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上電影大決鬥! 《阿甘正傳》與《低俗小說》:1995年奧斯卡最佳電影究竟應該頒給誰才對?


留著山羊胡的羅伯特·德尼羅與阿爾·帕西諾走上舞台,他們不是來宣傳這一年即將上映的《盜火線》,這兩位好萊塢男神來此宣布,1995年第67屆奧斯卡最佳電影究竟獎落誰家:入圍高達13項獎項的《阿甘正傳》,已經拿到了最佳男主角等5項大獎;今年話題性最強的獨立製片電影《低俗小說》被視為是篡位在望的最強黑馬。

帕西諾拆開信封,說出了答案。但是這麼多年來,仍然有很多人對這一個答案不甚滿意:為什麼是《阿甘正傳》有資格獲得年度最佳電影?而非讓昆汀·塔倫蒂諾一炮而紅的《低俗小說》?

羅伯特·德尼羅與阿爾·帕西諾頒發奧斯卡最佳電影獎。

斯皮爾伯格這一個晚上很開心,這種興奮之情甚至似乎從去年一直延續到現在:一年前的1994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他執導的《辛德勒的名單》獲得了最佳導演、最佳電影等7項大獎。

而今年,由他監製的《阿甘正傳》,入圍數更超越了《辛德勒的名單》。而當他上台頒發年度最佳導演獎時,任何人都能感受到斯皮爾伯格的欣喜之情:當他拆開信封時,第一句話這樣說⋯⋯

“亞歷斯,你爸拿到奧斯卡了!”

斯皮爾伯格頒發最佳導演獎(注意左下的昆汀)。

亞歷山大·澤米吉斯是《阿甘正傳》導演羅伯特·澤米吉斯的兒子,他也在這部電影裡演了一位在校車上的學生。對斯皮爾伯格而言,他不只為亞歷斯感到開心,更可以說他是以身為“羅伯特·澤米吉斯父親”的立場為榮。

斯皮爾伯格確實對澤米吉斯有再造之恩,初期事業非常不順的澤米吉斯,執導了一部山寨《奪寶奇兵》電影:《綠寶石》。這部電影拯救了澤米吉斯在好萊塢的壞名聲,也讓觀眾記住了這一個年輕導演的名字。 《綠寶石》裡的邁克爾·道格拉斯,其實就是更不正經的哈里森·福特。

澤米吉斯執導《綠寶石》。

但是,《綠寶石》不是單純的山寨斯皮爾伯格電影,澤米吉斯與斯皮爾伯格事實上氣味相投,他們都喜歡熱鬧動作喜劇、其中還要帶點恐怖氣氛、數位特效幾乎天衣無縫、而結尾總是讓主角在隆重的銅管配樂下奔向夕陽(也許還要抱著女主角)。

澤米吉斯執導的《回到未來》、《飛越長生》等等早期作品,要騙人這些作品其實都是斯皮爾伯格執導的,似乎也說得過去。當然,澤米吉斯在好萊塢成為了“斯皮爾伯格族”(Spielbergian)的一員,自然,好萊塢天皇斯皮爾伯格一定要與自己的私淑弟子,合作一部彰顯100%斯皮爾伯格精神的電影。

奧斯卡頒獎後的斯皮爾伯格(右)與澤米吉斯。

延伸閱讀  香港電影巨星同框!張曼玉郭富城謝霆鋒相聚,張曼玉大秀馬甲線

《阿甘正傳》於焉誕生,說真的,至今很多人也許會誤認為這是一部斯皮爾伯格電影。這部電影充滿著濃厚的懷舊之情,宛如澤米吉斯的《回到未來》。 《阿甘正傳》一口氣介紹了美國50年代至90年代的社會變遷史,戰爭、創傷後症候群與性解放等等議題,衝擊著一名性格溫柔、有點遲緩的好人阿甘。

許多歷史時刻,在這部電影里以逗趣、嘲諷或悵然的角度呈現,沒有任何嚴厲的批判、也沒有任何強硬的立場,連描繪那些美國近代至暗時刻時,《阿甘正傳》也只用隱喻或暗示的方式輕輕帶過。

《阿甘正傳》。

不需要奧斯卡,《阿甘正傳》已經獲得最大的勝利:這部電影當年全球票房高達6.7億美金,是史上僅次於《星際大戰》、《侏羅紀公園》、《ET外星人》、與《獅子王》的影史最賣座電影——看看前幾名里有幾部斯皮爾伯格電影?

而1995年奧斯卡典禮更像是在為《阿甘正傳》錦上添花,最佳電影配樂沒得獎?沒關是;最佳音效沒得獎?沒關是;這屆奧斯卡也只有23一個獎項,入圍13項超過一半獎項數量的《阿甘正傳》,分些小獎給《生死時速》、《獅子王》或《艾德·伍德》是很正常的。

《阿甘正傳》為老湯姆再添一座影帝獎座。

在《阿甘正傳》不可能入圍的少數獎項“最佳原創劇本”(《阿甘正傳》是小說改編電影),獲得此獎的是1995年的好萊塢風雲兒昆汀·塔倫蒂諾,連他的獲獎致詞裡,都可以聽出當年《阿甘正傳》強壓全場的氣勢——他並不覺得今晚《低俗小說》與自己,有辦法拿下年度最佳電影與最佳導演的殊榮:

昆汀與好搭檔羅傑·阿夫瑞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

“我想這座獎大概是我今晚唯一會獲得的獎⋯⋯”

昆汀自嘲地笑著:

“所以我覺得⋯⋯也許我現在應該先感謝《低俗小說》的一大堆工作同仁,現在就先感謝他們,把我想到的人都先說出來。”

找到機會大放厥詞的昆汀。

事實真的如此,當斯皮爾伯格在台上忘情地恭喜無血緣兒子的兒子時,昆汀的臉上仍然掛著他有點嘲諷氣味的招牌微笑,他在最佳導演之爭敗給了澤米吉斯,而且他毫不意外。

延伸閱讀  史詩級的十大系列電影,你覺得哪個系列才是神作?

而在帕西諾念出今年最佳電影的得主時,攝像機甚至沒有順帶拍一下昆汀的表情,而本來有機會上台的《低俗小說》監製勞倫斯班德(Lawrence Bender),只是同樣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低俗小說》20週年經典重映典禮紅毯上,昆汀展現舞姿。

誰能扳倒斯皮爾伯格?內容有吸毒、爆頭、不可思議的長篇台詞、還有一根插進咪咪大針筒的《低俗小說》,方方面面都是《阿甘正傳》的反面作品。塞繆爾·傑克遜忙不更迭地連發MDFK、布魯斯威利差一點點就要後庭開花、而約翰·特拉沃爾塔在享受他的馬桶靜好時被一支槍打擾,這不是你會合家觀賞、小學也不會集體包場觀賞的優良電影。

小報《每日郵報》那年在報導《低俗小說》時,還批評昆汀到底是否有意把故事說清楚?還批評他請來動作明星威利演出,結果卻是大配角,明顯就是在沽名釣譽。

《低俗小說》上廁所最忌諱被打擾。

事實不是如此,就在1995年奧斯卡頒獎典禮的10一個月前,第47屆戛納影展將最高榮耀金棕櫚獎,頒給了不甚雅觀的《低俗小說》。很少年輕導演能獲選此等影史榮耀,更不用提,那年的戛納評審團主席與副主席,是德高望重的美國牛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與雍容華貴的法國女王凱瑟琳丹妮芙。

丹妮芙的反叛性格,在她人生走來始終如一(或說是只會變本加厲);但是一向是死硬保守派的伊斯威特,竟然也支持離經叛道的《低俗小說》?這讓《低俗小說》因此名聲大噪——它甚至擊敗了波蘭電影大師基耶斯洛夫斯基的大作《藍白紅三部曲之紅》。

昆汀上台從凱瑟琳透納手中接過金棕櫚獎。

會場內的群眾激憤,有位女性尖叫著:“基耶斯洛夫斯基!基耶斯洛夫斯基!《低俗小說》去死!”而昆汀上台領獎時,給了遠遠的她一根長長的手指,他在台上表示:

“當評審團在決定獎項得主時,我沒有預期會贏得任何獎座,因為我並不是在製作那種會讓觀眾齊聚一心的電影,我執導的電影會讓觀眾各有己見。”

基耶斯洛夫斯基《藍白紅三部曲之紅》。

不,全世界對《低俗小說》的反應並沒有太過分歧:這部僅以超廉價的850萬美金成本拍成的小電影,最終全球票房卻高達2.1億美金,同時拯救了約翰·特拉沃爾塔、烏瑪·瑟曼與(一點點)布魯斯威利的星運,而昆汀本人更成為了世界影壇的明星,直到如今,他還是被公認為影壇當今最有想像力的鬼才導演之一。

手捧金棕櫚獎的昆汀。

延伸閱讀  41歲金·卡戴珊帶28歲皮特赴首映禮,雙手緊握,銀裙太緊優勢更誇張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