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柬埔寨红色高棉监狱长康克由囚禁中死去 独裁年代标签形象消亡 – BBC News 中文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康克由(杜赫同志;中)从一名中学老师变成杀人如麻的监狱长,再以阶下囚终结一生。

由联合国支持的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公布,红色高棉(Khmer Rouge)恐怖独裁年代重要人物,吐斯廉(Tuol Sleng)S-21监狱监狱长康克由(Kaing Guek Eav)在服刑期间死亡,终年77岁。

绰号杜赫同志(Comrade Duch)的康克由2010年被特别法庭裁定犯反人类罪,2012年被改判无期徒刑。他是第一位被特别法庭定罪判刑的红色高棉高层领导。

特别法庭发言人内·皮克特拉(Neth Pheaktra)表示,他在当地时间星期三(9月2日)凌晨在金边高棉—苏维埃友谊医院死亡。发言人暂不知道康克由死因,但其生前患有长期疾病。

后来成为柬埔寨共产党的红色高棉(或称赤柬)武装于1975至1979年间统治柬埔寨,将近200万人据信被红色高棉迫害至死。康克由被认定与S21监狱内至少1.5万人的死有关。BBC记者菲利帕·福格蒂(Philippa Fogarty)回顾康克由的一生。

载着康克由遗体的灵车离开金边高棉—苏维埃友谊医院(2/9/2020)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载着康克由遗体的灵车离开医院。

line break

那是1999年初,在柬埔寨西北部一条村庄里,一位老人家向一位来访的记者介绍自己。

他说自己的名字叫洪潘(Hong Pen),从前在首都金边教书。他能说流利英语,身上穿着一件美国某人道援助组织发的汗衫。

可是这位记者马上就认出了他。几个月来,这位记者身上一直带着一张照片,相中人的容貌同眼前此人吻合。

这位相中人就是杜赫同志,原吐斯廉监狱的监狱长。

在红色高棉统治的四年间,那裏有1.7万男女老少被严刑拷问,继而被杀害,遗体被投进乱葬岗。

这次与记者的一面之缘,最终促成杜赫同志被收押。他后来成为第一位在联合国支持的柬埔寨屠杀法庭上受审,仍然在世的红色高棉领导人。

在法庭上,康克由反复强调自己只是服从上级命令,要是他敢违抗命令,就会被杀害。但这换不来多少同情。

对于柬埔寨来说,吐斯廉监狱里所发生的一切,早已成为红色高棉暴政最强有力的象征。

“教师”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吐斯廉监狱原本是一所中学,结果成为一座死亡集中营。

康克由1940年代在中部磅同省(Kampong Thom)出生。他数学了得,很容易就考上了名校。

毕业后,康克由到金边获得师范证书,继而接触到来自中国的学生,受到共产思想熏陶。

康克由后来担任高中教师,出名的严格,但警察也注意到他的左倾政治活动。1960年代后期,他曾被抓捕,拘留数个月。

此时,武装冲突正蔓延全国。美国与南越部队入侵柬埔寨,搜寻北越共产分子,柬埔寨东部大片土地遭到轰炸。当时柬埔寨左派反叛武装也在对抗有美国撑腰但不受国民欢迎的政府军。美军此举把村民推向左派武装的怀抱。

康克由加入这股自称红色高棉的左派武装,获上级任命主管安全事务。1971年,法国人类学家弗朗索瓦·比佐(Francois Bizot)被红色高棉武装抓获,他被康克由审问了三个月。

比佐形容康克由是个“寻找真理的人”,不断追寻“生命中的绝对意义”。比佐后来得知,他获得释放,是因为康克由信纳他清白无辜,并亲自向上级求情。

这是康克由一生中鲜有的善行。他此时正要被擢升。

刑场

1975年4月17日,经历多年战斗,红色高棉游击队(又称赤柬游击队)攻占金边。柬埔寨将近四年的恐怖岁月由此开始。

新政权废除了货币,城市人被下放农村田野,数十万人因饥荒而死。“敌人”被当局以令人不寒而栗的速度消灭——所谓“敌人”的定义无边无际。

图片版权
Documentation Centre of Cambodia

Image caption

康克由(后排右二)摄于1977年。他在特别法庭的审判中声称很讨厌在监狱中的工作。

康克由掌管设在金边市中心一所中学内的吐斯廉监狱,别称S-21监狱。这里成为了红色高棉这部杀人机器的关键部件。

数以千计的人被带到吐斯廉监狱囚禁,包括前朝政府官员、被打成中产阶级的人,以及后来被怀疑叛党的红色高棉成员。进了吐斯廉监狱,等同于已经被判有罪。他们首先要被量体重和拍照,然后,审讯开始。

囚徒首先会被要求写下悔过书,巨细无遗地供认自己如何对政权不忠。他们被要求承认自己是敌特分子,供出亲朋好友。在这里你没有可能不招认,否则面对的就是连番酷刑折磨。许多人无论是否认罪都还是被用刑。

被视为“头号重犯”的囚犯会被保持先活着,好让监狱当局确保证词完整——有时候康克由会亲自有系统的审查批注。那些被认为没那么重要的囚徒会被迅速处置。

不过,殊途同归,所有囚徒最终会被送到金边市外数公里的琼邑克(Choeung Ek;又译钟屋)屠杀场处决,有些人会被要求先给自己挖坟墓,再接受处决。

被囚者的孩子也难逃一死。琼邑克屠杀场内一棵大树旁边今天竖立了一面牌子,上面写着:“杀人树——刽子手在此砸打儿童”(Killing tree against which executioners beat children)。

目前已知能从吐斯廉监狱活着离开的不过十人左右,1979年1月,越共军队入侵柬埔寨,推翻红色高棉政权。一位摄影师来到吐斯廉监狱,发现人去楼空,除了那些被杀囚徒已在腐败的尸体。

“无能为力”

红色高棉武装退守到西北部大本营,康克由随大队而去。

此后,他一直居住在泰国与柬埔寨边境地带,学会说英语,甚至曾数度给援助机构打工。他也重拾教鞭,1990年代中期,他成为了基督徒。

1999年4月,摄影记者尼克·邓洛普(Nic Dunlop)认出了康克由。那时候他已经与孩子在马德望(Battambang)落地生根。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康克由(右)被认定要为至少1.5万人之死负责。

邓洛普与另一位记者塞耶(Nate Thayer)继而专访康克由,当中他谈论了自己在吐斯廉监狱的角色。他说自己做了很坏的事情,但全都是因为要执行红色高棉中央委员会的命令。

康克由说:“任何人只要被抓捕就得死,这是我们党的规矩。S-21无权逮捕任何人,审问他们,把他们的供述交给党中央,是我们的职责。”

十年后,康克由在特别法庭上形容自己“深切后悔”,向受害人亲属道歉。他说很“讨厌”自己在监狱时的工作,但个人恐惧与对家人的担忧成为他的“推动力”。

他说:“对此我无能为力。波尔布特(Pol Pot;红色高棉最高领导人)都把这些人视为眼中刺。”

审讯进行到末段,康克由声称自己并非红色高棉高层领导,要求获得释放。死难者家属认为,康克由这样的说法显得尤其滑稽。

2010年7月,他被特别法庭裁定反人类罪有罪,判囚35年。上诉庭其后加刑至无期徒刑,当时来自法庭的报道称,这位老囚犯闻判时木无表情。

几年后,康克由成为另一起重要审判的关键证人。他出庭指证波尔布特的副手农谢(Nuon Chea)和时任国家元首乔森潘(Khieu Samphan)。农谢在2019年去世

农谢与乔森潘同样被判处无期徒刑。三人就此成为少数获刑的红色高棉政权前领导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