卒仔的英雄之旅:在《綠騎士》中,品味電影的幾個層次


何為英雄?

我想,從古至今答案早就寫在歷史書上,寫在我們每個人心中。然而,當一個貪生怕死的普通人一躍成為英雄,明知德不配位時,又該如何前行?

在電影《綠騎士》中,用唏噓和諷刺的意外書寫著關於一個“英雄”的狗血人生。然而這樣的英雄,從問世以來便注定是個,所謂的英雄路,也從一開始就給出定義:赴死路。

當不是英雄的人成為英雄,當有著諸多負面情緒的小人物成為主人公時,看似在說英雄的傳奇人生,可又多了幾分其他意味。用意想不到的手段去迷惑觀眾,在看似不可能的情況下,完成這次的完美逆襲。

故事背景設定在亞瑟王垂垂老矣之時,身邊雖擁有許多騎士和傳奇人物,但狀態明顯不復當年。他的侄子高文,本片的主角,遊手好閒無功績,卻在聖誕節當天因為血親關係席坐在國王和皇后身旁,雖是名紈褲子弟也知道自己不配位。

此時出現了一名面目恐怖的巨人,來到國王面前下戰帖:

國王派出任何一位騎士與之交手,不論結果和輸贏,唯一的條件就是一年後此名騎士須到北方的綠教堂讓巨人以相同的方式回擊即可。

延伸閱讀  90年代國產好看電影,走對房間認錯郎

高文氣盛,想趁機出頭,於是自告奮勇地挑戰巨人;沒想到巨人不但放下手中武器,還將脖子湊上前去,看來挑釁不已。高文二話不說一刀砍下巨人頭顱,原本興奮地以為自己戰勝,沒想到巨人提起自己的頭,順便提醒高文「一年後」,便大笑揚長而去。

一年中高文的事蹟傳遍全國,連酒吧里醉醺醺的老人都可以說上兩句,但這一年看似風光的日子並不好過,畢竟時時刻刻有人提醒著赴約的日子一天一天逼近。高文本來就不是英雄,連騎士精神也沒有,當然能躲就躲、能閃則閃。不過亞瑟王和高文母親不准,在一連串有形無形的準備後,將高文送上赴約的路上。

途中遇見許多坎坷和磨難是必然之事,如同每一趟英雄之旅,主人翁受苦受難受折磨幾乎是必備條件。那麼什麼讓《綠騎士》成為一部萬分驚豔的電影呢?對我來說有以下幾個層次。

《綠騎士》整部片的畫面非常美,故事背景設定是聖誕節前後,整體色調偏向灰暗霧靄,迷霧下雪的天氣將主角心境定調得很準確:根本不是什麼英雄之旅,是必死無疑。

視頻中有很多幕暗得實在很不清楚,幾乎是看不見的,身為觀影者可能會討厭這樣的視覺感受,但個人卻相當喜愛這樣的安排,因為這實在太接近夢境給人的感受了,在夢里或是潛意識中對某些圖像的安排就是這麼模糊不清,無法窺見全面,只能透過某些物件或殘影一窺究竟,迫使主體很用力很用力地試圖去看清、去讀出意義,雖然常常徒勞無功。

《綠騎士》就是一個非常潛意識運作的故事。高文的遭遇處於現實和虛幻的邊緣,何者是真何者是假、或是一切亦真亦假,難以辨識。旅程中充滿了符號,頭顱、小狐狸、巨人等一再出現,幻視也是相當精彩的一部分,反轉了整個故事。

台詞的細膩是《綠騎士》中一定要提的,從開場的第一個問句開始,幾乎每一句話都有多層意義和含意,十足抓住觀眾的注意力和胃口。有意思之處在於當你跟著台詞走的時候,它既對你訴說高文的旅程,又意有所指地傳達所有旅程之外的路途,弦外之音的巧妙本片發揮得淋漓盡致,讓人聽著角色說話忍不住揚起嘴角。

高文不是英雄,連邊都沾不上,《綠騎士》和多數「主角會有某程度以上蛻變」的英雄之旅或公路電影不同:高文從第一秒開始就展現了人性的陰暗,這趟旅程我們不確定他會得到什麼,但肯定是去送上自己頭顱的。

延伸閱讀  漫威新劇《月光騎士》將播,天啟再就業,卻成少年漢尼拔遺作

對於陰影面明顯的高文,有種行走在人世間的熟悉感,在他人身上見到,在自我身上必有更深的感觸,懦弱、好功、貪生怕死,這些議題都不太可能輕易覺悟或改變得,而我相當喜歡高文真實的軟弱。

畢竟英雄之旅不是英雄保證書,誰說走完必然蛻變,誰說撥雲肯定見日,磨難後就英雄上身?想太多了,人生哪有這回事。

因此這段卒仔的英雄之旅,在《綠騎士》中,品味電影的幾個層次。而我們也將在電影中,感受英雄、人生等多方面的用意。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