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事精英》:戲裡戲外都是求生欲


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儘管《愛情公寓》爭議不斷,但從話題性和關注度來說,國內幾乎沒有一部情景喜劇能同它較量。

兩年前,《愛情公寓》迎來了最終季,陪伴一代人成長的愛情故事講到尾聲。雖然觀眾請拍番外篇的呼聲非常強烈,但導演韋正還是選擇重開新篇。

老朋友,新故事。昨晚,由韋正、鄒傑編劇,韋正執導,李佳航、成果、張一鐸主演的《破事精英》在愛奇藝正式上線了。

張偉變成了更黴更慘的糊牆能手胡強,諸葛大力化身更有個性的女程序員歐陽莫菲,趙海棠繼續以雞血銷售唐海星的身份“尬演”。

《破事精英》裡雖沒有《愛情公寓》中曾小賢那樣賤氣十足的角色,但同樣囊括了天下奇葩。

在公司糊了十年標語的胡強時來運轉,成為了“迫事部”的經理,下屬卻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程序員歐陽莫菲拒絕洗腦、不服管教,設計師蘇克傑(劉中秋飾)被工作折磨成面癱,文案龐小白(李汶凡飾)心靈脆弱受不得委屈,還有雞血銷售唐海星、熱衷八卦的秘書金若愚(屠畫飾)、未經社會毒打的實習生沙樂樂(孫藝文飾)。

幾個八竿子打不著的職業湊到了一個部門,其他部門不願意做的工作,統統丟給他們,“迫事部”變成了“破事部”。

很顯然,當那些看著《愛情公寓》長大的觀眾開始進入職場時,韋正希望通過一部刻畫職場的戲繼續留住他們。 《破事精英》選擇的,都是比較有代表性的職業。

只不過,從公寓到寫字樓,從未婚者的愛情遊戲到血淋淋的職場規則,從浪漫童話到殘酷現實,《破事精英》不僅要重新適配觀眾的口味,還要闖過審查環境趨嚴的難關。不管從哪個角度看,它都有很強的求生欲。

延伸閱讀  《星辰大海》首播收視破1!餘丁一出手,又是一部《雞毛飛上天》

開播前三天,導演韋正在微博先為觀眾打了預防針:不是外傳、不要著急、不談戀愛,試圖盡量淡化觀眾對《愛情公寓》番外的期待。

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很誠實。 《破事精英》裡出現了大量關於《愛情公寓》的梗,這種“抖機靈”的套路對新觀眾來說或許不太友好,但應該足以讓忠實的老觀眾哈哈大笑了。

前不久,在綜藝《開播!情景喜劇》的舞台上,《家有姐妹》的劇組也在舞台上借用了不少經典IP的角色和名梗,比如尤浩然和評委席上的高亞麟重結父子緣,范明再次以邢捕頭的形象登場等等。情懷這一套,觀眾還是吃得香。

這也反映了,在情景喜劇受眾流失嚴重的今天,創作者不得不靠一些取巧的手段吸引目光。在情景喜劇的市場逐漸收窄的時候,必然要以此“求生”了。

比起在市場上求生,《破事精英》在創作上的求生欲要更為明顯。

韋正的微博中還提到,“《破事精英》裡有很多諷刺現實的情節,但描寫這些不合理的扭曲現象,並不代表創作者認同或宣揚它們,角色行為並不總是’正確’的,希望大家正確甄別。”

諷刺確實是有的,它諷刺了資本的無情。胡強被公司文化洗腦,本著“小螺絲,大作為”的精神,兢兢業業為公司刷了十年標語,終獲升職,卻站在了隨時被裁的邊緣,畢竟公司裡十年工齡的老員工早就被優化得差不多了。 “破事部”的前三位經理已經因為勝任不了工作走人了,如果沒有主角光環,胡強的下場也可想而知。

正因如此,胡強才如此懷念曾經糊牆的日子,才會三番五次地“求降職”。

延伸閱讀  金世佳:我想努力成為一名好演員

它諷刺了職場裡的溜鬚拍馬。就像《小公務員之死》裡下屬扭曲的性格一樣,職場裡的打工人,工作可以做不好,但一定得把領導的話當成閱讀理解來做。當然,《破事精英》裡將這一段處理成了溫暖的小故事。

它嘲諷了職場“破事”。領導隨手發在公司內部論壇的一首小詩,竟直接導致破事部的幾個人熬了兩個通宵,在小詩的評論區留下了數千條“走心”感悟。

它甚至還專門用一集的時間,內涵了職場神器“釘釘”……

然而,不知道是網上類似的段子看多了,早已生出免疫力,還是劇集受限於表達尺度,四集看下來,覺得不難看,要驚艷觀眾還得加把勁。

觀眾可能萬萬沒想到,情景喜劇也有走向“喜頭悲尾”的一天。

前四集的每個結尾,故事都會伴隨著音樂走向煽情。胡強在夜裡放聲大哭、即將被裁的實習生迎來了同事們的暖心幫助,被領導罵出精神病的文案跟同事開了一場傾訴心聲的互助會,破事部為一個虛假的獎勵慶功……

每個故事的結局要么扎心、要么溫暖,都是要引人共鳴,而我的疑惑也在這種共鳴裡越來越深:所謂溫暖情節,究竟是要治愈,還是要諷刺?

就比如員工被領導罵出了心病,獲得解脫的方式竟是通過和別人比慘,每個人都在這場比慘大會中與自己和解,重獲新生。這恐怕才是最大的黑色幽默吧。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