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是好劇,但把《獅子山下的故事》和《人世間》放在一起看,差距還是挺大的


《獅子山下的故事》這部劇,在播出之初進行宣傳的時候,打的是“香港版《人世間》”這張牌。

很明顯這是想藉《人世間》的東風,吸引觀眾的注意力。換句話說,這是想“蹭”《人世間》的熱度。

說實話,雅清也是因為這一點,而選擇了在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之後,坐下來收看《獅子山下的故事》這部電視劇。目前更新到第9集。

看過之後,怎麼說呢?劇是好劇,但跟《人世間》相比,差距還真是挺大的。

咱們先說兩部劇的相同點。

兩部劇都是通過平凡小事和“家長里短”來聚焦時代的變遷。都是通過普通小人物的視角,來見證社會的巨大變革,和幾十年來每個人的不同變化。

《人世間》是以東北某城市的平民社區“光子片”為背景,講述了以周家三兄妹周秉義、周蓉、周秉昆等為代表的十幾位平民子弟在近50年的時間內所經歷的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

而《獅子山下的故事》則通過一座小小的“茶餐廳”,來展示香港回歸前後,幾代香港人的不同命運。

相比之下,《人世間》顯然更加厚重,稱得上是一部當代中國人的影像心靈史詩。如果說《人世間》更像一條浩蕩的大河,在50年的蜿蜒曲折間展現了國家的發展和普通老百姓的磅礴變遷的話,那麼《獅子山下的故事》則更像一幅風情畫,體現了香港所特有的市井文化和風土人情。

其實我們原本對《獅子山下的故事》這部劇是充滿期待的。因為就算是一座小小的“茶餐廳”,也有許多故事可講。可是越到後面,我們卻越感到“失望”。它不僅無法跟《人世間》相提並論,而且還暴露出了諸如“劇情套路化”、“表演戲劇化”、“製作模式化”等許多弱點。

如果硬要拿它跟《人世間》相比較的話,那麼我覺得,至少在三個方面,它們的差距,是非常明顯的。

一、劇情

《人世間》最具衝擊力的一點,就是無比真實。原著作者梁曉聲有著深厚的生活體驗。他所寫的,都是自己最熟悉的事兒,最熟悉的人。所以令人看後,感覺無比親切。因為很多事情,都是我們親身經歷過的,很有“認同感”,也有“感同身受”的體會。

看《人世間》彷彿我們看的不是故事,而是我們自己的人生經歷。

延伸閱讀  電視劇《人世間》,自己做不到為陪伴父母回老家,為什麼要求周蓉

可是《獅子山下的故事》,人工雕琢的痕跡,太過明顯。很多橋段,一看就是在“編故事”,為了推動劇情,而刻意營造“反轉”。看似“起伏跌宕”,但其實經不起仔細推敲。比如第三集,編劇的任務似乎就是要讓李高山去“領盒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編劇讓李高山在回家的小巷子裡與幾個小混混狹路相逢,最終還“意外”地被一個小混混用刀刺中腹部。

好吧,這樣的設置和編排,我們勉強還能接受。可是李高山都被刺中了,還不趕緊去醫院,而是拖住刺傷他的小朋友,給他講了一番大道理。甚至為了不讓小朋友受到應有的懲罰,他硬生生將刀拔了出來,然後扔進下水道。我想,就算作者想要表達李高山的“聖母心”,也沒必要進行如此不合常理的設計吧。

因為李高山作為一名成年人,他怎麼會不知道私自拔刀會導致大出血呢?甚至會危及生命?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拔了刀,也不去醫院,而是強撐著又回到家。這樣的編排,導演也許是想製造一個感動點。可是不合常理的劇情編排,又怎麼能打動觀眾呢?

類似的橋段,在《獅子下山的故事》中出現得實在太多了,“人為的巧合”數不勝數。比如成年後的李友好和羅梓良定情,是因為路遇一個滑滑板的小子差點撞傷友好,梓良奮不顧身地將友好護在懷裡,四目相對,情愫暗生。還有每次友好和梓良約好見面,她總會碰上羅梓良正在和學校裡的女老師糾纏不清。然後她二話不說,扭頭就走。

這樣的“誤會”場面,我們是不是在濫俗的電視劇裡看到過太多?而《人世間》中,幾乎從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巧合,但卻同樣拍得好看,又耐人尋味。

二、人物

大家有沒有覺得《獅子山下的故事》中人物性格,都好單一?就好像是將某個符號,安排到特定的位置上一般。

比如梁歡,她的作用就是要讓觀眾看到她的堅強,她的百折不撓。比如李高山,他出現在劇中的目的,就是要讓觀眾記住他的“好”,讓梁歡永遠懷念他。還有羅一同、勞金、甄茜美等,全都是“單面性格”,都是為了襯托“梁歡”而存在的。

可是我們看《人世間》為什麼會那麼津津有味,是因為其中的每個人物,不管是主角周秉昆、周蓉、周秉義也好,還是配角春燕、德寶、水自流、金月姬等人也罷,就包括龍套角色春燕媽等,都是那麼性格豐滿,有血有肉。

比如周秉昆,他身上既有各種各樣的毛病和缺點,也有一個男人該有的責任和擔當。比如周蓉,她既有聰明伶俐有主見的一面,也有自私冷漠不近人情的表現。我覺得這才是我們在生活中所司空見慣的活生生的人物,而不是像《獅子山下的故事》中的梁歡那樣,渾身上下挑不出一點毛病、彷彿專為“堅韌不拔”所設計的“高大全”似的形象。

所以,直到現在,《人世間》都已經播出了好幾個月了,我們仍然清晰地記得劇中周秉昆、鄭娟、周秉義、周蓉、周志剛、李素華等人的模樣,可是《獅子山下的故事》中的那些人物,我們卻剛看過,就忘記了。

我覺得,不迴避,不粉飾,還原真實的生活,才更能體現出昂揚向上的力量。

而《獅子山下的故事》為何沒有寫好人物?我覺得與創作者們沒有深入生活、僅憑“套路”、經驗和想像來進行創作,有著很大的關係。

三、表演

延伸閱讀  《人世間》還在熱播,雷佳音又一新劇來襲,搭檔女主是金馬影后

《人世間》中所有演員的表演,都是樸實生活化和接地氣的。

而《獅子山下的故事》中的演員,卻統一地採用了戲劇化的表演方式。表情和形體動作都十分誇張,表現驚訝就瞪大眼睛,表現激動就手舞足蹈。這實際上又是一種“套路”,是香港演員慣用的表現手法。

其實《獅子山下的故事》的演員陣容,還是無比強大的。匯聚了胡杏兒、謝君豪、黃覺、羅嘉良、譚耀文、樊亦敏等眾多實力派影視明星。可是他們在劇中的表現卻差強人意。

比如扮演女主角梁歡的胡杏兒,她是有演技的。 2020年就因在真人秀《演員請就位》中呈現了精湛的演技,而榮獲了“年度最佳演員”大獎。此前她還出演過《流金歲月》、《美人心計》、《肥田喜事》等經典港劇,演繹各種人物也能做到游刃有餘。可是在《獅子山下的故事》中,她的表演卻非常“浮誇”,更多的時間都在表現情緒,而不是挖掘人物的內心。

其實這也不能全怪她。因為從“TVB”走出的演員,幾乎都是這樣的“表演模式”,都習慣用誇張的表情直接表演情緒,或者用緊張的肢體竭盡全力表現自己。這是他們的習慣,該怎麼哭,該怎麼笑,好像都是設計好的,全部“公式化”了。這樣一來,所表現的人物,就難免“千篇一律”。

所以這一次,我無法用“演技炸裂”四個字,來形容胡杏兒的表演。

可是再看雷佳音在《人世間》中的表現,多麼真實,多麼注重生活小細節的體現啊。無論是周母從昏迷中醒來時,他那難以置信和小心翼翼的眼神,還是和周父吵架時,他一邊宣洩著多年來的委屈和不甘,一邊又不自覺地在父親面前帶出“孩子腔”,甚至就連平常的“臊眉耷眼”,全都那麼又有層次,又無比真實。

我想“細膩”和“層次豐富的表達”,是雷佳音和胡杏兒的最大不同吧?顯然,相比之下,雷佳音的表演要高級很多。

黃覺也是位好演員,這一點,我們在《山海情》和《開端》等電視劇中都已經領略了他的演藝才能,和塑造角色的能力。我們原本期待他會在《獅子山下的故事》中帶來一些不一樣的驚喜。然而卻事與願違。他所扮演的勞金,全程一副又委屈又無奈的表情,貫穿到底,就跟還沒從《開端》中完全走出來一樣,令人深感失望。

還有謝君豪,他在《南海十三郎》中的表演多棒啊。然而到了《獅子山下的故事》中,他卻和其他演員一樣,沾染了許多“TVB”的表演習氣。動不動就瞪大眼睛,讓人感覺十分違和。當然,這部劇能供他發揮的空間也不多,所提供的人物性格也不豐富,再加上他還要和其他演員的表演風格保持一致,所以能演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而劇中出現的青年演員,雅清就不想再說了。只是想建議,他們以後能多接一點像《人世間》這種有深度有厚度有生活底蘊的好劇,多接一點人物性格層次豐富的角色。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真正磨練演技。若一直演“套路劇”,一直演“符號式”的人物,那麼表演就難免“模式化”,對於今後的發展,自然是極其不利的。

目前《獅子山下的故事》的豆瓣評分還沒出來,但雅清預測不會太高。而且現在關於這部劇的熱度和討論度,明顯下降了許多,根本未能像《人世間》那樣出現全民熱議的盛況。所以說它是港版的《人世間》,多少都有些牽強。不過因為它表現的是香港回歸25年的主題,所以意義還是很重大的。

在此,我們希望香港的影視創作者們都能夠走出寫字樓,深入到生活中去,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創作出像《人世間》這樣的好劇來。到時,就算不打上“港版《人世間》”的標題,也會被觀眾爭相觀看的。觀眾從不缺乏對好劇的鑑賞能力,觀眾缺的,是真正的像《人世間》一樣的好劇。

延伸閱讀  58集《人世間》大結局前瞻,6人結局塵埃落定,2人結局還有變數

不知大夥有沒有追看《獅子山下的故事》這部劇呢?看過之後是否跟雅清有同樣的感受呢?歡迎大家通過留言區,與更多劇迷進行討論。

本文系DJ雅清團隊原創作品,未經允許請勿抄襲!違者必究!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