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有好看的網絡電影,《目中無人》可以有,但《遠山淡影》還不行


去冷清的電影院看了《侏羅紀世界3》,這片還是得去影院看,才有意義,視聽享受,加上懷舊情緒,畢竟又一部從小就開始看的系列大片終結了。而面對這樣的電影,也沒想好要說些什麼。突然就想起端午那會兒看過的《目中無人》,可以聊聊,且最近這片熱度不減。

剛剛看完了愛奇藝上線的另一部網絡電影《遠山淡影》,讓有些喜歡文學的人,誤以為它和石黑一雄的小說有關,其實只是藉了個中文名字。想一想,作為一部網絡電影,也是不太可能和這樣的小說有什麼關聯的。

兩部作品帶來的效果是不同的,《目中無人》做對了減法,去除了網大以往那些讓觀眾詬病的地方,同時吸取了有特色有價值的表現方式穩健發揮,而《遠山淡影》卻將各種“危險”的元素碎片組合成了尷尬且存在漏洞的習作。

01 《雙魚隕石》和《獵謊者》

先來說說這兩部2020年的網絡電影,都在某種程度上展現了自己的優點。 《雙魚隕石》出現的時間點也對它非常有力,和目前的現實環境有些相似,正是疫情蔓延,各處禁足,影院無法開張的那個階段,也是一部在愛奇藝上線的網絡電影。

這部作品基於一個神秘的真實事件改編,失踪的科學家給主創團隊更大的想像空間。他們沒有因為是一部網絡電影,而放棄更大的野心和佈局,要有沙漠,還有要藏於其中的艦艇。科幻懸疑以及一些關鍵細節,都讓這部電影在觀感上更加豐富多元。

而被詬病之處,則是有些明顯的模仿,在他們看來可能是致敬。核心情節的設定和場景都和知名的懸疑電影《恐怖遊輪》很相似,特別是死了無數次的屍體,在視覺上已經構成了極大的相似性。

另一部曾在騰訊視頻上線的《獵謊者》擁有更好的成績,就在於重視劇本的創作。獵謊者本人向晴也是一個冒充警察的說謊者,而且她說謊的原因也是出於和林超凡一樣保護親人的善意。獵謊者同樣也是說謊者。

延伸閱讀  懸疑片《遠山淡影》上映,本以為是一部爛片,沒想到是匹“黑馬”

作為一部小成本的電影,他們沒有沙漠和艦艇,只能靠故事自身,特別是複雜人性展現出來的邏輯自洽,才能打造出好故事的基石。以至於儘管有些表現是粗糙的,但劇作本身的力度是可見的。

02 學會揚長避短

《目中無人》也有特效,但不誇張,也不尷尬。不像《茅山天師》裡的巨蟒,只能提升廉價感。在《目中無人》裡,需要張揚的地方,就不會畏首畏尾,比如用刀切開酒壺燃起炫酷的火焰。這和一條突兀的大蛇比起來,誰的視覺效果更高級,當下立判。

它也有模仿,但沒有那麼直接,而是學會表達重要的東西,而在其他有可能帶來負面影響的地方學會節制。你說表現盲俠的電影有多少,不說國內,單說日本,就拍了不只一個版本的盲俠,更有北野武的《座頭市》。

盲俠到底是睜眼瞎還是閉著眼睛?最初看到的是閉著眼睛的狀態,而當要決一死戰,帶著憤怒拔刀時,那睜開的一瞬,非常有力,而且呼應片名的“目中無人”。它既是寫實的,又是來自內心的。

一個“目中無人”的俠客,卻有人“忍者之仁”,把財富留給那個非親非故的姑娘。瀟灑且深藏不露之人都有這種氣度,全世界都通用,比如前段時間的英國電影《套裝》,以裁縫店做偽裝的高手,最後把一筆錢留給了那個在裁縫店工作的女孩,也是同樣的行為。

主角的動作神態受到李連杰的影響是不奇怪的,畢竟謝苗從小就和李連杰一起出演過兩部功夫電影。這應該是他主演的網絡電影里分數最高的一部。無論是出刀,盲俠的設定還是影片主題,都多少受到日本武士電影的影響。比如,出於某種原則,義無反顧地為了一件事鋌而走險或者走上不歸路。

當然,這件事往往是去為了某個人去拼命,這個人往往又是一個女人。而本片中還有另外的女人為了他喪命。形式感的東西也包含著某種理想化人格與人物關係。但這也正是它區別於其他網絡電影的地方,在穩中求得一點特色,從而達到提升質感的效果,是它受到讚賞的原因。

03 有門檻,就別輕易挑戰

延伸閱讀  王源最新工作已到十二月!生日當天不公開,放假整月或與團隊一起

我說這句話的意思是,懸疑犯罪的確是一個能出精品的大類。但作品多起來,想要拍好的難度就越來越高。想想愛奇藝“迷霧劇場”的跌宕起伏就知道了。再看看優酷最近上線的《迴廊亭》,即使是改編自東野圭吾的小說,其效果也沒有那麼理想。

《遠山淡影》忽視了這個門檻,主創相信自己構建故事的能力。但要知道,有多少觀眾看了多少部同類題材的影視劇?橫屍荒野的屍體、女性情誼、日記本、錄音帶、畫像師等等。這每一條其實都是主創給自己出的難題,因為這些“碎片”被談論過太多次了。

一個人頂替另一個人生活,這個點雖然也不算新鮮,但還是有機會拿來做些文章,但這裡面有各種層面的想當然,導致它在力求自圓其說的匆忙中暴露了邏輯的瑕疵。特別是神話了畫像師的能力,不僅是作畫層面的,還有破案層面的。

另外一點就是調性,畢竟你不是雙雪濤,沒有《平原上的摩西》那樣紮實見功力的小說原型,它的獨特性是無法替代的。在院線上,還可以搞一下類型和文藝之間的曖昧,但在網絡電影上打造一個有些文藝片傾向的懸疑故事,就顯得不倫不類。

從影片一開場交錯的樹影,和結尾停留在遠山淡影的情境中,就能體會到電影想要在視覺上帶來的美學追求。片中個別文學化的對白,也暴露著類似的傾向。我們可以看到有些要達到的效果和願景是好的,但完成度上,就變成掌握了套路,卻沒能成功填充其血肉的故事。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