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對不起棄劇了,元漪眼看程少商受辱,卻裝瞎的設定太假


一口氣刷完14集《星漢燦爛》,看得我莫名其妙。

都說,母愛是人世間最無私、最聖潔的愛。它是天涯遊子最終的歸宿、是迷途孩子心靈的天燈;是寒冬裡的一方暖意、是苦茶湯裡的一絲甘甜。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星漢燦爛》中,女主角程少商的母親蕭元漪竟是個“壞媽媽”。她不僅看不上自己的女兒,處處偏愛別人家的孩子,還眼見得程少商受人侮辱,卻不管不顧。

世上果真有這樣的親生母親?

一個連自己女兒都不疼的媽,會跑去關愛別人家的孩子?

這樣為了衝突而製造矛盾的設定,是不是有點太假了?

1.

程少商作為武將程氏的嫡女,從小並沒有錦衣玉食,而是過著“寄人籬下”的日子。由於父母都是武將,長期在外征戰。所以,程少商從小是被祖母和叔母帶大的。

祖母也是至親,與程少商流著相同的血液。程少商留在祖母旁盡孝,本該是一件令父母放心的事。可程少商的祖母卻面慈心狠,假借“管教”之名,與二兒媳婦葛氏聯手將程少商送到鄉下破舊的外宅,任由親孫女自生自滅。

程老太太並不喜歡程少商,一方面是因為她本身就重男輕女,另一方面則是源於她對程少商母親蕭元漪的厭惡。

蕭元漪是能文能武的女將軍,她眼裡不揉沙子,既看得出深宅大院裡的勾心鬥角、也鬥得過突如其來的陰謀算計。最關鍵的是,蕭元漪還深懂夫妻之道,哄得程始眼裡只有蕭元漪一人。

若是程老太太身邊,能有人從旁規勸,或許她對蕭元漪的厭惡,也能放下幾分。這樣一來,看在程少商是自己親孫女的份上,也會對她稍微好一些。可偏偏二兒媳婦葛氏是個不安分的挑事者。

她嫉妒蕭元漪的丈夫是將軍,埋怨自己的丈夫是個跛子。鬥不過蕭元漪,就拿她的孩子下手,這才利用“消災”之說,強行留下了尚在襁褓之中的程少商。

蕭元漪精明,她自然看出了程老太太,和葛氏的陰謀。但強行拒絕,唯恐會落下“不孝”的把柄。於是,便抱走了龍鳳胎中的兒子,留下了女兒程少商。

蕭元漪心想,若將兒子留給葛氏,那日後少不得會因為“撫養權”的問題,讓葛氏有機會和自己爭當家主母的位置。若將女兒留給葛氏,照扶得好也就罷了,照扶不好,恰好可以利用此為由頭,離間程始和母親的關係。

所以,從一開始,程少商就是蕭元漪算計婆婆和葛氏的一步棋。

要不說蕭元漪心狠呢,但蕭元漪也有她的無可奈何。

所以,這裡說她身為母親是失格的,還為時尚早。但15年後,蕭元漪回到程家後,再次見到程少商時的一番作派,就讓人不得不說她是“壞媽媽”了。

2.

葛氏得知蕭元漪和程始不日將會回府,便差人去鄉下接程少商回來。

延伸閱讀  陳坤愛了周迅20年,為什麼不娶她?這部電視劇說出真相

時隔15年,程少商穿著粗鄙不堪的破衣襤褸、虛弱不堪地站在蕭元漪面前時,蕭元漪想到的是,並不是如何以牙還牙地回擊苛待女兒的葛氏和婆婆,她當務之急要解決的,卻是如何將程少商這棵“歪苗”扶正,以及如何藉此由頭扳倒婆婆和葛氏。

程少商以為母親回來了,終於有人疼有人愛了。卻不曾料想,母親並不急著去找欺負自己的人算賬,反而想方設法地想著如何教育自己。那一刻,程少商的心都涼了。她以為母親只是不懂該如何做母親,卻並不知道,母親只是不懂該如何做她的母親罷了。

趕走葛氏、理順婆婆後,蕭元漪便將一門心思放在瞭如何管教程少商上。但她只是嘴上埋怨程少商啥也不會,卻從不悉心教導她讀書識字。再加上對程姎的偏愛過於明目張膽,所以程少商覺得非常委屈。

程姎是葛氏的女兒,從小被調教得知書達理。蕭元漪見到程姎後,甚是喜愛並將其視如己出,完全忘記了她的母親葛氏是如何對待自己的女兒、又是如何算計自己的。

將“敵人”之女視如己出,蕭元漪將“父母犯錯,與兒女無關”的大義彰顯得淋漓盡致。可這樣胸怀大愛的女子,對待自己的女兒,卻是百般的看不上。

為什麼?

因為程少商長了一副“我見猶憐”的天使面龐,男人看了她都喜愛得不得了,所以蕭元漪看著鬧心?

還是因為程少商大字不識、詩詞不懂,讓蕭元漪覺得丟人、沒面子?

亦或是因為程少商睚眥必報,蕭元漪擔心她闖禍連累程家滿門?

說不清是為什麼,反正蕭元漪對自己的女兒,是沒有半點的母愛。不僅如此,她還將偏心發揮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程少宮見程少商的桌案破舊、短小,不利於她讀書識字。便將自己喜愛的桌案送給了程少商。沒想到,程少商的婢女在運送桌案的過程中,卻被程姎的婢女截胡,一言不合之下,兩個婢女便扭打在了一起。

蕭元漪得知後,料定婢女受意於程少商,便不問青紅皂白地把程少商拉過來一頓數落,斥責她縱容婢女四處炫耀、招搖。

程少商不服,頂撞了幾句,嚇得程姎連忙道歉,並請求蕭元漪原諒。可蕭元漪卻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程姎,用一句“婢女犯錯,與你何干?”傷透了程少商的心。而後,蕭元漪又給少商安了個“忤逆”的大罪,絲毫看不出蕭元漪作為母親,對女兒的疼惜。

按理說,自家孩子和別人家孩子發生衝突,母親先下手為強,數落自家孩子,是為了讓對方無話可說。如此便能最大程度上保護好自己的孩子,以免被對方苛責。

可數落也要有個限度,像蕭元漪這般,只說自家孩子不是、全然無視他家孩子的對錯,火氣上來,甚至給自家孩子安個“忤逆”的罪名,就確實有些偏心了。

所謂“虎毒不食子”,程少商再頑劣,也是蕭元漪的女兒。況且,她在15年前,就早已預料到了今日的結果。如今種種,蕭元漪身為母親不僅沒有好好彌補、袒護自己的女兒,反倒是不分青紅皂白地將程少商往死裡踹,也是當之無愧的“壞媽媽”了。

3.

誠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脾氣。怒到心頭,再好的母親也難免會訓斥得嚴厲些。但氣消了,母親最愛的,應該還是自己的女兒。

可蕭元漪卻和正常的母親不同,她不僅嫌棄女兒不學無術,還把女兒當作空氣,跑去扮演別人家孩子的慈母。

正旦晚宴、祠堂祭祖,蕭元漪指點著程姎操辦,精心傳授給程姎“治家之道”。反過來對程少商,就顯得有些刻薄了。啥都不教不說,還跟別人說,程少商不如程姎懂事,身上一堆的壞毛病。真不知道,誰才是她的女兒。

延伸閱讀  《星漢燦爛》開播,四大戲精飆戲,薛甄珠和曹貴人組最強“复聯”

上元節舉辦燈會,全家人前去觀賞。

程少商本來很高興,可看到蕭元漪撇下她,獨自帶程姎去觀賞、遊玩時,便失落了起來。本以為有媽,卻勝似無媽。看著蕭元漪笑盈盈地為程姎挑選發釵,程少商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父母愛子,為計之長遠。蕭元漪從未替程少商謀劃過未來,也從未將過去的虧欠一一彌補,反倒是明目張膽地疼愛別人家的孩子,只因別人家的孩子聽話懂事、知書達理。那一刻,程少商似乎懂了。

原來母親的愛並非無私,而是有條件的。

條件就是孩子要能帶給母親榮耀,就像程始那般,能光大程家門楣;或像程姎那般,能禮數周全、妥帖本分。

正因為蕭元漪的愛是有條件的,所以程少商越來越心灰意冷。痛定思痛後,程少商決意靠自己去報復那些欺負過她的人。

郡主生日那天,程姎被王姈等女眷戲弄,差點沒在湖水里淹死。程少商氣不過,便與王姈等人撕扯了起來。未出閣的姑娘,當眾被人算計、毆打,程少商本以為母親會為自己討回公道,卻不曾料想,蕭元漪絲毫沒有護短之意。

程少商耿耿於懷,蕭元漪寧願看著自家女兒被欺負,都不吭一聲的作派,實在令人憋悶。於是,程少商便藉著萬萋萋宴請女眷的時機,設計女眷們踏上危橋,並吃瓜地看著她們全部落入了湖中。

蕭元漪得知後,並沒有體諒程少商的憋屈,反而對她又打又罰,甚至把她趕出了家門。

那一刻,所有人都為程少商求情,說她情有可原,可蕭元漪就是擺出一副“要她好看”的樣子,一點看不出程少商是蕭元漪的女兒。

4.

對待程少商各種苛刻、瞧不上,對待程姎卻百般誇讚。見程少商被她人欺負,不想著為女兒討回公道,反倒想方設法地要擺出母親的威嚴去管束她。這樣的一位母親,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冷血、無情的。

程少商是這麼認為的,所以她不再對蕭元漪有任何的期待。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覺得這樣的母親設定,過於刻意,不太符合現實狀況。

但編劇卻不是這麼認為的。

而且到了14集,蕭元漪的“壞媽媽”人設,竟來了個180度大轉彎。讓前面所有不可調和的矛盾,一下子全都變成了情有可原。

因為蕭元漪終於開始關心程少商了,甚至能通過程少商與樓垚的日常,判斷出程少商的情感狀況,並在線成為了程少商的情感分析師。

蕭元漪說,“你根本就不懂夫妻之道,對樓垚那就不是愛情。”

程少商問,“你怎知我對樓垚沒有情意?你就是見不慣我好罷了。”

蕭元漪再說,“我要不是阿母,隨你去嫁給活閻羅。”

延伸閱讀  《你是我的春天》7.1上映下半年的第一部電影要和最珍惜的人一起看看點十足!

這裡,編劇讓蕭元漪“父母愛子,為計之長遠”的母親形象,一下子就高大了起來。反倒是把程少商變成了一個“不懂母愛深刻”的乖張小孩。

在她看來,樓家並非善類。程少商這種不安分、不吃虧的性格嫁過去,定然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樓垚性格軟弱,完全護不住程少商。若是真有個萬一,那程少商一定會成為炮灰。

哪個母親不盼望女兒能嫁個好夫君、一輩子幸福喜樂。這裡的蕭元漪終於有了母親樣兒,雖然嘴裡說著狠話,卻始終還是關心著自己的女兒。

但這樣的轉變,還是讓人覺得有些猝不及防。

不過想想,也很正常。畢竟,電視劇不是生活,任何的矛盾、衝突,最終都會解決、調和。從蕭元漪在議親這件事上,對程少商的關心來看,程少商和蕭元漪之間的緊張關係,大概率是會在後面修復的。

但作為觀眾,我還是不得不說。前期為了製造衝突,讓母親成為一個偏心的自私鬼,後期為了營造母愛的深沉,又說她用心良苦,確實有些刻意了。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