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露思劇中是不是被她媽PUA了


知道大家有時候看老劇劇評會膩,所以我也一直在追新劇啊。之前的《夢華錄》已經完成了整個系列的劇評,最近在追的是趙露思的《星漢燦爛》。這劇比較打動我的一個點是,它還是拍出了一點比較特別的東西,比如母女之間那種微妙的對峙。

有不少讀者留言讓我寫一寫這種母女關係,我很想寫啊,但是奈何劇才追了五集,怕寫的不夠透徹,所以讓我們家宋宋先給大家寫一篇,她的角度比較側重於母女之間是如何疏遠的,但其實我和她的觀點完全不一樣,我在《星漢燦爛》裡看到的是——原來,就算是親媽,也會在愛孩子這件事上,有那麼多私心,也那麼勢利。

曾黎飾演的母親甚至會讓我想起《金鎖記》裡的曹七巧。

等我再追幾集,深入寫一下這個話題,今天先從另一個角度看看母女關係吧:

趙露思、吳磊的新劇《星漢燦爛》平開高走了。

先科普一下,《星漢燦爛》和《知否》都出自作家關心則亂之手,風格很一致,故事都能讓人哭了笑,笑了哭,講的也都是女主的成長故事。

但兩個女主的個性完全不同。

《知否》裡的明蘭,從庶女到當家主母,是一路隱忍著成長。 《星漢燦爛》裡的少商,則是個性鮮活的腹黑少女,最擅長暗戳戳反擊欺負她的人,雖然成長也帶著痛,但總體是非常過癮歡快的。

劇情播到現在,少商的三段愛情,才剛剛萌芽,但更讓觀眾義憤填膺的是少商和母親的關係,無數觀眾在彈幕裡表態——“要被少商母親氣死了”。

少商母親名元漪,是個能和丈夫隨軍打戰的“女諸葛”,但她對待女兒的方式實在太奇葩。

少商是將軍之女,因為二叔母陷害,一出生就被迫與父母分離,被留在奶奶身邊,奈何奶奶和叔母都非常討厭元漪,便故意把少商養成個“有娘生沒娘養”大字不識一個的頑劣少女。

等少商“勉強存活”長成荳蔻少女,父母終於打了勝仗歸來,卻發現女兒被養廢了。

按理說,看到女兒被欺負了十幾年,爹媽肯定是心疼得趕緊彌補才是,爹確實是心疼的,偏偏元漪“反其道而行”,製造出一段令人窒息的母女關係。

比如說,少商是她多年未見的親生女,但見面後,她們母女竟從未擁抱過。

但是,少商有位堂姐,名叫秧秧,她的母親就是“故意把少商養廢”的惡毒二叔母,後來,叔母被休,秧秧留在家裡,元漪反而溫柔將她抱入懷中表示:“定不讓秧秧受半點委屈。”

可!委屈就委屈在,她讓親生女兒受盡委屈!待侄女秧秧卻溫柔至極!

延伸閱讀  趙露思的影視劇幾乎被騰訊和優酷獨攬,僅一部作品在愛奇藝播放

最令人生氣的一段劇情是“搶書案”。

少商的哥哥們,心疼妹妹從小被欺負,用的書案都是堂姐孩童時用舊的,便把自己的書案送給少商,少商興高采烈叫婢女去搬。

就在這搬書案的路上,堂姐秧秧的婢女,故意使壞把這書案搶了去。

秧秧是個品行端正個性軟糯的姑娘,姐妹關係一直很好,之前少商被秧母關禁閉,還是秧秧偷摸摸去送吃食。也正因為如此,元漪覺得秧秧沒有受母親影響反而“出淤泥而不染”長得乖巧又勤勉,所以非常疼愛她,帶在身邊親自教育。

搶書案一事,旁人都清楚明了,確實和少商、秧秧沒什麼關係,是秧秧婢女惹是生非。

但元漪偏心到極致。

她先抓少商來訓斥,又斥責少商婢女太顯擺,還責罵兄長沒有一視同仁送2張書案。即便她對真相了然於心,她就是不斥責秧秧婢女,還反過來安慰秧秧:“此事不要放在心上。”

少商聰慧,性子也硬,直接為自己辯護:

“為何我的婢女錯了就篤定是我的錯?堂姐婢女錯了堂姐就一點錯沒有?母親不斥責婢女,是為了堂姐臉面;你們說兄長偏心於我,那是因為母親偏心堂姐在先。”

她又質問:

“這看似公平的公平,當真是公平嗎?還是以公平之名,行偏心之實?”

把元漪氣得半死,最後,這場鬧劇以所有人都維護少商而告終,旁人更直接點元漪:“明明是委屈了少商,卻一句公道也不給,你自己立不住道理,如何擺母親的威風。”

元漪為何會如此呢?

她的回答是,她本想私下打發婢女,維護住秧秧的臉面。

再然後,她說:“少商那個孽障,句句不肯服軟,一下把我拱火了。”

看到這裡,也難怪觀眾排隊去罵元漪是“後媽”,外人都看出少商受了委屈替她心疼,親生母親卻視而不見還對她如此苛刻?

但在一片罵聲中,我卻在細節裡慢慢理解了元漪的“母愛苦衷”。

原著裡的元漪因為原生家庭的關係,確實是不愛女兒的。但劇情裡的元漪是心疼少商的,當年她生下龍鳳胎,被迫要留下一胎給婆婆時,她做主留下女兒的原因是因為:“如果男孩教不好,小則敗家,大則牽連全族。”在她看來,女兒就算被教“壞”,她日後也能護佑住。

與女兒分離的十幾年,她經常在睡夢中驚叫女兒的名字,日常看到什麼姑娘家的好東西,也都給少商買一份,但她回來的第一天,就發現少商“惹事的本領半點不輸兒郎。”

延伸閱讀  張涵予新片《鐵道英雄》正式定檔,曾在拍戲片場舊傷復發

她試圖對女兒示好:“我交代廚房給你準備愛吃的?”

少商反問:“阿母知道我愛吃什麼?”

懟得元漪啞口無言又尷尬。

她發現少商的諸多“惡習”——裝病、聽牆角、使把戲、看長輩笑話、裝神弄鬼設計糊弄長輩。從少商的角度,這些都是她獨自生活十幾年的自保手段,但在元漪看來,這是品行不端,所以她把女兒當刺頭兵來嚴苛:“我撒手不管十幾年,如今朽木再難雕,我只能嚴加管教多費力氣把歪樹掰正。”

很多人會疑惑,為什麼其他人都覺少商鮮活又聰慧?親生母親卻覺得她是惹禍精?

這和元漪的個性有關。

旁人曾評價元漪個性古板守舊,無趣得很。有一回,少商根據父母的日常行為推算出,聖上要安排父親去征戰。對於這個推算,父親非常高興,直誇女兒太聰明。元漪卻大驚失色,覺得女兒家家竟敢隨意揣測軍中之事?太危險!

所以,她日常作風中規中矩,教條又嚴謹,自然喜歡秧秧那樣溫柔勤勉的個性,在她看來,少商不愛讀書不懂聖賢,總愛憑小聰明惹事生非,不嚴苛就容易給家族引來大禍。

偏偏元漣隨軍久了,又一直追求公平公正。

元漣的另一偏心名場面,是一家人去燈會,她撇下從小被丟養在莊子裡從未看過燈會的少商,關心地牽起秧秧的手,帶著她逛燈會,為她挑選珠釵。

為何如此?因為書案之後,三叔母覺得少商委屈,特意送了少商一身蜀錦,元漪覺得少商有秧秧沒有,這對秧秧不公平。很可笑吧?但事實就是如此,所以這份偏心連三叔母都看不下去:“你的公正無私是厚待旁人,苛待親友啊。”

元漪的這份母愛,最終在“恨鐵不成剛為你好”和“所謂公平”裡慢慢若隱若現消失不見。

她越在少商面前誇讚秧秧,苛責少商,想要“對比”激勵女兒,少商越落寞難過,越故意作對;她越覺得自己要做到公正無私,卻越寬待旁人,苛待親女,把親女越推越遠……

以至於少商自己斬斷這份母女情緣:

“母慈子孝這種話本,本就不屬於我,既不曾擁有,自不會因為失去而感到難過。”

而這,也恰恰是人性最傷感的地方。

明明是愛,卻反而把彼此的關係越推越遠;

明明是一腔苦心付出,卻反而適得其反食苦果。

《星漢燦爛》里人物很多,但每個都個性鮮明,沒有所謂的非黑即白,身上都有其背負的故事和固有的性格,也正是這樣,才更讓人了解人物的好與壞,努力與無奈,才感同身受的讓人覺得,似乎在劇情裡看到自己的生活。

延伸閱讀  任嘉倫李沁新劇《請君》啟動預熱宣傳,這部劇都有哪些看點?

就像元漪,其實像極了現實中的很多父母,我們在自己的固定思維和認知局限裡,覺得“這樣是好的”、“我是為你好”的,卻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到底什麼是“好”?你以為的好真的是別人也同樣以為的“好”麼?

元漪覺得少商不愛讀書愛木工“不好”,但後來少商卻憑藉對木工的熱愛和研究,在戰場上設陷殺敵,既自保又護人?誰人能斷定,這是好?還是不好?

劇情預告,少商會遇到她精神上的母親——皇后,皇后給她的是溫柔的愛和信任,手把手教她讀書寫字,更引導她明白“能者多能,亂世之中,守護萬人”的道理,也才真正輔助著少商以勢均力敵之姿站在男主身旁!

不知道那時候的元漪,看著漸行漸遠的女兒,是何心情?

願我們都能理解元漪的悲哀,也能看懂少商的渴望,這或許也是追劇的額外收穫吧? !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