的意氣風發,與隱忍睿智,尤其結局那一刀,殺意中透出熱血。

女主青雯的扮演者陳雨鍶長相清純,演過《閃光少女》中的小提琴樂手鄭有恩,

《唐人街探案》中她是令觀眾印象深刻的女殺手,這次她飾演外表冷漠內心堅定的苗家後人,把男主推下懸崖那場西,堪稱演技大爆發,深情、無奈、決絕,都在眼神裡了。

正是在眾人的演繹下,全片人物多而不亂,各有特點。特別是雪山八惡人,在這場必定不能善終的尋寶行動中,險惡人心、貪慾和陰謀,與一諾千金、俠義千秋激烈碰撞後,發酵到最高點時,必然爆發。

影片接著雪山飛狐的殼,其實始終是在寫人心。而人心是永不過時的。

4、武俠:國產武俠,該破局了

確實是沒想到,帶領經典武俠改編往回邁一步的竟是一部網絡電影。

回想當年,經典孟飛版《雪山飛狐》五天五夜的決斗場面看得人熱血沸騰,在有限製作條件下,拍出了真正的武俠味道,那部劇無疑是許多80後觀眾心中武俠夢的開始。

但今日的國產武俠,無論武俠或是觀眾,都早已並非當年。

而這個雪山飛狐的故事,在路陽式的解構下變得曲折揪心,又離奇耐看。

其一,英雄不是英雄。

而是兩個隱藏身份多年,遊走在惡人之間的小人物。

其二,江湖不是江湖。

而是一個為了利益不擇手段的修羅場。

武俠這兩個字,已經被說過太多次。

但武俠這個題材想要延續,就需要一遍遍地確認、革新。

這部《雪山飛狐》的革新是對的嗎?未必。

無論故事細節的瑕疵、過多的慢動作,都決定了本片距離經典尚遠,但影片至少做到了一個字——敢。

敢去突破經典,敢拍出一個被烈火焚燒過的武俠世界,到處是灰和黑。

相比之下,當下的國產武俠片,實在是太安全了,好比王晶的《倚天屠龍記》,幾乎是把老版重拍了一遍,但重拍的《倚天》還能是當年的味道嗎?

經典永恆,那種經典武俠中的江湖情義,是一代人愛上武俠的原因。但過去的武俠時代回不去了,只有往前走,武俠片才會希望不死,生生不息。

的確,這幾年我們見到了太多失敗的例子。許多經典武俠劇翻拍,都慘遭滑鐵盧。

但《雪山飛狐》這樣的作品,卻無疑證明了一件事:武俠片本身並沒有過時,過時的是創作者僵化的思路。

武俠武俠,武為先,俠在後,武為皮肉,俠為精髓。

新一代武俠繼承“俠”一以貫之的味道和精髓,這才是最可貴的。但“武”也要因時而變,再由這變化中慢慢鋪陳出鮮活的人和詭譎的江湖。

《雪山飛狐》做的,其實是把當年經典武俠的俠氣注入一點新的血液,貌似風格、皮肉不同了,但十年飲冰、熱血不停的骨沒變。

愛武俠的,別錯過了。普通觀眾,也不妨感受一下雪山對決給四十度的夏天帶來的真正清涼。

影片放了這麼久,現在一刀揮出,值了。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