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榮譽》央八首播,收視率躥升,老派敘事,生活化為主


5月28日晚間,電視劇《警察榮譽》在央視電視劇頻道首播。首播時間為晚間9點30分。這個次黃金檔期,在收視率數據上並不討喜。因為在晚間10點前後,絕大多數的客廳觀眾都會選擇關機睡覺。不過,從《警察榮譽》的收視率實時數據來看,該劇收視成績喜人,在開播之後,央八收視一直處於躥升狀態,即使在晚間十點之後,依舊出現了小幅提升。

以往的收視率慣性則是,晚間十點之後,任何節目的收視率都是下降的。而這一次,央八的《警察榮譽》走出了逆跌的收視率曲線。數據不會說謊,顯然,客廳觀眾對於這部《警察榮譽》的滿意程度還是很高的,大家用自己的遙控器說話,認可了這部電視劇。基於目前已經播出的劇情內容來講,該劇的質量是過關的,後續的收視率成績應該會更好。

整體來講,這部《警察榮譽》偏向老派敘事,屬於典型的老編劇習慣的創作思路當中的作品。尤其是作品當中那種偏重生活化的敘事,是當下的很多刑偵題材的電視劇所不具備的。當下的這類電視劇,求刺激,求看點,求衝突的密集性。而這部《警察榮譽》則是求像的同時,求生活化和喜劇化。趙冬苓老編的很多作品,都是求生活化和生活的喜劇表達。這是一個有趣的事情。

《警察榮譽》的主調性是主旋律的、正能量的,在生活化的敘事當中,求取對警察日常工作的歌頌。趙冬苓老編劇的這種生活化的敘事風格,對於主旋律、正能量內容的表達有一點好處,那就是越生活化,就越“像”。我們很多刑偵題材的商業劇,雖然刺激,但已經因為過分刺激而失真。反倒是這部《警察榮譽》,一直在求像,求生活化的角色,求角色的喜劇生活態度等等。說白了就是,這部電視劇想要求取真實的人,尤其是真實的生活狀態、工作狀態當中的警察。

因此,《警察榮譽》越生活化敘事、喜劇化敘事,就越能夠實現自己主旋律、正能量的創作意圖。這部電視劇就是用最為平常的派出所故事,來實現對於基層警察的歌頌。而這種歌頌,被融入到具體的生活化的敘事當中。趙冬苓老編劇的創作智慧,便在此處了。基於這種創作智慧,其拍攝和表演的智慧,也是求真,求像,求生活化和喜劇化表達。

張若昀、白鹿和王景春等演員的表演,也是找對了路子,就是求生活化,往喜劇化的方向表達,保持一個合理的度即可。已經播出的劇情內容當中,王景春的表演最為靈活。作為基層派出所的所長,王景春把角色往憨厚老大哥的方向表演。這種說說笑笑把事兒辦了的狀態,符合觀眾對於這個角色的期待值,也符合劇作主旋律、正能量的表達要求。基層工作,用基層溫和的辦法處理,這樣的派出所所長形象,似乎也是大家所歡迎的。

延伸閱讀  一部《瑯琊榜》捧紅7個配角,曾經的配角,如今都是資本的寵兒

青年演員張若昀在塑造角色的時候,有一處討巧,那就是,這位演員自帶詼諧幽默的感覺。不僅僅在《警察榮譽》當中,在其它幾部電視劇當中,這位演員笑著演戲的方式,也成功塑造了一些鮮活的角色。笑著演角色的好處就是,讓角色活起來了。我們很多青年演員板著臉演戲,角色就容易處於瀕臨死亡的狀態上。笑著演,角色活泛,演技就顯得更好一些。喜劇表演,更容易求生活狀態當中的真。

這種生活化敘事的電視劇,重點在角色塑造,輕點則是故事內容。角色塑造成功了之後,觀眾們願意跟隨編劇的步伐,看一看這些角色的工作和生活是什麼樣子的。這就是最為典型的老派敘事法則。我們很多青年編劇重故事輕角色,容易造成故事很波折,角色很單薄的問題。 《警察榮譽》顯然不會角色單薄。

當然,《警察榮譽》這種老派敘事的電視劇,可能會讓部分青年觀眾覺得故事太單薄了一些,整部電視劇沒有一個統一的敘事主線。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在電視劇《老酒館》當中,甚至於連一個成型的主線都沒有,都是眾生相。但這部妨礙該劇在編劇層面上的水平,更不妨礙它入圍很多電視節的獎項。 《警察榮譽》也是如此。

我比較奇怪的一點是,《警察榮譽》這種明顯老派敘事的電視劇,應該更適合中老年觀眾才是。中老年觀眾大多十點之前要休息的啊,這是養生的基礎。不知為何,這樣一部電視劇,為何不是晚七點半播,而是晚間九點半播? (文/馬慶雲您的每次閱讀,我都倍感珍惜,加個關注可好)

延伸閱讀  騰訊下半年好劇不斷,重點待播劇三部將上星,剩下兩部的爭取上星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