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陈其迈胜出台湾高雄市长补选 青年人盼新政支持创业 – BBC News 中文


陈其迈在高雄出席座谈会(陈其迈Facebook专页图片31/7/2020)图片版权
Facebook / @chenchimai

Image caption

陈其迈虽然先是医生身份,但在30岁左右就开始参与地方选举。

台湾执政民主进步党候选人陈其迈压倒性优势赢得高雄市市长席位,一如外界预期。民进党时隔一年又七个多月重掌根据地。

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在星期六(8月15日)举行的补选中,陈其迈取得67万余票,相当于70%得票率,击败中国国民党籍对手李眉蓁,以及台北市长柯文哲领党的民众党候选人吴益政。

此次市长补选是因为国民党籍前市长韩国瑜于6月份被将近94万高雄选民罢免而举行。陈其迈在2018年底的市长选举中意外败给彼时声名鹊起的韩国瑜。如今,高雄人决定把陈其迈送进高雄市政府。

分析人士向BBC指出,陈其迈之胜选,代表民众将检验他提出的“高雄经济转型”政见能否兑现。也有专家观察到,此次选举释出政治信号,离开高雄市府的韩国瑜并未离开政坛,而是蓄势待发,可能凭借忠诚支持者之力量竞逐国民党主席。

据中选会数字,高雄市230万余合资格选民可参与今次补选投票,最终投票率为41.83%,略低于韩国瑜罢免投票的42.14%。

台湾媒体指出,陈其迈这次当选所得票数少于2018年12月败选时的74万余票,台湾无线卫视(TVBS)形容陈其迈“输给自己”。他当选所得票数也低于罢免韩国瑜的票数。

2020年台灣高雄市市長補選結果

各候選人得票數字

韩国瑜蓄势待发?

此次补选代表国民党出战的是现任高雄市议员李眉蓁。她虽然败选,不过外界分析,政坛明星韩国瑜刚被高票罢免,对该党来说本来就不利,而李眉蓁知名度本来就不高。

台湾东海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张峻豪向BBC中文分析:“此次补选,国民党并非以胜选的方式在打选战,而是巩固基本盘,催出忠诚的支持者,尤其是韩粉出来投票。”

图片版权
Facebook / @kandesnwin2010

Image caption

李眉蓁(粉红上衣)代表国民党参选落败

研究台湾政治变迁多年的张峻豪强调,外界该关注的是韩国瑜的动向。他观察,自从被罢免之后,韩国瑜周五(14日)晚间在国民党的竞选场合出现,说明了韩国瑜仍保有实力,也并未打算离开台湾政坛。

张峻豪说:“韩国瑜上次被罢免时候的记者会,那种悲壮气氛,身旁是全高雄市国民党市议员陪同,这表示韩国瑜在基层的支持度不小,国民党也需要他的韩粉打选战。可以合理推断他可能会借着基层实力,角逐国民党党主席。”

陈其迈胜出台湾高雄市长补选 青年人盼新政支持创业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韩国瑜曾为高雄政坛带来一阵旋风,香港“韩粉”对他有什么印象?

“英派”陈其迈是谁?

1964年出生的陈其迈来自台湾政治世家,父亲陈哲男是前政治人物,在已故台湾总统李登辉于立法院侧翼的“集思会”中,陈哲男担任要角。

陈其迈虽然是当医生出身,但在30岁左右就开始参与地方选举,40岁时就担任高雄市代理市长,仕途十分顺遂。近年他担任蔡英文的左右手,协助后者成功攀上台湾总统大位,被视为“英派”要角。

2018年,陈其迈参选高雄市市长,却意外败给异军突起的韩国瑜,成为台湾政坛一大意外,也是他从政生涯的重大挫折。

外界分析,当时韩国瑜以直白的民粹政治语言席卷全台。对故乡高雄市了若指掌的陈其迈,其准备多年的发展政策,抵不过韩国瑜的“货出去,高雄发大财”政见,民进党失去了在高雄20年的执政权。

图片版权
Facebook / @chenchimai

Image caption

陈其迈受蔡英文重用。

不过,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之后,声势却开始下滑。外界分析,主因是韩国瑜当选不到半年,便宣布加入台湾2020总统大选,代表国民党参选,最后拿到38%的得票率,败给现任总统蔡英文。韩国瑜带起的“韩流”褪色,在2020年6月,高雄市民又投下了93.9万张票,将他从高雄市政府送走。

韩国瑜离开高雄市政府,给了陈其迈第二次参选市长的机会。他在上次选举落败之后,与民众开始在社交网络沟通交流,被称为“暖男”。之后,他加入台湾行政院苏贞昌团队,成为行政院副院长。

在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后,他发挥公共卫生专长,与台湾卫福部部长陈时中及政务委员唐凤等团队合作,管控疫情成绩突出,成为他回乡参选市长的资本。

青年选民期盼改革

28岁的杰瑞已经在故乡经营文化创意行业多年。他与许多其他年轻同业,在高雄市观光区盐埕区辛苦经营,并交换观察心得及彼此协助。

杰瑞语重心长向BBC中文解释,高雄市的大学并不多,年轻人因而较少,新创产业因此更难维持人气。虽然在高雄市生活成本低,但当创业没有支持,“大概半年,创业的钱就因为租金等等烧光了吧,”杰瑞强调。

图片版权
National Kaohsiung Center for the Arts

Image caption

2018年启用的高雄卫武营国家艺术中心。高雄近年积极发展文化经济,希望转型。

“其实年轻人挺有想法与创意,但现实上营运都需要钱,那当现实上的压力打击了创业,那挫败感就会很深。政策太严格会影响创意产业发展,也会降低外来人口观光比例,例如民宿、餐饮等等,以及降低新住民在地深耕的机会。”

杰瑞说,他与其他同业都十分盼望新任市长能将政策落实,给高雄年轻人予以发展空间。“前市长的发大财宣言也许曾吸引高雄人,但大家很快知道那是个空话,未来希望陈其迈可以真的落实政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