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物語》為什麼是影史上最偉大的十部電影第一名?


世界上比較權威的電影榜單有三個。

視與聽、TSPDT、電影手冊,各自的評選標準和時間不同。

但在日語片領域,《東京物語》逐漸取代黑澤明的地位,成為這三個榜單中排名第一的日語片,尤其是《視與聽》雜誌。

自1992年起,《視與聽》影評人與導演的投票被分為兩份獨立的榜單。

每隔十年,《視與聽》雜誌都會邀請世界各地的影評人和導演投票選出他們認為有史以來最好的十部電影。

《東京物語》上映於1953年。

在1992年首次入選《視與聽》影史十佳,排名影評人榜第三,2002年為第五名,2012年是第三名。

在導演榜單上,1992年和2002年《東京物語》並沒有入選,到了2012年空降榜單第一名,足見其影響力。

為什麼《東京物語》能成為第一?與1952年排名第一的《偷自行車的人》一樣。

《東京物語》之所以成為影史最偉大的十部電影第一名,靠的不是技巧,而是思想與內容。

《東京物語》的藝術造詣很高,觀影門檻卻很低,意味著電影面向的是大眾與專業兩個群體,接受更多人的批評。

但在這麼多人和不同國家的審視下,《東京物語》在中日歐美的評價依舊很高,是因為片中有每個人都可以共情的愛和現實。

《東京物語》是新現實主義,思想和內容看似俗套,也很沉悶。

但這不是一家東京家庭的物語,而是所有家庭的故事,每個人都能從中找到自己的影子,以及自己的陰暗面。

這就是小津安二郎的電影,他的電影看完後後勁很大,也沒有多少娛樂性。

可是他的電影卻可以成為經典,因為拍的不僅僅是電影,還是一個人的一生,更是一個人如何為人處事、人情世故,與父母相處的教學片。

看《東京物語》就像品讀人生的餘味。

延伸閱讀  影視文娛:《壯志凌雲2》位北美影史第七,滾導表示自己的DC項目都很安全。

每位觀眾都能在片中拿到部分人生道理,用於今後的生活中。

《東京物語》會不厭其煩地告訴觀眾生活有時是悲傷的,我們必須接受它,積極地活下去。

小津安二郎在用電影教人們如何去愛、如何包容,如何面對現實,如何平靜地活下去,他的電影會讓人的生命至少延長三倍。

《東京物語》並不是一眼就能愛上的電影,需要時間的沉澱。

畢竟有些電影,年輕時看覺得很無聊,年長後再看覺得很殘忍,有過生活經驗,經歷了一些人間冷暖,生離死別後回看,似乎一切都平淡了。

《東京物語》就是這樣的一部片子。

劇情平淡如水,古典主義的敘事方式,沒有多少戲劇衝突,把一個家庭的悲歡離合娓娓道來,可在這份平淡中眼淚卻止不住地往下流。

電影哀而不恨。

哀在父母年紀大了,兒女卻離他們越來越遠了,哀在不是老人話少了,而是他們沒有朋友了。

哀在父母到了兒女家,要看兒女的臉色行事了,哀在老人適應不了時代的變化了,慢慢地被社會淘汰。

不恨在電影中沒有一個人是壞人。

兒女都有自己的家庭和工作,他們過得也不如意,抽不出更多的時間來盡孝心。

他們從鄉下來到大城市打拼,與父母漸行漸遠,不再像小時候那樣纏著父母到處玩,趴在媽媽的膝蓋上睡覺,跟著爸爸看煙花。

他們都成年為人,成了父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心,與父母的感情更像是血緣關係的盡義務。

不是他們變得冷漠了,而是他們有了自己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父母跟他們成了兩代人,思想、生活差別太大,沒有共同語言,聊天也就變成了應付和一問一答,看起來很尷尬。

實際是因為父母不再是他們的世界,對他們的生活起不到太大的幫助,也很難再當他們的老師,為他們傳授一些人生經驗,反而會招來兒女的嫌棄,麻煩他們嘮嘮叨叨。

延伸閱讀  “兩級劇”的創作迷思與出路

可這又不能怪兒女不孝順。

他們的未來早已不在父母身上,側重的肯定是自己的家庭。

父母對他們來說只是維繫家的紐帶,一旦這根紐帶斷了,家也就散了,兄弟姐妹之間不會有太多的聯繫,變成了一個個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人都是會變的,以前有赤子之心,整日窩在父母的懷裡,一步也不想離開。

隨著時間的流逝,元氣滿滿幹翻這個世界的雄心壯志被社會毒打得服服帖帖,心境就會變。

有一段時間會怪自己的父母為什麼沒有給自己一個好的背景,讓自己不要活得這麼累,瀟灑自如一些。

但見過一些世面後,終於認識到父母是普通人,自己也是普通人,一輩子不會成就什麼大事業,只是在平平淡淡中活著。

這時候又會理解父母。

他們含辛茹苦把我們養大,沒有享過什麼福,卻經常忍受我們的壞脾氣,還要在外人面前強顏歡笑。

他們一個人獨處的時候肯定因此掉過淚吧,他們聽到朋友家的孩子事業有成,肯定怪過自己,擔心過我們吧。

可年老的他們卻很少在我們面前袒露自己的心聲。

僅有的打擾也是關心和問候,不給兒女添麻煩,以一句“子女長大後都會漸漸遠離父母”來安慰自己。

我們在城市安了家,父母滿懷期待地來城市看望兒女。

我們也想帶他們到處遊玩,可生活和工作限制著我們,不能隨心所欲,只能按部就班地完成任務,有時候還會埋怨他們來得不是時候。

事後,作為兒女都會後悔,當初不應該那麼無情。

可下一次又會如此,因為他們是我們的父母,我們知道親人之間再怎麼發脾氣,大都沒有隔夜的仇。

這就是所有人從小到大的現狀,討厭變了的自己,但又不得不變成曾經討厭的樣子,一代又一代,循環往復。

延伸閱讀  不可過度神話,電視劇《天道》,但也不否認這內容的優秀

只是不是每次後悔都有時間彌補。

片中,老三懊惱自己應該坐早一班車,這樣就可以在母親臨終前再見一面,但“子欲養而親不待”不能隻掛在嘴邊,不放在心裡。

人這一輩子就是一列火車,“況且況且”地來,“況且況且”地走,喧鬧中再見,冷清中再也見不到,一時僥倖,有些人可能就天人相隔了。

《東京物語》用寥寥數筆勾勒出人生百態,情感世界的千溝萬壑。

一個人時,無憂無怨;兩個人時,歡樂無比;三個人時,日漸冷淡;一群人時,各自生活;兩個人後,互相扶持;一個人後,時間變得好漫長,後悔不該那麼做。

這就是《東京物語》的魅力,從來不在電影中說教,但它的每一句台詞,每一個角色,每一個畫面都能叫人冷暖自知。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