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中国为新疆模特被拘留事件辩护,指其“殴打防疫人员” – BBC News 中文


中国为新疆模特被拘留事件辩护,指其“殴打防疫人员”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新疆维吾尔人:一段模特视频罕见揭露拘留内幕

中国官员表示,此前在新疆一家防疫中心拍摄视频显示自己被铐在床上的维吾尔族模特已被依法拘留。

这名名为麦尔丹·阿巴(Merdan Ghappar)的模特在今年2月给家人发送了自己的视频和一系列文字短信。

它们后来被发送给BBC,并在本月早些时候发布。

麦尔丹通过微信,描述了自己在派出所与50多人一起被铐住和戴上头套度过18天的经历。

他表示,自己后来被转移至一家防疫中心隔离,在那里他拍摄了这段视频。

他的亲属说,31岁的他在中国南部城市佛山因贩毒服刑16个月后,于今年1月被强行送回新疆,而他本在佛山工作和生活。

在BBC向中国当局就此提交了一系列提问的两周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新闻办公室以书面声明的形式作出了回应。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对刑满释放人员,当地(一般指户籍所在地)人民政府帮助其安置生活。”

“在移交和办理手续期间,麦尔丹·阿巴作出自残自伤和针对警察的过激行为,公安机关依法对其采取相关制止措施,并待其情绪稳定后及时解除了措施。”

Image caption

麦尔丹的好友和亲戚称他通过模特事业赚了不少钱。

尽管麦尔丹在佛山生活数年,他的好友和亲戚称他通过模特事业赚了不少钱,但他的户籍地在新疆库车,因此他还是被带回了他的出生地。

我们向麦尔丹·阿巴的叔叔阿卜杜哈克木·阿巴(Abdulhakim Ghappar)出示了中国政府的声明,他在2011年离开新疆后现居荷兰。

“如果警察想帮助他重新安置工作什么的,他们应该在佛山帮助他,因为他在那里工作,他在那里有房子,”他对BBC说。

“所以,他不应该被强行送回库车。”

此外,阿卜杜哈克木说,阿巴在1月份被带走时,没有提及“安置”一事。

BBC此前得到的消息称,当局表示“他可能需要在当地社区接受几天教育”。

他的家人认为,“接受教育”显然是对严密的再教育营系统的委婉说法。在过去数年里,有超过百万穆斯林遭到拘押,但中国坚称这些是反极端主义的培训学校。

政府在声明中,没有提到阿巴关于自己遭到虐待的指控。除了被戴上头套、手铐和脚链,阿巴此前在短信中还表示,在拘留所里听到来自其他地方的酷刑声。

“有一次听到一个人从早上惨叫到晚上,”他在一条短信中说。

声明也没有提及他的自拍视频。视频显示,他在防疫中心内沉默地坐着,身着带有灰尘的衣服,左手腕明显被铐在床上。

相反,当局在声明中列出了麦尔丹从暴力到自残等一系列行为,以表示他的待遇是适当和合法的。

“(麦尔丹·阿巴)在居家隔离中拒不配合落实疫情防控措施,拒绝、阻碍防疫人员为其测量体温,辱骂防疫人员,并殴打防疫人员,”声明说。

Image caption

除一段视频外,麦尔丹还曾发送一些文字短讯给他的家人。(图片部分经过处理)

“因麦尔丹·阿巴在疫情防控期间的行为已涉嫌犯罪,公安机关依法对其采取了强制措施,目前案件仍在审理中,”声明补充道。

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中国新疆政策专家米华健(James Millward)此前曾对阿巴的短信进行翻译和分析。

“有趣的是,新疆政府的回复中没有提到对库车当地派出所情况的描述——拥挤、殴打、不卫生的条件,50-60人共用8套餐具。”

“不管阿巴为什么会被拘留在库车,他所描述的这些情况,特别是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都是非常令人不安的。”

雷风(Darren Byler)是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的人类学者,他曾对维吾尔人进行广泛的写作和研究。

“来自中国当局的这一回复,反映了警方在被发现过度使用武力时常使用的指责受害者的方式,”他在看到当局的声明副本后说。

“自2017年再教育运动开始以来,被拘留者就不被允许对拘留表示抗议。相反,他们必须保持一种‘良好的态度’,在受到殴打和酷刑的威胁下承认自己的罪行。”

中国当局的声明也没有提及麦尔丹·阿巴是如何从通常非常严密的新疆拘留系统中,发出自己被拷在床上的视频的。

他的家人此前告诉BBC,他在警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防疫中心取得了自己的手机和一些个人物品。

这段4分38秒的录像是他的家人最后一次见到他。

图片版权
Wu Zi Yang Agency

Image caption

麦尔丹∙ 阿巴曾是广东的一名模特。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高级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表示,“中国警方滥用拘留作为酷刑手段的历史由来已久。”

“他们一直在对新疆的穆斯林进行迫害,”她补充说。“我不认为当局对麦尔丹·阿巴的解释令人信服。如果中国政府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应当让包括联合国专家在内的独立观察员不受限制地进入新疆。”

当局的声明没有回答BBC的一些问题。比如,阿巴是否如他所描述的那样头戴头套?他的叔叔阿卜杜哈克木——他认为自己之所以在中国受到通缉,是由于他所说自己参与的和平政治活动——是否被指控犯有任何罪行?

阿巴的家人表示,对于他们来说,这至少是他们收到的第一份官方通知,证实了阿巴已被拘留。

在通过网络短暂取得交流后,在三月初文字短信就突然停止了,就像它出现时一样突然。

“我很了解他,”阿卜杜哈克木告诉我。“我不认为他伤害了自己,我认为中国伤害了他,现在他们想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找一个借口。”

“请让我看到他还活着,一切都好,否则我不会相信这份声明的任何一个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