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6.5、票房破2000萬,《山村狐妻》的“迷影”挑戰成了|黑白文娛專訪總製片人楊玉婷


楊玉婷告訴我們,在前些年,她的海豚工作室一年大概參與製作12-15部網絡電影,現在一年可能只會參與製作5-6部,將更充足的精力放在精選的幾個項目上,保證高品質作品的產出。

作者:藍二、薄霧

編輯:王子之

版式:王威

奇樹有魚副總裁、營銷中心總經理楊玉婷

近一年來,網絡電影在精品化過程中,不斷有打破壁壘衝破邊界的時刻,近期《山村狐妻》帶來的一個新興奮點在於,這是一次主動而為且頗為成功的“迷影”式創作挑戰。

“雅”與“俗”的一次巧思融合,以經典的羅生門多視角敘事,來支撐和建構民俗怪談中真假難辨的魑魅魍魎,使得後者在保持原生吸引力的同時,又具有了更為高級的內容質感,以及對非傳統網絡電影觀眾的探索空間。豆瓣上近1萬人打出的6.5分網絡電影高分,不僅是給這份創意,嘉獎的還有故事邏輯與細節上充分的圓滿閉環,圍繞貫穿影片的某一線索,圍繞片尾的一個彩蛋,用戶之間頻頻出現的“較真”爭論,或許也正是對創作者這番“迷影”努力的最好回報。

正如總製片人楊玉婷所言,民俗題材在當下確實是紅利題材,但是“有一定門檻”,需要對抗觀眾的審美疲勞,在內容上不斷創新升級。

讓民俗不俗

這是楊玉婷今年的第二部民俗作品。第一部是年初爆款《陰陽鎮怪談》,迄今仍是今年的網絡電影票房冠軍。

延伸閱讀  豆瓣評分9.2的商戰神劇《天道》,尺度到底有多大?被央視禁播10年

楊玉婷自己從小就喜歡看恐怖片,愛聽“鬼”故事,對於民俗題材有著天然的親近感。她願意對這一領域進行深耕,卻也了解做好做新這一題材的難度。

《陰陽鎮怪談》與《山村狐妻》同在2020年立項啟動,前者的導演張濤可以說是網絡電影以及民俗題材最早的開路者之一,後者的導演劉軒狄+編劇崔走召的組合,則是玄幻、民間傳奇類題材絕對的當紅炸子雞。楊玉婷對於“頭部公司+頭部導演”的王炸組合模式,信心十足。

基於不同合作者的不同創作想法,兩個同批的民俗項目走向了不同的升級方向。

在張濤多年經驗的把控下,《陰陽鎮怪談》在對題材本身的挖掘上走到了同期的“最深處”,最大程度烘托民俗、驚悚兩個核心元素的氛圍質感,在故事、人物、服化道、拍攝、特效等全方位細節上做提升,在題材原本框架內雕琢出了一個工整度遠勝以往的精品。可以說,這是民俗題材階段性升級的漂亮一仗,精研類型、深耕內容,踏踏實實用心,而後水到渠成。

《山村狐妻》則是一個革新網絡電影傳統敘事方式的大膽嘗試。

作為項目的發起人、總製片人,平治影視顥東說,起初就沒想按照傳統網絡電影的敘事模式走,最直接的體現就是在過去網絡電影吸引眼球所依賴的影片“開頭”,《山村狐妻》減少前6分鐘的商業性,採用娓娓道來的敘述方式,而非一味迎合傳統的受眾習慣。楊玉婷與編劇、導演也都非常清楚,“這會是個有一定觀影門檻的故事,不一定有傳統民俗片那麼易於接受”。

彼時,或許也正是網絡電影創作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一方面,緊張的市場態勢讓他們意識到差異化創新的緊迫性,另一方面以創作人心氣而言,也想在內容市場爭上游,“我們看的東西也挺高級,我們也想做出好的東西”。

於是大家一拍即合:嘗試一回。

《山村狐妻》高級地“玩結構”,採用多視角敘事的手法,影片裡的每個人都在陳述自己所認為的真相,或刻意胡編濫造的假象。在一層一層真假摻半的敘述中,十五年前的往事彷彿陷入了羅生門,撲朔迷離。

故事鏈路錯綜複雜,人物面目陡生突變,創作者也給觀眾營造了一場劇本殺式的觀影體驗,懸疑感十足,令觀眾在觀影過程中,將所有線索拼接重組,並在拼圖逐漸還原的過程中,不斷接近真相。

當關於男主人公謝錦與“山村狐妻”的多個版本的故事呈現在觀眾面前,不僅是重組和揭開真相,也在其中多維度地講述著世間善惡人性美醜。楊玉婷說,“我們用情感去講述這一個故事,而不是純粹的亂力怪神,價值觀還得正”。而其中人與妖、警與匪等多組對立關係的對比中,人性的反轉,善惡的錯位,更引發觀眾真切的唏噓與共鳴。

值得一提的是,在文本、演員、製作等共同塑造下,影片邏輯完整嚴密,細節處不斷出驚喜,尤為獲觀眾認同。典型如男主角盛冠森在幾個不同故事版本中或善或惡或鬼怪的差異化表演,層次到位;在不同故事版本中,一些始終存在的人物表現或關鍵線索,連貫嚴謹;結尾處關鍵彩蛋的留白空間,以及它以短短幾秒所帶出的兩重驚人的真相表達,更是令觀眾覺得絕妙驚艷。顥東還與我們分享到,片中主場景龍王廟裡的群像刻畫也暗藏著許多玄機,“七個人代表著七宗罪,更夫的雙眼分割著龍王廟的陰陽兩面,牆上的惡鬼與佛陀,代表了善與惡的交織”——這些也被一些眼尖、樂於抓細節的觀眾捕捉到,令主創團隊覺得十分興奮。

“只要故事基礎紮實,內容有新意,結構完整,就能俘獲受眾”,楊玉婷說。

延伸閱讀  漫威《雷神4》這個角色證明了,鋼鐵俠的死而復生,毫無意義

精品化下的製片運營邏輯

楊玉婷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奇樹有魚內部就調整內容策略,切實推行“提質減量”,進行多維內容創新,“現在我可以說,我們製作的每一部作品都是絕對的精品”。

楊玉婷告訴我們,在前些年,她的海豚工作室一年大概參與製作12-15部網絡電影,現在一年可能只會參與製作5-6部。當他們將更充足的精力放在精選的幾個項目上時,就更能保證高品質作品的產出。

“作為從業者,我們其實也真的不想再做常規套路的網絡電影了,無論選擇哪種題材,我們都想把劇本做紮實一點,做出創新,公司的整體戰略方向也是,一定要做精品”,楊玉婷說。

事實上,無論是在《山村狐妻》的劇本創作,還是當下的項目,她最常跟合作者講的就是,“咱們放開了做內容,不要被後面的製作束縛;出來的劇本內容讓我們全體主創都非常興奮的情況下,奇樹一定會去想盡辦法保障製作,匹配演員”。

過去一部網絡電影劇本的創作時間大概在一兩個月,而今,奇樹有魚的項目,劇本創作時間至少要一年以上。

其他的相應籌備週期也在根據需要拉長,比如《山村狐妻》,為了實現創新的以小博大,在演員匹配上,他們就需要更精心地對演員與角色的貼合度和表演水平去做出全面考量。因此這個項目演員選擇階段所花費的時間是其他項目的兩倍,“要真正看演員能否達到我們心中想要的那個角色狀態”。

在項目的成本管理方面,《山村狐妻》時,劇組結合項目特點在服化道和特效等方面多用巧勁,有效削減開支,將更多的預算都投入到了作品內容本身。與此同時,在前期大量的籌備工作中,主創團隊充分磨合,清楚理解導演想要的表達。影片在去年6月開拍,攝影、美術、服化道、執行導演、場務等主創人員之間配合默契,從開工到結束,整條生產線都十分順利。而導演劉軒狄是剪輯師出身,帶著剪輯思路拍攝,拍攝出的素材基本不會浪費,“粗剪的作品和最後的成片相比,時間上頂多相差10分鐘”。這些高效有序的工業化水平製作,既保證成片質量,也在有效地節約製作成本。

在楊玉婷看來,內容是網絡電影非常核心的環節,如果內容做得不紮實,影片的效果就不可能太好,網絡電影在今後的發展中,也會越來越注重內容,“只要內容足夠優質,我們願意為內容投入,也相信用戶願意為優質內容付費”。

網絡電影精品化,以及未來ToC單片付費趨勢,要求營銷升級也成為發展中的重要一環。事實上,由於《山村狐妻》具有一定的觀影門檻,此次營銷的突圍更是十分關鍵。

對於這部影片,營銷團隊一開始就定好了口碑突圍的策略,影片上線三天后,豆瓣開分6.5分,幾個小時以後達到了6.6分。在此態勢之下,團隊迅速配合在微博、知乎、豆瓣、小紅書等口碑主陣地進行發酵,並在抖音、快手圍繞用戶熱議的#山村狐妻口碑#、#山村狐妻細節感#、#山村狐妻二刷#等話題發力,登頂熱搜榜引發討論,這些充分的曝光舉措成功吸引了大批觀眾。

除此之外,團隊在物料上也花費了很多心思,配合影片氛圍做出的伊藤潤二式的黑白概念創意海報一經發布,迅速引起了很多觀眾和業內同行的關注,甚至連平台方都在感嘆,“我們的電影海報都卷出了新高度”。

截至目前,《山村狐妻》分賬票房已經突破2000萬。從2022年整個上半年的情況來看,網絡電影分賬榜TOP10的作品中,奇樹有魚獨占3部,分別以破4000萬、破3000萬、破2000萬的票房位列第一、第三、第十,且三者都實現了收入與口碑的雙豐收,一方面對主流商業類型進行深耕,另一方面探索類型融合創新,革新網絡電影的傳統敘事方式,綜合內容質量全面升級,給出了行業“提質”多個有價值的探索方向,這也實證了他們在提升主流商業類型整體內容力與破圈力上的有效努力。

THE END

延伸閱讀  經典日漫《迪迦奧特曼》全網下架,疑因暴力內容對未成年影響不良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