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網絡電影觀察:有賣點、講好故事,才是票房口碑雙贏之道


2022年上半年,網絡電影有序前行,也悄無聲息地發生著改變。

上半年,各大視頻平台共上線網絡電影156部,其中分賬票房超千萬的影片達24部,累計分賬票房總額約4.3億元。就上半年上線影片數據來看,行業產量明顯走低,但超千萬的24部影片平均分賬達到1862萬,卻創下了新高,減量提質成效明顯。

除了內容端的變化,上半年網絡電影的發行方式也發生了不小的變化。以前,單平台發行的影片佔據了大多數,而今年以來,多平台發行的網絡電影佔比提升,分賬票房超千萬的影片中,諸如《陰陽鎮怪談》《開棺》《山村狐妻》等都是多平台發行。

在行業的變化中,網絡電影邁入了新的發展階段。拿到放映許可證,意味著它進一步走向正規化,而減量提質成績顯著,代表著它與院線電影的差距正在縮小。

六月份,網絡電影《目中無人》上線,在豆瓣拿到7.1分,被觀眾盛讚質量毫不亞於院線電影,除了《目中無人》,《山村狐妻》《東北告別天團》等影片也獲得了不錯的評價,成為了上半年千萬分賬榜單中票房口碑雙贏的作品。 《目中無人》《山村狐妻》等影片的成功,也再度向市場展現了觀眾當下的內容訴求。

觀眾需要“有優點”的影片

分賬票房超千萬的影片中,豆瓣評分在5分以上的有《陰陽鎮怪談》《開棺》《東北告別天團》《山村狐妻》《蜀山傳:萬劍歸宗》《陳翔六點半之拳王媽媽》六部作品。不過,討論上半年口碑和票房雙收的網絡電影,必然不能落下《目中無人》。

《目中無人》並沒有出現在上半年千萬分賬榜單上,因為它目前並沒有公開票房數據,但是,當下《目中無人》豆瓣評分人數近3萬人,是分賬票房第一的《陰陽鎮怪談》的近一倍,此外,它自上線後多日拿下網絡電影熱度日冠,愛奇藝站內熱度峰值突破了5000。從多項數據來看,《目中無人》的分賬票房是有望邁入千萬大關的。

這七部影片能實現票房口碑雙收,第一個共通之處在於它們都有核心賣點,通俗來講,就是在題材、敘事、特效、內核等多維度,這些影片總有一點做得比大多數網絡電影好。

《陰陽鎮怪談》與《開棺》的核心賣點是類似的,它們和2021年獲得4429萬分賬票房的《興安嶺獵人傳說》一樣,都是民俗驚悚題材。這是疫情以後興起的新興類型,相比以往的國產恐怖片,民俗驚悚片中融入了民間故事與民俗元素,實現了一次創作升級,這也為觀眾帶來了不少新鮮感。

《東北告別天團》《陳翔六點半之拳王媽媽》都為喜劇題材,這也是上半年網絡分賬榜上佔比最多的題材,但是,它們的核心賣點並非題材,而是喜劇類型架構與悲劇內核的結合,這也讓影片更具縱向深度。對比之下,諸如《我不是酒神》《依蘭愛情故事》等片也在嘗試喜劇片的縱深表達,但都未觸及“喜劇的核心是悲劇”這一關鍵點。

再看《蜀山傳:萬劍歸宗》,它在題材、敘事、內核上其實都不佔優勢,“劇情弱”更是高頻出現在影片的豆瓣短評區,但它勝在了一點,即特效華麗,水準接近院線水平,動作戲設計流暢,廣受好評,有很多觀眾就是因特效和打戲慕名而看。

延伸閱讀  網大驚悚片超綱之作!這部《山村狐妻》刺激之餘令人反思

《山村狐妻》和《目中無人》是七部網絡電影中評分最高的兩部,它們的優勢也相對全面。如果要論兩部影片最吸引人的地方,那《山村狐妻》勝在了精巧的敘事結構,它頗具《羅生門》《八惡人》等經典影片的敘事風範,從多個人物視角切入一層層卸去懸念包袱,同時在遞進的反轉中逐漸向觀眾交待了故事真相。

《目中無人》勝在了純正的中國武俠風。武俠佳作講究的是形在武,意在俠,形意結合,《目中無人》中,形在融合了錯骨手、聽風刀、樓蘭斬的一場場凌厲打鬥中,意在圍繞“討個公道”展開的故事中,形與意的結合,《目中無人》把控的很到位。即便是放眼院線,《目中無人》都算一部質量上乘的武俠佳作。

七部評分相對較高的影片,大多數其實優點與缺點都非常明顯,但在當下的市場大環境下,不怕你有缺點,就怕你沒優點。觀眾對網絡電影雖然有著高期望,但現階段包容度也很高,一部片只要有過人之處,不難在市場獲得一席之地。

先講好一個完整的故事

網絡電影想要實現票房與口碑雙收,故事完成度的高低也是至關重要的。

2022年網絡電影千萬分賬榜單中,五分以下的作品佔據了大多數,諸如《大蛇3:龍蛇之戰》《張三豐》《老九門之青山海棠》《亮劍:決戰鬼哭谷》等皆是,這些作品最令人詬病的是,甚至都沒有講好一個完整的故事,要么就是劇情太過俗套。

《亮劍:決戰鬼哭谷》是敘事不知所云的代表。 《亮劍:決戰鬼哭谷》的故事發生在李雲龍攻打平安縣城時,李正虎、孔捷等人負責阻擊前來支援的日軍,助力李雲龍的主力部隊。故事大綱還算清晰,但邏輯和人物塑造卻是混亂的,比如片中數次強調鬼哭谷易守難攻,卻分分鐘被敵方拿下,比如因片中出現的李雲龍、楚雲飛、李正虎等人戲份都很跳躍,觀眾甚至分不清誰才是主角。

《張三豐》則是劇情俗套的代表。雖然故事主人公為張三豐,但卻完全脫離了《神鵰俠侶》中張三豐的設定和人物特性,與歷史中的張三豐也毫無關係,編劇太想把家國情懷、江湖情仇、兄弟情等常見模板融入在一個影片中,最終導致這個拼湊而來的故事和張三豐並沒有強關聯,就如觀眾吐槽的那般,把張三豐換成黃飛鴻或鋼鐵俠都行得通。

這就是大多數網絡電影目前最核心的癥結,即劇本明顯打磨不夠。網絡電影發展至今,在提質上確實有非常明顯的變化,比如隨著商業模式的成熟和更多專業影視公司的入場,投資成本逐漸提升,特效、服化道、演員演技、類型豐富度等都已不同往日,唯有劇本,仍是老大難問題。

上半年票房口碑雙收的影片中,《陰陽鎮怪談》《東北告別天團》《山村狐妻》《陳翔六點半之拳王媽媽》《目中無人》的劇本完成度便相對較高,其中做的最出彩的是《目中無人》。

《目中無人》的故事線很明確,就是圍繞倪燕討公道和成瞎子的身世之謎展開,沒有過多龐雜的支線。更難得的是,在74分鐘的有限時長中,它基本立住了每個角色的行事邏輯:酒家女倪燕處於社會底層,她最樸素的願望是為親人尋回一個天理公道;成瞎子墜入江湖後雖頗有自暴自棄之意,但心中憤懣一直未能消解,倪燕的經歷,一步步推動了他的覺醒與反抗。

要做到這種程度,編劇和導演對於“自己要拍什麼”、“觀眾要看什麼”都要有清晰的認知。 《目中無人》的導演和編劇在一次採訪中透露,從頭到尾便沒想過為成瞎子和倪燕安排感情戲,在導演楊秉佳看來,“俠”應該是出手相救一些跟自己無關的人,而不是說跟自己產生感情才去救她。

延伸閱讀  《侏羅紀世界3》差在哪裡了?兩代主角夢幻聯動卻成了敗筆

幾部影片中,《目中無人》和《山村狐妻》的劇本最受好評,《陰陽鎮怪談》《東北告別天團》《陳翔六點半之拳王媽媽》相比遜色不少,《陰陽鎮怪談》和《東北告別天團》的問題都是後半段敘事節奏失控,《陳翔六點半之拳王媽媽》劇情安排稍顯刻意,難逃“為了賣慘而賣慘”的嫌疑。

但是,從情節是否觸動人心、故事是否引人入勝、邏輯是否能夠自圓其說等多個標準來判斷,這些影片的劇本成色普遍高於《張三豐》《亮劍:決戰鬼哭谷》等。雖然《張三豐》《亮劍:決戰鬼哭谷》等都有IP加成,但或許也是因為IP光環的照拂,才忽視了最核心的劇本創作。

從“看樂子”到“尋價值”

觀眾越來越看重網絡電影的內核價值,在2022年上半年也是一個顯著趨勢。七部影片中,除了《蜀山傳:萬劍歸宗》《開棺》的內在表達較為淺顯,《目中無人》《陰陽鎮怪談》《東北告別天團》《山村狐妻》《陳翔六點半之拳王媽媽》都有著較為深刻的主題。

《東北告別天團》《陳翔六點半之拳王媽媽》聚焦的都是小人物。 《東北告別天團》中,從事殯葬工作的範大明白收留了一群刑滿釋放的人員,為他們撐起了一把傘,影片在範大明白和兄弟們的相互救贖中,將一群邊緣人帶入了觀眾視野,也藉此傳達了“社會可以給真正改過自新的人一份包容和理解”的主旨。

《陳翔六點半之拳王媽媽》中,笑笑身上背負著來自生活的重壓,丈夫酗酒、女兒患有語言障礙、公公腿腳不便,為了鼓舞女兒小星,這個飽受生活折磨的女人報名競爭《拳王媽媽》的女主角,卻一次次落選。為了渲染底層人的困境,影片不少情節安排確實用力過猛,但笑笑的生活,說到底也是大多數普通人真實生活的縮影。

前幾年,觀眾評價網絡電影時經常會說一句話:“就是看個樂子。”那時候,網絡電影內在價值幾何,大多數觀眾和製片方都沒有那麼在意,但如今,追求價值表達成為了觀眾和製片方的共同追求,因為網絡電影的定位發生了變化。

2022年上半年,網絡電影市場有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變化,一方面,行業產量進一步降低,製作週期也開始拉長,這意味著行業已經進入了“從量變到質變”的新階段,而重視價值表達,正是網絡電影內容迭代和升級的重要標誌之一。

另一方面,觀眾的要求也在變化。如今,在不少網絡電影的豆瓣評論區,經常會看到“無聊”、“不知道看了個啥”、“這故事有什麼意思”等評價,這也側面證明了觀眾需要在網絡電影中看到更多乾貨。觀眾訴求的變化,源於審美的提升,也在於隨著網絡電影的迭代和升級,觀眾的觀影預期也在不斷提高。

六月初,國家廣電總局對網絡劇片正式發放放映許可證,“網標時代”到來,不再是“三無產品”的網絡電影與院線電影的邊界進一步模糊;上半年,加入視頻網站PVOD模式的影片越來越多,單片付費模式開始逐步培養受眾群體。網絡電影更正規了,商業模式也更多元了,高品質網絡電影開始對標院線,觀眾開始為單片付費,那他們對網絡電影的要求,自然也就更高了。

仔細看,《目中無人》《東北告別天團》《山村狐妻》等影片傳遞的價值,其實並沒有多新鮮,《目中無人》中,成瞎子看透權貴的嘴臉和暴行後,以江湖之道尋找尊重與平等,它所傳達的理念,我們再熟悉不過,那就是“不畏強權,行俠仗義”。但是,即便已經被訴說了千萬遍,它仍是能打動人心的普適價值觀,是網絡電影稀缺的存在。

延伸閱讀  韓寒電影宇宙,藏著這些彩蛋

網絡電影成長到今日,“網絡”一詞逐漸淡去,“電影”一詞的權重開始提升,追求價值表達,便是這一變化的體現,也將推動網絡電影進一步向主流電影靠攏。當然,要在價值表達上趕上院線電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目中無人》的出現,已經為市場帶來了希望。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