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收視破1,口碑也爆了,張若昀一出手,就給央視帶來一部王炸


央八收視,一戰破1。

說起來令人感嘆,從高口碑低收視的《風起隴西》開始,過去收視輕鬆破1的央視八套電視劇,已經有1個多月,收視未能破1了。

所有人,都把再度破1的希望,放在了這部劇上——《警察榮譽》。

民警題材,片兒警故事,主演:張若昀、白鹿,再加上一票頂級老戲骨。導演,是佳作不斷的丁黑。

這陣容,這題材,期待值直接拉滿。

但,也有人擔心,習慣了刑偵劇重口味大劇的觀眾,還能不能適應這打生活中來,到生活中去的民警劇,這部滿是煙火氣的央視大劇,到底能不能打動觀眾?何況,劇集首播時間為晚間9點30分這個次黃金檔,說白了,就是迎面撞上關機潮,這能行?

還真行!

首播收視,酷雲平均0.8777,峰值1.1,一個次黃金檔,一舉拿下央八近期電視劇最佳收視。贏的只是收視?更驚喜的,恐怕還是網友一水的好評——

有人,誇開場的長鏡頭,牛。

有人被老戲骨的演技打動了。

但誇得最讓我有共鳴的還是這句——“終於有一部有煙火氣息的劇了!”

的確,我們有多久沒看到一部帶著濃濃煙火氣的警察劇了?當越來越多的國劇用一集有多少反轉,一部戲有多少個鏡頭的強節奏、強戲劇性吸引觀眾,很多觀眾早就忘了,曾幾何時,家長里短的警察劇,也能出爆款。

有觀眾問,就不怕無聊? 那你看我,連肝6集,結果笑得我根本停不下來。

笑著笑著。又會在某個瞬間,比如,聽王景春飾演的所長,說起寧理角色的故事,忽然一下沒繃住,破了個防。

如果又好笑又感動也算物料,那我確實追劇追得挺無聊的。在我看來,這才是當下最需要的國產劇。

看到好劇自己藏著,不地道,是時候,把這部劇好在哪兒,說出來。接下來,就讓咱們一起,看看這群八里河的民警們,是怎麼用行動做到那句老話的——

人民警察為人民。

1、 入戲:跟四位新人,去八里河派出所看看什麼是真正的煙火氣

如今的國產劇,都講究一秒入戲,最好開場十分鐘,先來一個驚險大場面,再來至少三五個反轉,最好再來一個男主入水,生死不明。總之,就是要刺激。

就沒見過《警察榮譽》這樣的,開場就是一張臉,什麼臉?

八里河派出所的門臉。

什麼叫人間煙火氣,都在這個開場的長鏡頭里了。

沒有緊張刺激,沒有高大上,看起來就是咱小區門口的派出所,一個長鏡頭串起一條熙熙攘攘的巷子,這就是八里河。

接下來一段人來人往,再一個移軸,鏡頭就來到了派出所裡邊兒。

派出所裡就兩種人,一是人民群眾,二是每天辦案,還幫忙解居民燃眉之急,以及化解矛盾的一群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基層民警。

鏡頭一直進到所長辦公室,正在打電話這張臉挺熟啊,《對決》中的老刑警文陸陽,《警察日記》中鄂爾多斯東勝市警察局局長郝萬忠,《一兵一卒》中的鄉村警察,《我是證人》中的刑警魯力,《引爆者》中的刑警隊長徐峰,放這部劇,是八里河派出所所長,王守一。演員,王景春。

一通電話,觀眾明白了,這個本區群眾滿意度倒數的派出所,破天荒的迎來了四個新生力量:一上來就被局長重點關照的烈士後代夏潔,坐著局長的車來報導的北大碩士楊樹,平平無奇的“那個誰“趙繼偉。

還有個搭頭——成績墊底不說,在警校就幾次被點名的李大為。

行,咱們的本劇男主,還沒出場先讓上司給嫌棄了。

接下來,鏡頭又是一轉。

本劇男主正式出場,和過往鄭愷主演的某部國產警察劇第一集開著大奔上班的酷炫刑警不同,咱們的實習警員李大為,上班第一天坐公交。

公交就算了,一上來就遇到了一個大媽抱著個嬰兒,孩子哭個不停,車上的群眾一致懷疑人販子。向大媽要身份證,也沒有。

結果還沒正式入職的大為,就乾起了警察的事情,叫來民警,把大媽帶回派出所問清楚,出警的是誰?大為同學未來的師傅——寧理飾演的老民警陳新城。

“您知道我啊,哥”,寧理:“誰是你哥”。

哈哈哈哈,這對大怨種師徒的故事正式開始。

這下正好,坐上未來師傅的警車,直接一車拉回去,正趕上所長精心準備的迎新會。所長過去的徒弟、如今的警察局長語重心長的對他說:這四個好苗子我可交給你了,一定要把他們培養好。

這開場,和過往的國產劇差別可是大了去了。

如果說過去的國產劇開場就是標誌的婉約美人,那這個開場就是一位五官立體,眉宇清秀的普通人,沒那麼絕美,但是非常耐看,看著舒服。

既沒有吸睛的大尺度畫面,也沒有敏感的社會話題,更沒有宏大場面與精緻光影。

但也是這一個片頭,就能看出主創的巧妙設計與精心製作。

用藏拙的方式交代主要人物出場,同時穿插著八里河的環境、故事的主要背景。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柏林影帝王景春的表演,一場戲,演出了好幾種情緒,對群眾,是敬,對下屬,是親,對新來的好苗子,是愛,對李大為這個添頭,是嫌棄。

和局長的對話裡,處處隱含了巨大的學問和人情現實,須是設身處地,才能理解當事人的心態,編劇也是極通世情的。

還有兩人聊天中那句表面隨意,實則意味深長的話——“互聯網時代,隨時有手機對著咱們,人人都是自媒體,一不小心,那不就搞出一個輿情什麼的?”

延伸閱讀  “狄仁傑”系列再推新劇,文章導演,週一圍張嘉益張若昀眾星雲集

最後還把電視劇的主線,一併交代出來——把四個好苗子,培養好。

4位年輕警員來到八里河派出所工作,每個人有不同的性格,有不同的弱點,各有各的掙扎,他們將如何成長?

一個師傅帶一個徒弟,這四位性格各異的新人,如何跟師傅相處,又如何在磨合中共同體會“警察榮譽”?

這座劇中八里河派出所,到底能不能像所長王守一說的,奮力挺進群眾滿意度“百強“?

一個開場就把主角團和師傅團的性格立住了。故事懸念,出來了。

觀眾不僅能從生活化的敘事中看到八里河派出所的日常,更能窺見生活的雞毛蒜皮中藏著的,對警察日常工作的歌頌。

與其他同類型的警察劇相比,格局打開了。

我,入戲了。

2、 生活:把這部劇和其他警察劇放在一起看,差別就出來了

警察題材+年輕演員+演技派,這個組合併不新鮮。

但本劇卻能玩出花來,憑的就是以下三點:一是充滿煙火氣的搞笑青春“警”事。

開場,就是一場派出所日常事務——調解群眾矛盾。

一個派出所圍滿了兩路群眾,在民警面前互相鬥嘴。

李大為:有什麼事您說,辦他!所長:辦什麼辦,好好調解!

八里河的日常,在這場戲就展露無遺。

同時也奠定了整部劇的基調—— 輕喜劇。

這幾年有些刑偵劇,為啥大家不愛看?太懸浮、太裝了。動不動就是酷炫男主、臥底無間道,但故事上又不夠紮實。

《警察榮譽》在劇情上,沒有抓馬的反轉再反轉。而是用輕鬆搞笑的方式,呈現八里河裡各種令人捧腹的日常。

就說李大為這個話癆新人,一張口:哥。

師傅陳警官:誰是你哥?王所長:誰是你哥?

李大為:“我受大委屈了“。 “你快閉嘴吧”。

但真到關鍵時刻,這張嘴還挺管用。

還有寧理張若昀的「怨種徒弟逼瘋師傅」系列,看著寧理一臉無辜又無耐的樣子,彷彿在看自己不爭氣的傻兒子。

但我咋越看越越開心呢?

經常上一秒還為李大為新的坎坷感到難過,下一秒意想不到的一幕就成功讓我蚌埠住了。

彈幕也是一片哈哈哈哈哈哈。

其他新人也都很會來事,比如所長讓上了熱搜的李大為寫檢討,他連三個字都寫不出,小伙伴趙繼偉立刻上來協助,檢討的手寫模板都提供了,“其實我一開始不是報的警察,是秘書,這些公文寫作,我滾瓜爛熟”。

所以,對於四位警局新人成長的呈現,沒有各種狗血和撕逼,反而是各種懵懂和玩笑。

導演把成長的煩惱與傷痛,巧妙地用喜劇元素包裹起來。讓人產生共鳴的同時,又笑到頭掉。

二是該硬氣的時候這部劇比誰都硬氣。

有多少觀眾被那場執法記錄儀畫面的抓捕戲震到了?

新人剛到警局,立刻主動申請加入到一場抓捕行動中。

劇中使用執法記錄儀呈現抓捕場面的獨創設計,完全滿足了觀眾“高能警察劇”的想像。

一段偽·紀錄片長鏡頭,帥炸。

攝影機先從一步步靠近嫌疑人家庭的警察角度起幅,前推穿越幾戶人家,接著橫移、俯拍、推進至嫌犯父母家門口,接下來鏡頭進入,巡查、環繞四周,好像沒發現嫌犯?只有一對坐在椅子上的嫌犯父母?

關鍵時刻,李大為展現了極強的觀察和推理能力,直接判斷,人還在,就在衣櫥裡藏著。

接下來,又是一段埋伏,等待,抓捕,抓到人了,立刻撤退

為什麼?因為這附近都是嫌犯父母相熟的鄰居。

但徐開騁飾演的高才生在行動中一段神操作,直接讓同事們陷入重圍。

鏡頭又在警方和不明真相的群眾之間來回穿梭一番後,前推、仰拍、升至空中全景,最終落幅在完成抓捕成功撤離的警隊車輛上……

時長長達7分鐘。

綜合多種運鏡方式,不僅提高了警方抓捕的刺激度,更相對完整地描繪了警察辦案的複雜現實、外部環境。比如,出警時可能遇到不明真相群眾的圍攻。

這場戲,不能說嘆為觀止,至少賞心悅目。

延伸閱讀  看了黑馬片《奉天白事鋪》,我連發感慨,終於有部像樣的驚悚片了

這還不算是最上乘的。

硬場面,唯有跟敘事或人物合二為一時,方稱一流。

一個段落,完整交代出兩位主要角色的特長,弱點。

比如男主李大為雖然機敏果斷,具有好警察難得的嗅覺,但嘴碎的弱點,令他嘴閒不住,上車就想跟犯人聊天。

好在直接被師父叫停,告訴他說按照規定要有攝像頭、審訊室,以及其他警察陪同,才能向嫌犯問話。

一場戲,又把師徒傳承的內核,完整顯露出來。

拍過《大秦帝國》《玉觀音》的丁黑,果然隨便露兩手,動作戲依然是國劇一流。

但最精彩的,其實是第三點:細膩的民警日常。

橫衝直撞的警局新人們,第一個要面對的,就是理想和現實的碰撞。

劇中沒有塞入過多的劇情衝突和情感抓馬。

而是像一個冷靜的旁觀者,溫柔地打量著眼前這群逐漸成長的普通青年。

只用樸實的畫面和簡潔的語言,便能彰顯出一種屬於基層民警的厚重與雋永。

一方面,劇集呈現了人販子,婚戀糾紛,社區小偷等各種民警現實,同時在劇情中,還包含了各種各樣的話題探討。

比如民警遭遇的調解難題。

兩片兒群眾,因為生活中的瑣事吵得天昏地暗,怎麼解決?

送四隻雞,沒用。找來規劃局負責人,也沒轍。

關鍵時刻,一個小朋友掉進了下水道中,

夏潔主動請戰,鑽進下水道中,把孩子救了上來,雖然搞了一身臟,但卻成功化解了兩股群眾的矛盾。雖然矛盾並不會立刻解決,但大夥都笑了,事情就有了解決的契機。

基層工作就是這樣,小事化了,調解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再比如新人成長。

一開場,四位新人,沒一個適應的,各有各的委屈。

夏潔受各種照顧,但她想要的,恰恰是日常的對待。

李大為沒通知師傅擅自出手,

帶著一位輔警把兩名悍匪給制服了。

結果不但沒被表揚,反倒被師傅和所長一通罵。

為什麼?王景春飾演的所長把寧理飾演的李大為師傅的經歷一說出來,一直巴拉巴拉說不停的李大為,眼眶紅了,嘴巴停了,觀眾也跟著入戲了。

這樣的故事,讓人有種“沉浸式”觀感。彷彿我就是身處在他們身邊,彷彿這樣的故事就發生在我的師傅,我的親人身上一般。

再比如,四對師徒間的感情鋪墊也細緻入微,不強行製造工業糖精。

就說李大為師徒第一次感情升溫,起因是李大為聽到了師傅的秘密,“他的心涼了一大半啊,到現在都沒緩過來。”

知道這些經歷,他才終於明白這個師傅為什麼總是悶悶不樂,為什麼總是讓他行動聽指揮。

又比如,夏潔和師傅遇到了小偷,小偷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拿出了匕首,夏潔本想衝過去同歹徒搏鬥,卻被師傅攔住了。

夏潔當時不理解,但一回頭,小偷被抓到了,原來抓捕罪犯,除了硬拼,還有別的方法。

故事中的師徒情,表面上是生活化敘事、喜劇化敘事,其實尋找的不過是這樣一份深刻的理解和共鳴。

而對於基層警察的歌頌,也被融入到這些具體的故事中。

如果說許多高能刑偵劇中對警察的呈現,好像夏日的冰飲,暢快淋漓。

那這部劇裡,就如冬日里的一杯熱茶。

入口察覺一絲苦,回味卻是暖進心窩的甘甜。

3、 演技:張若昀演技靈,白鹿的演技穩,王景春寧理一票老戲骨絕了

能看出,劇中所有演員的表演,一個風格:生活化,喜劇化。

一個結果:全都演出了基層民警的人味兒。

前六集中,最搶眼的,還是王景春。

表面看是憨厚老所長,說說笑笑把事兒辦了,但某個瞬間,王景春的表演又會突破自己的固有人設。

比如,那段狠批兩個年輕警察不顧惜生命救人抓人的段落,“不保護自己,怎麼保護群眾啊”!

那是一個老民警,愛之深責之切的人味。

最鮮活的,張若昀。

延伸閱讀  黃曉明帶兒子在環球影城,小海綿騎在爸爸脖子上超級寵溺,單眼皮小眼睛酷似黃曉明

一張嘴不帶停,接地氣又詼諧,滿滿的煙火氣息,一句“一個小時沒說話了”,分分鐘演出話嘮元氣新人李大為的率真可愛,但看上去沒心沒肺背後,是他為師傅默默奉獻而感動的人味兒。

最元氣滿滿的,白鹿。

飾演的是新人女民警,目光中總是充滿炙熱。

由內而外的朝氣蓬勃,令人無法不被感染。

一場井下救人的戲,白鹿親自上陣,演得生動鮮活。那是一份真切的人味兒。

最有深度的,寧理。

過去都以為寧理擅長扮演壞人,這部戲我算看明白了,寧理可不是只會演“反向抽煙”李豐田,《掃黑風暴》中的黑老大馬帥,諜戰劇《對手》中的林彧,他真正擅長的,是潤物細無聲的表演。

演反派如此,正面角色照樣入木三分。

那場聽所長說自己一直說帶不了的徒弟李大為,有可能因為上熱搜被開除的戲,他先是把徒弟吐槽一番,下一句就是“但這孩子本質是好的啊,這麼點事就開除了?”

那一刻,分明就像個護犢子的老父親,自家孩子,自己打罵可以,但不能在外邊受欺負,啊,這對師徒,簡直是彼此的天使,表面相互嫌棄,其實徒弟心疼師傅,師傅守護徒弟。

寧理演好人,可太有光彩了。

還有那場王景春訴說他的委屈的戲,鏡頭給到寧理,寧理一抬胳膊,露出當年為救跳樓女青年留下的大塊傷疤,真的是一抬手臂都是戲。

六集下來,觀眾看不到一個酷炫的大男主,但看到了一部平凡而不平淡的警察群像。

《警察榮譽》其實做出了一次演員和國劇「雙贏」的示範。

年輕演員和老戲骨相互激發,又互補,角色沒有浪費他們的演技,國劇沒浪費這群好演員。

4、 王炸:終於有一部帶著煙火氣的警察劇了

6集看下來,給人最直接的2種觀感。

一種是劇情層面,煙火氣。

丁黑這次給我們帶來了一群有著煙火氣的基層警察,拍得有條不紊,也很細,劇中很多生活化的細節十分考究。細到一個動作,角色的一個眼神,細到群眾場景中群演的局促感,和雜亂感,都能讓人感受到那種現實的煙火氣。

故事張力慢慢散開,但卻不顯得狗血。

二是角色塑造上,強烈的現實感。

隨著故事推進,我們看到的不只是八里河民警的故事,更是基層警察的瑣碎日常。

濃濃的生活氣息,令劇情照進了我們所處的現實。

表面看,整部電視劇沒有一條強有力的敘事主線,比如抓個臥底,辦個大案什麼的,但正是這個沒有狗血,沒有撕逼,沒有符號般的人設的故事李,講遍了基層民警各種的情,潺潺如細流,洶湧如大江。

國劇就像一座雨林,裡面有各種類型的樹木,人們的目光更多地聚焦在有著巨大寬闊葉片的樹木上,而很少低頭去看見那些不起眼的樹。

《警察榮譽》做的,是把“雨林”中那些並不壯闊和炫目的存在描繪出來。

反映現實生活的主旋律國產劇,很容易被詬病落入「命題式作文」的俗套。但這部劇完全沒有陷入套路。

因為這群八里河的民警,已經悄悄走進了觀眾心裡,讓普通人看到了滿滿的煙火氣。

也透過劇中人的為人處事,看到了人民警察最真實的樣子。

一代片兒警來,一代片兒警去,八里河警局人來人往,煙火氣依舊。因為人民警察愛人民的信念,代代相傳。

劇中四位新警察就像八里河地底下伸向不同方向的枝椏,但泥土下的根系,始終緊緊相連。

那看不見又把所有人連在一起的根系,就是警察榮譽。

劇集能在日常瑣碎裡,挖掘出最動人的瞬間,其實不過是再一次印證了那句話:藝術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

這個八里河派出所的民警故事,當然是值得看下去的,這樣源自生活的平凡好劇,才是真正的王炸。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