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臉,演技用力,人設不討喜,即使星二代,依然配不上女二位置


《幸福到萬家》播出四集,估計觀眾被劇中的女二號,也就是何幸運給哭得心煩意亂。

不從“受害者有罪”的角度看,也不從法律層面的角度看,實在想不通,何幸運受到的傷害為什麼如此之大?

自從因為婚鬧事件,何幸運就尋死覓活,不曉得的人,以為是被萬傳家非禮的原因,但更大的原因,是因為這個事兒,她被“渣男大勳”給拋棄了。

原本想通過渣男,獲得在律師事務所的就業機會,結果全部泡湯了。

除了劇情本身的原因,何幸運的所作所為,之所以帶給觀眾不適感,原因還是演員張可盈用力過度。

提到張可盈的名字,沒有幾個人知道,但提到她的母親,那可是大名鼎鼎。

就是《渴望》中,國民媳婦劉慧芳的飾演者張凱麗。

如果沒看過《渴望》的話,那《人世間》中,曲書記的形象,總會記得,她的飾演者就是張凱麗。

《渴望》的製片人,當時的北京電視藝術中心主任鄭曉龍,也就是《幸福到萬家》的總導演。

為什麼名不見經傳的張可盈,有機會和一線明星趙麗穎搭戲?

答案就在鄭曉龍和張凱麗的交情中。

但可惜,即使碰到鄭曉龍這樣的頂流導演,在有著趙麗穎,羅晉這樣的演員陣容的戲中,張可盈卻是屬於拖後腿的那類演員。

即使是星二代,張可盈的演技依然有限。

並不是只有能哭出眼淚,就是會演戲,就能準確地表達自己的情緒。

延伸閱讀  戲份不多,演技不是最好,《幸福到萬家》羅晉演的關濤怎麼就火了

在遭遇婚鬧事件後,何幸運的真實情緒應該是怎麼樣的呢?

這種情緒不應該是過度的悲傷感,而是憤怒的情緒中,夾雜著無語的沉默。

事情已經出了,作為法律專業畢業的學生,不是應該更多地去想著如何解決問題嗎?

但劇中的何幸運呢?從頭到尾的表演方式,就是不斷地用哭泣來表達情緒。

這已經近乎是《祝福》中,祥林嫂似的情緒表達了。

就差在口中不斷地重複:

“我被非禮了,我被非禮了!”

當然,導演是想通過何幸運“創傷綜合徵”,來倒逼姐姐何幸福,去打官司,這是劇情的需要。

但是,張可盈在這一系列痛苦掙扎的表演中,卻因為用力過猛,表現方式單一,造成觀眾的疲勞厭惡感。

同時,又因為用酒精來麻醉自己的俗套劇情設計,讓何幸運的人物設定,也變得極其不討喜。

看下在經過婚鬧事件後的何幸運,是如何患上創傷應激症的。

除了一天要不斷地洗澡,就是不斷地再給男朋友打電話,尋求原諒。

但是,渣男大勳的反應如何呢?不是關心自己的女朋友的心裡感受和受到的傷害。

延伸閱讀  《嫣語賦》一部女主追求自由,不傻白甜的劇,就憑這一點,我追了

也不去為自己的女友,尋求公道,只是關心,女友吃虧到什麼程度。

自己的女友哪裡被男人摸了,那些男人還乾什麼了?簡直就是一個偷窺狂的心理。

面對這樣的渣男友,何幸運卻不以為然,只是不斷地讓男友接受現實,接納自己。

簡直就是一個卑微的女奴形象。

除了跟男友的卑微求復合,何幸運剩下的時間,就是埋怨姐姐,對於姐姐的關心,冷暴力應對。

再就是抓住母親的言語漏洞,怒懟自己的母親。

典型的把最壞的情緒留給家人,面對困難和外人的詰難時,卻爽快認慫的作風。

只會窩裡橫,大學受的教育也白費了。

除了演技單調用力,飾演人物的人設不佳,張可盈自身的條件,也是一言難盡。

長相遺傳了母親張凱麗,但是,卻明顯是個整容臉。

並且,雙眼皮被開得太明顯,一看就不是韓國醫生歐巴的作品。

靠著星二代的資源,但演技不給力,先天條件又一般,即使碰到好作品,也是難以成功。

陳月末被父親陳寶國捧了這麼多年,依然是紅不起來。

在《山河月明》中飾演的朱允炆,居然被陳月末演出精神病的狀態,實在是丟陳寶國的臉。

延伸閱讀  哭不出來別硬演! 《幸福到萬家》3位演員告訴你,啥是教科書式哭戲

但這麼多年,不消耗母親王馥荔的名氣,在演藝圈默默打拼的王驍,卻靠著《流金歲月》一戰成名。

沒啥作品的張可盈,同陳月末一樣,即使有機會飾演爆款劇的女二角色,但依然是擔當不起這個女二號的名頭。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