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精緻利己的徐藝,在劇中是人渣,在生活中比比皆是


在中國這個人情化社會裡,很多人看王志文主演的劇目,目的很“單純”,那就是學習人際溝通能力。也正因此,拙匠君已經六刷《青瓷》,且每次都有新收穫。這次重刷,讓我慢慢放下了對徐藝的反感,也肯定了杜江在劇中的演技。

左達臨死前的大賭,為徐藝買下了“反骨”

人們習慣性地把徐藝當成人渣來看待,認為他在劇中僅僅是以全惡之名襯托王志文的光輝形象。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和閱歷的豐富,我逐漸發現生活中的某些真相:徐藝這樣的人,遠多過張仲平,且前者的比例越來越大,特別是在“城”裡漸成燎原之勢(我注意到在彈幕發言中,同情徐藝的比例越來越高了)。

見過大錢之後,便再也安分不下去了

《青瓷》表演精彩的又豈止是王志文、張國立,劇中的每個人物演得都非常生活、真實。在劇中,人們很容易討厭反派,但反派自有反派的魅力,如徐藝,他真實、不裝,他們正視人性和慾望。在生活中,擁有主角光環的畢竟是極少數人,大多數人只能在主角之下以至反派之間尋找自己的位置。

為達目的誓不罷休,且不擇手段

徐藝,高大帥氣、高智商、高學歷、自信、有上進心、不服輸,所有現在公認的別人家的孩子的特徵他都有。再加上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和不擇手段,那就成了事實上的精緻利己主義者。相反,厚道、仗義、誠信這些被我們視為傳統美德的這些指標,在年輕人眼裡被稱作是毫無意義地說教。我的最後一份工作,遇見了一個徐藝式的人(J君),他是第一個被我扣上“精緻利己主義者”帽子的人。

延伸閱讀  《侏羅紀世界3》導演感謝影迷發布超級恐龍劇照

徐藝對辛然,到底有沒有愛意,還是純粹利用

在我辦理入職的時候,J君盛情邀請我和他一塊合租。一來我是初來此地,且我們兩個級別一樣,便於了解公司情況;二來,看他是高大帥氣,人也比較乾淨,還熱情,我便欣然同意了。我們兩個人,住的三室一廳,由他整租再分租給我,所以我承擔的是單間房租。因為喜歡獨處,所以我表明找到合適的地方便會很快搬出去,我們商定的是按月付房租。

精緻利己主義者,容易犯機會主義錯誤

他先是利用我的不好意思讓我和他合租(三室一廳),再是用哭窮手段把我的房租變成半年付,後來如法炮製讓我分擔了一半的房租。奇妙的地方在於,他的所有目的都是通過旁敲側擊的方式實現的。每當我就範的時候,他便毫不猶豫地接受我的讓步。他和徐藝,無論是在神情儀態、行為舉止,還是思維邏輯,如同複製粘貼。用它來代替杜江飾演徐藝一角,本色出演即可以假亂真。

他的離職也非常有戲劇性,總經理在會上作了幾個邏輯訓練遊戲,既然是邏輯訓練,就意味著大家一般都會選錯答案,他也不例外。但他覺得自己作為培訓經理受到了侮辱,他認為這些小伎倆在正常情況下難不倒專業幹培訓的自己。在總經理開始總結陳詞的時候,他終於直言不諱地對總經理進行了批評,指責總經理在遊戲環節存在刻意誤導,從而導致了自己判斷錯誤。越說越激動,他進而擴大到總經理不懂培訓,不支持他的培訓工作開展。當然,他很快便從我們的眼中消失了。一個月後,他在新公司又和領導乾了仗,後來我便搬走了。

從視如己出,到反目成仇

現在,精緻利己主義者已經成長為社會精英,他們不安分,為圖一己私利,經常傷害集體和其他人的利益。他們中的很多人都已經步入關鍵和領導崗位,工作中和生活中都是值得我們警惕的。

延伸閱讀  諜戰劇《生死鐘聲》將播,黃覺於毅強強聯手,於毅罕見演大反派

.

Scroll to Top