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劇女主”V“瓊瑤女主”,一個糊塗,一個清醒,差距太大了


說起80,90的青蔥歲月,“瓊瑤劇”和“港劇”是我們永遠無法繞過的話題。

一個教會我們勇敢去愛,一個教會我們自由獨立。

但是,當我們的思想漸漸成熟,以過來人的心態再來看看當初這些洗刷我們青春的神劇,前者有多糊塗,後者就有多清醒。

一:瓊瑤神劇

在綜藝《演員請就位》中,陳凱歌對於“何書桓”這個人物發出了質疑,因為他從未看過這部原版劇,也不知道翻拍的是否準確。

他疑惑地問:“何書桓在這個戲裡,是個正面人物,還是個反面人物?”

不難看出,他認為在翻拍的“何書桓”作為主角是個不折不扣的渣男,這一點也讓他十分不解。

同樣作為評委的“陸依萍”不服了,畢竟她曾經可是這部經典劇的女主角啊!

只好對著觀眾說道:“還是觀念變了,當年我們演的時候,沒人覺得何書桓是個渣男,只覺得他是癡情男子。”

陳凱歌不認同了。

他一直強調不是觀念變了,而是本身的人設就是有問題的。

因為這個小插曲也引起了網友的廣泛討論,關於“何書桓到底是不是渣男”也衍生到了瓊瑤劇毀三觀的“瓊式謊言”。

01:《一簾幽夢》

扒一扒《一簾幽夢》的套路:

小三妹妹+勾引姐夫+害殘姐姐+最後嫁給有錢大叔。

妹妹紫菱在家裡是個醜小鴨,不考大學,不愛工作,愛幻想,愛作妖,平常有事沒事就在家穿珠子。

姐姐綠萍則是家裡的白天鵝,考試常年第一,直升重點高中,保送名牌大學,努力練舞幾十載,是完美的化身。

可是,妹妹想的不是努力提升自己,而是從小嫉妒姐姐,甚至要以搶了姐姐的男朋友來證明自己。

當時綠萍因為男友楚濂開車時思想出軌,注意力不集中導致了車禍,綠萍直接失去了一條腿,楚濂也良心不安愧就娶了她。

過後一發生矛盾就信誓旦旦地說出了那句:“你只不過是失去了一條腿,紫菱呢,她可是失去了愛情啊!”

綠萍的人生被毀了,身體也殘缺了,當她昂著頭想要質問妹妹:“我有什麼錯?”時,好傢伙,紫菱可比她理直氣壯多了。

完全不提為啥要搶姐夫,還一口一個是姐姐太自私。

這個對話真的是很無腦啊!

明明是自己搶了姐夫,還把鍋甩給姐姐,都是因為你太忙了,我才有機可乘。

聽到這句話,屏幕後面的我都要窒息了。

02:《情深深雨濛濛》

扒一扒《情深深雨濛濛》的套路:

多情渣男+PUA姐姐+心機妹妹+最後抱得美人歸。

看著這樣一個眉清目秀的帥哥,腦子裡就冒出一個詞:“暖男”。

可誰知道,他其實就是一個“中央空調”!

首先是和姐姐陸依萍。

當初看這部劇的時候真覺得他一定是愛慘了依萍,可背後的邏輯壓根說不通。

拿到現在說何書桓就是標準的“PUA男友”,他掛在口中的一句話是:“你說過以後都聽我的!”

直到現在再刷這部劇,才被陸依萍的話一語驚醒夢中人。

依萍倔強地說:“你真的要我變成一個沒有自我,沒有主見,沒有思想的應聲蟲嗎?”

渣男會放棄嗎?肯定不會。

在多次要求讓陸依萍無果之後,他就開始放大招了,居然用分手做威脅來逼迫依萍聽話。

好在依萍還有點理智,沒上他的當。

還說出了那句:“為什麼一定是我來跟你共鳴,而不是你來跟我共鳴呢?”

因為她從小生活在社會底層,早已經想到了後果,假如一次遷就下次可能會要求她親吻雪姨的腳。

每一次矛盾,何書桓都會想辦法把鍋甩到依萍身上,然後再用老套的做法來對依萍進行心理暗示。

比如在偷看了依萍的日記本之後,完全不想自己侵犯了她人的隱私,而是用滿含深情的眼神說著最惡毒的話:“好美的一張臉,好醜的一顆心。”

延伸閱讀  《甄嬛傳》大結局時,眾妃子嬉戲時喊了甄嬛一聲姐姐,為什麼甄嬛聽完哭了?

不僅僅如此,渣男又在精神控制上玩出了新花樣。

即使是出軌了,還大言不慚地說著情話。

前腳剛和如萍你儂我儂,後腳就按著依萍的肩膀強勢地說:“你也應該給我幾分鐘讓我解釋一下!”

還急吼吼地表真心,聲稱絕對不會放開依萍。

可是,這真心聽起來真的是“茶味”太重了。

千錯萬錯都是如萍的錯,她一時忘情在我面前掉了眼淚,正好戳中了我的弱點,就開始情不自禁了。

不怪他哦,他只是一個正常且平凡的男人。

即使是深夜裡反思,也會在那裡默默想著:“我不是天下唯一一個為兩個女人動心的男人。”

果然,能把出軌說得如此清新脫俗的也就只有何書桓能做到了。

一個渣男的背後一定有一個推波助瀾的女人。

這裡就不得不提“小白花”如萍了。

02:陸如萍的人設

如萍從來都不是簡單的角色。

畢竟,出身豪門大家的千金小姐怎麼可能是傻白甜。

電視開頭就看出瞭如萍“偽善”的苗頭,依萍淋著大雨跑去陸家要錢,全身狼狽的樣子和妹妹如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陸如萍還笑容滿面地舉著手說:“我的鐲子好貴呢,要20塊!”

然後看著依萍用被父親毒打換來的200元生活費,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對待同父異母的姐姐可以說是冷酷無情,對待親生的妹妹也談不上有多心慈手軟。

在如萍被強了之後答應了夢萍絕對不告訴任何人。

可是,她轉頭就告訴了何書桓,何書桓轉頭又告訴了依萍,這下大家都知道了。

甚至因為從小生活在豪門裡,她比雪姨更加毒辣。

在母親想要退縮的時候,她凶狠地對自己母親說:“你曾經打敗了8個女人才奠定了你獨一無二的地位!”

對待家里人尚且如此,對待男人更是有一套。

一個是愛她的杜飛,一個是她愛的何書桓。

這兩個男人她都各有對策。

知道杜飛愛慘了她,一會給她送葫蘆,一會給她送小鴨子,她都依然可以當作普通朋友什麼都不知道。

當杜飛表明心意,她就對杜飛說了出那一句:“你能不能化小愛為大愛,你明明知道我的心事,你知道我愛書桓,你為什麼不成全我呢?你怎麼不幫我找幸福呢?”

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在面對她愛的男人何書桓面前,又迂迴地說:“如果有一天依萍辜負了你,你記得還有我,儘管來找我,我不在乎你的退而求其次。”

這一招很有用。

何書桓每次和依萍吵架,最後都是來找她。

趁著一時情亂,兩人一番激吻後直接問出了那句:“你究竟愛過我嗎?”

看看何書桓是如何回答的,很明顯這一招逼宮是有用的。

如果不是在婚禮現場依萍的那場“跳河戲碼”,她還真就得手了。

03:《梅花三弄:水雲間》

扒一扒《梅花三弄》的套路:

軟飯男+渣女+為愛自殺的傻女人=其樂融融一家人?

軟飯男梅若鴻是一名畫家,畫的畫賣不出去,一直是被兩個女人養著的。

厚臉皮地找兩個女人要錢。

可是當女主給他錢之後,還責怪對方養他養得“不夠自然”?

女主居然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又給他在自己父親的公司介紹了個工作,結果這男主天天喝茶摸魚,還抱怨無趣。

實則工作一點都不上心,錯漏百出,給別人添了不少麻煩。

延伸閱讀  假裝拍電影卻能解救人質,真實事件改編電影《逃離德黑蘭》

還無腦地問:“少一個零差這麼多啊?”

1000萬和100萬,在男主看來難道都是一樣的嗎?

這還不是整部劇的嘈點,看得最崩潰的是在女二汪子璇身上。

在那個年代,男女之間牽牽手都會覺得面紅耳赤,可是汪子璇卻成了“為藝術獻身的人體模特”。

穿著衣服就是醜,脫了衣服才叫美?

這是什麼奇葩觀念……

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她有了丈夫還喜歡著男主,離婚後馬上就和男主睡了,還有了一個孩子。

可是,一個孩子居然有那麼多親爹來搶?

只有一個是舅舅,其它都是爸爸,這女二到底有多少個男人啊!

這些男人絲毫不覺得可恥,還一個個爭著搶著當孩子的“乾爹”。

這一幕汪子璇早就想到了,提早把這些男人搞定了。

意思是這些男人她都睡過,誰都有當孩子爸爸的可能,不要互相起衝突,只照顧好她和孩子就好了。

因為她自己都不知道誰是孩子的爸爸,為表示公平,孩子就跟一個姓了。

嘴巴一鼓:“這下你們都沒有異議了吧!”

床邊的男人紛紛點頭,這主意真妙啊!

女二毀三觀,女一也看得讓人窒息。

最擅長無私奉獻和為了愛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命。

在父親阻攔她和男主在一起時,就去跳樓來逼迫父母妥協。

平常和男主的相處就差把那一句:“我養你”掛在明面上了,但女主依舊無怨無悔。

一番鬧騰後終於和男主在一起,結果卻發現男主早已經娶妻生子,孩子都10歲了,老婆和孩子找上門來,女主居然也原諒了。

還讓男主的原配老婆跳湖自盡來給女主騰位置。

這一幕也太狗血了,換成現在的編劇真早就被網友們拖出來打了。

再對比港劇裡的女人,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這差別也太大了……

二:港片神劇

00後大概沒辦法理解,那個年代一直轉播翡翠台的樂趣吧!

似乎也是從那時起,我們開始喜歡看港劇。

他們告訴我們人生應該豁達:“吶,其實做人最重要的就是開心啦!”

現在的年輕人,一停電就會說:“好無聊啊!”

港劇裡的人卻說:“無聊有什麼關係,最要緊的是開心!”

不需要為過去的事懊惱,對明天永遠鬥志昂揚。

“總之,明天起來又是新的一天。”

還告訴我們,要以好的心態來面對生活:

“笑口常開,好彩自然來!”

絕對乾不出來那種為了一個男人,去傷害或者脅迫自己家人的事,對於他們來說:“家人大過天,一家人要齊齊整整!”

更重要的是,港劇裡的女性個個都獨立清醒,堅強理智。

不狗血、不盲從、不依附。

在她們身上總有一股氣血感,且不是從臉上精緻妝容中散發出來的胭脂腮紅,而是一種女性的精神。

01:《陀槍師姐》

這是一部警匪片,劇中的主角就是兩個獨立女性。

一個是初出茅廬的陳三元,一個是清閒了十幾年還人到中年被離婚的娥姐,正如片中的主題曲所唱:

“做女人不應甘心去作花樽!”

陳三元立志要當好一名女警,她身負正義感,骨子裡就覺得男女應該是平等的,但是上司卻一直對她性別歧視,為了證明自己她成了香港第一個敢開槍的女警。

延伸閱讀  早期台劇裡的15位大陸美人,原生態自然美,辨識度高還靈氣逼人

對於愛情觀,她覺得女人從來就不是男人的附屬品,男人能做的她也能做到。

娥姐也不甘落後,即使被離婚也不會要死要活。

她選擇改變自己,從幾乎沒摸過槍變成了“初代陀槍師姐”,這背後她也是足足脫了一層皮才做到的。

最後笑著說出那句:“沒男人真的是不用死!”

的確,這世界缺了誰不能活呢?

02:《法證先鋒2》

更加難能可貴的是,港劇裡的獨立女性並不是冷冰冰無感情的女強人,她們也期待愛情,但是卻不沉迷於愛情,更加不會最後在愛情裡失去自己。

在《法證先鋒2》裡有一個對話,也再此強調了這一點:

“情情愛愛這回事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沒男人不會死的。”

她們自己經濟獨立,不會把自己的人生交付在別人手上,哪怕是愛情也不行。

佘詩曼飾演的幗英說:“我不覺得結婚是唯一的出路,除了結婚還有很多,事業,讀書,朋友,旅行。”

她們永遠忠誠於自己,愛情不行,孩子也不行。

認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只有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才能對得起別人。

03:《鑑證實錄》

在80.90年代,誰的心中沒有一個聶寶言呢?

一個身西裝,一幅細邊眼鏡,臉上始終帶著從容不迫的自信,頭腦冷靜,一絲不苟,通過一點點的抽絲剝繭能快速找到事情的真相。

因為是一名法醫,職業比較特殊,她的感情路上也一直磕磕絆絆。

當她應邀去相親時,相親的男士對她的長相十分滿意,只見她微微一笑,不驕也不躁。

儘管知道她這個職業會被人嫌棄,但是她信奉做人要坦誠,依舊直接告訴對方:“我是一名法醫。”

看看男方的表情,一臉呆滯。

想到剛才還和聶寶言握過手,她的手肯定解剖過屍體,現在自己這個手正拿著麵包在啃,頓時覺得麵包也不香了,只是想吐。

這要換成現代劇中,女孩子不是哭哭啼啼就是大吵大鬧,會覺得對方是侮辱她。

反觀聶寶言還是保持著基本的禮貌,因為她知道自己不會再和這人見面,只是一個陌生人沒必要,於是維持著體面的開口說:“對不起,我要工作了!”

也是因為這個高智商獨立女法醫的形象,劇一播出,同濟醫學院的法醫專業都從冷門職業遭到了人的瘋搶。

年輕人不再是無腦幻想愛情,而是希望自己也能像聶寶言一樣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這才是偶像的力量。

結語:

好的電視劇應該是給年輕人塑造正確的三觀,而不是哭哭啼啼為了愛情甘做小三,姐妹反目,爹媽不認。

正如很多年前,前港劇的監製戚其義說:

“年輕人通過看現代港劇,都立志成為警察、醫生、記者等專業人士,我覺得我們在推動社會進步。”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